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75)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卌五节 农夫与蛇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400 / 排名:73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75)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卌五节 农夫与蛇

《资治通鉴》:“孝献皇帝丙兴平元年(甲戌,公元一九四年),春,正月,辛酉,赦天下。甲子,帝加元服、、、、、、(三月)马腾私有求于李傕,不获而怒,欲举兵相攻;帝遣使者和解之,不从。韩遂率众来和腾、傕,即而复与腾合、、、、、、(四月)吕布之舍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五月,以扬武将军郭汜为后将军,安集将军樊稠为右将军,并开府如三公,合为六府,皆参选举。李傕等各欲用其所举,若一违之,便忿愤喜怒。主者患之,乃以次第用其所举。先从傕起,汜次之,稠次之,三公所举,终不见用。河西四郡以去凉州治远,隔以河寇,上书求别置州。六月,丙子,诏以陈留邯郸商为雍州剌史,典治之、、、、、、 秋,七月,壬子,太尉硃俊免。戊午,以太常杨彪为太尉,录尚书事、、、、、、自四月不雨至于是月,谷一斛直钱五十万,长安中人相食。帝令侍御史侯汶出太仓米豆为贫人作糜,饿死者如故。帝疑禀赋不实,取米豆各五升于御前作糜,得二盆。乃杖汶五十,于是悉得全济、、、、、、冬,十月,操至东阿。袁绍使人说操,欲使操遣家居鄴。操新失兗州,军食尽,将许之、、、、、、 十二月,司徒淳于嘉罢,以卫尉赵温为司徒,录尚书事、、、、、、会天火烧(绵竹)城,焉徙治成都,疽发背而卒、、、、、、徐州牧陶谦疾笃,谓别驾东海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谦卒,竺率州人迎备。”从以上史料不难看出虽然长安于194年农历七月爆发的“自四月不雨至于是月”大饥荒,但有道是“地洞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场大饥荒应该得从192年再次爆发的黄巾之乱起因算起(虽说黄巾之乱的幕后有推手,但民不聊生才是事件发生的最关键因素,也就是说旱情出现的时间至少要追溯至191年。),这可不是“三想~阿明”个人的想当然耳或孤证,193年刘虞死因(《后汉书》::“若虞应为天子者,天当风雨以相救。”时,旱势炎盛,遂斩焉。);《资治通鉴》:“秋,操引兵击谦,攻拔十馀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保郯。初,京、雒遭董卓之乱,民流移东出,多依徐土,遇操至,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于泗水[这个数字《后汉书》就这么记载的,但也有史书记载为数万。另外,黄巾军本来就是流民,有组织的流民,更何况当时闹得最凶的恰好是青徐两州的黄巾暴动,汉室宗亲刘岱不就死于192年暴动的青州黄巾军之手,曹操不下狠手怎么向朝廷、自己主公袁绍以及冤死的人交差。《三国志》: 初平中,兖州刺史刘岱辟昱,昱不应。是时岱与袁绍、公孙瓒和亲,绍令妻子居岱所(曹操长子曹昂的生母也姓刘),瓒亦遣从事范方将骑助岱。],水为不流(水流缓慢是不是也表示旱情已经很严重)。”,另“兴平中(即公元194年,这个年份有误,《后汉书》作者范晔为王允、皇甫嵩遮掩事实真相干的好事。按中国科学院院士谭其骧先生的推断看,蔡文姬应该是蔡邕被杀害的前三个月左右就被王允秘密捕获,用来和番。也就是192年初。),天下丧乱(乘机),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西边的游牧民族之所以小骚动不会没有原因,应该也是受旱情影响所致。)。”

换句话说“(公元一九四年农历七月)谷一斛直钱五十万,长安中人相食。帝令侍御史侯汶出太仓米豆为贫人作糜。”已经是灾情很后期不得不如此的事了。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三国志》所记载“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等谋,欲使腾袭长安,己为内应,以诛傕等。腾引兵至长平观,宇等谋泄,出奔槐里。稠击腾,腾败走,还凉州;又攻槐里,宇等皆死。时三辅民尚数十万户,傕等放兵劫略,攻剽城邑,人民饥困,二年间相啖食略尽。”这种情况,是因为早在192年“遂、腾率众诣长安。汉朝(李傕)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金城(就顺道把一部分“军资”和大部分军需、重型军械带到凉州去了~~~按天朝一贯威仪、做派,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未动先收集情报、布道宣德、出行的将领们已然在四处招募奇人义士、、、、、、PS:绝大多数想在这场战役中有重大斩获的将领大都会用家财先垫着,这也是为什么武将喜欢哭穷以及军赏非常高的原因所在,“战鼓一响黄金万两”,如果朝廷说不打那就算全打水漂了;如果吃了败仗那赔得只会更多,作为称职的武将无论是以强攻弱,还是以弱应强都是没有选择的~~~论庙算、人才的重要性。),腾为征西将军,遣屯郿。”时,郿坞里的军需基本上已经被运往前线了,还剩下来的自然是李傕等人以及马腾军团的军需补给,可是当马腾一造反,李傕等人傻眼了~~~我的那份呢(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去太仓抢吧~~~皇甫嵩那些人倒是就等李傕他们这么干!只可惜马腾和李傕已看出他们的伎俩。)?!

问题是皇甫嵩他们早就想整倒他们了----------“帝令侍御史侯汶出太仓米豆为贫人作糜”,太仓的粮食是京都官方所有人的口粮(这个应该也称得上是战略储备,尤其是处在几起大蝗灾之后,这些粮食应该够这些官吏对付三年的。),很明显在开太仓之前,皇甫嵩等人已经打过郿坞以及金城军需的主意了(皇甫嵩绝对不希望西征成行~~~这不但关乎到他的“一世英名”,还关乎到李傕集团的威信、民意、以及来自南匈奴对原王允集团的指责甚至出卖,总之这一仗打不得、、、、、、),也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韩遂率众来和腾、傕,既而复与腾合。”。

韩遂原意是来找马腾兴师问罪的(为什么没和我商量就和刘焉造反了、、、、、、为了展现国威、凉州军队的强大;为了震慑外邦打消他们的窥觊,韩遂自然会把自己最有“卖相”的精锐部队留给马腾用来誓师~~~兵将在精而不在多,多多益善对远征来说就不合适了。相对来说“五胡乱华”是一个分水岭,此前的对外远征几乎全是以少胜多的大捷。PS:这个“事件门”在他俩之间造成了莫大的创伤,《典略》:始甚相亲,后转以部曲相侵入,更为雠敌----------原因很简单马腾在凉州既没有名正言顺的辖区,也没有军需物资,而韩遂实际上是正当的官宣凉州牧,一切只能找韩遂伸手,看韩遂脸色;可实际上其后马腾的“安狄将军”应该才是李傕认可的凉州牧,反之韩遂的“安降将军”应该是去安顿、处置益州的武官,有了刘表这个“并督交、扬、益三州,委以东南,惟君所裁。”大诸侯,韩遂别说益州牧恐怕连益州刺史也做不上。李傕肯把韩遂拱手交给刘表,看来他真的是妥妥的汉室忠臣;刘表之所以不敢兴风作浪,不就是因为江左有厉害人物牵制,而他自己的都统黄祖能力不够,导致迟迟打不开僵局吗?!李傕尽干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可听过马腾以及自己部曲道出的原委,他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变“既而复与腾合”,这还了得,真的是“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本以为李傕不杀皇甫嵩那是因为董卓早前没杀,作为继任者不好意思罢了(以德服人~~~如果杀掉皇甫嵩怕世人说他们还不如董卓心慈手软),但是如果有人肯帮忙自然会顺水推舟(又不要你来背这个锅。马腾就是这么个算计。)、就坡下驴;但是你李傕却硬是袒护皇甫嵩,是何道理?!

如果再算上攻下长安的大功臣贾诩有功不受、新晋太傅录尚书事的马日磾大博士持节忧愤而死、太仆赵岐违背朝廷旨意借手中符节挑拨与离间关东群雄(明显跟陶谦、长安王氏、皇甫嵩等人是一伙的)、汉室宗亲刘虞惨死、以及开太仓(这招正是皇甫嵩等人招黄巾贼来袭取长安的毒计。要赈灾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按惯例老弱病残的还得优厚对待,哪有这样不出去就能赈灾的、、、、、、朝廷(李傕)全然不闻不问、、、、、、而马腾、韩遂这次回凉州实际上是拥兵自保,与李傕主持的汉廷分道扬镳!

所以马腾才会在彻底报国无门、英雄末路时,临时作出“这个节骨眼上马腾的密使却不期而至,更传话马腾甘愿替他赴汤蹈火、唯命是从、、、、、、”这个决定来(跟他一贯的老谋深算背道而驰)。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9/13 18:18:05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400 / 排名:73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再算上攻下长安的大功臣贾诩有功不受、新晋太傅录尚书事的马日磾大博士持节忧愤而死、太仆赵岐违背朝廷旨意借手中符节挑拨与离间关东群雄(明显跟陶谦、长安王氏、皇甫嵩等人是一伙的)、汉室宗亲刘虞惨死、以及开太仓(这招正是皇甫嵩等人招黄巾贼来袭取长安的毒计。要赈灾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按惯例老弱病残的还得优厚对待,哪有这样不出去就能赈灾的、、、、、、朝廷(李傕)全然不闻不问、、、、、、而马腾、韩遂这次回凉州实际上是拥兵自保,与李傕主持的汉廷分道扬镳!-----------应为-------------如果再算上攻下长安的大功臣贾诩有功不受、新晋太傅录尚书事的马日磾大博士持节忧愤而死、太仆赵岐违背朝廷旨意借手中符节挑拨与离间关东群雄(明显跟陶谦、长安王氏、皇甫嵩等人是一伙的)、汉室宗亲刘虞惨死、以及开太仓(这招正是皇甫嵩等人招黄巾贼来袭取长安的毒计。要赈灾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按惯例老弱病残的还得优厚对待,哪有这样不出去就能赈灾的?)、、、、、、李傕全然不闻不问!马腾、韩遂打道回凉州实际上就是拥兵自保,与李傕主持的汉廷分道扬镳!

      2020/9/13 21:03: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75)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卌五节 农夫与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