关闭

帖子主题: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7462240
  • 工分:873586 / 排名:628
  • 本区职务:分论坛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

2021 01/19 10:03

全现在

一名警察试图拉下一扇安全门,暴徒将椅子扔向他,警察迅速做出躲闪的动作。
“你现在害怕了,混账东西!”现场传来这个声音,警察将门锁住,但暴徒继续冲向门里,场面已经严重失控。这是1月6日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中的一幕。
这个场面被一名骚乱参与者录下视频,并将其上传到Parler上。Parler是一个右翼社交媒体平台,自称拥有超过1200万用户,美国国会骚乱发生后,有许多煽动性帖子和视频出现在这个平台上。
截至1月9日,苹果和谷歌两家公司都表示,由于与暴力有关的帖子不加节制,他们不再在自己的应用商店中提供Parler。这个社交应用程序随后也被亚马逊从服务器中移除。
不过,一名推特用户名为donk_enb的黑客,利用Parler编码的漏洞,对所有公开的、和骚乱有关的帖子进行了保存,现在人们可以通过YouTube和推特,看到一些片段。
根据信息专家的追踪,1月6日骚乱发生前几天,Parler上涌现出大量和暴力有关的信息。事实上,Parler早就成为了特朗普粉丝的大本营,但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一个插件的设想
Parler的创立者是一名美国90后,约翰·马茨(John Matze),他出生于1993年。
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2014年毕业后他过着有点无聊的生活,持续最长的工作进行了两年六个月,是在一家医疗服务平台。他还在亚马逊旗下的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当过软件工程师,不过只有三个月。
在断断续续的日常工作中,积攒了一定经验的马茨决定来点不一样的。2018年1月,他和同专业的校友贾里德·汤姆森(Jared Thomson)在内华达州的亨德森成立了一家公司,推出了Parler——一款社交app,取自法语“说”这个单词。
马茨之所以要创立Parler ,主要是因为,“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缺乏透明度、意识形态压制和隐私滥用感到疲惫”,这句标语也写在了Parler的网站上。
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Parler的CEO,约翰·马茨 图片:推特马茨的野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大,最开始,他只想把Parler这款产品定义为从Facebook、推特的收入中,分一杯羹的小平台。马茨希望把Parler做成一个带有社交功能的插件,媒体可以将其整合到自己的网站中——而非让大量的用户参与。
转变开始于2018年的一次午餐上,马茨和右翼活动人士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聊了起来,欧文斯对此很感兴趣,她立即开始鼓励更多人加入Parler。
随着产品的迭代,Parler慢慢变成了一个推特和Instagram的混搭社区,也有点像微博,可以订阅账号,分享帖子和链接。
另一个机会让马茨看到更多发展的前景。2019年5月,Parler成立一年多之后,Faceboook和推特开始屏蔽一些特朗普死忠粉的账号。
“我们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无论意识形态如何。”Facebook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表示。
《华盛顿邮报》认为,Facebook等平台的举动,和当时发生不久的斯里兰卡爆炸案和新西兰枪击案有关,犯罪者都是使用社交媒体来传播他们带有仇恨的信息。
2019年5月,特朗普竞选经理的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也开始在Parler上发帖,这样做的还有共和党犹他州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他们的带动作用非常明显,那个月,Parler的用户增长到了10万人。
不过,当时特朗普的团队尽管已经注意到Parler的存在,但并没有打算好好利用它。
“他知道这件事,正在观察。”一名特朗普的竞选官员在谈到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在Parler发帖这件事时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向该平台大举进军的计划。”
粉丝乐园
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大厦参议院会议厅外与国会警察对峙。图片:CFP有这么多特朗普支持者愿意加入,一个重要原因是Parler的创始人马茨,对他们的言论总体上是包容的。
根据Politico的报道,马茨本人的观点倾向于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
“自由意志主义者是那些相信小政府的人,马茨很可能是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公共政策、信息和传播副教授伊桑·祖克曼(Ethan Zuckerman)对全现在解释说。
大学时,马茨发现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倾向于保守派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 的想法,曾称他“非常有逻辑”。他还倾向于自由意志主义者安·兰德(Ayn Rand)的想法,称她“非常有趣”。
“不会有事实检查者。你不会被告知该怎么想,该怎么说。如果说出了错误的观点,警察是不会逮捕你的。”马茨27岁时对《福布斯》形容Parler时说,“我认为这就是人们想要的,这就是他们喜欢的。”
正是由于Parler的“纵容”,越来越多的支持右翼言论的人汇聚在上面。
2019年6月,也就是特朗普当时的竞选经理帕斯卡尔入驻Parler一个月后,Parler的影响力扩展到了海外。
沙特阿拉伯约20万个账户突然间注册了Parler,他们大多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支持者,声称自己在推特上受到审查,所以抛弃了推特。
同一时期,一些英国的右翼人士也开始使用Parler,他们也在推特上力挺这个平台。
但Parler真正的火爆可能连马茨本人都没有想到,它一定程度上是被竞争对手助推的。
2020年中,推特将特朗普有关邮寄选票的一些推文,和一条关于被杀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推文都标记为“可能具有误导性”,这引发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愤怒。
随后,Parler的用户数量开始迅速增长。到了6月下旬,推特在为特朗普的推文贴上第五个警告标签两天后,参加过2016年共和党总统初选的德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发了一条两分钟的视频,称他加入了Parler。这也激发了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加入其中。
Parler也不失时机地发表了一份模仿美国《独立宣言》的“互联网独立宣言”,称其为“一个回归互联网最初愿景的计划”,并开始使用#Twexit标签,即推特(Twitter)和英国退欧(Brexit)两个词的组合。
Parle将推特描述为“技术的暴君”,并鼓励推特用户转向自己。
被引爆
“我确实支持特朗普总统。大多数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很棒,但也有一些人对特朗普的支持并不合理。” 乔尔(Joel)对全现在说,他是一名Parler的美国用户,去年10月第一次使用Parler。
在Parler上,乔尔从不发布原创内容,只是转发一些喜欢的帖子。在熟悉的朋友之外,他关注了各种各样的保守派评论员、新闻机构和组织。
“总的来说,我喜欢Parler。我喜欢它对言论自由和思想交流的支持。”他说。
Parler对右翼言论的宽容,为它带来了不少用户。Parler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经历了一波注册狂潮。在11月3日选举日之后的一周内,这款应用的下载量接近100万次,同时成为苹果、谷歌应用商店最受欢迎的免费app。
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2020年Parler是下载量第10名的社交媒体app。
宽松的审核政策,也成为愤怒的温床。从审核标准来看,Facebook有一份含有六部分的文件概述了其社区标准;推特的安全监管规则有八个部分;YouTube则向数以万计的内容审核人员付费,让他们审核自己网站上的内容,执行自己的政策。
对于Parler来说,它的app页面曾经显示,其内容审核基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和美国最高法院的标准。但分析人士指出,这样的形容是非常模糊的。从Parler的审核情况来看,即使明显有错误或者充满暴力,帖子还是能照常发布,并且也不会被贴上标签。
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图片:Tech Dirt1月6日,美国国会骚乱的当天,下午1点刚过,特朗普在华盛顿结束演讲,他呼吁抗议者向国会的方向游行。在Parler等右翼势力使用的社交媒体网站上,特朗普的粉丝在评论中交流了该走哪条街以避开警察,以及该带哪些工具来撬开门。
毫无疑问,Parler在国会骚乱中发挥了一定的煽动性作用。目前,Parler已经和联邦调查局分享部分信息,协助就骚乱进行调查。
巨大的回声室
其实,类似的右翼平台并不少,如Gab、Dlive、Discord等等,为何Parler被特朗普的粉丝青睐?
祖克曼教授分析说,这几个平台有很明显的区别,Dlive是一个视频直播平台,而Discord则是一个聊天系统,不同群组使用它满足不同目的;而Gab和Parler都提供类似于推特的服务,它们吸引的是那些被现有社交媒体平台禁止或注销的用户。
“Gab存在的时间要长一些,而且有反犹太主义的名声。Parler看起来不那么极端,因此也不那么容易受到审查。它的一些特点——新颖、与反犹太主义没有直接联系,使其受益并流行起来,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祖克曼教授对全现在表示。
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在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骚乱后,这款应用又飙升至iPhone手机下载量的第一名。
美国《大西洋月刊》一篇分析Parler的文章认为,曾经的Parler用户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回声室,在这里,热门的帖子只来自观点极端的媒体评论员和机构,对于民主,Parler是一种破坏,因为民主意味着对话,之后通过选票来表达意见;在Parler上,特朗普拒绝认输,他最顽固的支持者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让他认输,这违背了民主的原则,即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1月10日,英国伦敦,手机上的社交应用平台Parler。科技巨头谷歌、苹果和亚马逊已经将Parler应用程序从其平台上下架。图片:CFP“推特和Facebook并不是垄断企业,但它们确实对用户的言论有很大的影响力——今天几乎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都是如此。在我看来,我们将受益于一个拥有更多平台的媒体环境。”祖克曼教授说。
针对Parler被多个应用商店下架,《华盛顿邮报》在1月12日的社论中写道,“如果我们想要为推特和Parler的网民制定规则——比如限制煽动暴力,我们应该让选举产生的政客来制定规则,而非未经选举的CEO。”
苹果公司CEO库克则表示,Parler在内容审核方面存在问题,如果能够处理好这一问题,Parler有可能在苹果商店重新上架。
“我在用MeWe,不过不太多,也用过Gab。一旦Parler正常运作,我会重新使用它。”乔尔说。
“我认为Parler很可能会找到另一个服务器。比如像Epik这样的地方,它会为右翼、有争议的社交媒体提供服务器。”祖克曼教授在预测Parler的未来时表示,“我不认为Parler会永远消失。”
在国会骚乱发生11天后,1月17日下午,Parler的网站突然重新上线。网页上只有创始人的一句问候和简短声明。 这位信奉自由意志主义的90后在问候语中提道了互联网最古老的一句咒语:HELLO WORLD。他说,“你好,世界,这东西解封了吗?(Hello world, is this thing on?)”
而在声明中,他坚持称Parler旨在“提供一个无党派的公共广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1/19 11:20:29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9659169
      • 工分:62388
      左箭头-小图标

      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2014年毕业后他过着有点无聊的生活,持续最长的工作进行了两年六个月,是在一家医疗服务平台。

      2021/1/20 13:59:5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915616
      • 工分:43651
      左箭头-小图标

      Parler的创立者是一名美国90后,约翰·马茨(John Matze),他出生于1993年。 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

      2021/1/19 19:53:24
      左箭头-小图标

      品茗远观

      2021/1/19 14:16: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特朗普的粉丝“大本营”被封了,它的创立者竟然是个90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