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共 17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10074106
  • 工分:122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相信最近的美国新闻会让给位都有这样的疑问——美国警察为什么经常开枪?为什么他们经常打死人?为什么还有美国警察敢顶风作案打死黑人?相信看完本文,就会对这件事情有更深刻的理解。

改革期

从1968年起至今。

这个时期美国警察的阶段性特点是社区警务、预防犯罪、种族歧视、邪教事件、恶性枪击案和全球反恐。这一时期对美国警察造成重大影响的事件有:轰动性不亚于今天佛罗伊德事件的罗德尼金事件(1992年),和卫科事件(1993年大卫邪教案)。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1992,洛杉矶,有史以来最火爆的新闻镜头之一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1993年,WACO

从社区警务开始,美国警察逐渐尝试改变“头顶钢盔手拿大棒”的打手形象,把工作重心从打击犯罪转移到预防犯罪上,于是逐渐转型——制定更怀柔的政策,订立更严格的管理考核制度,积极进行社会公关。

所谓的预防犯罪,就是增加巡逻尤其是步行巡逻。另外,警方还邀请民众参与社会治安管理,比如增加了社区守望计划,鼓励民众积极举报社区内的异常行为。同时政府主动公关,邀请市民体验警察工作。除此以外还有积极进行普法教育,跟青少年组织和民权组织等合作举办社会活动等。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FBI执法培训毕业生的地方升迁之路会比没去参加的警察更便利,这也是美国中央政府的策略

这个时期的新特点就是联邦政府在警务改革中做出了最主要的作用,也是最大的推动力。联邦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推进警察的录取培训考核的统一标准化(向联邦标准看齐),推动了理论研究装备开发业务流程和工作管理等的研究和发展,并且向地方提供大量资源扶持现代化警务改革,目标是在全国范围内打造联邦标准的高素质警务人才和警察服务。

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警察就是社区警务改革多年后的成果。也是在这个时期,平权得到最大化的贯彻,警察队伍中开始吸納大量的少数族裔和女性。尤其联邦部门带头示范,强行提高女性和少数族裔录取率。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纵观美国警察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这部历史充满血腥和暴力,充分体现其暴力工具属性。所以其实武德丰沛本身其实不需要多解释了,现在我将从宏观的视角(结构性因素)来探讨美国警察为何能一直如此“放荡不羁”。

1,“必要之恶”

在信奉私有制和信奉上帝一样虔诚的美国人看来,美国警察乃至政府的存在本身,都不过是“必要之恶(neccessory evil)”(注3)。所以他们从不期待一个讲政治爱奉献的人民警察,而是追求一个拥有足够武力和理性的“和平卫士(peace keeper)”来维护他们所信奉的、普世的文明秩序。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众所周知,美国人私权至上,民风彪悍。作为公权力的警察除了被宣传上誉为是“最优秀的人(finest)”,同时还具备实在的权力工具:警徽、制服、枪和手铐,还有护甲。为了让这些民主程序委任的和平卫士能够积极高效的工作,美国法律另赋予了基层警察这些最底层的“公仆”一个极强大的武器:自由裁量权。

因为自由裁量权,美国警察可以对任何怀疑涉嫌犯罪的人进行阻留拍查(stop and frisk),也可以“自由地”放过或截停车辆,当然也可以以任何“可疑”动作为由开枪。而且需要注意的是,越是基层的警察,其自由裁量权就越大。因为毕竟只有他们才是“boots on the ground”,真正干活的人。

除了自由裁量权这柄利剑,还有司法豁免权这个免死金牌。所谓豁免权就是他们可以在特定条件下免于被起诉。我们可以来看一个经典案例:Castle Rock v. Gonzales, 545 U.S. 748 (2005),一个单身妈妈状告市警察局不作为,1999年6月间未能执行其对前夫的人身保护令导致她的三个女儿被前夫带走并杀害。

在这起案件中,美国警察没有能出警提供有效保护,导致凶杀案发生。并且再后来的处置中,还发生了凶手用已死的三个女儿的尸体作为肉盾跟警察驳火的恶性场面。这位单身妈妈多次提起诉讼状告当地政府多次败诉,一直上诉到州巡回法院,被直接驳回了。法官认为警察无责,不准起诉。

虽然司法豁免权说是针对满足特定条件的政府雇员,但是按照现在的统计,警察的豁免概率还是比较大(注4)。尤其是高关注度社会案件中,法庭都能顶住压力做出对警察有利的判决,比如罗德尼金事件中的四名白人警察(结果导致洛杉矶大混乱,迫于政治压力二审判决其中两名警察有罪)和麦克布朗案中的警察(也因此导致弗格森骚乱事件)。

2,不保护具体的人民

首先要看的当然就是那份改变一切的重要判例: Warren v. District of Columbia (444 A.2d. 1, D.C. Ct. of Ap. 1981) ,即沃伦诉特区政府(美国首都)。

事情是这样的: Carolyn Warren, Miriam Douglas, and Joan Taliaferro三名女性合租一个独栋洋房,分住在二楼和三楼。1975年3月16日清晨,两名歹徒闯入她们家中实施抢劫,并且对她们进行了强奸,三人曾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求救并且得到肯定应答,但是只有第一次有警察路过敲门,没有人应门之后便离开了。警察没有检查闯入痕迹,也没有进一步核查。三人最后被两名歹徒绑架至他们的住处,然后遭到了一系列的性侵犯和虐待。三人获救后即愤怒地将特区政府和特区警察局告上法庭,主张接警处置不当和警察工作疏忽造成严重人身伤害后果。

这个民告官的案子在特区上诉法庭庭审后得出了一条轰动性的司法解释:“the duty to provide public services is owed to the public at large, and, absent a spe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olice and an individual, no specific legal duty exists”,即“(警察)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是针对全体社会,并且,不存在警察与个体公民之间的一种特殊关系、(警察)没有特定的法律责任”。法庭宣判警察无过错,三名受害人主张不成立。

这个判例最后的结论一般被简称为“no duty to protect”,意为警察没有保护的义务。今天在在拥枪网站上非常容易就能找到各种关于“no duty to protect”的文章。作为普通法国家,这么解释等于直接预防性赦免了美国警察,极大的刺激了美国全民拥枪自卫的发展。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有1911,不打911(报警)

3,利益集团的企业文化

美国警察是问责制单位,而不是像中国的“条块结合”或者欧洲大陆那样的双轨制体系,他们在结构上是独立的。比起中国的官僚机构,美国的警察局更像一家企业,警察局长就是CEO,市长就是董事长。只不过,这家企业的CEO任期好多年,董事长倒是轮流换得很勤。所以对于美国的地方警察来说,警察长官的影响力是最高的,这就加速了其封闭性企业文化的形成和发展。

任何企业都是有文化的,这种尤其需要特性的组织机构更不例外。美国警察就有着特色鲜明的“企业文化”,也就是他们的警察亚文化。同时美国警察又都是纪律组织,有着高度接近美国军队的职衔体系和管理模式。每一个美国警察的宿命,就是融入企业文化,在这个狭隘的兄弟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直到退出警察世界。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在市长讲话时背过身去表示抗议的纽约警察

现代各国各地的警察组织,无论多么现代化,纪律多么严明,都是由“alpha male”/强人人格主导的兄弟会组织。这种组织有两个非常鲜明的特点:排外和护短。每一个新警察入职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识别自己人和其他人。所有体系内的都是自己人,都是兄弟,哪怕根本不认识。所有其他人都是麻烦,不是要害你就是对你有不好的想法。尤其是那些社会上的人。

而当一个美国警察出问题的时候,挺他的不仅有亲朋好友和警察工会,还有同一个单位的兄弟姐妹们,甚至还可能有领导。而一个新警入职的时候,就总会被老鸟刁难以加速融入。至于那些不合群不能适应兄弟会的人,会被边缘化。但即便如此,兄弟会也不会对这种人受难而彻底坐视不理。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梁彼得案充分说明只要能保,可操作的一定都全部操作到位

鉴于美国社会的特点,美国警察当然也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政治团体,有了自己的游说集团,能够对立法形成一点影响力。但是美国警察作为纪律部队,依然是政府的一个部分,依然是执行警务的肌肉。观网马督工的“封建军事集团”一语过于骇人听闻,实难苟同。

同时也正因为警察局是问责制独立部门,所以依旧是背锅侠,是随时可以被拖出去喂狗的存在:政府想解散就可以解散,想重组就随时能重组,想外包就能找到外包。 事实上,美国已经有不少财政吃紧的市镇政府选择解散自己组建的警察局,转而向县警察局或州警察部门“采购”警察服务。

必要的恶定位、法律的判例和司法解释、美国警察的组织文化,这三个宏观层面上的结构性因素,就决定了美国警察可以大开杀戒的前提。所以尽管很多美国警察局都把“to protect and serve”(保护和服务)作为职业口号,但是直到今天,美国警察都不是美国人民的警察,他们的工作也依然不是保护具体的人民。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尽管我们需要承认美国警察现代化之高体系之完善,但是同样我们也还要看到美国警察依旧问题重重。现在我们从微观视角来看看美国警察“武德丰沛”的现实动机。

首先,从个人角度来说美国警察就愿意主动用枪。

怕死,是所有人的本能,美国警察也不例外。就如上文所言,美国警察的配枪权力,是他们自己争取来的,不是政府让渡授予的。这和我国通过立法授权警察在有限条件下使用致命武力这个基础条件有着根本性不同。所以美国警察就是比中国警察敢于用枪解决问题。

而且美国人虽从来不以怕死为耻辱,对于保守主义的红脖子来说,不能反杀才更是耻辱。美国宪法明确赋予公民“不退让”的基本权利,作为公民的警察,更不应该退让——如果警察遇到危险都会退让不敢使用武力,那么普通人怎么办?这就是美国社会的价值观。

既然从利己的角度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仁慈的必要,那么警察使用致命武力也就不会有任何负担。所以一旦警察个人的本能告诉他们有危险,他们就会毫不迟疑的掏枪就打。

然后,枪就是武力使用的符号,是最合法最专业的武力工具。在美国,用枪杀人是最合理的。

且美国社会确实枪支泛滥。不仅枪支泛滥,毒品和失业也泛滥。按照武力升级理念,只要是致命威胁都可以用枪,哪怕是徒手掐的也可以用枪。另外一个就是武力使用要高一级,也就是如果执法对象持刀,警察就可以或者说应当持枪(用枪)。

如果说枪支可以预防,那么毒品和失业导致的精神不稳定则是比枪支更难防范的情景。美国警察不仅要面对枪杀,还要刀剪等冷兵器杀伤,还要面对艾滋病和芬太尼等“生化武器”的威胁。他们不仅要面对对峙的明枪,还要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抽风的暗箭。所以面对如此工作环境,最后用枪解决也算是自然选择。

最后,至于很多人津津乐道的打空弹匣,其实只是教学训练造成的副作用。

打空弹匣这种做法,早年间在国内被不怎么正经的叫做“多洞派”,意思就是子弹要多才管用。实际上,这个只是表面,真正的根源在于武力使用教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叫做“无害化(Neutrualization)”,也叫“失能处理”。意思是针对高威胁目标,应当在最短时间内使其不再具备危害性。

这个不具备危害性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一动不动,所以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就会有三种做法:A,命中致命T部位破坏脑干使目标瞬时失能。B,反复击打致命区至其快速失能。C,打到对方不动为止。最后这一种是大多数人都能实现的方式,也就是所谓打空弹匣的由来。

有很多种专项训练科目来帮助军警掌握这种技能,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莫桑比克的各种变体和大锤科目(hammer drill)等等。这里我就不讨论具体科目设置细节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索。针对这种训练的意义,已故EAG资深教官Pat Rogers总结的非常到位。他说:“不是你的子弹打着人就能伤到他,不是你伤到这人他就一定会死,不是你打死这人他立马现场就死。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是让目标彻底失能,而且是马上立刻失能。”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Pat Rogers,1946-2016,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尉,前纽约市警察局警长,国土安全部独立顾问,NRA高级大师,EAG战术公司创始人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就是美国警察增援到场极快,所以很容易出现一堆枪对准一个执法对象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人开枪,无论是谁,都会导致大规模开火,而且很难通过训练避免。

这种训练理念和训练模式和训练习惯,再加上主观上用枪的意愿,结果就是个别自媒体津津乐道美国警察“打空弹匣”的画面。

最后的最后,则是带有恶意的一点小揣测:打死人就结案了。人没事,案子就会一直在。没开枪案子也好说,万一打中了人,怎么都是打死来的麻烦少一些。其实道理就是那个道理,跟民主自由没什么关系。

综上所述凡此种种,在以法立国依法治国的美国,警察就变成了行走的法律。当然美国人对警察握有的权力并非没有担心,而且也一直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在加强约束和管教。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据我所知,有些中国人特别欣赏甚至羡慕美国警察的“警察执法优先,公民存疑后置”实现方式,但是这里我还是必须要提醒一句——美国警察的“便利条件”,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这种代价对于中国来说,可能会无比沉重。

那美国警察还能少杀人吗?

美国警察作为彻头彻尾的技术主义者,在用技术手段和制度手段解决实际社会问题这个课题上做了大量尝试,为后来者提供了重要参考。美式技术至上和重视TTPE(注6)已经是西方警察乃至全世界都公认的必修课。

今天的美国警察,依然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警察,是不少国家的模版和榜样。我们大可以说:美国警察已经成为帝国主义警察的终极形态。

针对西方社会的特点,《警察与政治》一书的作者罗伯特·雷纳在其书的第三版序言中写到:

“警务是对那些有可能导致冲突和违规行为的社会关系或群体进行控制的行为。达到这一行为的力量源泉是法制强制力,执行的模式是害怕法律的严惩。警务与生俱来就是要使用肮脏的手段去执行。”

“这种残酷的权力成为代表公众意志和法律规则的自由民主社会的永久性丑闻,尽管不公和冲突是由复杂的市场社会所引发的。”

“固有的自由竞争的经济政策使人们变为纯粹个人利益的残酷的当然的维护者。”“随着谦恭的社会环境的丧失,守夜人也就是去了意义。良好的警务能巩固较好的社会秩序,但不能创造这种社会秩序。这就是警察被社会不断需要的原因所在。”

像雷纳这样抱有“大自然的规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呀”观点的人,在欧美并非少数。这些自由主义和西式民主的信徒不承认资本主义存在内生性危机,也不承认这种社会结构性不平等时刻都在产生毁灭自己的对立面这一客观现实。这样的意识形态和既成的、逐渐加剧冲突的社会现实就已经决定了无论美国和西方的警察多么努力多么向善,再怎么改进装备改进训练改进工作流程和管理方式,局面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结果就是像今年这样的社会矛盾只会愈演愈烈,警察也会变得越来越“军事化”。美国警察这条细细的蓝线——“蓝血”们最后的人性、良知和坚守——都会在自己家园的治安战场上消磨殆尽,最终会被另一种更为冷酷且高效的东西所取代。

这也是所有“工具人”的宿命。

在《警察与政治》一书的末尾,作者选择引用了侦探小说《漫长的告别》里有一句颇有意味的台词,作为他充**憾的句号——“犯罪不是疾病,它只是一个症状。警察像医生,他能为脑部肿瘤提供阿司匹林,只可惜他宁愿用棍子将它治愈”(注5)。而对于美国警察来说,治愈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

后记

本文耗时日久,全是因为本人才疏学浅实在不敢妄下结论,反复查验细节核实观点出处颇费了一番功夫。本文中的引据和主要参考材料,都出自美国人和英国人对于现代警察的研究。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精神,我开始检视美国警察的历史。然而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查询资料的过程中居然前所未有的后悔没看过《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

最为令我震撼的分析,恰恰来自于那两篇美国人自己用马克思式方法论所做的针对美国警察的分析——真的是振聋发聩,令人茅塞顿开。果然对于美国的认识到底还是美国人最深刻,尽管我并不完全认同其中所有的观点,但是这是我目前看到的最接近真相的材料。一方面,我非常庆幸我从小受的教育让我能直接衔接马克思理论。另一方面,我对于坚持闭环的美国人表示怜悯。

对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抱有美好幻想和期待是每一个人自有的权利,我无意否定这点。但是须知这个世界依旧是客观的,不以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物质世界。请记住:if you seek truth,be prepared,for it is most likely ugly. w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10/15 23:43:5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国内有越来越多的人信奉美国的这种制度,其实我们有我们的国情,是不可能学这种的,我们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如果失去了这个基本的就会乱了

      2021/3/28 22:18:57
      左箭头-小图标

      在美国,黑人不算人。

      2021/1/19 16:47:48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自 由 民 主国家,需要你的怜悯吗? 最看不惯中国人的双重标准, 中国警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美国警察就不是为人民服务,是为帝国主义服务对吗?

      老子不懂英文,不懂英美人说的话写的文章,但是中国人写的双重标准文章,老子活一天批判一天。

      2020/12/7 12:34: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为什么美国警察一直在杀人?(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