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三)

共 17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三)

二十三

八一刚过,部队就开始了紧张的忙碌,一批批弹药开始往站台上运送。刘主任和周政委,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分工,周政委负责出库,刘主任负责往车皮上装运,全库官兵也分成了两班倒,以往担任警戒任务的警卫营的全体官兵,也参与到搬运工作中来,野战部队接管了站台周围的警戒任务。

每天,军用卡车在洞库和站台上穿流不断,往前线运送弹药的车皮,隔两三天就会到达一列,车皮上覆盖着伪装网,在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下,透着威严肃杀之气。官兵们干的热火朝天。站台的电话时刻响个不停,随时就会接到下一列车皮将要到达的时间,每次车皮一到,库管员在电话中,不停的向站台上报告着弹药的种类、批号、生产日期,分部领导也在不停的询问着出库的情况。刘主任命令,在站台上搭起帐篷,官兵们晚上直接睡在帐篷里,那段时间没有了周天,没有了娱乐。

郑强把放号的工作,主动让给了史组长,自己参与到弹药的装运工作中,史组长拗不过郑强就没再坚持。郑强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只有在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中,才能稍微减轻对小霞思念产生的痛苦。尽管每天装运下来,人几乎是筋疲力尽,郑强还是在夜晚,利用站台昏暗的灯光给小霞写信,小霞的回信逐渐的在减少,但对郑强的关心却更加迫切,每次谈起自己的病情也是避重就轻。

这样的日子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紧张劳累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多年储存弹药的山洞,几乎被搬运一空。全库官兵也进行了休整。以往这个时节正是老兵复员的季节,今年整个兰州军区,向全军下达了冻结命令,官兵们都在等待着上级的下一步指示。

从闲下来就没有再接到小霞的回信,一种不详的预感让郑强茶饭不思,坐立不安,每天到了取报纸的时间,就会跑去总机班,白志勇的回答,总是让郑强急切而来,失望而归。

高原的冬季总是提前而至,寒风肆意疯狂的在军营上空掠过。凛冽的寒风让人们都躲在房间里,办公室里高干事,李干事,史组长,都在讨论着可能上战场的话题。郑强一个人默不作声,心绪不宁盯着报纸发呆。突然门外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一声刺耳的刹车惊醒了郑强,抬眼望去,正是那辆熟悉的面包车。郑强急忙起身出了门,身后高干事几个也跟了出来,望着眼前的白干事,郑强心头一紧,以往那张英俊的脸庞,写满了悲伤和疲惫,深陷的眼窝,憔悴的面容。看见迎出门的大家,轻声的和每个人打着招呼。

大家忙着让白干事进屋,白干事对着高干事几个人说:“不了,我找小郑说几句话。”

几个人知趣的进了屋,白干事向前走了几步,在一个晾衣架杆前停下脚步,转身望着郑强:“我妹妹走了,这是她在弥留之际给你写的一封信,还有她给你留下的遗物。”说着把信和那个熟悉的书包递了过来,郑强的泪水奔涌而出。

“别哭了,一个军人哭哭啼啼的算啥,我们一家已经够悲伤了,我不想再跟着你一起抹泪。”

“她走前没再说什么吗?”

“她走的很安详,其实从你走后她精神就垮了,多亏陈红没事就过来陪陪她,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妈妈和陈红哭晕了好几次。”白干事努力控制着情绪,“你走后她的病情就一天天加重,经常出现晕厥。临走那天她精神突然好转,努力挤出微笑和家人告别,然后对着我说,一定要把信和给你的遗物亲手交给你。”白干事说着嘴已经开始哆嗦起来,“在她生命的后一刻,嘴里喊着你的名字安详的闭上了眼睛。”白干事望着前方好一会才又说道:“其实一开始,发现你和妹妹交往,我内心是不同意的,毕竟她年龄还小,还不是该谈恋爱的阶段,那天从俱乐部出门,看见柳萍给你手里递东西,我就开始了怀疑,从李干事那里了解着你的情况,想着找机会和妹妹谈谈,可看着她每天蹦蹦跳跳快乐的像只小鸟,学习也更努力了,就没忍心去说。妹妹从小是在家人宠爱中长大的,遇见你笑容更是洋溢在脸上。你走后她常在梦里喊着,‘兵哥哥炮弹飞过来快躲开……兵哥哥前面有地雷一定要小心……’,醒来也常常自言自语,担心着你上战场的危险。每当她这样在梦里喊着、嘴里说着,我听的心都要碎了!庆幸自己没有阻拦她和你之间的来往,在她心里你是多么的重要,有了你,她心中多了根精神支柱,爱的世界里也变得完整无憾。

处理完妹妹的后事,陈红前来送别,她告诉我们自己已经报名去前线,上级已经批准,作为第一批前线救护人员,很快就要出发。从妹妹走后,每当她看到24号病房,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只有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心里才会好过些……”

郑强木木的站着、听着,白干事什么时候离开,自己手里拿着小霞的遗物,什么时候被接了过去全然不知,一个人顺着山坡漫无目的的走着,爬着。寒风一阵猛似一阵的吹着,全然没有停止的意思。郑强靠在支撑铁丝网的水泥立柱上,小心翼翼的取出信,背对着风,读起了被泪水浸染过的信。

“兵哥哥,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这是你小霞妹妹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这封信,无论是身心写的都异常艰难,常常是没写几个字,就会大汗淋漓,手中的笔不停的颤动,有时候写着写着就昏厥了过去。妈妈哭着不让我写,但看到我坚定的眼神,哥哥又在一旁劝着妈妈。望着她们关心、悲伤的眼神,多日劳累的疲倦,我的内心犹如刀搅肝肠寸断。可我还是得写下去,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倾诉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幸的命运偏偏要降临在一个刚满18岁的女孩身上,不知我哪些地方得罪了上苍,花一样的年龄,还没充分绽放,就要枯萎凋零。我内心有太多梦等着去做,有太多理想想去实现,有太多未来期待我去憧憬。可转顺间这一切就要变得樯橹灰飞烟灭,如梦如烟飘飞而去。生命是如此脆弱,我还没来得及体会生活中的苦辣酸甜,风风雨雨,就要和这个人世间告别。在我即将走完这短暂的人生,才深刻领会到朱杰哥哥面对群狼围攻时,发出‘爸爸妈妈,保佑我呀,我不想死啊!’那凄厉的喊声。梦中的我也不止一次的发出和朱杰哥哥同样的喊声,只是这样的叫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不过在我短暂的人生中,却尝尽了人间的爱,从小父母对我视如掌上明珠,大我八岁的哥哥对我百般呵护,让我在阳光沐浴中长大。最使我快乐的是今生与你的邂逅,小时候看电影《闪闪的红星》,剧中潘冬子的形象,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和柳萍玩过家家时,我怀里抱着洋娃娃扮演着妻子,柳萍扮演着潘冬子,我站在路口翘首期盼,长大后参加红军的潘冬子胜利凯旋。从那时起,我对军人就有了一种深深地情怀。那次哥哥和家人谈起你,说你们部队放映组分来一个娃娃兵,立刻引起了我的好奇。见到你的第一眼,潘冬子的形象立刻浮现在我眼前,从那以后,你的身影总是出现在脑海,内心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认你这个兵哥哥的心愿。从和你相识的那一天起,你的善良纯真,都写在阳光般灿烂的脸上,抢险救灾你表现出的顽强让我钦佩,你带给我的温暖,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最让我感动的,是那次你来县城医院看我,看着你汗水浸湿的衣服,被烟熏成包青天似的脸庞,我的笑写在脸上,泪水却在心中流淌。从你们营房门口到公路上,有好几里的山路,脑海中浮现着你一路奔跑的样子,内心心疼你的同时,也被你的温暖感动着。在和你相处的最后五天,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你为了不让我难过,想着法子逗我开心,好不容易回趟兰州,五天的时间全给了我,晚上醒来,常常看着你趴在床边,发出微微的鼾声,眼角滑落出的泪珠,那一刻真想趴在你的身上大哭一场。

你我相识到现在,彼此之间从没说过‘爱’这个神圣的字眼,不是我不想说,只是上大学之前,我不想过早被这个字牵绊。其实现在说不说已经不重要了,你对我的爱,早已经化作成一缕阳光,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炽烈。

你走后,阿姨时常就会来看我,换着花样给我送来饺子、馄饨和包子。闻着香喷喷味道我总在想,要是能长久的享受到阿姨的手艺,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从你归队后,小红姐闲下来就会来病房陪伴我,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八一节那天,我和小红姐一起照了张合影,随信给你带来了,看我这张憔悴的脸,一定会让你失望的,还是人家小红姐漂亮。在我最后的日子,难得有小红姐的陪伴,有几次她为了陪我,差点出了医疗事故,被护士长点名批评,让我内疚不安。

你走后,我读着你们部队全体官兵给予我关心的话语,朴素的语言中透着兵哥哥们最真诚的祝福,连错别字都是那样的可爱。想着这些就会让我激动,有这么多人的关心,我感受到的是满满的爱,虽然这一切将要失去,而我不后悔今世的相遇。唯一让我放不下的,是你要上战场了,子弹不长眼睛,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妹妹希望你勇敢,更希望你活着回来,这是妹妹最后的心愿了!

哥,妹妹就要走了,想要对你说的话千言万语,就是不说话,每天靠在你肩上看日月斗转,星河灿烂该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啊!可上苍却要把这一切残忍的夺走。都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妹妹只得到了前半句,却无福享受白首不相离。我把那件红色连衣裙,留给你做个念想吧,想妹妹的时候你就看看它。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心上人就把它烧了,妹妹不想让它成为你幸福路上的羁绊。你留给我的手帕我带走了,让它在天堂里陪伴我,想哥哥的时候可以用来擦拭脸上的泪水。如果有时间你能来妹妹的慌塚上看一看,在你两鬓白发,回忆自己的人生时,能想起当年有这样一个妹妹,我会化作天边的彩霞,对你露出粲然的微笑!

哥,该到最后道别时候了,愿你平安回来,妹妹也会在天上保佑你!

再见了哥!”

郑强一遍遍读着,内心无法接受眼前这残酷的现实,那漆黑透亮的眼睛,钟灵毓秀的容颜,闪动跳跃的马尾刷分明就在眼前,可无论郑强怎样想抓住,却怎么也无法触及,郑强不明白好端端的一个活人,瞬间就成了阴阳两隔,上苍为什么会和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偏偏要夺走自己心爱的女孩,既然这样,何必要让彼此相遇。他对上苍诅咒着,怒吼着,任由冷风在脸上划过。

冷风夹带着哨音在山谷里穿行,枯萎的野草被风吹弯了下去,又在间歇中顽强挺立起来,嘎啦鸡排成一列,顶着寒风在山腰间前行,地鼠露出脑袋四处张望着,又迅速缩回了洞里,铁丝网被风吹的波浪似的来回摆动。郑强就这么一直坐着,直到浑身麻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积木快似的营房,亮起了一盏盏微弱的灯光。

“看,前面水泥柱旁好像有个人影。”

“在哪里?”

“左手方向,看到了吗?”

“看到了,好像是。”

“快,那一定是郑强。”

“郑强,郑强你听见了吗?”

“不好,他被冻僵了,咱们得马上把他扶下山,先去我们总机班,喝点酒给暖暖身子,还愣着干嘛,赶快把你身上的大衣给郑强披上。”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给忘了。”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10/12 14:14: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