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详细解剖通道会议会址之理论

共 7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6231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详细解剖通道会议会址之理论

据《红军长征纪实丛书·日记卷》,随军委纵队(第二纵队)行军的陆定一长征时任军委宣传部长,日记:[1934年]十二月十二日晴、军委二纵队 到芙蓉附近,野战司令部到芙蓉。随军委纵队(第一纵队)行军的军委三局政委伍云甫日记记载:“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十二月十三日,自芙蓉出发,经芦[炉]溪到播阳所。”随中央纵队(第二纵队)行军的陆定一记载:“(十二月)十二日,野战军司令部到芙蓉。”“十三日,军委一二纵队在播扬所(播阳所)以北”。

李德在《中国纪事》中说,通道会议是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对此,通道县党史办原主任姚奉彪认为是可能的,他认为,既然军委和中央两个纵队于12日会合宿营的地点在芙蓉一带,那么,领导人开会就应当在这里。芙蓉一带是当时有名的侗寨群落,共有8个大寨,400多户人家。两个纵队会合后,中央机关和作战司令部在此宿营可以容纳,领导人在此开会比较便利。姚奉彪主任还说:当时芙蓉寨东南边山腰上有座寺庙,叫木林庵,单独建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与山下寨子遥相对望。木林庵四周有围墙,庵里有正殿、东西厢房,还有天井,一条石板路从庵门延伸下来直到寨边小溪,与李德讲的“独立房子”能够吻合。芙蓉木林庵若作为通道会议地址,最大的疑问是芙蓉时属绥宁县,但在1951年才划入通道县,刘伯承元帅于1959年发表在八一杂志<<回顾长征>>一文中,讲了红军十二月占领湖南边境的通道城后,立即改向贵州旳通道转兵,而没讲会议,但是提到当时毛主席的提议,得到大多数同志的赞同,必然有个会议讨论研究,这样就提出了通道会议。这时的芙蓉,早有1951年就划管了通道,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版地图上,就标明了芙蓉在通道规划的版图内,在人们形成的概念中,自然认为芙蓉就是通道了。准硧而言,会议名称最好叫“通道转兵会议",如需要以地名就是“芙蓉会议”,也能称得上“通道会议”了。

1971年7月7日,邓颖超第3次来到中国革命博物馆进行参观审察,看到长征主题的陈列部分时,邓颖超对工作人员说:“上次你们提的问题,回去我问了恩来同志,在长征途中是否召开过黎平会议和通道会议?恩来同志讲是有,开过黎平会议和通道会议。”自此,才在后来的党史书籍中出现了“通道会议”。(据邓颖超回忆,会议是在城外一个村庄里农民的厢房举行的,当时这家农民正在举行婚礼),上句与下句不是存在疑问吗?原先是中国革命博物馆工作人员为黎平会议和通道会议委托邓颖超问周总理,怎么会有后来邓颖超回忆"通道会议"是在城外一个村庄里农民的厢房举行? 如果她知道当年"通道会议"所在地,怎么还要回去问周总理呢? 而且3次来到中国革命博物馆进行参观审察,她都没有提到,只按周总理的原话告诉博物馆工作人员? 根据1971年7月7日的陈叙,军委在召开"通道会议"时,邓颖超当时不在现场,自然不知道。当时当地举行婚礼是真,不但牙屯堡老寨举办婚礼,有芙蓉上陈团杨家婚宴,还有双江镇三处有办婚礼宴席,12月11日那天双江婚宴席曾被毛主席戏称之为 "为红军特备的 '接风酒' "呢!

康克清(时任红军总司令部直属队政治指导员,编在军委纵队/第一纵队)也回忆通道会议的召开地为村子:“出了老山界,来到湖南境内,不久走到通道县的一个村子里……中革军委在这里临时开会,研究下一步红军行动的计划”;李德在《中国纪事》中所说,通道会议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据《红军长征过通道》一书,时任毛泽东警卫员的吴洁清回忆:“过了湘江后,走了一段,在一个什么地方住下了,一天晚上,在一个寨子,又不像庙的屋子里,主席、总理、总司令、刘总参谋长,还有几个我不认识,在一起开会,提了一个马灯看地图,我正在屋子前面守卫……”。时任周恩来警卫员的范金标回忆:“大概是进入贵州之前,毛主席、周总理、博古、张闻天等在一起开过一次会,是晚上在总部住的一家老财的堂屋里开的,点着马灯。”

综合康克清、吴洁清、范金标前辈的回忆,从过了湘江后出了老山界,一路上,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和军委领导负责人都没能联合在一起,一直到1934年12月12日在芙蓉(村)会合,军委领导负责人才能住在一起,芙蓉木林庵四周有围墙,庵里有正殿、东西厢房,还有天井,这样的庙庵建筑物就象我国北方的四合院,在北方能居住四合院的人家在当时不是地主就是老财。时任毛泽东警卫员的吴洁清回忆: "又不像庙的屋子里" 与时任叶剑英指挥的后勤纵队司令部政治宣传员兼联络员的罗明在回忆当时通道会址毛泽东住地是: "像学校,也像教堂(寺庙),不像住家房舍" 的一样。从地方史料中找到记载,当时芙蓉木林庵,包括芙蓉各村寨在内,曾经是义学教课场所,木林庵是寺院,不是人住家舍。还有人认为: 萧锋在长征日记中记载: 周恩来13日出现在牙屯堡,告诉他们: 是毛主席在通道会议上提出的......。萧锋所记的 "通道会议" ,也许是认为会议会址(芙蓉)距离通道老县城县溪比较近就以为是通道辖区,当时众多外来人或者过路人之所以容易误以芙蓉是属通道县辖区导致,何况萧锋等和过路的红军? 伍云甫长征日记记录,1934年12月12日下午在芙蓉宿营,13日明确透露说明: 中央军委电台部队伍云甫纵队从芙蓉出发,经炉溪(村)到播阳(镇)去贵州黎平的。以此证明中革军委电台部队没有到过县溪镇和牙屯堡,怎么会有中央领导负责人在那里开转兵会议呢?

因此,通道转兵会议会址遗址只有芙蓉或者芙蓉木林庵才能确定实际,其它地方都缺乏相应的史证与理论。要使会址更加充分,唯有重按长征日记再来一次长征,不开车不走公路,一步一脚印地拔山涉水,一路由广西龙坪一路由广西广南出发,广南到通道县辰口、双江镇到岩坪到水南翻越高坳到芙蓉九岭脚寨到芙蓉村(红章纵队长征路线); 龙平到通道县传素到流源到两江口(二江口)到地连、地朗坪再进入芙蓉蒋家堡到芙蓉村(红星纵队长征路线),再从芙蓉到炉溪去播阳,走完一切了然也。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9/25 7:34:0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12月11日,红一军团第二师占领通道县城后,中共中央一面开会研究红军行动方向,一面命令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等部侦察入黔道路。张云逸奉命率军委先遣队从流源、两江口架桥后经地连、芙蓉到达附近的下金店(殿),调查入黔的道路情况,12日,他将调查的情况写信给朱德和周恩来,同时在信中还附了一张行军路线图,傍晚,中共中央领导负责人在芙蓉半山腰上一座庙里紧急开会。13日,中共中央除周恩来到牙屯卜外,其它领导人从芙蓉另择道路去了播阳。

      2020/9/27 7:29:59
      左箭头-小图标

      希望各级政府及党史部门严格调查,通道转兵会址芙蓉木林庵不容被人为篡改!

      2020/9/25 17:19: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详细解剖通道会议会址之理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