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新愚昧主义”让西方读不懂中国 也读不懂自己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13057446
  • 工分:828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新愚昧主义”让西方读不懂中国 也读不懂自己

观察者网元月17日报道

虽然我们现在生活在全球化的21世纪,但西方的主流媒体由于种种原因,长期误导世界舆论,导致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了解是非常扭曲的。这也是为什么过去数十年西方媒体老是炒作“中国崩溃论”。他们先是预测1989年中国要崩溃;苏联解体后,又预测中国会步苏联的后尘分崩离析;邓小平去世前后,又预测中国要大乱;香港回归前,也预测香港的繁荣将一去不复返;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预测中国将走向崩溃;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以后,又预测中国要出现大乱;这次新冠疫情的爆发也被一些西方人描绘成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结果就是中国没有崩溃,而是在迅速崛起,而“中国崩溃论”却崩溃了。背后的原因就是西方对中国的解读充满了一种“新愚昧主义”的东西。它主要由三个要素混合而成:第一是西方意识形态的偏见;第二是西方社会科学的偏见;第三是西方文化的偏见。欧洲中世纪的启蒙运动本质上就是用理性主义代替了愚昧主义,推动了西方的工业革命,所以应该说是有历史进步意义的。但随着进入21世纪,西方又把自己的政治经济模式以及一整套话语推向了绝对,形成了一种新的“愚昧主义”,结果自然是读不懂中国,甚至也读不懂西方自己的很多问题。

然而,西方也有对中国认识比较清楚的人士。从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到今天的英国学者马丁·雅克等,我想都是这样的有识之士。这次疫情爆发以来,特别是中国成功抗击了疫情,又使西方更多的人开始睁眼看中国。这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应该说一开始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总体上还是负面多于正面,但随着西方国家自己的疫情防控荒腔走板,伤亡惨重,客观看中国的报道显然多了起来。而西方主流媒体对2020年武汉解封和去年10月国庆长假的报道,就具有有一定的代表性:第一个就是他们总算承认中国是真的把疫情控制住了。大家知道,西方主流媒体一直怀疑中国的疫情数据是假的。但从这次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来看,这样怀疑的比例大大减少了。2020年8月,法新社报道武汉解封,用了“武汉风潮,Wuhan Wave”、“回归正常生活的武汉人”。后来,这个报道被世界上,包括英国的《卫报》、CNN等西方主流媒体转载。不少外国网民表达了对中国的羡慕之情。连BBC、CNN等西方主流媒体都进行了一些报道。中国各地人山人海,英文直译就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第二个就是他们真的看到中国经济复活了。西方主流媒体从中国国庆长假等活动看到了中国井喷式的消费需求,中国经济开始回到正轨,并成为2020年全球唯一的一个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说,可能2021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高达8.2%。CNN也评价说,他们从中国的国庆看到,中国展现出了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的一种“自豪感”和“自信感”。这与世界其它地方,特别是欧美国家、印度、巴西,疫情还在肆虐的情况形成一种鲜明的对照。一个14亿人的国度,成为全球大疫情下唯一一块超大规模的净土,一个经济、社会、生活满血复活的地方,真是值得我们所有的中国人感到欣慰和骄傲。当然,这些西方主流媒体相对客观地报道中国,很大程度上是恨铁不成钢。《纽约时报》于2020年3月13日曾经刊登过伊恩·约翰逊的一篇带有自我反省的文章。他说:“中国为西方争取了时间,西方却把它白白浪费了”,“中国不得不应对一起严重的突发事件。西方国家政府几周前就收到了通知,但好像没能汲取中国的经验教训,并对中国采取的有效措施视而不见。甚至一些局外人说中国的经验是特殊的,实际上这是一种自我安慰。他们又认为中国离得太远,传染病肯定不会传播到我们这里。”在作者看来,出现懈怠最重要的原因是外界,特别是西方,都执着地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有问题,而低估了中国经验对他们的价值。像伊恩·约翰逊这样的西方作者想用中国抗疫的成功,来刺激本国政府醒悟过来,积极投入战“疫”。

在这次疫情中,相对而言最能够睁眼看中国的群体应该是国外的科学家和专业医护人员。他们很多人都密切关注中国的战“疫”,高度肯定中国一整套的防控措施。疫情出现后,世界卫生组织就派出专家组前来中国了解情况。世卫组织访华的专家组组长、加拿大的流行病学专家布鲁斯·艾尔沃德就说这是世界上“唯一已被证明确实有效的方法”。当时西方媒体问他:中国的做法不是侵犯人权吗?艾尔沃德是这样回答的:“不是,这是伟大的人道主义。”他多次谈到:“我亲眼看到中国人身上表现出来一种巨大的责任感,要保护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社区,自己的国家,要保护人类。”他认为“这让人动容”。他还说:“他们的人道主义精神,他们的辛勤工作,他们非常愿意分享。他们为自己的工作骄傲,他们谦逊而不傲慢、有责任心。我之前就说过,那些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中国人让我钦佩,也很受鼓舞。”在总结中国经验的时候,他说中国战“疫”成功的经验核心是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实际上这就是在批评西方的抗疫模式:没有速度、缺少资金、缺乏想象力和没有政治勇气。西方很有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先生在BBC的一个节目中也说:“1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发了五篇中国科学家关于新冠疫情的论文。这些文章都明确讲了,这个病毒是致命的、有高度传染性的。”但是英国等西方国家都选择忽视,他认为这是丑闻,整个二月份都被浪费了。美国布兰迪斯大学的公共卫生专家尤瑞斯基在一个网站上说:“我现在对中国充满了羡慕,我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但随着感恩节的临近,我发现自己渴望在中国看到的那种自由。”进入秋冬之际,美国疫情再度失控,而在中国的人们可以自由行动,旅游、下馆子、上剧院,孩子们上学也不用担心健康问题。她还说,中国朋友和她分享了在中秋和国庆假期间到处旅游的照片,“我当时真是羡慕他们,现在更加羡慕他们了。”瑞士的《时报》是一家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12月6日它发表的一篇名为《中国人为什么不怨恨他们的政府》的文章说,许多外国人都认为中国人应该怨恨他们的政府,但民调的结果却发现,中国是民众对政府最为乐观的国家之一。它分析出了四个原因。一是中国和美国民众现在年龄中位数是一样的,都是37岁左右,但是美国的年轻人从出生以来只知道战争、经济危机和收入停滞,而中国的年轻人则经历了一个财富不断增长的稳定时期,贫穷几乎被消除,他们的生活比他们父母一辈更好。二是中国的成功在于政府的宏观经济管控能力。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用25年时间建成了庞大的现代化铁路公路网络,以及十分高效的数字基础设施。三是他们了解中国因为帝国主义、外国势力入侵而遭受“百年屈辱”的历史,也了解“西式民主”在近代中国造成的极大混乱。最后是传统儒家思想的影响,大家认同个人自由与集体繁荣之间要有一种平衡。

不少西方学者也发表了有一定深度的反思文章,比如法国政治学者布鲁诺·吉格写道,“我们要承认西方体制无效,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体制再次显示它的优越性。要想战胜这样一种疾病对人类的威胁,还是需要有一个‘国家’,但西方的‘国家’在哪里?公共卫生是他们的当务之急吗?他们能够很快地建成一些医院吗?在一个外债深重,公共财政为负数的国家,公共部门被私有化和摧毁,国家只是为金融利益集团服务。西方能做到中国所做到的十分之一吗?”他也调侃了法国《世界报》曾经发表过的社论。中国刚出现疫情时,《世界报》曾说这意味着“一种体制的垮台”。但布鲁诺·吉格说,现在看来,垮台的体制是西方自己的体制。美国的一位资深学者、经济学家大卫·保罗·戈德曼在2020年春季号的《克莱蒙特书评》发表了一篇长文。他说,面对中国在经济、军事、技术上的全面崛起,西方世界显然是疑虑重重,但至今仍然云里雾里,不知如何理解。一个20年前被西方学者认定为即将崩溃的国家,为什么今天成了可能超越美国的国家?他认为,美国战略家们似乎都认为他们正在和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打交道。要是那样就太容易了,可中国是完全不同的国家。苏联共产党人对他们最有才华的科学家说:“发明点新东西,我们给你一枚奖章,也许再给你一根腊肠。”他写道:“我们面对的可不是喝醉的、腐败的苏联官僚,而是从这个世界上最大国家的最聪明的大学毕业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美国面临着令人生畏的事情: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国家务实、好奇、坚决、适应性强,雄心勃勃。”这个描述就是中国是一个延续数千年的古老文明,同时又是一个超大型的现代国家,而且这个国家正在某种意义上重新界定现代性。这位作者对中国能够在一个月里面就分享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而且10天内就能建成两个千人病床的医院感到惊叹。他觉得,中国就像一枚双级火箭。第一级是出口和廉价劳动力驱动的经济发展,它使中国从一个贫穷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城市化巨人。现在第二级火箭发力了,其特征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物联网以及供应链管理、还有大数据推动的一种新的工业革命。他认为,美国对中国雄心壮志的回应已经失败了。他归纳了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长期低估了中国的能力和决心,二是我们没有解决好自己的问题。”他还说,我们经常用的“帝国”概念会唤起人们对军事征服和殖民占领的记忆。但中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实体,目的不是帝国统治。他把中国的目标称为“间接控制与同化”。他认为这就避免了一个国家对外国的军事承诺和过多的干预,而是可能通过在贸易和技术领域的主导地位来锁定自己的影响力。作者承认:“美国对中国没有简单的回应方式,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也没有任何捷径。世界上从未见过像中国这样的一种全球突破。它将改变这个星球上每一个居民的生活,包括美国人的生活。”他引用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做的一个关于人类“悲伤”五个阶段演变模式来讨论美国对中国崛起态度的变化。悲伤的第一阶段是否认,第二阶段是愤怒,第三阶段是讨价还价,第四阶段是沮丧,最后是接受事实。他说:“过去十来年里,美国一直否认中国已崛起为一个全球大国。我们无法相信一个世世代代被视为贫困代名词的国家能够与我们竞争,与我们平起平坐。随着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总统,我们已经转变为第二阶段的愤怒了。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不久将进入讨价还价的阶段。”但“讨价还价”之后就是“沮丧”,直至最后“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这就是美国英语中的一个经常说的成语:如果我实在无法打败你,那我就加入你。因此,中国与西方只有经过一定的交锋,才能更好地交流。总之,面对充满不确定的中国与西方关系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务必保持充分的制度自信和战略定力,时间对我们有利,历史在我们一边,我们要把“不自信”的帽子送给我中们的对手。

      打赏
      收藏文本
      3
      龙公子
      2021/1/17 21:35:2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文科生,自以为是,什么延安精神,伟大斗争

      2021/1/19 16:22:30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翔龙公子
      在某种程度上,有人在旁边不断挑刺、找茬,并非完全是坏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10楼 化学天才3333
      相反,美国正走向崩溃,虽然还需要时间。
      两码事,不矛盾

      2021/1/18 22:24:3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翔龙公子
      在某种程度上,有人在旁边不断挑刺、找茬,并非完全是坏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相反,美国正走向崩溃,虽然还需要时间。

      2021/1/18 17:20:47
      左箭头-小图标

      在某种程度上,有人在旁边不断挑刺、找茬,并非完全是坏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021/1/17 23:46:1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v12345
      "公 子":

      你无须在此长篇大论,更该去当教导员指点西方市街如何过好下一个~~" 平 安 夜 " 啊。

      不去

      2021/1/17 23:46:1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69831
      • 工分:4786
      左箭头-小图标

      "公 子":

      你无须在此长篇大论,更该去当教导员指点西方市街如何过好下一个~~" 平 安 夜 " 啊。

      2021/1/17 21:56: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愚昧主义”让西方读不懂中国 也读不懂自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