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峥嵘岁月,朝鲜印记 ——一名抗美援朝老志愿军战士回忆录(四)

共 31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4179
  • 工分:18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峥嵘岁月,朝鲜印记 ——一名抗美援朝老志愿军战士回忆录(四)

第一次担任护线任务

经过二十余天的行军到达“三八线”中线,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八军二0三师直通话连三排九班当有线电话兵。经过两天的基本业务技术知识训练后,班长派我到通往前沿团的一条线路中间维护点维护线路,任务是:电话线随断随查,保证上级指挥畅通,我记得是第三天下午,班长送我到护线点,护线点设在一中等山头的坑道里。此坑道从进口起用一排园木柱子支撑着,上面也用园木封顶。我的护线点设在里面已被盖好的房间里。再往里面走三十米就到山顶中心部位了。

进入坑道第二天中午,有一个营从前沿撤下来信进这个坑道休整,这个营经过几天的战斗,伤亡比较大,干部战士也十分疲劳。,营部住进坑道里面,各边分散在连接坑道的交通壕附近休息,并开始置锅做饭。在坑道中心部位,营部按了一部电话机。营长架了一张简易床开始休息,营部一名电话兵守在电话机旁,不久似乎睡着了,不一会,因做饭暴露了目标,引来几架敌机轮番轰炸扫射,其中有一枚炸弹正好投在山顶中心部位爆炸了。因坑道中心部位没有加固,结果被炸塌了,整个山顶轰隆一声塌下来了。营长是仰面睡的,而且也没有睡着。听到声音,睁眼一看不好,爬起来就往外面跑了,也来不及喊电话兵,这位电话兵坐在那里打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会事,塌下来的大石块和泥土压在最底下了,开始还能捉到他的痛苦声音,慢慢的,一会儿就什么听不见了。我这个命大,山顶塌下来的大石块刚滚到我所在房间门口不动了,这时在坑道里的人都往外面跑,我也背上电话机往外走,觉得坑道里很黑。走在前面的人停住了说:坑道口已被封住,大家心里都很着急,议论纷纷。这时营教导员大声说:请大家安静,不要说话,把点着的灯熄了,否则坑道会缺氧,大家找铁锹来,赶紧从坑道口挖洞出去,经过半小时的努力终于挖了一个大口子,人们就一个接一个的爬了出来,出来后往右一看,吓了一大跳:就在坑道口右边2米处还有一枚炸弹没爆炸,如果这枚炸弹爆炸,那我们在坑道里人就很难出得来了。

在我们都从坑道里出来兵器,营领导组织大家抢救伤员,因为在坑道口附近的交通壕里另有几枚炸弹爆炸了,除了牺牲和受伤的外,还有些被埋在石块和泥土里。我只停留10多分钟,看到先挖出的三人被救活了,后挖出的二人没抢救过来,因我接到电话指示:立即返回连队,所以以后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当我回到连里休息时,我记得我们三排三个班的休息点选在背向敌人方向的大山的一面,离山顶大约有50多米,树林很多很高,非常隐蔽,敌机发现不了,就是发现了也不敢随便府冲轰炸,敌人大炮根本打不到。敌人经常打炮,炮弹不是落在山顶上,就是落在山沟里,对我们的休息构不成威胁,说怪真的也怪,一次一发炮弹意外碰到一棵大树树顶爆炸了,弹片到处乱飞,其中一块弹片击中七班一名老战士的肚子上,穿了一个大洞,那位战士当场牺牲。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20/10/4 9:16: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峥嵘岁月,朝鲜印记 ——一名抗美援朝老志愿军战士回忆录(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