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王成原型——23军英雄于树昌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98674
  • 工分:441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王成原型——23军英雄于树昌

王成原型——23军英雄于树昌 谢长华 · 来源:昆仑火炬

战斗英雄于树昌,23军73师218团通信连一班(1969年改番号为68师203团)报务员。

1953年6月29日,志愿军23军73师218团奉命对石岘洞北山地域281.2前沿西北两无名高地之敌实施攻击。281.2高地位于铁原郡西北驿谷川北岸,三面临水,一面背山,地势险要。主峰西、北侧400至650米处各有一个无名高地,象一对蟹钳前伸,成为主峰前沿良好的支撑点。两无名高地之间是一片洼地。阵地正面南北狭窄,纵深浅近,易守难攻。主峰守敌是李承晚军2师32团2营的两个连,北无名高地是敌6连一个加强排扼守,西无名高地是敌7连一个加强排扼守,敌营部和其5连、8连位于驿谷川南岸的上细足、方席洞两地。该地区敌人长期设防,工事坚固,构成了以坑道为主体的环形防御体系和严密的火力配系。

为了狠狠打击李承晚集团嚣张气焰,取得金城战役的胜利,受领任务的当天,我来到218团指挥所。当时我任73师副师长,和团长孙斌、政委许城一起研究了进攻方案。团里决心集中全团各种火炮和上级配属的大炮75门,在3辆坦克支援下,用6个步兵连的兵力,先拿下281.2高地前沿的两个无名高地,全歼守敌。6月29日22时10分,在我强大炮火猛烈急袭敌阵地后,敌阵地一片火海,有的敌堡被摧毁,大段堑壕和交通壕遭到破坏,敌通信线路中断,阵前的照明雷、凝固汽油弹等附防设施一个个被引爆。3分钟后,我炮火延伸,218团趁隙对两无名高地发起了多路冲击。1连迅速接近敌阵地,激战23分钟,攻占了西无名高地地面工事,迫使敌人退守到坑道里去。战士们趁势攻打坑道里的敌人,经过2个多小时的战斗,至1时30分,坑道为我全部占领,全歼守敌。除反斜面坑道为敌主峰火力严密控制未攻克外,其余两条坑道均已攻下。待主峰援敌组织反扑时,5连迅速转入坑道坚守,组织打击主峰反扑之敌。

30日零时,5连的二梯队4班配属步谈机一部赶到北无名高地增援。4班战士利用有利地形,打退了敌人2次反扑,随后借势攻下反斜面的敌坑道,全歼敌人。坑道口面对敌主峰,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这时,4班与百米外另两条坑道内的5连战友们的联系已被敌切断,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4班仍然顽强地坚守在那里。配属4班的通信连一班步话机员于树昌同志,一次次地向团指挥所报告战斗情况,要求炮火支援。在炮火猛烈支援下,4班又连续打退了敌整班整连的6次反扑,打死打伤300多敌人。天亮之后,敌人的反扑更加频繁猛烈。敌炮火把整个阵地上和阵地前沿的土块都翻了个遍,这时,阵地上其他同志全部阵亡,北无名高地的战斗,就靠于树昌一个人沉着地指挥、调动炮火,打垮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把敌人打得懵头转向,搞不清我阵地上到底有多少兵力在坚守。

到中午12点25分时,敌人一个多连的兵力连续反扑,向于树昌所在的地堡围了上来,情况万分危急,我们千方百计的数次增援都未成功,我炮火向敌阵地猛烈射击,但也没有阻挡住敌人的反扑。当时的情形我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我在团指挥所的耳机里,听到英雄于树昌连声急促地大声呼喊:“快打呀!敌人包围了我的地堡!快射击!猛打!猛打!打我的地堡!”“炮兵同志,开炮呀!别管我,向我开炮吧!”“猛打呀,敌人上了我的堡顶。”“向我开炮!为了胜利,对准我的地堡,开炮!向我开炮!”“首长,同志们,永别了!毛主席万岁!”……英雄跃出地堡,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冲向敌群,嘣……,耳机里传出一声爆声,接着一切声音都沉寂了。

我和孙团长、许政委都睁着火辣辣的眼睛,看着北无名高地于树昌拉响手榴弹爆炸起浓烟的方向,当即拿起电话筒,大声喊道:“全线所有炮火,急袭山腿,狠狠地打!”随着话音,所有大炮一起怒吼,刚爬上山的敌人,顿时被葬入冲天的火海中。我方复仇的炮火,在黄昏之前一直未停止射击。这炮声就是那英雄声音的继续。于树昌英勇牺牲了,但他的英勇事迹鼓舞着我军将士,他的英雄事迹,为我军塑造了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英雄形象。王成的原型是于树昌同志,那是千真万确的。

[作者简历]谢长华1917年出生,湖南省浏阳人,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52年1月赴朝参战,9月份调回23军73师任副师长。

196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手握爆破筒,高呼“向我开炮”的场景,震撼了无数国人的心。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对王成的敬意依然不减。有人说电影中王成的原型是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杨根思,也有人说王成的原型是一位被俘的志愿军战士。然而,更多的人认为,王成的原型应该是志愿军某团的通信步话员——于树昌。

2008年9月29日,本报《红色档案》栏目曾经以《派克笔“记录”的战争逸事》为题,报道了老志愿军战士买荣彦俘获美军上校,缴获一支派克笔的传奇故事。

9月27日,当记者拿到76岁的买荣彦用钢笔一笔一画写就的《怀念战友于树昌同志》这篇文章时,从略显陈旧的笔记本上,读出了一位活着的英雄对烈士的无限怀念之情。

1953年5月,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到第三阶段。当年的夏季反攻战,志愿军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汉江以北向李承晚的伪二、五、八师实行打击。

买荣彦的回忆,从1953年5月28日深夜开始。

当时,买荣彦所在部队接到指示:组织一支85人的突击分队,夜半插入伪二师守备的核心阵地8251高地。在这支小分队中,孙绍均担任队长,买荣彦担任副队长。按照上级的预定计划,这支小分队只要占领了这个阵地,就可以控制左右两侧敌军的阵地。

半夜时分,小分队顺利插入敌后,全面占领了8251高地的主要位置。在向团里报告后,团长指示,搞清地形,标明火力点位置,拂晓以前返回。

然而,次日3时,敌军突然组织一个营实施了快速反击,小分队被缠住了。

情况危急,孙绍均让买荣彦带人撤退,买荣彦却坚持让队长撤退。在反复争了几次后,买荣彦不得不服从命令,带领10名战士撤离了高地。孙绍均则带领大部分战士和于树昌留在了阵地上(于树昌是步话员)。

在撤离过程中,买荣彦和战士们被敌人发现。敌人派出一个连反复阻击,在将敌人的步兵打退后,战士们又遭到敌人炮火的反复拦截。经过数次交锋,最后买荣彦带着仅剩的5名战士在拂晓前回到团部,向团长报告了情况,也把战士们冒死绘制的火力点位置图交给了参谋长。团长让其他同志回去休息,把买荣彦留在了指挥部。

买荣彦清晰地记得当时团长的命令:“你留在指挥部等消息,必要时和8251联系。”恰恰就是这个让他留在指挥部的命令,他听到了来自阵地上的最震撼人心的呼喊

8251高地的惨烈坚守

中午时分,指挥部接到报告,8251高地的处境相当危险,战士伤亡很大。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增援或者反击,都得等到天黑以后。

团长、政委和参谋长牵挂着高地上的战士,经过反复研究,最终决定组织全师主要炮火,依靠于树昌的报告,掩护8251高地的战士们坚持到黄昏,等待大部队的进攻。

报话机里,一段段震撼人心的对话,一次次精准的报告,将8251高地上一场惨烈的坚守战记录了下来。

8251高地上第一次传来了声音:“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我是8251!”

买荣彦一下子就听出来是于树昌的声音。在随后的对话中,于树昌不断地和指挥部联系,报告高地上的敌情,指挥炮火进行准确打击,压制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买荣彦回忆说,当时团长就坐在报话机旁,一根接一根地吸烟,静静地听着于树昌的报告。整个指挥所里,除了报话机的应答和呼叫声,没有其他声音。

“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我是8251,快打‘东山腿’!”

一阵炮火之后,于树昌再次呼叫:“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我是8251,约三个排的敌人从2号、4号目标分三路向我们运动,快打2号和4号目标!”

又一阵炮火之后,于树昌大叫:“打得好!打得好!天津二号,敌人又从洼地上来了,快开炮!大约一个连!”

指挥部里,回荡着于树昌激动人心的呼声,而正是这呼声,调动着我军的炮火,一次又一次将敌人的进攻打了下来。

买容彦心里清楚,8251高地上的战友们几乎是在虎口拔牙,随时都会有牺牲的危险。然而,从于树昌的呼声中,却听不到一点儿畏惧和对自己安全的担忧。大家听到的,都是他准确的报告,和敌人退下之后的欢呼声。

指挥所里的同志们都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讨论着刚才的战斗。

然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敌人的反攻一拨接一拨。8251高地上,于树昌几乎是用报话机在直播一场惨烈的坚守战。

“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大家的讨论刚刚进行了一会儿,于树昌又开始呼叫:“8251呼叫,快向1号目标射击!敌人又上来一个连!快开炮!加空爆弹跟踪射击!快打!快打!”

突然,步话机里一下子失去了于树昌的声音,整个指挥部安静下来。

买荣彦回忆说:“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全部在为于树昌担心。”

团长噌的一声站起来,从步话员手里抢过话筒:“8251!8251!我是天津二号,我是天津二号!8251!8251!快回答!”

1分钟、2分钟……5分钟过去了,时间似乎凝固了。

于树昌还是没有回答。

团长脸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他又接着呼叫:“前沿观察所,8251阵地情况怎么样?”观察所回答:“8251出现大批敌人,手榴弹和爆破筒爆炸声此起彼伏,阵地可能失守了!”

团长和另外一个步话员开始一齐呼叫:“8251!8251!我是天津二号,我是天津二号,听到请回答。”

不一会儿,报话机里响起了嗡嗡声,紧接着又传出了于树昌的声音:“我是8251!我是8251!”

团长激动地说:“我是天津二号,刚才出现了什么情况?”

于树昌回答:“刚才有几个敌人从山梁后边偷偷爬到了我的地堡边,我用手榴弹把他们打回去了,顾不上呼叫。”

团长问:“你还有多少弹药?”

于树昌回答:“我这里只剩下一个重伤员,两箱手榴弹,两个爆破筒。”

忽然,于树昌又提高声音,开始呼喊:“天津二号!天津二号!敌人又上来一个连,目标○号,快开炮!”

团长心疼地说:“8251,你要保持体力!”

于树昌回答:“不要管我,快打击0号目标!敌人又从洼地上来了,快打!快打!”

团长又问:“8251,你的地堡墙土有多厚?”

于树昌着急地说:“天津二号不要问,快打!”

团长焦急地继续问:“8251,敌人距离你有多远?”

于树昌回答说:“70米,50米,30米……再近些!”

整个指挥部里,回响着报话机里传出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在担心阵地上的于树昌。

突然,于树昌连代号也不用了,直接呼叫:“团长,团长,我的地堡被包围了!快打我的地堡!”

团长急忙问:“于树昌你说什么?”

于树昌高声呼叫:“团长!团长!敌人在我地堡上边,对着地堡打,向我开炮!”

紧接着,报话机中留下一阵高呼:“团长!团长!向我开炮,祖国万岁!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耳机里传来一阵爆炸声,随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此时,买荣彦失去了控制,一把从团长手里抢过话筒喊:“于树昌,于树昌!”...

于树昌高喊“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然而,任凭他把报话机刻度盘上的每一个刻度转遍,报话机里依然没有声音。

指挥部里,留下的是大家对于树昌的牵挂,回荡的是于树昌高亢的呼声:“团长!团长!向我开炮!祖国万岁!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英雄的声音在指挥部里回荡,在整个朝鲜战场上回荡,在电影屏幕上回荡……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震撼人心的呼喊,一直在买荣彦心里回荡:“这就是我们的英雄于树昌,他是我们每一个志愿军战士的骄傲!”

英雄的手指,还套着爆破筒的拉环。

电影中,王成拿起爆破筒,高喊着向敌人扑去……

现实中,在于树昌高喊过:“向我开炮!祖国万岁!”之后,团长就下达了复仇的命令。万炮齐射中,无数炮弹带着大家对英雄的无限崇敬和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在8251阵地上一齐爆炸。

密集的炮弹,在黄昏步兵反击前一直没有停止发射,敌人也始终没有在于树昌牺牲的阵地上站住脚。

当黄昏来临,部队反攻上去之后,8251阵地上依然保持着白天激战的面貌,漫山遍野都是敌人的尸体。

于树昌的地堡,一半已经被炸塌,洞口有9具敌人的尸体。买荣彦和战友们在门旁找到了于树昌的遗体,他的手指上,还套着爆破筒的拉环。遗体的旁边,是被炮弹炸扁了的沾满血迹的报话机。

买荣彦说:“新中国即将迎来60华诞,我们在安享幸福生活的时候,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为国牺牲的烈士们。”

记者从老人的回忆中,似乎也听到了英雄的高声呼喊:“向我开炮!祖国万岁!向我开炮!祖国万岁!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2/30 15:46: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志愿军英雄千千万万,明明于树昌是王成的原型,某些人却偏偏要说王成的原型被美军俘虏了。

      2021/1/4 10:31:48
      左箭头-小图标

      王成是俺们最可爱的人中的代表。

      2021/1/3 19:50: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王成原型——23军英雄于树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