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2

共 35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2

“你还记得去年入冬,咱们这里下的那场大雪吗?”

“记得,雪很厚,那些天格外冷,怎么了?”

郑强的表情立刻凝重起来,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当中……

去年那场大雪,不仅造成了前沿哨所官兵们吃水的困难,更发生了一件建库以来,令所有人惊恐的事。郑强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天和其他战友,去16号哨所探望朱杰的那一幕。从得知这个消息后,同年的战友们约在一起,去看望16号哨所的朱杰,大家沿着Z字型石子路蜿蜒而上,来到距山顶不远的哨兵住所,一进门朱杰看见大家,一个身高一米八二,虎背熊腰的大汉,像个孩子似的失控,嚎啕着拥抱每一个人,好半天都停不下来了。一边哭一边不住的说:“战友们,差一点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身体也跟着瑟瑟发抖,等他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才给大家讲起,那晚他经历的惊魄一夜。

那天夜里,2点到4点轮到他站岗,和往常一样,时间快到时,闹铃叫醒了他,朱杰打着手电沿山路,慢慢朝山下岗亭走去。

换下上一班岗,朱杰就一头钻进了岗亭。已经下了两天的雪依然在下,冬天高原的气温本来就低,加之陆陆续续的降雪,让天气变的异常寒冷。穿着棉衣棉裤,外面披着厚重的皮大衣,脚上套着厚厚的棉袜,外加大头鞋,依然无法抵御彻骨的寒冷。朱杰感觉与其静静地待在岗亭里,还不如围着岗亭转圈圈,多少还能增加点热量,于是走出岗停,踏着积雪,围着岗亭转起了圈圈。不一会帽檐就被呼出的湿气,凝结了一层冰晶,被白雪覆盖的大地,能见度显然要好于平时漆黑一片的夜晚。朱杰就这么转着熬着时间。突然对面山坡上,传来一声“嗷~”的长鸣。接着就是错乱不齐的群“嗷!”朱杰抬眼一看,足足有二十来双若隐若现的绿光,在不停蠕动着。起初的朱杰并未太恐惧,因为哨所的夜晚,狼出没是常有的事,晚上睡觉伴着狼嚎,已是守库官兵习以为常的事。也从未发生过狼袭击过官兵的情况。所以,朱杰虽然有点紧张,却没意识到危险的发生。

看着山坡上这群狼,朱杰打开了手电筒,朝狼的方向晃了晃,晃动的光束让狼停止了嚎叫。双方都静静地注视着对方,突然一头狼朝山下开始移动,其它狼跟着那头狼,朝山下岗亭的方向跳跃过来。移动中狼群慢慢散开,像是受过训练一样,成扇形朝着岗亭的方向围了过来,走走停停,一步步接近岗亭。朱杰这才意识到危险的逼近,朝着接近的狼群吼叫了几声,端着枪朝狼比划着。可他做的这些动作,对狼群根本不起作用。反而激

发了狼的野性,一个个张开嘴,露出獠牙,发出低吼,目露凶光,死死盯着眼前的这个猎物。在这短暂的对视中,朱杰彻底落败了,急忙转身迅速进了岗亭,关上门把插销扣好。

在岗亭里,朱杰想用四个玻璃窗口,观察外面的情况,可此时,玻璃早已经结上厚厚的冰,根本观察不到外面的任何情况。朱杰端着枪,急促喘着粗气,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呼呼呼”低吼的声音,在岗亭四周错乱的响着,隔着木板缝隙,朱杰向外观察着。朱杰再次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声给自己壮胆,也想借着这声音,对狼产生点作用。但狼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不时露出獠牙,发出“呼呼”的声响,眼睛死死的盯着岗亭。不一会岗亭四周,已经被狼围的严严实实。双方这么就这么对峙着,朱杰早已经顾不得寒冷,手里紧紧握着枪靠在岗亭里。让朱杰感到一丝欣慰的是,岗亭是封闭的,狼是进不来的。内心期盼着下一班换岗的时间快点到来,接岗的战友能发现这里的情况。等待,焦急的等待……

就在朱杰惊恐万分的时候,突然岗亭四周的木板,发出“嘶嘶”爪子抠挠木板的声响,紧跟着啃噬木板撕裂声,骤然间从四周想起。朱杰站在岗亭中间,不停地转圈圈。

在一阵紧似一阵啃噬中,犬牙咀嚼声,木板断裂声交织在一起。四周木板开始出现裂缝。裂缝越来越大,狼的爪子已经在缝隙中伸了进来。此时恐惧占据了朱杰的整个大脑,朱杰的嘶吼和狼的“呼呼”声,组成了山谷里最恐怖的音效。

朱杰用刺刀,拼命往伸进爪子的地方刺去,狼的躲闪也非常迅捷,处于慌乱中的朱杰,根本无法准确刺中。随着木板裂缝的扩大,更加危险的一幕出现了,木质岗亭在群狼撕咬下,已经开始摇晃起来,而且摇晃得越来越大。突然一只狼的头,从裂缝中探了进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朱杰拼尽全力,用刺刀朝狼头狠狠刺去,狼想缩回头,却被卡在缝隙中动弹不得,只听“嗷!”的一声惨叫,一股鲜血从脖子上喷了出来。听见这只狼的惨叫声,其它狼停了下来,朱杰惊恐的四周观察着,这时就听见远处一声狼嚎,安静了片刻的狼,开始了更猛烈的撕咬。朱杰彻底绝望了,眼前飞速闪过,爸爸妈妈和亲人战友们的身影,预感到死亡的迫近。此时一头狼,从另一个方向也将要挤了进来。朱杰猛然间拉上枪栓,嘴里大喊一声:“爸爸妈妈,保佑我,儿子不想死啊!”说完朝住所的方向,举起枪扣动了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夜空,在山谷中回荡。

那一只探进脑袋的狼,听到这一声清脆的枪声,探进的脑袋愣在裂缝中,朱杰调转枪口,对着那只发愣的狼,果断扣动了扳机,又是一声惨叫,狼应声卧下去没了动静。朱杰彻底疯了,举着刺刀,在每一个缝隙中向外狂刺。撕咬的狼群停了下来,但并没有退走的意思,而是发出“呼呼!”的低沉声,继续围着岗亭转,似乎是等待着下一轮的进攻。朱杰也停止了刺杀、停止了嘶喊、停止了哭泣,之前一片空白的头脑,此刻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弹夹里只剩下三发子弹,如果狼发起新一轮攻击,他最多能打死三只,刺死两只。那么剩下的十几只狼,足以把他撕成碎片。当死神即将来临,反倒有了一种超脱的淡然,他端好抢等待着最后一搏。突然又是一声凄厉的狼嚎。奇怪的是,这次其它狼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朝狼嚎的方向退去,就在朱杰纳闷时,几束手电筒的光线,出现在雪夜的天空,从住所往下照射的光线越来越亮,不一会听见战友们,由远及近大呼小叫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朱杰重重地坐在岗亭的木板地上不省人事……

郑强对着小霞说:

“这就是你眼中的胆小鬼,一个拼命想活下去的战士,他没有你们课本上,那些英雄们的豪言壮语。但我们都认为他是英雄,让你失望了吧。”

“不不不,那不是胆小,他很勇敢——他是英雄!”

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小霞,哽咽的说着。

小霞的哭声,引来很多游人的诧异和好奇,向这边投来奇怪的眼神。

郑强拿出手帕递到她手里,继续讲述着。

那天朱杰,几乎是被战友们架着回到了住所,大家脱下他外面披着的大衣,湿透的棉衣结成冰一样的硬痂。

库里面出这种事还是头一遭,由于牵扯到了开枪,营长和教导员感觉事关重大,等道路疏通,天气放晴后,警卫营营长和教导员就赶到了机关,向库领导汇报了这起突发事件。

等教导员汇报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先是进行了自我检讨,最后请求库领导,对朱杰擅自开枪的行为给予处分。当教导员“处分”二字刚一出口,刘主任的拳头猛然间砸向桌子,只听“咣当”一声,瓷质的茶水杯盖,掉落在桌面上,在场所有人一惊!刘主任站起身,冲着营长和教导员吼道:“你们也是当了十几年的兵了,我们的士兵,差点成了狼嘴里的肉,你们居然跑到我这里,请求给这位战士处分,亏你们想的出来。”

营长站起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开口说道:“报告主任,《守库条例》明确规定,没有战争或破坏仓库的紧急情况,士兵不得擅自开枪。朱杰作为一名守库战士,违反了条例中的规定,所以……”

“胡闹,你们是怎样理解紧急情况的,难道只有阶级敌人搞破坏,或者美帝苏修打进来,才算紧急情况,我们的士兵命都快没了,这难道不是紧急情况?”

一旁的政委缓和但严肃地说:“我们作为干部,要爱护关心我们的战士,对条例的理解,不能只抠字面意思。试想一下那种情况,如果不允许开枪,后果会怎样,我们怎么去面对人家的父母?你们作为领导,不仅要严格要求他们,更是要学会关心他们,这样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

“是,我们错了。”营长,教导员异口同声的回答。

“勤务员,立刻叫韩副股长过来。”刘主任余怒未消的说着。

“是。”

不一会,韩股长就到了会议室。

“韩副股长,会后你马上写一份材料,今天必须写完打印好。”

“是,首长。”

“我明天就去分部汇报,就是丢了我老刘的乌纱帽,也要给这位战士争取到一个‘三等功’来!”

“老刘,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你这个火爆脾气,去了又得得罪人了!”周政委一旁轻轻地提醒道。

分部领导听了库领导的汇报,为了慎重期间,还专门组织干部来部队,实地进行了考察。当朱杰荣获“三等功”命令宣布后,郑强同年的战友们,都欢呼雀跃,朱杰成了他们中间,第一个荣获“三等功”的战士。

那天小霞第一次来信,当时白志勇特意交代,晚上去他那里,吃过晚饭郑强和郭义华,前后脚到了总机班。白志勇一脸的兴奋,悄悄告诉他们,他买了三盒鸡罐头,和一些压缩饼干。分成了三份,白志勇的一份,本打算寄给高中时谈的对象,郭义华是打算寄给家人。郑强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这些东西并不新鲜,但脑子里,已有了物有所去的地方。自得知了朱杰被狼袭击的事件后,三人决定,带着这些保管在白志勇宿舍的罐头饼干,约上其他战友,去慰问受了惊吓的朱杰。

听完郑强的讲述,小霞还在不断地抽泣,语不连声的讲着:“今天我受了一堂深刻的教育,我过去对于英雄的形象,过于理想化,概念化。听了朱杰哥哥的故事,才知道生命的宝贵,我相信你也会成长起来的,对死忘的恐惧并不丢人,而是能战胜它,才显得更加伟大!”

郑强被小霞的一席话感动着,这时肚子不听使唤,发出“咕咕咕”的声响,郑强看了看表对小霞说:“我已经是饥肠辘辘了。”说着从书包里,拿出早上带的馒头,“时间不早了,抓紧垫垫肚子,吃完我送你回去,别误了厂车。”

“等等,你怎么还带着吃的?”

“这有啥奇怪的,周天灶上给去县城游玩的官兵预备了馒头,我怕没时间吃饭,就带了几个。”

小霞咬了一口说道:“味道还不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你们军人的干粮。”

“那你就多吃点,这次委屈你了,将就将就吧。”

两个人吃着馒头,看着远处孩子们戏闹的身影,哈哈镜前爆发着一阵阵开心的笑声……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0/8/24 16:56: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抹不去的记忆(十)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