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父亲的铁旅岁月(四)抢修鸭绿江便桥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0799
  • 工分:4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父亲的铁旅岁月(四)抢修鸭绿江便桥

抢修鸭绿江便桥

(1952.3--1951.4)

铁道兵抢修鸭绿江便线大桥。 据《铁道兵简史》记载:“鉴于敌机疯狂轰炸后方江桥,铁道兵团于3月30日电令2师兼程北上,抢建安东鸭绿江便桥。便桥跨越江中二岛,需修三座桥梁,全长846米,便线全长9150米,(东北铁路总局已完成便线土石方的85%)。2师4月19日接到抢修命令后,投入全部兵力,昼夜轮流作业,克服每天两次涨潮和敌机骚扰造成的困难,历时19天建成通车。对保证前线供应起了重要作用,受到东北军区通令嘉奖。”

在来镇段铁路的施工过程中,抗美援朝就是一个热门的话题。一师入朝后,我们思想上已经有入朝的准备。3月份召开了来镇铁路第一阶段工程庆功大会后,就开始逐级传达精神,让做好抗美援朝的准备。没多久,便正式开始了抗美援朝教育动员。

四月中旬,我们从柳州坐上闷罐车,一路北上。因为铁路太忙,我们走走停停,有的站一停就两个多小时,给货车让路,肯定是这些物资比我们更急需。到了上海附近,每个人发了一些饼干,这就是后面路上的伙食了。由于没有水喝,嚼碎的饼干在嘴里就像干锯沫,很难下咽,有的同志就抱怨说“光吃饼干把嘴都磨出泡来了”。指导员听到后批评说,这么好的饼干还说磨出泡来,想想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你们还不知足,觉悟哪里去了!”

火车在沈阳西边一个小车站停下。团里组织有关人员到朝鲜那边了解情况,回来后李保金参谋说:那边的美国飞机太厉害,白天哪里都见不到一个人,就是有只狗敌机也要把它炸死。我们听说后都很害怕。

在那里住了五、六天,说是上级下达了任务,我们便上车到了安东。

鸭绿江上有两座桥,公路桥已经被被炸断,铁路桥也炸的伤痕累累。我们的任务是修建一条铁路便线便桥。团里大部分连队都去修桥两头的便线,我们二连和三连下水修木便桥。

先是打桩。那时还没有气锤,用的是碌珠一样大的大生铁锤,像打夯一样人力用绳上下的拉。木桩打好后,找平木桩的上平面,然后在上面担上钢梁骨架,再在钢梁架上面铺枕木、钢轨。这时,我们这些没技术的新兵任务就是往桥面上抗枕木,运钢梁。当时我只有17岁,但干起活来也不落后,四五十斤的枕木每躺扛两根,一干就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早晨四点又起床又上了工地。

苦累困乏倒是其次,危险的是敌机的轰炸。敌人发现了我们修桥后,加紧了干扰轰炸,有时一天空袭达十多次。开始,因为没有防空经验,死伤减员时有发生。江边沙滩上虽然有防空洞、防空壕,但一炸就坍塌成一个大坑,人员经常被炸起得沙土埋起来。每次轰炸过后,班长顾不得抖一下身上的泥土,立刻就扯开嗓子点名,如果谁没有答到,全班人就立刻手忙脚乱得翻土查找。更可怕的是敌机的机枪扫射,我们在河里拼命的跑,敌机追着脚后跟打,水花都溅到衣服上,很是狼狈。有一次我拉肚子,遇上了敌机轰炸,刚跑到河边的土坡上,实在跑不动了,便就近找了个低洼的地方趴了下来,这时一颗炸弹在我不远处爆炸,一块炮弹皮将我的衣服炸了个大窟窿。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偷懒了。

后来,我军加强了防空力量,增加了观察哨,配备了高射炮、探照灯,我方空军也加强了堵截。敌机就不敢那么猖獗了。我们也摸到了敌机轰炸的规律,当防空哨发出警报或听到敌机快来时,就迅速撤离现场,钻到防空洞或就近的掩蔽物底下。敌机来时,也不再惊慌害怕。我人民空军加入战斗后,有时在防空壕里看两军飞机空战。敌我飞机交战时,像两只老鹰在空中打架,一会儿拉出一道白烟,一会儿直插蓝天,直到高得看不见,然后一头俯冲下来。不过实在是又困又累,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就这样经过十五个日日夜夜的奋战,全长十八、九里的鸭绿江铁路便桥终于提前5天完成。

父亲的铁旅岁月(四)抢修鸭绿江便桥

铁道兵抢修鸭绿江便线大桥。 便桥跨越江中二岛,需修三座桥梁,全长846米,便线全长9150米。2师4月19日接到抢修命令后,投入全部兵力,昼夜轮流作业,克服每天两次涨潮和敌机骚扰造成的困难,历时19天建成通车。对保证前线供应起了重要作用,受到东北军区通令嘉奖。”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25 13:54: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父亲的铁旅岁月(四)抢修鸭绿江便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