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九)2

共 18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九)2

轻轻推开24号病房门,正和母亲轻声细语说着话的白干事,一眼瞅见走进来的郑强,急忙用食指竖在唇边,嘴里发出轻微的“嘘”声。郑强会意的轻手轻脚,走到了熟睡中小霞的床边。郑强刚移动到床边,小霞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郑强先是一惊,紧接着一阵喜悦,努力撑起虚弱的身体,郑强急忙上前扶起小霞,用枕头垫在病床的靠背上,小霞急忙整理好头上病号帽。一旁的白干事示意着母亲,两人走出了病房,只留下郑强和小霞两个人。

看着小霞瘦弱的身体,面色煞白,化疗产生的副作用,已经看不见那头乌黑亮丽的马尾刷,病号帽遮住了稀松的头发。眼前的小霞失去了往日的光泽,眼神也没了灵动和敏捷。郑强内心一阵酸楚,表面上却装做十分镇定。

“你怎么来了,是专门来看我的?”

“没,分部组织放映员培训,领导派我来学习,顺道过来看看你。”

“这么说你不是专门请假看我来了?”小霞眯缝着眼瞅着郑强。

“嗯,战士是不能随便请假的,离报到日期还有几天,领导特意准许我提前两天动身,顺便让我回家看看。所以我就过来陪陪你,等你病好了我就去学习了。”

小霞没再说话,但那种眼神却死死地盯着郑强,郑强被盯的心虚正不知所措时,突然“哇!”的一声,小霞的泪水喷涌而出,嘴里拼命的喊着,“为什么你们都在骗我,爸爸妈妈哥哥骗我,现在连你也在骗我,为什么,为什么?!”说着小拳头雨点般砸在了郑强的肩上。郑强僵硬的挺着身子,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脸颊滚滚滑落。

听见喊声,小霞的妈妈和白干事跑进来,看见这一幕两人也僵硬站在了一旁。小霞哭着哭着,猛然间紧紧的包住了郑强,泪水打湿了郑强的衣服。

小霞的妈妈和白干事,又悄悄退出了门外,两人就这么互相紧紧的抱着,谁也不说话,好半天小霞松开了手臂。

抽泣哽咽的说:“你们都不用瞒我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从县城医院往省城转院,我就有了不详的预感,我也知道住在陆军总院是叔叔帮的忙。”小霞说着两手紧紧攥着郑强的手,“那天夜里去卫生间路过护士台,见护士趴在桌上睡着了,我就偷偷的看了病例,当病例上写着白血病三个字,我几乎晕了过去,扶着台面才没摔倒。缓了好一阵才慢慢回到病房。在家人面前,我也努力的装着不知道。家人瞒着不告诉我,我知道他们是好心,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把这一切告诉你,也知道你一定会来。你现在和我说实话,刚才的理由是不是你编出来的,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面对这一切,郑强知道再瞒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默默地点了点头。

“是领导准的假还是你私自跑来的?”

“是领导准的假,刘主任和周政委特意批准的。他们还让我带来对你的问候,全体官兵都向你致意!刘主任说如果不是单位走不开,他也想亲自过来看看你。”小霞听着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谢谢刘叔叔周叔叔,谢谢你们全体兵哥哥,部队那么忙他们还能惦记着我,我不知怎样表达感激之情,你回去也将我的谢意转达给他们。”

“嗯嗯,一定会的。”

“刚才我下手是不是太重,打疼你了?”

“怎么会呢,如果这样能让你的病好起来,我愿意一直让你敲打下去。只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如果……”郑强说不下去了。

这时小霞的妈妈和白干事走了进来,白干事手里提着饭,小郑吃点饭吧。

“我不饿,阿姨,白干事你们吃吧。”

“我们吃过了,这是给你和小霞带回来的饭,抓紧吃。”

“我真的吃不下去。”郑强一点也没有食欲。

“你是从家过来,还是刚下车就赶了过来?”

“我刚下车就赶了过来。”

“坐了一天车怎么可能不饿,赶快吃点饭,要不身体怎么能受得了。”

郑强正想再次推辞,小霞却对着郑强说:“你必须吃饭,我已经这样了,你要是身体垮了我恐怕走的会更早。”

“嗯嗯,我吃,我一定吃。”

“小郑,你先出来一下,我和你说件事。”白干事示意着郑强。

“哥,你不用去质问郑强了,我自己查了病例。我装作不知道,就等着郑强来的这天把事说明,该见的人都见了,我死而无憾了!”

“女儿,别这样说,妈妈舍不得你走啊……”小霞妈妈抱着女儿痛哭起来!

白干事和郑强也都泣不成声。

“你们都别哭了,这样我会更难受的,你们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不希望你们有事。”说着用手把妈妈的手拉开。

三个人努力的止住了泪水,白干事对着郑强说:“小郑,你抓紧吃吧,吃完了早点回家,天色晚了,要不然赶不上末班车了。”

“不,我不回去,这几天我要时时刻刻陪着小霞。”

“回来一趟怎能不回家,离家这么久了父母也想看看你,明天过来也不迟。”

“白干事,我信里已经和家人说好了,父母也让我多陪陪小霞,你们也累了,就让我来照顾小霞吧。”

“妈,哥你们回招待所休息去吧,我也想让兵哥哥留下来陪陪我。”

“既然这样你就留下来吧,妈,这些天熬夜你也累了,咱们回招待所,让他们一起说说话吧。”

小霞的妈妈抹着泪水和白干事走出了病房。

“你抓紧吃吧,要不饭都凉了。”

“你是病人,你先吃。”

“那咱俩一起吃。”

“别动,你身子虚弱,我来喂你。”

“好吧。”小霞眼里泛起了温情。

郑强一勺一勺的把饭轻轻地送到了小霞的嘴里,小霞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郑强。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郑强打开了灯光,去洗漱间把饭碗清洗干净。

回来坐在床边。

“郑强哥,这次领导批了你几天假?”

“十天。”

“这十来天你都陪着我?”

“嗯,一刻也不会离开。”

“哥,我走了你会来我的坟茔上看我吗?”

“你不会走的,不会的~”

泪水不由得再一次从郑强的眼眶里流淌出来。

“不说这些了,哥,我走之前有个愿望,过去跟家人来过几次省城,可兰大一次也没去过,我想在告别这人世前去看看,你能陪我吗?”

“嗯,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你家人和医生也不一定同意。”

“我走只是迟早一天的事了,可走前不想留下缺憾,我想他们会理解的。”

“好,我一定陪你去。”

“我累了,旁边的床没人,你瞌睡了就睡在旁边的床上吧。”

“你不管我,安心的睡吧。”

小霞握着郑强的手闭上眼睛,呼吸慢慢变得均匀。

郑强轻轻地抽出了手,走到门口关闭了房间的照明开关,走出房门。

来到护士服务台,一个小护士忙着往盘子里放药,另一个小护士一手拿着体温计,眼睛盯着体温表的度数,手里飞快的记录着。

“护士你好,我能用一下你们的电话吗?”

“我们这只能拨打军线,地方电话打不了。”放药瓶的姑娘看了一眼郑强又继续忙碌着。

“我就是拨打军线,有个急事麻烦你通融一下。”

“那好吧,不过不能长时间占用。”

“嗯,就几句话。”

郑强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动了号码。打完电话转身朝病房走去,身后传来小护士的议论声,“看来这个当兵的父亲是个当官的,挺有能耐,都能调动一辆车。”

“这有啥奇怪的,你父亲不也是个当官的吗?”

“不对,听他刚才电话里,好像是在说24号病房小霞姑娘的事,不知道这个当兵的和小霞是什么关系,我想去看看。”

“这么晚了,你就别去打扰人家了。”

“也是。”

郑强没有回头,回到病房坐在小霞的床前,一轮明月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月光撒在安详入睡的小霞的脸庞上,显得格外美丽。看着眼前的小霞,郑强内心翻涌着、悲叹着!他真想质问上苍,为什么就容不下这么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十八岁的芳华,正是人间最美好的阶段,在她身上有着太多的理想,等着她去奋斗、去实现。如果不是病痛,她可能是一位未来的科学家,用纤细的小手,把世界变换的五彩缤纷;如果不是病痛,她也许是一位未来的文学家,用芬芳的笔墨把人间描绘的锦绣绚丽。从第一眼见到小霞,就被她秀美的外表深深的吸引,她身上散发出的阳光、活波、灵动,都无时无刻在脑海中浮现。随着彼此的交往,她骨子里透出的才华、内秀、清新,更是让自己仰之弥高。和小霞的差距常常让自己无地自容,可小霞对自己却没有半点的嫌弃。从开始通信纠正自己的错字,到后来的鼓励,让自己一步一步进步起来。特别是知道有个比自己优秀的潜在对手,小霞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自卑,信中多次暗示自己,我小霞认定的人,这一生都不会改变的,看的郑强泪眼婆娑。

眼前这位心中的女神,真的就要离开自己吗?美丽的花蕊还没有绽放就要凋谢吗?自己的内心像是被撕裂一样,脸上的泪干了又湿,湿了又干。郑强就这么温柔的看着小霞,渐渐地眼前一片朦胧……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0/9/21 8:55: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九)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