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通道转兵会议以及会址芙蓉木林庵的非凡历史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618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通道转兵会议以及会址芙蓉木林庵的非凡历史

毛主席在通道芙蓉木林庵会议上作出转兵决策,中央红军实施转兵西进,实际上拒绝了李德、博古的错误军事指挥,实质上变更了中央最高军事指挥权,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它反映了中央领导人和红军指挥员对“左”倾军事指挥的不满情绪和要求改变领导的强烈愿望,反映了毛泽东在党内军内总也压制不倒排斥不掉的领导权威和人格魅力。毛泽东力挽危局,得到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张闻天等人的赞同和支持,这是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毛泽东的正确意见第一次得到中央主要领导人比较一致的尊重,并对中央的决策产生了重大影响。

通道会议不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由于李德、博古并没有完全认错和让位,继续坚持中央红军北上会合红二六军团的原定计划,使红军战略方针的彻底转变还不能够作出明确决定,但是毕竟促使中央多数领导人请回了毛泽东重新参加军事指挥,使中革军委作出了调整前进方向,避实就虚,转兵入黔的进军命令;这是长征以来毛泽东由闲置转入务实的开端,他的正确主张被接受,从根本上动摇了李德、博古不可一世的权威,动摇了陷入“左”倾军事路线而不能也不易自拔的最高“三人团”领导体制。毛泽东重新获得了对党和红军战略问题的发言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党和红军原来比较民主集中制的领导制度和领导作风。

这些无疑提高了毛泽东在党内军内的权力和地位,进而为下一步确立毛泽东的正确领导,充分发挥毛泽东的指挥权力和领导作用,拯救处于危机关头的党和红军,提供了先决条件。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不仅有效地避免了红军北上湘西可能遭受的毁灭命运,为党和红军的长征开辟了一条新的生路。更重要的是,通过党内领导层的严肃斗争,开始反对李德、博古的错误领导,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逐步化为多数领导人的共识,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实际上是为黎平会议形成决议和遵义会议伟大转折提供了必要具有组织基础和思想基础的重要会议。

李德在《中国纪事》中所说,1934年12月12日 "飞行会议" 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既然中央两个纵队于12月12日会合宿营的地点在芙蓉一带,领导人开会就应当在这里。芙蓉一带是当时通道中部有名的侗寨群落,共有8个大寨,400多户人家。两个纵队会合后,中央机关和作战司令部在此宿营可以容纳,当时芙蓉寨东南边山腰上有座寺庙,叫木林庵,单独建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与山下寨子遥相对望。木林庵四周有围墙,庵里有正殿、东西厢房,还有天井,一条石板路从庵门延伸下来直到寨边小溪,芙蓉木林庵的地理位置和当时的木林庵古庙形状与李德讲的“独立房子”一致,相当吻合。如今,作为“独立房子”的木林庵虽然已毁,但那个山还在。伍云甫在长征日记中说明第二天,中央红军军委纵队从芙蓉出发,经炉溪进入播阳。有人认为: 1934年,芙蓉寨属绥宁县,不归现今的通道县管辖,因此若在芙蓉召开转兵会议,一些人当然就说称:邵阳绥宁转兵。但绥宁转兵的说法,漏洞百出,难以让大家信服。还有人认为: 萧锋在长征日记中记载周恩来13日出现在牙屯堡,告诉他们: 是毛主席在通道会议上提出的......。其实周恩来13日凌晨天还没亮,从芙蓉经金殿去牙屯堡只为交待红一军团一师指战员攻占贵州黎平县的事。萧锋所记的 "通道会议" ,是因芙蓉距离通道老县城县溪比较近,众多外来人或者过路人就容易误以芙蓉是属通道县辖区导致,何况萧锋等红军路过?"通道转兵" 是解放后开国元勋提出来的,对于通道转兵的提出,发始于1959年,是刘伯承元帅提出的。刘帅于1959年发表在八一杂志<<回顾长征>>一文中,讲了红军十二月占领湖南边境的通道城后,立即改向贵州旳通道转兵,而没讲会议,但是提到当时毛主席的提议,得到大多数同志的赞同,必然有个会议讨论研究,这样就提出了通道会议。1959年的芙蓉于1951年已就划管了通道,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版地图上,就标明了芙蓉在通道规划的版图内,在人们形成的概念中,自然认为芙蓉就是通道了。1971年7月7日下午,邓颖超到中国革命博物馆审查馆展陈列情况时,对博物馆的同志说:“上次你们提的问题,回去我问了恩来同志,在长征途中是否开过通道会议和黎平会议? 恩来同志讲是有,开过通道和黎平会议。1972年县党委政府与怀化区党委政府才对红军长征通道芙蓉转兵会议进行考察,研究,取证,最后确认芙蓉村木林庵是1934年12月12日的转兵会议会址,到1986年10月出版<<红军长征过通道>>向人民公布这一事实。准硧而言,会议名称最好叫“通道转兵会议”,如需要以地名就该是“芙蓉木林庵转兵会议”。

很多有关通道转兵会议会址的史学家们发表的论文,大多写"通道"或者写"恭城书院",简直是大错特错。因为通道县整县域较广,如何能辩别通道转兵会议会址在哪呢?必须写出小地名就好找些。自从 "通道转兵会议会址" 被挂在县溪恭城书院门口,现在大部分写"恭城书院",时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后来回忆说:"我没有通过县溪浮桥,在县溪开‘转兵会议’是不可能的。" 翻遍所有原始史料都找不到中央红军军委两个纵队到过县溪恭城书院的迹象,还有时任一军团十五师政委的肖华也回忆说: "进到(老)通道城的只有一军团二师、九军团和一军团十五师,其它部队都没有进到通道城"。只有在当时参加长征在中央军委任职的陆定一和伍云甫长征日记中记有(1934年)12月12日 "到芙蓉" 与 "在芙蓉宿营" 的记录,该日的日记和 "万万火急" 军委电报的12月12日19时半的日期相同。通道芙蓉木林庵会议有三大意义值得载入史册。一是确认了毛泽东正确的转兵意见;二是实际上变更了最高三人团的军事指挥权;三是事实上开辟了中央红军通向黎平、通向遵义的正确通道。芙蓉木林庵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理应得到党和政府关注,有条件了应恢复它的原型原貌,让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国和中华民族永远铭记。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9/14 19:22: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通道转兵会议以及会址芙蓉木林庵的非凡历史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