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父亲的铁旅岁月(六) 死保京义线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0799
  • 工分: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父亲的铁旅岁月(六) 死保京义线

死保京义线

(1951.4--1951.8)

鸭绿江便桥修好后的第二天,全师在安东市镇江山公园召开庆祝鸭绿江大桥恢复通车和赴朝参战誓师大会。先是铁道兵团政委崔田民和师政委袁光作了动员报告,接着师长刘震寰带领我们进行宣誓,最后各团的代表作了表态发言。会场里一阵一阵高呼着“请祖国人民考验我们吧!”“坚决打败美帝国主义!”“不打垮美帝誓不回国!”等口号。那次,是我第一次见到铁道兵团首长和师首长。刘震寰师长50多岁了,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以后每当我想到他,就先想到那双震撼人心的眼睛。

1951年5月20日下午4点多钟,我团从刚修好的便线便桥向朝鲜行军。由于便桥是直接在木桩上铺的枕木钢轨,过桥时河里的流水都看的见。到达朝鲜新义州时,已经是黑夜。

在新义州住了两天,部队开始向指定地域行军。为了躲避敌机的扰袭,部队昼息夜行,每天傍晚五、六点钟出发,凌晨四点左右宿营,一路强行军。第一天虽然很累,但身体还好,从第二天开始,脚上打满了水泡。每到一地找朝鲜老百姓家住下后,我们学着先用热水把脚泡会儿,然后用针将水泡挑破,再烤干。有经验的老兵还准备了马尾或长头发,用针将水泡穿透后,然后将马尾或头发穿到针孔中,让水泡里的水顺着马尾或头发流出来,等水泡里的水流净后,再火烤,这样不仅减轻了疼痛,痊愈的也很快。等睡到第二天三、四点钟起来,脚疼的不敢着地,只好扶着墙慢慢的先走一会儿,再走也就不觉得那么疼了。

这样连续走了四、五天,到了目的地,团部驻防到新安州附近。我们连主要任务是负责京义线(新义州至汉城)上新安州站至大桥站的铁路护路抢修。

在入朝行军时,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了浓烈的战火味道。进入布防路段后,那才感受到了什么叫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对于死,自从跨上鸭绿江桥的第一步起,就已经置之度外,大家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如能活着回去,只是一种美好的希望。而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样完成所担负的保畅通任务,让我军的武器弹药粮食物品及时运往线,让前线少死人,打胜仗,早胜利。

敌人的飞机实在太猖狂。起初,他们专炸桥梁和车站等节点,时而对主要线路进行破坏。后来轰炸的面越来越大,除了桥梁、车站和重点铁路线外,还对行进中的列车也跟踪轰炸。为了阻止我军修复,对那些重点目标都是连续轰炸,有时一天就来七、八次,不让我们有喘息的机会。

由于当时无高炮掩护,我军的飞机数量还少,不能覆盖所有战场和运输线,白天就任凭敌机肆意轰炸。有时飞机飞得很低,像老鹰一样拖着大黑影子从我们头上掠过,飞机上的图案、字母都看的很清楚。那种任人宰杀的情景真让人无奈。而我们唯一的依靠,就是防空洞或防空壕。后来我们转为晚上抢修,上级要求,一般性的破坏要保证在夜间22点或零点通车。就这样,敌机疯狂地炸,我们拼命地修,天上地下较着劲。敌机来了,来的及时,就跑到防空壕去,来不及时,就地躲避一下,等丢完炸弹,又立即爬起来进行抢修。就像当时唱的歌那样,“你能炸,我能修,钢铁汉子钢铁手……”;“我们是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我们到达防区的头几天,抢修了一座小桥和几段线路,虽然也遇到了敌机的轰炸,还算有惊无险。

没过几天,敌机对新安州、安州和介川车站连续进行了几次疯狂的轰炸。

我们驻地离新安州车站不过二、三里地。那天,当我们听到低沉的“嗡嗡”声时,三十多架飞机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到了新安州车站的上空。那些飞机好像停在了车站的上空,炸弹像下饺子一样倾泻而下,接着爆炸声和机枪的扫射声响成一片,我们房屋糊窗户的纸都被震裂,新安州车站上空顿时浓烟滚滚。

在新安州站遭到大轰炸的同时,价川车站、安州车站也遭到同样的轰炸。敌机过后,团里让我们二连到安州车站抢修。安州车站已经没了原来的样子,遍地都是弹坑,大的足有一分地那么大,填一个弹坑就要十几甚至几十立方土;一段一段的铁轨扭曲变形,有些地方还掀出路基。在抢修的过程中,定时炸弹还不时在身边爆炸。我们去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直干到第二天早晨九点多才铺好轨。 整天在敌人的轰炸和扫射目标内抢修,流血牺牲成了很平常的事。有一次,我连在一个叫大桥的地方抢修一座被炸毁的桥梁。修桥前,我们在离桥不远的地方挖掘了一段一米半深的防空壕。第二天,忽然来了两架敌机。我们躲进防空壕时,可能已经被敌机发现,投下的几颗炸弹,将防空壕炸塌,九班于班长和两个战士埋在了里面。挖掘出来后,九班长(山东冠县人)和那个姓季的战士(黑龙江五常人)已经牺牲。在抢修新安州车站的过程中,团里先后有四名战士牺牲、五、六人受伤。

七月份,我团由新安州移防到松底里。这时已经进入雨季。朝鲜的山多,河多,河流急,且大部分雨水都集中在七、八月间。此时,美国及其同盟军提出的和平谈判虽然已经在开城的板门店正式开始,但同时也开始了边谈边打的夏季攻势,加大了对我交通线路,特别是一些交通枢纽和交通要道、武器弹药、粮食服装等囤积地、储存等地点的轰炸次数和投弹数量,企图切断我军后方供应。为了战胜洪水和敌人的绞杀,我们在抢修被炸桥梁线路同时,还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如凡是有桥梁或者不易修复的重点地段,都修有至少一条隐蔽的迂回线和便线便桥,对容易被水冲垮的地段进行了加固,对被炸后修复的弹坑处进行了捣固夯实,对已经修好的桥梁、线路进行隐蔽和伪装,给敌人造成还没修复的错觉;搜集储备了部分钢轨、枕木、配件藏到桥梁或敌人重点轰炸的地方,等等。到八月下旬,被炸毁的线路桥梁基本全部恢复。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26 11:15: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父亲的铁旅岁月(六) 死保京义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