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二)

共 16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二)

二十二

“八.一”节这天,整个军营没有了节日的热闹,战争的气氛写在了每一位官兵们的脸上,所有探亲的官兵也都按时归队。上午九点召开了全库大会,会上刘主任传达了上级的指示,要求每位官兵做好参战的准备。刘主任着重强调,我们军人生来就是为战争准备的,军人的价值最终在战场上才能得到体现。和平时期,一个小姑娘都能对我们的军人投来敬仰的目光,战场上更要对得起我们头顶上的那颗红五星。让祖国放心,让人民放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祖国号召我们,就要不辱使命,用鲜血和生命捍卫领土的安全……

周政委也提出,愿意上前线的官兵,可以向政治处递交“决心书”,并让官兵写信做好父母,家属的工作。

下午一上班,周政委就把郑强喊了过去,进了门,郑强礼貌的打着招呼,周政委让郑强坐下后微笑着问着:“周叔叔想知道对于部队可能要上前线,你内心有什么想法?”

“周叔叔,我会毫不犹豫上前线的,会后我已经开始写决心书了。”郑强用坚定的语气继续说着,“家人和小霞都不希望我是孬种,上了战场才是对小霞最好的慰藉。”

周政委燃起一支烟,欣慰的笑着,“这下我就放心了。昨晚和你父亲通了电话,本来我还在为这件事情发愁,当年战场上你父亲救过我的命,如今部队要上战场,战争的残酷,我和你父亲都是亲身经历过的,炮火硝烟的战场上,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战后打扫战场,有些战友连个完整的尸首都没有,那种情景每每回想起来,都会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如今轮到你们这一代人上战场,战争的惨烈,远远超出了你们的想象,我就在想,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和你父亲交代呀!”说着周政委顿了顿语气,“我试着让你父亲找找罗参谋长,我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生死战友,看他能不能找个理由让你复员……”

郑强一听急了,打断了周政委的讲话,“周叔叔,你们千万别这样考虑,如果爸爸这样做我也不会听的。”

“你先别激动,你父亲听了我的想法态度也很坚决,告诉我,这个后门是坚决不会走的,想当年咱们浴血奋战的时候,有谁照顾过我们呀,我们每个人都是提着脑袋一路拼杀出来的,那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自己脑袋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搬家,说到底谁,让我们是军人呢!如今他们也长大了,从扛起枪的那一刻,也就扛起了一种责任。他让我告诉你,从穿上绿军装,戴上红帽辉的那一刻,就要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着保家卫国的职责。军人不是和平时期用来让人羡慕的,是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如果真牺牲在战场上那也是光荣的。末了,他让我放下包袱,也请我转告你,虎父无犬子,别做孬种。”

“放心吧,周叔叔,我不会给你脸上抹黑的。”

周政委看了看郑强,“你回去吧,等待上级的指示。”

从郑强回来的那天,白志勇和郭义华没事就来安慰郑强,关切的问着小霞的病情,看着郑强难过的表情,两人又转移话题聊起别的。

晚饭后,三人又凑到总机班,郑强一进门,两个人就用怪怪地眼神盯着郑强,看了好一会都不说话。郑强急了,“你们这样看我干嘛,我脸上又没长麻子。”白志勇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听勤务兵说,下午周政委找你过去,昨晚小何值班,周政委给你父亲挂了个电话,他偷听了几句就没敢接着往下听,后来他把这事告诉了我。”说着眼神中投过来鄙夷的眼光,“你小子是不是要复员,一个人打算偷偷的溜走?”郭义华也接过话茬,“我们都知道,你父亲和周政委,还有兰州军区的很多人都是战友,你八成是背着我们,在搞小动作是不是?”

等二人说完,郑强这才明白过来,“我怎么说一进来就感觉气氛不对,原来你们是这样看我的?”说着郑强激动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决心书往桌上“啪”的一拍,“你们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从新兵训练结束,咱们三个分到机关,就走的最近,我有事能瞒着你们吗,你们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心中就有个英雄梦,想着有一天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怎么可能去当逃兵?”郑强越说越激动,“再说我要是当逃兵,小霞会怎么看我,我还会是他心中那个兵哥哥吗,难道在她快要告别人世的时候,看见一个胆小如鼠的逃兵吗?!”说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两人看着郑强哭起来先是一愣,紧接着两人抱着郑强一起哭了起来。

白志勇和郭义华边哭边说:“兄弟,我们错怪你了,对不起!”

郑强止住泪水,“我现在就恨不得上战场,拼死在杀场,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天堂。”

“放心吧,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咱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白志勇紧紧地搂着郑强。

“就是,从当兵的一刻起,我们的命运就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这辈子都要做生死弟兄。”

两人说完也从口袋里掏出了决心书。

白志勇弯腰从床底下拿出散装高粱酒,拿起桌上的刷牙缸,把牙刷倒在桌上,“咕咚咚”倒了满满一杯酒,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把酒递给了郑强,“来,兄弟喝,哥两今天错怪你了,我先喝一口算是对你陪个不是。”

郑强犹豫着说:“这样合适吗?”

“没事,下午会餐,主任、政委特意让大家每人喝了三瓶啤酒,上了战场脑袋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搬家,人生得意须尽欢,趁着还活着,兄弟们痛痛快喝一场。”

郑强没在犹豫,也大口的喝了起来。

郭义华接过酒对着郑强说:“还记得你第一次喝酒吗,才泯了一口就把你呛成那样,现在的你再不是当年的那个碎娃了。”郭义华看着两人继续说,“对了,如果上战场,咱们得要求分在一起,这样大家有个相互照应。”

“义华说的有道理,我想不管谁牺牲了,活着的都要把骨灰负责带回去,你们说呢?”白志勇略显忧伤的说着。

郑强坚定地回答:“这还用说吗?”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10/9 14:57: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