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寒冬忆当年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监
  • 军号:2209424
  • 头衔:党项人
  • 工分:796297 / 排名:76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寒冬忆当年

今冬,天气出奇的冷,还未进三九呢,一场连续三天的大风生生的刮出个专家金口里的几十年来最冷寒冬。或许是老喽,或许是病魔的折磨,我真是感觉到这天太冷啦!这不,除非生活或者就医必须出门外,基本都在蜗居呆着抗寒!就这样,还穿着厚厚的暖绒衣裤加个棉马甲,要不然真扛不住咧。唉,记得自己还算是个怕热不怕冷的人嘛,咋接一下子就怂了呢?

记得当年在黄土高坡时,我非常不愿过夏天,热呀。当然比较以后到大地方后的闷热,黄土高坡的热就是小菜一碟就不多说了。单说这冷,那个时候的我抗冻绝对是一流的嘛。插队时的三九四九天,乡亲们有谚语“三九四九,哈门叫狗”,意思是指天冷的妇女们叫狗来舔孩子的大便,都只把门哈开一点缝叫狗,为啥?冷嘛!

但那时我不怕冷,不仅曾在林场创造了在没有烟火的大教室里一个人整整居住了一个冬季的辉煌历史。插队时,因条件限制无法在居住的窑洞里洗澡洗啥的。我就打盆水端到存储粮食的仓窑里,在那里脱了精光大洗一番。仓窑放的是粮食和过春节的冻豆腐冻肉等,那是绝对不能生火的。而且都在背阴处,所以阴冷!一盆温虎水,到了那里还没等我脱个精光,就如同冷水喽。但我也不怕冷。那几年的漫长冬季,我照旧的隔三岔五的小洗一次,半月二十天的大洗一次,就在这背阴气甚重的的仓窑里进行的,从来没有感冒啥的。

有一次正值三九天,已经是人民警察的我正在单位值班。那时候,单位的条件就改善了。冬天,房子里生有一个大火炉子,放几块容易燃烧的子长煤,捅几下子,顿时呼呼的,眼看着排烟的马口铁皮烟筒烧的通红通红,辐射的屋里温暖如春甚至连夏天的感觉都有了,总之,暖和的很。有时候那暖和的,我们就穿件衬衣在屋里办公学习看案卷啥的。有天下午,我正是如此打扮时,突然来了急急急的号令,我连棉衣都没有来得及穿冲出屋门骑上自行车赶赴五里地外的现场。那天刮着四五级大风,我还是顶风骑行,但惦记着尽快到达现场执行任务,所以不顾一起了。那时被发射火箭弹震伤的听神经还没有那么严重,所以街上少有的行人说啥我也听见一半句的。认识我的呢,那话基本是“唉,这当警察的就是辛苦,咋看,忙的连个棉袄都顾不上穿。好后生”。不认识的呢,那话就是“二杆子,抗硬!”。

到了目的地,我不仅不觉得冷,还满头大汗!但是说话明显的打吐露,大伙笑着说说这是舌头冻住了。等到任务胜利完成了,我阿砌阿砌的连打着喷嚏,一同去的市局法医当然也是医生,笑着说“你也穿的太单薄点喽”。政委在一旁说看车里有啥单子毯子的让他裹上“再一阵该冻成冰棍喽!”。

局里的张司从后备箱里翻出件不知啥时候的又破又旧的制式棉衣递给我。我才穿在身上。结束了寒冬天穿衬衣在户外野地的征程。

回去后我把破棉衣脱下穿上自己的棉衣,拿着那件棉衣给张司送了过去。顺便问了句这棉衣是谁的咋接在你车里放着呢。张司答复这是他在垃圾堆里找的“也不知是谁不穿扔了。我捡来放后备箱里,拉警犬时让警犬卧上面舒服些的。”

      打赏
      收藏文本
      2
      党项人
      2021/1/10 9:57: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时间过得真快,只记得那时候的警察不是自行车就是三胯子摩托

      2021/1/11 11:01:25
      左箭头-小图标

      时间感觉的一下就过去鸟~ 然而本萌感觉还木有玩够!!! 怎么破 然而还有作死的军训等着本萌 我已经森森感觉到了 这个世界对我的恶意!!!

      2021/1/10 19:04:1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寒冬忆当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