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场记忆,小小说《密林反伏击战》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7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场记忆,小小说《密林反伏击战》

战场记忆,小小说《密林反伏击战》

文/肖福祥

两边树木遮天蔽日,中间一条土公路坑坑洼洼。坡又陡,路又窄,弯道还急。我们的车辆刚转过一个弯道,前面突然发现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公路的中间,挡住了我们汽车行驶的道路。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守土卫国的那阵子,我们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进驻到了广西崇左县新和公社的一个小山村里。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百来号人。村子的前面是左江,村子的后面是崇(左)大(新)公路。山清水秀,村子很美,是我国南方广西的那种典型的小山村。

军爱民,民拥军。

春节期间,当地的老百姓争先恐后地来慰问我们。

小山村河对岸的老百姓也来慰问我们了。他们给我们送来了鸡、鸭、鱼、肉,还有大个大个的粽子,大捆大捆的甘蔗。

他们来慰问我们,我们也必须感谢他们。

我们准备给他们放映两场电影。

“队长,任务交给你了,由你带车送电影队过河去河对岸慰问放映电影,一定保证车辆和慰问人员的安全。”

当年我在部队的汽车队当队长。

送电影放映队过河去河对岸慰问放映电影的任务部队交给了我的车队。

当年,新和的周围居住有十几万的归侨。这些归侨都是当年两国交恶时从对方被驱赶过来的侨民,鱼龙混杂。

新和离边境直线距离不远,边境上的大炮声新和都能隆隆入耳,经常有特工抄小路进入新和进行敌特活动。

大战在即,双方都剑拔弩张。

我们进驻到新和的时候,晚上经常枪声不断。

部队派了两台汽车,一个步兵加强排护送。政治处去了一个副主任,一个电影放映组。车队由我带队。共计50来人。

汽车是一台十轮卡车,一台解放牌汽车。

十轮卡车是解放初期苏联支持我们的产品,曾经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驰聘过。适合走山道,野战很适用。

自卫还击战争时,我们又把它开到了自卫还击的第一线。

解放牌汽车是新车,是我们进驻到新和前线后上级拨给我们车队的新车。

小山村的河对岸与部队驻地虽然相隔不远,但左江上没有桥梁,我们只得绕道崇(崇左)龙(龙洲)公路。

我们绕道几十公里,中间又走了近20公里的山道。那些公路,汽车很少走,拐一个弯,还是一个弯,爬一个坡,前面又是一个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那天晚上我们放了两场电影。

放完电影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零点了。

我们收拾好放映机后往回走。十轮卡走前面,解放牌汽车走后面。我坐在前面十轮卡的驾驶室里。

三更半夜。

丛林密布。

夜幕沉沉。

情况不明。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是我们国家的普通边民还是敌人的特工?

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人还是许多人?两边树林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停车!”

“别熄灭!”

“踩下离合器!”

“加大油门!”

“用远光灯照射他!”

“按高音喇叭!”

见势不妙,我命令司机立马采取了几个紧急措施。

车上的战士们见有情况,车一停,也全部跳下车,立马分散进入到了两边的树林里。

“什么人,干什么的,快让开,不然我们开枪啦。”

枪栓拉得“哗哗”响。

紧接着,我又连续不断地命令司机轰油门,按高音喇叭,并且一个比一个紧迫,急促。

“轰油门!”

“按高音喇叭!”

轰油门能保证汽车不断按高音喇叭的高压气和不断使用远光灯的用电的需要,还能制造气氛,震慑对方。

“继续!继续......”

两边树林里战士们的警告声一个接一个地,也更加洪亮,有力量,有亮度,枪栓拉得也更加响亮。

节前,我们进驻到新和后进行了一系列严格、紧张的战前训练,步步到位。

也许他不是特工,只是我国的一个普通边民。

也许我们真的训练有素。

也许他见我们人多,打不过我们。

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慢腾腾地让开了。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12/25 14:59:4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写的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文笔哪么差吗?一件简单的事都交代不清楚。即使作为一篇中学记叙文这都不会及格。作为一个车队队长。对自己车子的品牌都记不清楚。用十轮卡这种老百姓的称呼。这路边的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也没交代就结束了。带了一个步兵排。发现一个人躺路边紧张到这个样子。如临大敌。作为y一个车队队长不派人上去查看就是在哪里咋呼。你到底搞什么。

      2021/4/29 21:52:2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7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场记忆,小小说《密林反伏击战》《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两边树木遮天蔽日,中间一条土公路坑坑洼洼。坡又陡,路又窄,弯道还急。我们的车辆刚转过一个弯道,前面突然发现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公路的中间,一身破衣服,似睡非睡,挡住了我们汽车行驶的道路。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守土卫国的那阵子,我们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进驻到了广西崇左县新和公社的一个小山村里。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百来号人。村子的前面是左江,村子的后面是崇(左)大(新)公路。山清水秀,村子很美,是我国南方广西的那种典型的小山村。

      军爱民,民拥军。

      春节期间,当地的老百姓争先恐后地来慰问我们。

      小山村河对岸的老百姓也来慰问我们了。他们给我们送来了鸡、鸭、鱼、肉,还有大个大个的粽子,大捆大捆的甘蔗。

      他们来慰问我们,我们也必须感谢他们。

      我们准备给他们放映两场电影。

      “队长,任务交给你了,由你带车送电影队过河去河对岸慰问放映电影,一定保证车辆和慰问人员的安全。”

      当年我在部队的汽车队当队长。

      送电影放映队过河去河对岸慰问放映电影的任务部队交给了我的车队。

      当年,新和的周围居住有十几万的归侨。这些归侨都是当年两国交恶时从对方被驱赶过来的侨民,鱼龙混杂。

      新和离边境直线距离不远,边境上的大炮声新和都能隆隆入耳,经常有特工抄小路进入新和进行敌特活动。

      大战在即,双方都剑拔弩张。

      我们进驻到新和的时候,晚上经常枪声不断。

      部队派了两台汽车,一个步兵加强排护送。政治处去了一个副主任,一个电影放映组。车队由我带队。共计50来人。

      汽车是一台十轮卡车,一台解放牌汽车。

      十轮卡车是解放初期苏联支持我们的产品,曾经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驰聘过。适合走山道,野战很适用。

      自卫还击战争时,我们又把它开到了自卫还击的第一线。

      解放牌汽车是新车,是我们进驻到新和前线后上级拨给我们车队的新车。

      小山村的河对岸与部队驻地虽然相隔不远,但左江上没有桥梁,我们只得绕道崇(崇左)龙(龙洲)公路。

      我们绕道几十公里,中间又走了近20公里的山道。那些公路,汽车很少走,拐一个弯,还是一个弯,爬一个坡,前面又是一个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那天晚上我们放了两场电影。

      放完电影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零点了。

      我们收拾好放映机后往回走。十轮卡走前面,解放牌汽车走后面。我坐在前面十轮卡的驾驶室里。

      三更半夜。

      丛林密布。

      夜幕沉沉。

      情况不明。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是我们国家的普通边民还是敌人的特工?

      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人还是许多人?两边树林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停车!”

      “别熄灭!”

      “踩下离合器!”

      “加大油门!”

      “用远光灯照射他!”

      “按高音喇叭!”

      见势不妙,我命令司机立马采取了几个紧急措施。

      车上的战士们见有情况,车一停,也全部跳下车,立马分散进入到了两边的树林里。

      “什么人,干什么的,快让开,不然我们开枪啦。”

      枪栓拉得“哗哗”响。

      他没有动静。

      没有理睬我们。

      紧接着,我又连续不断地命令司机猛轰油门,猛按高音喇叭,并且一个比一个紧迫,急促。

      我知道,对付这样的人必须高压连续不断。

      “轰油门!”

      “按高音喇叭!”

      “用力!用力!用力!”

      猛轰油门能保证汽车不断按高音喇叭的高压气和不断使用远光灯的用电的需要,还能制造气氛,提高力度,震慑对方。

      “继续!继续......”

      两边树林里战士们的警告声一个接一个地,也更加洪亮,有力量,有亮度,枪栓拉得也更加响亮。

      节前,我们进驻到新和后进行了一系列严格、紧张的战前训练,步步到位。

      也许他不是特工,只是我国的一个普通边民。

      也许我们真的训练有素。

      也许他见我们人多,打不过我们。

      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慢腾腾地让开了。

      1546

      2020/12/26 13:41: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场记忆,小小说《密林反伏击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