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共 39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在维基百科网站的“朝鲜战争”词条,“战争罪行”一段的开头赫然写着: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而朝鲜战争中其他参战方,朝鲜、韩国和美国都有针对平民的大规模屠杀行为。

维基百科是一家美国网站,尽管因为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意识形态干预,很多词条的公正性和完整性已经远不及十年前的维基,但总体而言仍然比国内的某同类性质网站强。

二战结束以后,朝鲜半岛南北分治,南朝鲜处于美国军政时期,出于政治对立,朝鲜战争之前,美军已在南朝鲜开始大规模屠杀,仅1946年10月的美军南原屠杀,就有数千民众遇害;1948年4月,济州岛起义之后,美国和南方军警对全岛的大屠杀持续到朝鲜战争结束,至少3万无辜平民遇害;在南朝鲜,美国和南朝鲜对左翼游击队、亲共认识的屠杀更是“家常便饭”;朝鲜战争初期,南朝鲜在节节失利的情况下,对所谓“通匪”人士展开屠杀,遇难者10万人以上,绝大多数受害者与北朝鲜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仁川登陆以后,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对收复的失地和占领地实行焦土政策,更有不计其数的平民被屠杀。

根据词条的介绍,北朝鲜在战争最初两三个月占领南朝鲜期间,针对南朝鲜政府官员、军官、警察、宪兵、资本家、商人及相关人士侦察和审判,词条介绍说有12.9万人遇害。

美军对南朝鲜的屠杀主要分为三类:在交战地区对平民枪杀、炮击;将正有平民通行的桥梁炸毁或放毒;对平民的轰炸和扫射;交战中的机枪乱扫。老斤里事件,美国陆军第1骑兵师部队在老斤里屠杀近300名难民。2008年,韩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经过两年的初步调查,要求对美军1950年至1951年期间在韩国制造的超过200起屠杀平民事件展开调查。美国军方在压力之下对此展开16个月的调查,五角大楼最终承认大屠杀事件。

在杀害平民的事件中,美帝国主义和南朝鲜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政府反人民的反动本质,而北朝鲜因为左倾教条主义——对反动派及其家庭实行肉体消灭也是不可取,只有中国人民志愿军才充分贯彻和保持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优良传统,毛主席在三湾改编时就为人民军队定下了“规矩”。

在北朝鲜,美军在1950年10月中旬到12月底的“北进期”,共屠杀17万多名平民,哪怕是幼儿、老人也不放过。截止1952年5月,有1.8万名14岁以下的儿童死于“联合国军”的轰炸。直到1977年的《日内瓦公约》签署两项“附加议定书”,才明确禁止大规模轰炸平民。

日内瓦第四公约于1949年8月12日由中国(国民党)、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等61个国家在日内瓦签订,新中国于1956年也正式加入了《日内瓦公约》。1949年的“第四公约”明确规定了禁止虐待战俘,尽管新中国到1956年才正式加入公约,但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因为人民军队几十年的优良传统,做的远远比“公约”约定更彻底;反观美国军队,却在朝鲜战争期间公然违背自己带头签署的《日内瓦公约》,对志愿军和北朝鲜战俘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战俘营,美军对志愿军和北朝鲜战俘进行化学毒气和细菌原子武器试验,志愿军战俘还被当作动物一样解剖来医学试验,有人看到活体解剖而被美军挖去双眼。美军对战俘的枪击、殴打非常普遍,对战俘还施以罚爬、罚跪、吊打、往肛门里灌辣椒水、裸体塞进装碎玻璃的汽油桶等等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残酷刑罚。

到1951年年底,志愿军和北朝鲜战俘死亡总数就已达13814人。朝鲜战争结束以后,约两万名志愿军战俘,回国的只有一小半,而且回来的这些人身体非常不好,残疾人很多,身体好的多数被美蒋特务胁迫去了台湾,后来成了台湾早期开山修路的劳工,辛劳一生。

联合国红十字会对归国的志愿军战俘进行了身体检查,普遍存在营养不良现象,必须住院治疗的战俘达到了四分之一。1609名必须住院治疗的伤病员中,1172人是外科疾病,567人患内科疾病,其中同时罹患内外科疾病的有225人,患其他疾病的95人(包括35例精神病)。根据志愿军战俘反映,他们基本没吃过饱饭。美军经常使用威胁恐吓等手段对付志愿军战俘,同时要求志愿军强迫服劳役,从事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

反观中国人民志愿军则是一支军纪严明的人民军队,在进入朝鲜半岛之后,不仅对南朝鲜和北朝鲜的普通老百姓秋毫无犯,更是出现了罗盛教这样的为了营救朝鲜平民而牺牲生命的英雄战士;志愿军对待南朝鲜的右翼人士、军警、政府人员以及所谓的“联合国军”的战俘也完全施以人道主义原则。

碧潼战俘营于1951年2月~1953年9月有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平安北道碧潼郡设立,中方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管理处”。

维基百科“朝鲜战争”词条“战争罪行”一栏,对中国唯一的指责就是战争初期有少数美军及南朝鲜战俘死于饥饿和疾病,以及志愿军对战俘的“政治感化”。关于前者维基百科词条想当然地认为志愿军的战俘营靠近鸭绿江,离中国边境近,没理由补给不足;而后者则被词条认为是“洗脑”,这是立场的根本差异。

事实上,一方面,战俘营也面临着美帝国主义飞机的无差别、不间断轰炸,战俘也没法安稳地吃饭、睡觉,还会随时因轰炸伤亡;另一方面,食品及医疗物资的匮乏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是普遍存在的状况,志愿军战士也面临着同样的境况。

1951年6月1日,中国人民抗美授朝总会发出了《关于推行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烈属军属的号召》,其后,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向前线提供了大量捐赠,食品和医疗物资才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前线。到1951年6月之后,“联合国军”的战俘们比志愿军吃得还好。

在医疗物资短缺的时期,1951年3月,抗美援朝第七和第十医疗大队还专门到碧潼战俘营开展医疗和防疫工作,挽救了大量战俘的生命和健康。1953年联合国军战俘遣返时,联合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来参观过战俘营的医院,当时已经没有伤病员,但是医疗器械和设施都还在,工作人员对此赞赏有加。

在碧潼战俘营,战俘按国籍和官、兵分别编队,按照相当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的供给标准,发给生活用品和主副食品,并尽可能照顾不同民族的风俗习惯,改善其物质生活;设置医疗机构,医治伤病;尊重个人信仰,允许进行宗教活动;设有图书馆,购置外文书籍供战俘阅读。通过组织阅读书报,收听广播,放映电影,举办读书会、座谈会,邀请著名人士和外国记者讲演等活动,帮助战俘认识朝鲜战争的性质,唤起良知,反省侵略罪行。

碧潼战俘营还建立了俱乐部,进行自我管理,有丰富的文体娱乐活动。他们可以在鸭绿江滑冰、游泳,可以打篮球排球,有自己的乐队和图书馆,在战俘营里面甚至有扫盲班。而在战俘营的外面,甚至没有铁丝网。不用担心他们逃跑,这里三面环水,他们只能跑到朝鲜老百姓那里,相较而言,他们当然愿意留在战俘营。

美联社战地摄影记者弗兰克·诺尔也是战俘营的成员之一,来到朝鲜的时候已年近五旬,二战中他因拍摄一个被鱼雷袭击后的幸存者的照片曾获得普利策奖,因他的上尉军衔,他并没有因为记者身份免于关入战俘营,然而,这却让他用胶片见证了战俘营里的真实状况。战俘营给弗兰克配了两名助手,其中一名就是那个娃娃军官,而且规定弗兰克享有报道自由,爱拍什么就拍什么。

弗兰克发自志愿军战俘营的摄影报道通过美联社发出以后,轰动了整个西方世界,几乎所有参加“联合国军”的国家的千万个家庭。通过他发回的摄影报道,看到了原以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或者以为在监狱九死一生的亲人的笑脸,他们在中国人的战俘营里,看上去很快乐,也很健康,甚至比离开家的时候还胖了一些。如果这是红色中国发表的图片,他们是不会相信的,可这是美联社发出的摄影报道!它们的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弗兰克·诺尔!

然而,这些照片报道,却让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十分震怒。他立即给美方停战谈判代表团新闻发布官纳科斯准将下达命令,要求采取有效措施,限制美方记者的活动,不准美方记者“继续交结共产党记者”。

不过,弗兰克的报道让美联社获得了意想不到的世界瞩目,他们并没有完全遵从李奇微的指令。弗兰克还有幸拍到了碧潼战俘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1952年11月15日,碧潼战俘营还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参赛运动员的国籍众多,分别属于美、英、法、加、哥、澳、菲、土、荷、比、希、墨和波多黎各等14个国家和地区,共进行了田径、球类、体操、拳击、摔跤、拔河等27个项目的比赛,比赛结束时,举行了隆重的发奖仪式。奖品都是从北京、上海、沈阳等地购买的景泰蓝花瓶、丝质雨伞、檀香木扇子、玉石项链、丝巾和手帕以及其他精美的手工艺品。

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信仰、不同家庭阶级出身的战俘们融洽地生活在一起,亲如一家。如果说今天的“黑命贵”运动中,黑人只是在发泄,那么战俘营里的黑人士兵才是第一次享受到了平等与幸福。

1953年停战协定签署以后,联合国军的战俘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战俘营返回家乡,其中24名“联合国军”战俘(包括23名美军士兵和1名英军士兵)竟然拒绝回国,要求留在红色中国生活,参加新中国建设。这被美国政府视作耻辱,美国专程派牧师对这些人进行说服、感化,甚至许以经济上的欺骗,然而,也仅仅说动了两人。改变主意的美军战俘——克劳德·巴彻勒下士和爱德华·迪肯森下士遣返后没有得到美方所许诺的东西,相反他们立即被宪兵逮捕,这两人被送上军事法庭并被判处有期徒刑。

吸引22名战俘的,是志愿军战士身上“阶级弟兄”的温情,而不是物质利益。在中国红十字会安排下,他们参观了新中国的工厂和农村,接着又在太原专门学习政治和中国历史。之后,红十字会给他们4种选择:去农村、去工厂、上大学或赋闲,而他们大多选择进工厂或到农村工作。

在这22名留在中国的美英战俘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温纳瑞斯,他后来光荣成为了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者。温纳瑞斯在中国生活了半个世纪,在工厂当了多年工人。1963年,经过工厂推荐,他被保送上了中国人民大学。读完大学,他坚持回到了工厂当工人。

1978年以后,温纳瑞斯突然被山东大学等高校聘为教授,讲授英语,住在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享受着教授级的待遇和公费医疗,国家每4年为他提供一次去美国的往返机票,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逐渐变成了“和平使者”,“友好人士”……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美国的维基网站上的这句话,从一个侧面说明,抗美援朝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支真正的正义之师!

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不仅在战场上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帝国主义,更在精神上、道义上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讲资产阶级反动派的士兵逐步地改造成为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通过抗美援朝战争树立起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才真正从精神上“站立起来了”!

1978年以后,温纳瑞斯突兀起来的被提拔,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成了信条,“自信”变成了“他信”,这是今日中美关系中处在被动的重要原因。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20/10/21 16:32: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