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1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1

二十

一阵清脆的鸟鸣,惊醒了睡意正浓的郑强,猛然间抬头,看见小霞斜靠在床头,正用温柔的眼神盯着自己。夏日的阳光刚一露头,就给大地带来火一样的热情,光线透过窗帘让房间变得明亮。郑强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歉意的看了看小霞,“不好意思,睡得这么沉。”

“哥,昨天一见你就感觉到了你一身的疲惫,不用猜都能想到,从你知道了我的病情,就没睡过安心的觉。昨晚半夜去卫生间,我都是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你。”小霞边说边整理着病号帽,把掉出来稀松的头发塞进帽里,“还好,你睡的很香,我凌晨醒来睡不着,就这么一直看着你。”郑强内心责怪着自己睡的太沉,小霞去卫生间自己都不知道,万一小霞晕倒了后果……。想到这郑强一只手,悄悄地在自己的小腿上使劲拧了一把。

“对了,你昨晚做梦了,嘴里喊着我的名字,快和我说说。”

两人说着话,护士端着盘子走了进来,郑强一眼瞅去,正是昨晚端药盘的姑娘,小霞微笑着和护士打着招呼:“小红姐早!”

“小霞早呀,看你精神不错。”护士指着郑强问小霞,“这位是?”

“是我哥。”

“你哥不是……”

“这位是我的兵哥哥。”小霞露出一脸的娇羞。

护士瞥了一眼郑强,瞬间明白了一切,“我说你怎么这么精神呢,原来是心里有个兵哥哥啊!八成是专门来看你的吧,就让他多陪陪你,这样对你的病情有好处。”

小霞娇羞中透着幸福,“小红姐你真会说话。”

护士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转身从盘子里把体温计递给小霞,马上附在小霞的耳边说:“爱情产生的化学作用,比药物还管用,相信我,姐这方面有经验。”

说完对小霞挤了挤眼睛,转身出了门。

这时走廊里变得嘈杂起来,郑强急忙提着暖壶去接开水,转身回来又把小霞的毛巾和牙缸拿起到洗漱间,回来把牙膏挤好,拿着毛巾给小霞擦脸,用脸盆给小霞接着漱口水。郑强正在忙碌着,小霞的妈妈和白干事也进了门,白干事手里提着早餐。

郑强礼貌的打着招呼,白干事让妹妹和郑强趁热把早点吃了,小霞的妈妈看着女儿的气色明显比以前好,脸上也露出了少有的喜色。

“妈,哥我想和你们说件事,我想让兵哥哥陪我去趟兰大。”

“这怎么能行,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路上万一晕倒了怎么办,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小霞的妈妈一脸的焦急。

“妈,你先别急,待会听听医生的建议。”白干事一旁劝着妈妈。

“我还是觉得这样危险。”

“我想看看心中理想的大学,这样我走了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你身子这么虚弱,去挤公交车也不方便,妈劝你还是别去了。”

“阿姨,车的问题我已经和父亲打好招呼了,估计一会司机就会过来。”

“小郑,让你操心了。”

说话间小红走了进来,向小霞的妈妈,哥哥打着招呼。小霞把体温计从腋下拿出来递给了小红。小红看了看体温计说道:“三十六度二很正常。马上医生要来查房了,我也该下班了,晚上过来看你。”说完转身出了门。

不一会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走进房间。

“沈叔叔好。”

“呀!小霞姑娘今天气色不错呀,记住沈叔叔的话,保持乐观的情绪对病情有好处,今天体温正常吗?”

“小红姐姐量了,三十六度二”小霞对着医生微笑着,“沈叔叔,有件事我想征得您的同意。”

“什么事,你尽管说。”

“我今天想出去一趟,去兰大校园看看,妈妈和哥哥说这得等您来做决定。”

沈医生皱起了眉头,沉思片刻说道:“这你可让沈叔叔为难了,你身子很虚弱,我担心你路上晕倒,身边没个医生是很危险的,再说你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挤公交车。”

“报告沈医生,车我已经联系好了。一路上我会小心看护的。”

沈医生转身看了看郑强,“这位是?”

“报告沈医生,我是×××弹药仓库的战士,郑强。”

“我明白了,你父亲和王副院长是战友吧。”

郑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好吧,孩子有这个心愿我们就满足她吧。小李你去把药准备好,再准备一个氧气袋和轮椅,以防万一。”

“好的,一旁的一个小护士转身出了门。”

“你一个人恐怕不行。”

“我也去。”白干事补充道。

“路上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先到就近医院抢救,稳定下来再回来,有时间也可以让司机回来通知我一声。你们路上可要多加操心。小霞,沈叔叔就先去别的病房看看,记得早点回来,下午还要输液。”

“谢谢沈叔叔。”

“不谢!”

沈医生带着一群人刚一出门,小霞就兴奋的问郑强:“你啥时候联系的车,我怎么不知道。”

“昨晚你睡着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怪不得。”

这时门又被推开,护士小李端着药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郑强一眼看见是母亲,嘴里激动的喊着:“妈,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昨晚你给家打电话,我才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母亲看着病床上的小霞,“这就是小霞姑娘吧。”

“阿姨好。”小霞努力撑起身子。

“快躺下,你需要好好休息。”

“妈,这是小霞的妈妈和哥哥。”

双方热情的打着招呼,说话间母亲转过身,从身后一个小战士手里接过饭盒,对着小霞说:“这是阿姨给你包的饺子,趁热把它吃了。”

“谢谢阿姨,我吃过了,不过很想尝一下阿姨的手艺。”

“你别动,阿姨给你喂。”母亲打开饭,盒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送饭小霞的嘴里。

“真香,阿姨的手艺太棒了。等我下午回来全都把它吞下去。”

“阿姨担心你回来饺子凉了,吃了对身体不好。”

“阿姨,把饺子交给我吧,我和小红一个宿舍,等她上夜班时热好了给小霞带过来。”护士小李一旁说道。

“这样也好,那你们就抓紧走吧,天气热,早去早回。”

“妈,那你怎么回?”

“我和老大姐说会话,一会自己坐公交回去。你们不用操心了。”

一旁的战士说道:“我去拿轮椅,在楼下等你们。”说完转身出了门。

“哥,郑强哥你们先出去,我换件衣服。”

等小霞打开门后,那件红色的连衣裙,映入了郑强的眼帘,郑强内心的喜悦、凄楚同时涌上心头。两个人急忙上去扶着小霞朝楼下走去。身后传了母亲的声音,“小强,一定把小霞姑娘照顾好。”

下了楼司机已经发动好了车,白干事和郑强轻轻地扶着小霞上了车,上海牌小轿车出了大门朝东驶去。小霞依在车窗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街景,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郑强,露出一脸的喜悦。

“班长,你当兵几年了?”司机开着车问着郑强。

“快三年了,你呢?”

“那都是老班长了,我是刚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我姓吕,叫吕亮,你就叫我小吕好了。”

“你入伍不到一年就能给领导开上车?”

“入伍前我在家就开过拖拉机,新兵训练完学车,连长见我人机灵,每个科目过的都很顺利,开车也稳当,就把我推荐给小车班给领导开车。”

“哦,你是陕西人吧?”

“嗯,家在宝鸡附近的扶风县。”

“班长,冒昧的问一句,这位漂亮的姐姐是你女朋友吧?”

郑强刚想回答,看见司机旁边的白干事,把话又咽了回去。

“小吕哥,看这样你也有女朋友了吧?”小霞微笑着接过了话头。

“嗯,是家里包办的,从小就定了娃娃亲。挺羡慕你们城里人,可以自由恋爱。”

“那一定很漂亮吧?”

“农村人整天风吹日晒的,哪有你们城里人漂亮。”小吕握着方向盘对小霞说着,“姐姐,你长的真漂亮,进病房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跟电影里的明星一样。”

小霞立刻变得娇羞起来,“你果然很机灵,你们连长很有眼光。”

“嘿嘿,姐姐你过奖了。”

“……”

这时车经过南关十字,小霞一眼瞥见了百货大楼,高兴地拍着前排哥哥的肩膀,白干事扭过来头,“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们全家转百货大楼,我看上了一个带磁吸的铅笔盒,爸爸妈妈不给我买,看我抹着眼泪,还是你用攒下的零钱给我买的。”

白干事扭回头望向车外没有说话。司机小吕也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赶忙讲起了家乡的趣事,转移着大家的注意力。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9/24 10:04: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二十)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