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

共 22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10247858
  • 工分:243626 / 排名:65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

原标题: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
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华商韬略 巴图海

冥冥中,中芯国际的名字成了这家公司宿命的隐喻——在中芯(为中国造芯)和国际(面向国际市场求生存)间摇摆,徘徊向前一路坎坷。

[1]

在支援HUAWEI问题上,中芯国际一直保持着审慎的态度,并因此遭受了非议。

殊不知,作为国内半导体产业中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这份谨小慎微也是为了更好活下去——先图存再救亡。

然而,即便如此,技术不算先进(量产14nm制程,远落后台积电的5nm制程)的中芯国际还是没有躲过某国的拉黑。

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图片来源于网络
9月25日,某国有关部门(BIS)发出公函,以中芯国际的民用芯片存在被用于其他事项的风险为由,将它列入“出口管制”的观察名单,某国有关部门要求该国企业需要获得许可证才能向中芯国际出售特定产品。

不过,这一措施并没有HUAWEI“实体清单”的惩罚那么严重。

值得注意的,目前HUAWEI是中芯国际的第一大客户,并供应了中国18%国产芯片,地位举足轻重。

另据消息称,中芯国际早已开始储备过冬物料。中芯国际向美、欧、日本上游供应商采购的规模,已超越2020年全年需求,采购项目包含蚀刻 (etching)、微影 (lithography) 与晶圆清洗机 (wafer cleaning) 等制程设备、测试机台,而用于维持设备运作的相关耗材采购量,也都超过一年所需。

[2]

中芯国际创立伊始,就在为中国造芯与躲避某些国家钳制间寻求某种平衡,这甚至影响了这家企业命运,后来的坎坷也多少与此有关。

为此,张汝京在创办中芯国际时,就是以外企面目示人。企业的注册地放在了开曼群岛。此外,他还邀请了许多产业或资本利益外资攸关方成为公司的外资股东,如高盛、美国芯片投资基金华登国际、新加坡的祥峰投资等。

彼时正值2000年代初期,中国国内风险投资等尚不成熟。像芯片这样烧钱的事情,求诸外资也成了最好,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与此同时,张汝京还把自己客户变成了股东,用股份换订单保证了企业初期业务,如摩托罗拉,东芝等股东就是由此引入。

有了钱有了业务,但问题也出现了——公司股东较为分散。2004年,中芯国际首次在某国上市,其股东已经高达75位之多,而一期募资时只有16位股东。

这也为后来,股东间路线争执埋下了隐患。

初期,国内给地给钱,外资给业务给保护,中芯国际没几年就成了世界第四大代工厂。

但就在此时,张汝京的“老冤家”张忠谋坐不住了,利用司法手段钳制中芯国际。第一次,中芯国际用超过一亿和解费换来一夕之安寝。

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图片来源于网络
▲左为张忠谋,右为张汝京。

但只过了一年多,张忠谋又再度起诉中芯国际。其实,按照中芯国际的如意算盘,先在国内反诉暴露台积电筹码,再去某国应诉,打个时间差扩大自己赢面。

但此时,中芯国际遭遇了一系列不利环境因素的影响,国内对半导体产业热度冷了下来,而用来包装的外企身份却成了桎梏,公司在大陆的起诉请求被国内有关部门不予支持。

这一次台积电发起的诉讼,以张汝京出走而告终。

随着精神领袖的出走以及德高望重的董事长江上舟去世,再没有人镇住分散的股东们的冲突了,矛盾核心就是造中国芯还是为了业绩。

王宁国与杨士宁之间的CEO之争,就是这一矛盾的写照。来自台湾的高管王宁国,为了保证盈利,对客户划分为等级,优先照顾有钱单子大的外资客户,当时还比较羸弱的中国本土穷兄弟企业被划入了最低等级。

这些行为显然与国家背景股东的意志相背离。为了加强对中芯国际的控制,彼时已经成为大股东的大唐电信(2008年芯片价格崩盘,急需资金的张汝京为避免被中芯国际被外国资本控制,最终引入国家资金接盘),在江上舟去世后不久就扳倒了王宁国,想扶植杨士宁出任CEO。

然而,杨士宁也没有能得到股东们一致支持,一番折腾下,中芯国际还是失去了这两位大将,而后请来了跟着张汝京来大陆创业的邱慈云出任CEO,各方争执方才消停。

对于邱慈云出任中芯国际CEO,有业内人士用“不幸中的万幸”加以形容。该人士称,首先,邱作为早期参与创业的高管,对中芯国际内部情况较为了解;其次,由于有多年从业经验,邱对半导体产业非常熟悉;第三,邱个人拥有国际化思路和大厂工作背景,因此对于稳定投资人情绪可能会起到一定作用。

直到中国半导体产业被卡脖子,躬耕半导体代工产业十余载的中芯国际才再度走上舞台。

这一次,中芯国际不必在纠结于为中国造芯还是求业绩了。

一方面,国富民强的中国,有足够资本帮半导体产业企业烧出一个未来。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为中芯国际一家就投入了160亿人民币。

而另一方面,中芯国际身边曾经的穷兄弟们也都发达了。中国企业的订单与市场,让任何半导体巨头都会垂涎。在“内循环”背景下,中芯国际将获得中国企业最强有力的支持。

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最有牌面的半导体产业企业们以“青岛聚源芯星”基金身份,组团支持中芯国际。

时也命也,当年由于国内市场不发达,张汝京草创中芯国际初期,不得已股权换来外国半导体巨头支持,而今,中国企业终于能够团结起来支持中国的公司。

国运使然,中芯国际不必再在中芯(为中国造芯)和国际(面向国际市场求生存)间摇摆了。富强的国家让二者可以并行不悖。

——END——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10/9 13:35: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半导体产业国运:中国芯国际从求外企装外资到被中国兄弟力挺造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