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军营那些不吐不快的往事——记本人当兵时的趣闻轶事之三

共 13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军营那些不吐不快的往事——记本人当兵时的趣闻轶事之三

故事四,关键词“贺军”,对,你没看错,是人名。

说起贺军,身材高大却不威猛;皮肤白皙布满雀斑,眼睛不大但看起人来总带着乜视,说起话来也是趾高气扬。

形象中规中矩,气质谈不上多么独特,也就一个凡人是也。

不过论起人家家庭还是可圈可点的,父母是西北工业大学的老师,说起西北工业大学那可是陕西排名第二的高校,九八五和二一一人家占全了。

能在这样的大学教书那是件牛逼的不得了的事啊。

人家牛逼的时间得从七六年金秋十月算起,从那一刻起人家就彻底摘掉了“臭老九”这顶帽子,从此走向了康庄大道。

哎!说到这本人突然感伤起来!

挺怀念七六年以前的岁月,那时的天下是属于我们出身根红苗正的军人家庭,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不愁吃,不愁穿。

每次从大院走出来都有种满满的自豪感,穿着父亲的旧军装,戴着压着边子的军帽,牛逼的指数蹭蹭往上窜。

那个年代能穿上军便装,时髦程度一点不亚于今天孩子们穿着耐克,阿迪的感觉。

当时社会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破是破军用货,狂不狂一身黄。

可想而知能有件军便装是多么多么牛叉的事。

穿着军便装姑娘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所以,为了得到一件军便装和军帽,有些人抛头颅洒热血,小小的年纪就把性命搭了进去。

而七六年以后,我们这些大院子弟的生活就迅速暗淡了下来,日月无光光华不在。

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人家贺军的家庭却一天天朝着小康的大陆飞奔着,加之老家在江南水乡的杭州,那是牛上加牛,通俗讲就是两牛逼。所以人家乜斜而视和趾高气扬那是有傲资的。

家庭条件好父母给的零花钱也就多,所以人家抽屉时不时就会有点零食,那个年代虽然身处军营,但人家的生活相较于我们足以够得上小资水平。他的抽屉也就成了我和郑强重点关注的对象。

所以趁他不在我俩就动起了脑筋,经过仔细琢磨终于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方法。

生活在八十年代以前的人都知道,过去锁抽屉都是用锁扣,锁扣有长条的,也有圆形的,长条的能锁两个抽屉,而圆形的可以锁三个,两个抽屉一个柜门。

贺军的抽屉恰恰用的是长条的,这样就能同时把两个抽屉都锁住。

看着紧锁的抽屉,隔着木头都能感觉着抽屉里散发出的诱人的味道。

人的智商在珍馐魅惑下是能超长发挥的。

于是趁着他去取报不在总机班时,我和郑强便仔细观察着抽屉,突然我两灵光乍现,找到了破解了开抽屉的好办法。

方法其实很简单,两个人把两个抽屉同时往出拉,那个锁子就如同虚设,起不了半点的防护作用。

于是那诱人的食物自然成了我两的腹中之物。

哎呀!说到这感觉我两像个贼,其实和贼也差不多,程度低了点,也就是个馋嘴的“小偷”而已,就如同第二个故事里的“小偷”一样。都是“生机”惹的祸。

我两的这种雕虫小技很快就被人家戳穿,于是人家换了个圆扣彻底断了我两的念头。

正当我两无计可施时,一天食堂吃饭,人家一脸的兴奋加灿烂的对我们圈内人说起,过了几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家里寄来一张“知农工”的五十大毛。

周末准备去临夏市采购,让我和郑强随行帮忙,那语气充斥着十足的居高临下。

在盛宴面前我低下了那颗高傲的头颅,郑强也弯曲了那挺直的脊梁。没办法,人穷志短恒古不变。

生日那天整个总机班充满着欢乐祥和的气氛,人人喜形于色,个个神采飞扬。

十来个人齐聚总机班,我和郑强忙前忙后,各种罐头,小吃摆满了一桌。人们围桌坐定,手里拿着扫帚撅成一节一节的棍用来当筷子使。

仪式将要开始时,大家围着长方桌欢迎贺军致辞,贺军的自豪感成井喷似的往上窜。人们眼望着贺军余光却扫射着美食。

贺军在大家的簇拥下神采奕奕站了起来,亲切的望着每一个人,然后清了清嗓子,估计是准备了很久生日致辞,发言的语气极富感情和阴阳顿挫。

这本该是生日宴会的高潮部分,谁知、谁知,此时却出了岔子。

贺军正在声情并茂的演讲时,突然,大家似乎是事先约定好的,我声明:发生哄抢食物这一恶劣事件绝对没有事先预谋,此次事件完全是一种巧合,在饥饿的时间碰到饥饿的食物一种动物的本能反应。

这边深情的演讲,那边各自抢起眼前的食物,一个个动作迅速而果断,抢到吃的抱在怀里就开始大口朵颐。

在美食面前谁还去关心贺军说的什么,嘴巴的吧唧吧唧淹没了平平仄仄的韵律。

看见食物几乎被抢光的情景,贺军顾不得发作,眼见桌子中间还有一瓶葡萄罐头没有人动,双手合围闪电般捧起,仰着头就朝嘴里灌。

亦或是太急,亦或是太气,浑身用力过猛,未成想葡萄汁呛到了嗓子眼,猛然间往外喷薄而出,葡萄汁从两个鼻孔间往下流淌,脸涨得通红,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整个表情都扭曲了。

现场这一幕,看到贺军的窘态每个人笑的前仰后合,一个个笑趴在桌子上。笑声持续了很久,那一刻我深深理解了什么叫开怀大笑!

这是我这一生参加的一场最难忘的生日聚会,也是我反思最深的一件往事。

一位哲人说过: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不道德的!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不仅不道德,而且看到了灵魂中丑陋的一面。

于是反思,不断的反思,可每次反思脸上总是露出一丝笑意,让我一直很困惑,到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反思时总是严肃不起来,难道说我压根就没真的去反思?

那一晚喜剧和悲剧同在,只不过喜剧,悲剧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罢了。

贺军人不仅高大,出身又好,正值青春期,所以爱情也就光顾的早了一点。

离我们部队五公里是解放军陆军第七医院,提起医院自然就会联想到女兵。有了女兵男兵的梦里就不再孤单。晚上做春梦,白天就装病,没事就哼哼唧唧跑到领导那里喊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病。

以至于有个中队的教导员集合了队伍,严肃的训道:你们这群兵蛋子,每天晚上梦山、梦水、梦的女人都光着个腿!

其实看什么病大家都心照不宣,看病是假,看人才是真。醉翁之意不在酒,青春期就那点事谁还不知道谁呀!

小护士成了男兵们的梦中天使,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天使变成未来的婆娘。

在这些要把天使变婆娘的队伍里,自然少不了“高富帅”的贺军。

人家很快就和一个女护士坠入爱河,自从有了女护士,那张傲慢的脸部又添了份得意与色欲。

因为爱情,轻易不会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于是,七院成了贺军经常光顾的主战场。

这也能理解,谁还没有年轻过,谁敢保证没有为爱做过二B的事?

贺军人家那时候就属于为爱可以疯狂的人,重色轻友人家做的一丝不挂。

没恋爱时,时不时还能给我和郑强小恩小惠一下,用小吃收买收买我两,这样就好使唤点。

自古皇帝都喜欢用贪官,因为贪官最好驾驭,也最忠诚。

小时候看古戏,总是觉得皇帝是昏君,用贪官而杀忠臣。长大了才忽然明白,自己才是最大的傻逼。

一个用钱都收买不了的人,皇帝敢用吗?于是被愚弄、被耍猴的感觉瞬间袭满周身。

所以人家贺军给我两点好吃的,我两就会屁颠屁颠为人家值班,为人家在领导面前打掩护。

这不,自从和那个小护士勾搭在一起,我两时不时还能蹭点吃的喝的福利一下全没了。

贺军不仅家里常给寄零食,人家还有一个特殊的便利条件。由于他在总机班,就会经常去营房周边去维护线路,这样就和地处临夏市测绘大队经常往来,测绘大队由于工作特殊,人员常年在野外工作。为了保证野外工作的后勤保证,部队给野外作业的人员配备了大量的压缩饼干和各种水果、蔬菜、肉类的罐头,这些罐头他们根本吃不完。

对于外单位的人,只要你在测绘大队有熟人,就可以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到上述食品。

由于维护线路,贺军和测绘大队的人员就有了业务往来,一回生二回熟,彼此自然就熟悉起来。

于是,贺军的小吃又多了条渠道,俗话说:人得意,放出的屁都带着光环。

我两对贺军的谄媚阿谀也与时俱进的不断翻新。

有一天晚饭后,我和郑强凑到总机班,贺军得意的从床下拿出一个罐头,看着大个圆圆的罐头,分量不下一公斤。

仔细一瞅是红烧鸡罐头,顿时一股暖流从嘴里默默地咽到了肚子里。

贺军看着我两直勾勾的眼神,得意的说他买的这盒鸡罐头才花了五毛钱,准备送给七院的那个女护士。

那一刻我觉得那个女护士已经不是什么天使,简直就是个小妖精,是来抢夺我两美食的白骨精。

就在我对鸡罐头垂涎欲滴时,郑强对我投来诡谲的一眼,此时我迅速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于是一场舌战贺军大戏就此拉开序幕。

我们对贺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从爱情要超凡脱俗的宏观方面,到具体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爱情的微观方面一一详细的进行了阐述。

我的口才就是在食物的诱惑面前得到了质的飞跃。

起初,贺军根本听不进去,甚至把我两赶出了总机班,但越是处在困境中越是要坚韧不拔。

我们两没有灰心,站在门外继续口吐飞沫的说着,我说完了郑强补充,郑强说完了我又补充。

我两反复强调,给那个小护士送鸡罐头,人家起初一激动,然后从上边进去,很快就会从下边出来,然后你对她的那份情就如同粪便一样迅速消失。与其这样还不如送对方一个影集,里面放上你两的照片,常常拿出来看看,这样的信物才会恒久远!

为了使贺军相信,我两信誓旦旦说,只要把鸡罐头给我两吃,买影集的事包在我两身上了,贺军将信将疑中最终把鸡罐头给了我两,并叫我两宣誓,于是我两举起了神圣的右手!

从晚上七点到晚上九点多,足足两个小时,功夫不许有心人,那个鸡罐头终于被我两搞定了。

拿着鸡罐头迅速来到了郑强的宿舍兼打字室,迫不及待打开罐头咥了起来,不一会那个鸡罐头就被我两报销了。

吃完鸡罐头我两犯难了,一个影集在当时要两元五角钱,我们穷的叮当响,哪有那么多钱啊!

怎么办?

苦思冥想中,我两搜索着各自的口袋,最后终于凑足了五角钱,趁着夜色来到总机班,顺着门缝把钱塞了进去,临走还很讲义气的对贺军说:吃鸡罐头的钱给你塞进门缝了。

说罢转身离去,此时,贺军打开门,黑夜里的身影越发显得高大,茫茫夜色中我两都能感觉到那双愤怒的眼神。

我两怯怯的加快了脚步,身后传来一声低沉咆哮的声音:你两以后休想再踏入总机班半步!

转过房角我两突然大笑不止,那笑声飘得很远,很远……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20/11/6 11:02:1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hawk19999
      留住历史
      是的,军旅生活永生难忘!

      2021/7/6 16:57:57
      • 军衔:警察二级警监
      • 军号:2339498
      • 工分:257645 / 排名:6126
      左箭头-小图标

      写得很有意思。

      2021/3/30 18:07:53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480 / 排名:353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来源于生活

      2021/3/15 23:16:42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480 / 排名:3537
      左箭头-小图标

      留住历史

      2021/1/17 17:25: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军营那些不吐不快的往事——记本人当兵时的趣闻轶事之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