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七)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七)

十七

晚上七点,高原的天空已经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中,厂区道路两旁的路灯通透明亮,远处楼房里参差不齐的点点灯光,斑驳闪烁映衬在暮色中。工人俱乐部门前,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人们从各个方向拥向俱乐部,三五成群的走进礼堂。

部队车辆停靠在门前,官兵们鱼贯而下,在警卫营长统一指挥下,排列好队伍。水泥厂的主要领导,早已在门前恭候,刘主任,赵主任下车后快步迎了上去。双方握手热情的寒暄着。

“老周怎么没来?”白厂长微笑着询问着刘主任。

“老周是贵州人,听不惯咱们西北豪放的唱音,主动在部队留守呢。”

“是呀,这秦腔的欢音,苦音还就得咱西北人欣赏得来。”几个人边走边说进了礼堂。官兵们也在警卫营长的带领下,迈着整齐的队伍走进礼堂。

礼堂内观众基本就坐,过道里孩童们欢快的来回跑动着,聒噪的声音不绝于耳。找坐位的人也是进进出出,舞台被红色幕帘遮的严严实实,面光灯让幕布显得更加耀眼。舞台内不时传来几声乐器调试的声音。在节目开始前的这段时间,人们也在互相交头接耳的聊着天。

官兵们看着分发的节目单,演出的剧目是折子戏,《辕门斩子》,《窦娥冤》,《三滴血》……郑强从来没听过秦腔,对节目单的内容也是一头雾水。表面上和其他官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7点30分,观众席穹顶上的照明灯熄灭,只留下走廊上的壁灯陪衬着舞台,随着灯光的熄灭,幕布缓缓拉开,板胡、二胡、三弦、铙钹……有节奏的错落响起,舞台中间摆放着用红绸布包裹的案桌,桌两旁同样是用红绸布包裹的两张椅子,红绸布上绣着金色龙凤图文,配以回子纹案。扮演杨六郎的演员,在两位武生的拱卫下,迈着外八字步,和着乐器有节奏向前挪动着,乐器奏了老半天才听见他唱道:焦赞传孟良禀太娘来到……

对于这种粗狂豪放近似“吼”出来的声音,郑强实在是无法接受,只觉得噪音在耳边嗡嗡作响。旁边的史组长听的一脸兴奋,对着郑强激动的说着:“小郑,听得出是男是女吗?”

“这还用猜,肯定是男的。”郑强勉强的应付着。

“瓜娃子,是女的唱的,这叫‘须生’。”

郑强这才仔细的瞅了瞅杨六郎的扮演者,涂着浓彩的脸庞,根本就分辨不出性别。

演员纵情的表演着,观众席不时发出喝彩声。郑强心神不定,总是朝着身后礼堂入口处看。

上午见面时,两人早已经约好,晚上演出时见面。

台上演员卖命的演唱,丝毫引不起郑强的兴趣。

郑强看了看表,快八点了小霞还没出现,舞台上的声音像是噪音让他烦躁起来。

郑强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对着史组长悄悄地说:“史组长,里面太闷我出去透透气。”

“去吧,去吧,我知道你心就不在这里。”说完继续兴致勃勃的观看着表演。

就在郑强起身朝身后望去的一刹那,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在最后一排后面,朝着他使劲的摇晃着小手。

郑强猫着腰,歉意的打着招呼走入过道,快步朝入口处走去。

“你要再不来,我就要快被这噪音逼疯了。”

“有那么夸张吗,爸爸在家常听,我都习惯了。”

“反正这秦腔我是欣赏不来。”

出了礼堂瞬间,一股凉意让郑强变得舒爽起来。

“走,我带你参观一下厂区,估计你除了取片,别的地方还没转过吧?”小霞一脸的兴致。

的确,郑强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还从来没有去过“俱乐部”以外的地方。

两个人边走边说,小霞燕鹦般欢快的讲解着,郑强饶有兴致的听着。

俱乐部后面是宽阔的草坪,草坪中间竖立着旗杆,旗杆正对面就是厂区的办公大楼。路灯下女孩子们跳着皮筋,男孩子玩着三角板,马路上不时传来骑行车的铃声。办公楼右侧是一排排的家属楼。望着眼前的一切倍感亲热,让郑强有种回到家的错觉。

“瞧,三楼那个拉着绿色窗帘的就是我家。”

郑强顺着小霞手指的方向望去,灯光透过淡绿色花纹的窗帘,折射出淡淡的光亮。

“最里面六楼就是李干事的家,按说李干事爱人是没有资格分房的,厂领导考虑到军人驻守在高原很辛苦,所以对军人家属给予了特殊的照顾,厂里住房很紧张,还有很多人家至今还住在平房里,厂领导也在努力的为职工解决着住房问题。”

果然,再往后走就出现了很多平房。

“水泥厂工作很辛苦,一线的工人很多都患上了职业病,不得不过早的退了下来。”小霞的语气里包含着一丝怅然。

“快看,那不是小霞吗,旁边还跟着一个当兵的,我猜小霞那篇文章就和这个当兵的有关,小春你有情敌了。”

说话间引来一阵笑声。

两人一抬头,十来个中学生在马路对面望着这面。其中,一个手臂夹着篮球的高个子男生,瞪着眼睛朝郑强走了过来,郑强顿时明白了一切。就在对方即将走到郑强跟前时,小霞把郑强往后一拉挡在了二人之间,杏眼圆睁注视着对方。郑强想把小霞拉在身后,此刻小霞瘦小的身体爆发出惊人的能量,郑强想往后拉,可根本就拽不动。双方就这么对僵持着。郑强心里告诫自己,不管对方一个上还是一起上,自己绝不能还手,一旦还手,不仅会影响到官兵们看戏,闹不好还会造成更大的麻烦。自己对周政委保证过,绝不能捅出乱子,所以郑强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双方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对方,小霞毫不退缩,高个子男孩看着小霞的架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身离去。

“小春,你怎么蔫了,有哥们在怕啥。”

高个子男孩猛的把球砸向地面,其他人没再吭声,一群人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群人消失了好半天,小霞胸脯还在上下起伏着,温怒的小脸气色难消。

郑强急忙安慰道:“别生气了,如果对方动手我是不会还手的,我不想惹出乱子。军人上了战场,随时都可能战死沙场,挨几拳算什么。”

“哼!他敢,仗着他爸快要当厂长了,就变得飞扬跋扈起来。”

眼前的小霞显得更加迷人,郑强佩服眼前这位外表秀丽勇气可嘉的女孩。

“看来我遇到情敌了,我这会感到身处险境了。”郑强自嘲着。

“这种人我才看不上呢!”

“哎呀!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估摸着追你的人恐怕不止一个吧?”郑强话里明显夹杂着酸味。

“你是不是又要说,我人漂亮后面会跟着一堆呢?”

“那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觉得恐怕不止一个,我就怕走着走着后面飞来一块板砖,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牺牲了。”

“看你说话酸溜溜的样,八成是碰倒了你的醋坛子。”小霞情绪明显好了起来,“对,你没猜错,是还有追我的,他和我同年级,父亲是厂里的工程师,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五。他私下让别的同学给我传过好几封信,他想让我和他一起考清华。”

“你答应他了?我觉得他说的对,这样将来考到一起,生活上可以彼此照顾,学习上也可以比翼齐飞。”郑强说着这种言不由衷的话,自己都觉得醋意十足。自卑的心再一次让自己变得五味杂陈。

“某些人这会怎么变得这么伟大,形象也高大起来了。但我怎么感觉一点也不真诚?”

“没有呀,人家学习那么优秀,你们在一起,将来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我一个普通的战士,复员了顶多是……”郑强心情跌落到了极点。

“你怎么这么没自信,你不是也在努力吗,就算将来是个工人,那又有什么,我看中的人,又不是身上那块招牌。”小霞的脸再一次沉了下来。

“可……”郑强欲言又止,两人一时都变得无话可说,都在那里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小霞看着郑强失落的表情,忍不住开口说道:

“好了,别再吃醋了。他虽然给我写过好几封信,可我一封也没回过,妹妹心里有人了,这辈子黏住他了,想跑都跑不掉了。”小霞说着歪着脑袋冲着郑强微笑着。

郑强的内心一热,眼眶也湿润起来,急忙把头扭向一边。还好有夜色的掩护,不想让小霞看到自己的表情。

“你猜我想考哪里?”

“肯定是北京,上海之类的名牌大学呀!”

“傻瓜,榆木疙瘩。”小霞又露出了调皮的表情。

“不是这些那还能考哪里?”

“兰大。”

“兰大!为什么?”

“那当然,考上兰大我就可以在某些人家去蹭饭了,到时候就可以尝尝阿姨的手艺了。嘻嘻!”

“蹭饭倒是可以,不过社会主义可不养闲人,你得每天帮着干家务,刷锅洗碗带扫地。”郑强明显从失落的心情中恢复过来,和小霞开起了玩笑。

“你就直接说让我去当童养媳得了。”边说边撅起了小嘴。

“哪能呢,我保证每天跑去学校,给你带好吃的,把你喂得白白胖胖。”

“你这是居心叵测。”说着,小手在郑强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

“啊呀,你怎么这么野蛮,现在就这样,将来还不得更可怕。”郑强说着揉着胳膊。

“活该,这就是胡说的下场。”

“好好好,我悔改,一定做个大大的良民。对了,你想报考什么专业。”郑强边说边思索着,“我觉得你文笔这么好,学文学比较适合你。”

“我才不报考文学专业呢,文学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要学化学,兰大的物理化学在全国很有名,将来我要用我的手,让世界变得五光十色。”说到这,小霞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听说过林徽因吗?”

“没有。”

“就知道你没听说过,她可是民国时期的大才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还有一手好文笔,猜猜她学的是什么专业?”郑强一脸的茫然。

“算了,想你也猜不出来,她是学建筑的,咱们国家唯一保存下来的唐代建筑,就是她和她丈夫梁思成发现的。”小霞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记得第一次我给你写信时,信的尾末写了一句‘你是人间四月天’吗,那就是她写给儿子的诗。”

“等等,你把我比作儿子,我可是你的兵哥哥啊!”郑强懵懂着不知所措。

“说你是榆木疙瘩一点也没错,其实我觉得她表面是写给儿子的,但诗里行间又包含着其他含义。”小霞的眼神中透露出意味深长的味道。

“有机会你好好读读这首诗,算是我给你布置的作业。”

“是,一定完成白老师布置的作业。”

回答完,郑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紧接着说道:“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拿着我什么东西,这会该物归原主了吧?”

“什么东西?”小霞一脸的不知所云。

“你记性好差呀!白天在我们部队哭的稀里哗啦,我把手绢递给了你,这么快就忘了?”

小霞这才回过神来,“形容女人哭应该是梨花带雨,没文化。”说着转过身对着郑强一脸的温怒,“你不提倒还罢了,一提我还想质问你呢,看你那会递过来的手绢,当时我内心还感动着,回到家一看,上面还有擦过鼻涕的痕迹,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郑强一脸的尴尬,“高原上天气冷,没个手绢整天还不得满脸是鼻涕呀!那会看你满脸是泪,想也没想就……”

“看在你态度诚恳的样子,本姑娘就原谅你一回,手绢我没收了,算是对你的惩罚。”

二人正聊的起劲,俱乐部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人们纷纷走出俱乐部,四散开来。

“不好,散场了,我得抓紧回去了。再见!”

“快去吧,小心挨批。”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9/14 15:57: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七)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