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二)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二)

十二

周六和往常一样,郑强放完上班号,关闭机子走到隔壁办公室,打开书本。但精神明显集中不起来,一想到明天和小霞约好去县城照像,内心的波澜就难以平复。和小霞相处一年多,各自早已交换了照片。那次郑强信中附上自己的照片,小霞回信中告诉郑强,她把照片拿给要好的同学看,她们都笑弯了腰。其中一个女同学问小霞:“是不是那次俱乐部门前的那个兵娃娃?”还和小霞开玩笑,“哪天给她们也介绍个兵哥哥认识认识。”弄的郑强很尴尬,回信说,“你怎么可以随便拿着我的照片给同学看,分明是诋毁我的光荣形象嘛!”收到小霞的照片,郑强可不敢拿出来示人,只能在办公室或者宿舍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拿出来欣赏。

郑强心中一直有个强烈的愿望,就是两人一起合张影。那次郑强鼓起勇气,把自己的想法写信告诉了小霞,等待小霞回复的那几天,郑强的心一直慌乱地忐忑着,没想到小霞爽快的答应了。于是两人约好了,周天去县城照相馆去拍合影。郑强脑海中浮现着明天照相时的情景,眼睛变得迷离飘忽了。

突然赵主任走了进来,一改往日慢悠悠的说话方式,“小郑,赶快打开机子放紧急集合号,其他人跟我到操场集合。”郑强心头一紧,头脑中迅速闪过,装载弹药车皮进站的场景,心中暗自庆幸,辛亏是今天到达,要是到周天可就没法赶去赴约了!

郑强头脑一边飞速旋转,一边快步来到隔壁房间,迅速打开了机子,瞬间“哒哒哒”高亢嘹亮的号声,回荡在营房上空。放完号郑强也迅速朝操场跑去。和平时一样,没五分钟队伍已经集合完毕。报数完毕,刘主任表情凝重地对大家宣布:“刚才接到县政府打来紧急求助电话,凌晨6点位于我部附近的华龙村,发生了山体滑坡。”听见这个消息,队伍中立刻嘈杂起来,“怎么可能……”人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主任继续说道:“华龙村是距我们部队最近的地方。时间就是生命,分部首长也指示,要求我们务必第一时间赶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危在旦夕,我们能早一点到,就能多抢救出一条人命来!”他凝视着每一个官兵继续强调,“我决定警卫营抽调150名官兵,机关抽调50名官兵,采取自愿报名原则,愿意参加抢险的官兵出列,往我右手方向集中。”这时所有的官兵,都朝着主任的右手方向靠拢。

郑强也跟着向右手方向走去,突然一只手拽住了他,扭头一看是史组长,“你留下来放号,我去。”

“不,我要去。”

“你个碎娃哪有力气干体力活,你还是留下。”

“我非去不可!”郑强几乎喊了出来。这是郑强第一次当面顶撞史组长。

“你就让他去吧,这也是他成长锻炼的好机会。”李干事劝着史组长,史组长没再坚持。

这边郑强和史组长争执着,那边刘主任和周政委也争了起来,“老刘,这次由我带队抢险,你留下做好部队的工作。”政委对着主任说。

“不行,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主任我怎么可以不去,还是你留下来。”

“上次卸弹药,你的腰病复发,卧床一个月,这次你就听我一次,由我带队去。”

“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安心的待在营房,你就别和我挣了,你留下坚守营房,就这么定了。”

政委知道拗不过,只好同意了主任的意见。

刘主任马上又大声说道:“保管员。”

“到!”

“马上打开库房,取出镐头,铁锹分发给官兵,等警卫营官兵下来马上出发。”

“是。”

官兵们纷纷忙碌起来,最终决定去抢险的官兵拿好工具,重新集合好了队伍。一辆北京吉普和两辆卡车,也停在了操场边待命。留下来的官兵也不愿意散去,嘱咐着即将出征的战友们注意安全!过了30来分钟,载着警卫营官兵的六辆卡车也赶到了操场。

车队向营房外面驶去。每辆卡车上都挂着一面鲜红的“八一”军旗,迎着山风烈烈摆动,发出“呼呼”作响的声音,沿着山路蜿蜒穿行,每个人表情庄严的注视着前方。华龙村位于部队附近另一个山沟里,守库官兵早已经和这个村建立了军民友谊的鱼水情。每年到了农忙时节,部队都会派出车辆帮着村民拉化肥,秋收时又帮着村民,把丰收的粮食拉到镇上。这在交通不便的山沟,解决了村里运输不便的大问题。

每年春节来临时,乡亲们在村长的带领下,带着用牛粪烘烤的馍馍,来慰问守库官兵。郑强清楚的记得刚分到电影组时,那天乡亲们带着,牛粪烘烤的馍馍来到营房,库领导热情的迎了上去。老乡们朴实憨厚,官兵们兴高采烈。村长和官兵寒暄时,一眼瞥见人群中的郑强,笑着说:“你们部队咋来了个娃娃兵,看着还没有我上学的儿子大呢!”弄得郑强一脸的尴尬。

一旁的一位大婶开口说道:“我看这兵娃子怪心疼的,愿意的话将来做我女婿挺合适。”

“部队战士是不能在驻地附近谈对象的,大嫂如果愿意将来小郑复员了,我给你们当媒人。”周政委开着玩笑对这位大嫂说。

“胡说什么呢,你娃才上初中,谈婚论嫁还早得很呢。”村长瞪着这位大婶,“不会说话就别说,就知道带着你们婆娘出来,就会跟着丢人现眼。”村长这么一说惹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

“我就随便说说嘛,又没当真。”大嫂瞪了一眼村长不再说话。

听老兵们讲,用牛粪烤馍馍,是当地百姓的特有的一种烹饪方式,制作方法是把和好的面,放到吕制的饭盒,或是封闭的铁锅里,用风干的牛粪,覆盖在上面点燃烘烤而成。这种用牛粪烘烤的馍馍,是当地百姓招待贵客或者是节日,作为佳肴品尝的一种美味。

当李干事拿着一块烤馍馍,让郑强尝尝时,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郑强,听说是用牛粪烤的馍馍,怎么也张不开嘴。一旁的高干事冲着郑强说:“你个瓜娃子,这馍馍好吃的很,你尝尝,保证比你在家吃的馒头味道要好得多。”郑强这才接过李干事手中的馍,掰了一块放到嘴里。这种馍馍外皮焦黄酥脆,吃起来却是外焦里嫩,同时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麦香味,没有一点点牛粪的味道。吃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那香脆可口的味道。

当官兵们听到华龙村山体垮塌的消息,一个个心情都异常的沉重,路上谁也不想多说一句话,往日里互相挤兑的玩笑都被沉默代替。车在逶迤颠簸的碎石路上蜿蜒前行,出了山沟拐进了另一个山沟,眼前的山沟,呈现出南面山势陡峭,北面相对相对平坦的地势。

这里的道路更加狭窄,车行驶在带有车辙的土路上,摇晃的更加剧烈。北面山坡上逐渐出现,依山而势错落有致的块状梯田。秋初待割的小麦,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微风拂过掀起阵阵麦浪。山坡上零零散散,分布着不多的窜天杨树和高大的槐柳,筑巢的喜鹊在窝边发出“喳喳”的鸣叫。两只山鹰在空中展翅盘旋,几朵白云在湛蓝的天空快速掠过。

官兵们无法想象,在这阳光灿烂,一派秋收气象中,灾害怎么会突降。人们的眼睛不断的朝前方搜寻着。车刚拐过一道弯,突然有人喊道:“快看,南面、南面!”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随着这位战士手指的方向,朝南面望去。

远处陡峭的山坡,明显出现了一个三角形巨大的垮塌面,黄褐色裸露的山体,如刀削斧劈般千仞壁立,垮塌的土石把干涸的沟壑,堆积成了一个小小山包,并且越过村路挤压到了北面的山坡。渐渐地,垮塌的土堆前,出现了影影绰绰的身影。车辆逐渐接近目的地,远处传来的哭声、喊声慢慢清晰起来,官兵们被这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时有人看见军车飞奔过来,拼命朝这边挥手,哭喊着语不连贯的声音,“快——快——快救救他们。”车在地势平缓的地方停了下来。官兵们扔下镐头、铁锹从三面迅速跳下车。刘主任下车,迎上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眼前这位被尘土泪水涂满脸庞的村民,已经看不到皮肤的色泽,只有两只眼睛,投射出巨大的惊恐!人还没到跟前就“扑通”地跪倒在了地上,哭的沙哑声音,对着刘主任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解放军同志,快——快——快去救救乡亲们!”说完又嚎啕着泣不成声。

“老乡,冷静点,快起来。”刘主任急忙上前搀扶起老乡,官兵们也都围了上来,后面赶上来的几位老乡,拉着官兵们的手激动的说着,“你们终于来了,快去救救他们。”

刘主任果断集合队伍,眼睛噙着泪水,只简单交代了几句:“老乡们的生命危在旦夕,大家尽快投入抢救。我再强调一点,使用镐头、铁锹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误伤压在土堆里的老乡,大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

“开始。”

官兵们迅速开始了抢救作业,

渐渐升高的太阳,把气温也拉了上去。官兵们挥汗如雨的干着,争分夺秒的抢时间。

接近中午一辆卡车驶来,政委派炊事班用保温桶,把馒头和热水送到了现场。官兵们简单的吃了几口馍,喝了几口水,就又投入到了紧张的抢险中。

午后,另一个仓库的官兵、当地军分区和附近作业的某部工程兵部队,也都陆续到达了灾害现场。县政府和乡镇的主要负责人也一同到达。由军分区张副司令员牵头,成立了“抢险救灾指挥部”

这时冷静下来的老乡,才给官兵们详细讲起灾害发生的经过。

华龙村居住的这个山沟,由于南面山势陡峭,北面相对平缓。老乡们的住房都集中在北面,建在靠近路边平缓的山坡上。早上接近六点,是每天村民们烧火做饭,清扫院子喂牲口的时间。今天老乡们和往常一样忙碌着。

这时有人看见,对面山上有碎石不断滚落,人们停下手中的活,朝着对面山上望去,山体碎石越滚越多,并扬起阵阵尘土。就在大家不知所措时,突然伴随着“轰隆隆”的一阵沉闷的巨响,山体瞬间倾倒垮塌冲击下来。混杂的土石,瞬间越过雨季冲刷出的沟渠和土路,把靠近路边的房屋,埋在了土石堆里,有十一家房屋被土石掩埋,离得远一点的房屋,也被这巨大的响声,振的或倒塌或开裂。

人们从最初的惊恐中反应过来,拼命朝后面的山坡跑去,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人们聚集到一起,过了好半天哭叫声渐渐小了,岁数大一点的人,才围在一起商量起来。在这群人里没有村长,他家的房屋被压在了土石下面。有人提出,让年轻人开着村里唯一的一辆手扶拖拉机,去外面求助,剩下的人先把垮塌屋子里面的人救出来,大家这么决定下来,就开始了自救。

听完老乡们的情况说明,几个部队的领导和地方负责人商量一阵,张副司令员果断部署,抽出一小部分人员,在倒塌的房屋中搜索,其他人员全力挖掘,埋在土石下面的房屋,工程兵调来的两台挖掘机,开始在现场作业。工程部队还派出有经验的士兵,担任观察警戒任务,防止二次塌方的发生。

近千名官兵投入了紧张抢险当中,为了抢时间,部队分成了几拨,连续不停的作业。夜晚工程部队的官兵头戴照明灯,在微弱灯光下一刻不停的挖掘。

清晨天空泛起了鱼肚白,郑强和官兵们匆匆啃了几口馒头,就替换下了工程部队。

挖着,挖着,土石下面,出现了被压折的房屋椽子,这时就听见有人喊:“房屋出现了,大家不要用镐头铁锹了,如果有活的会伤到老乡的,大家用手刨。”听见这声音,所有人都丢下了手中的工具,跪下来用手开始刨。刨着,刨着一具具尸体慢慢地,被一个一个挖了出来,现场没出现任何奇迹,从小孩到大人没有一个人生还。人们把一具具,被压的扭曲变形尸体抬出来,放到了空地上。有人认出了村长,还有那位去过部队的大婶和她们的家人。悲痛的心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所有人都掉下了眼泪,有的战士甚至哭着瘫倒在地上,村民们也围着尸体嚎啕大哭!现场令官兵们绝望的是,除了从垮塌的房屋中,救出了几个受伤的乡亲,被埋在土堆下面的乡亲无一生还。

这次的抢险,让郑强体会到了身体极限的挑战,体会到了倒在草地上瞬间就会睡着的感觉。最让郑强和官兵们难以忘却的,是刨出的一具具尸体,前一刻还是鲜活的生命,瞬间就走到了另一个世界!

第四天清理完现场,掩埋好尸体。其他部队的官兵陆续撤离了现场。刘主任集合好部队,突然动情的说道:“同志们,这几天你们的表现,无愧于军人这个称号,你们用行动证明了军民之间的鱼水情!”他顿了顿接着说,“我老刘还有一件事得请求大家,我知道你们已经疲乏到了极点。所以这个请求算我私人的,我们来时沿途的麦子,已经到了收割的时候,华龙村遭了这么大的灾,老乡们要料理后事,要重建家园,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做,眼看高原的雨季就要来了,如果不及时抢收,麦子可能就会烂在地里,这可是他们的生命粮啊!所以我这里请求大家再晚回去些,帮着乡亲们把地里的麦子收割了,算我老刘求你们了。”说完刘主任对着大家深深一躬。

“请主任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沙哑的呐喊声再次响起。这群被尘土、汗水、泪水涂抹了脸庞的战士,早已没了人样,只有一双眼睛放射出坚毅的光芒!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29 11:19: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