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父亲的铁旅岁月(三) 抢修粤汉铁路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0799
  • 工分: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父亲的铁旅岁月(三) 抢修粤汉铁路

抢修粤汉铁路

(1949.10--1950.9)

1949年解放大军横渡长江后,一路乘胜追击,将国民党部队逐步压缩到西南、华南的有限地区。为了阻止解放大军,国民党军队在逃跑时,对粤汉铁路进行了严重破坏,几乎所有的桥梁都被炸毁。为了保障前线供给,必须对铁路进行紧急抢修。

“野战军打到哪里,就把铁路修到哪里”。刚刚由第四野战军铁道纵队扩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的铁道兵部队,在抢修好京汉铁路河南段后,又紧随前方部队,于7月13日跨过长江,开始了粤汉铁路的抢修。

我们到衡山时,二支队各大队正在抢修衡山至衡阳前后的桥梁和线路。

我参加的第一个工程任务是加固洣河桥的桥桩。在那里扛了几天石头,就转移到了衡阳北的耒河桥。

耒河桥是一座铁梁桥,据衡阳七、八里路,总长360多米,桥身长100多米,桥墩20多米高,每孔20米,共五孔。该桥修建于三十年代,是中国最早的一座铁路桥。抗日战争时期,地方抗日武装为阻止日军南下,曾将铁桥炸毁。1949年10月国民党部队逃跑时,再次将这座桥炸断。我们去时,铁桥的大梁好几处都插到河里,是株衡段的重点工程。修桥人员是衡阳铁路局的一个桥梁队和铁道兵二师第二十二线路团的部分部队。

先修的是便桥。我们这些刚来的人员,主要任务是往桥墩下扛石头、水泥和往桥面上扛枕木。第一次参加这么艰巨的任务,加之年轻气盛,热情很高。材料场离桥墩100多米,一百斤一袋的水泥,两米六长的枕木最轻也有五十多斤,东北柞木的七八十斤,扛起来一路小跑,一天下来,腰酸腿等,饭都不想吃。因为大桥被炸的七零八落,时常有重物坠下,每次到桥下或上桥时都要小心翼翼。有个战士不小心踩空落入桥下,被水中的铁条穿进头部,不治而亡。

经过七天七夜的苦干,于11月28日将木便桥建成。

之后,大部队沿铁路继续南下,在五岭山区又修了几座小桥。12月28日,粤汉路全线通车。29日在广州东站举行了通车典礼,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叶剑英亲自到场祝贺并讲话,我们参加抢修的全体干部战士职工,每人都发了一枚粤汉铁路通车纪念章。

1950年初,粤汉铁路开始复旧。我们二十二线路团的两个连,配合衡阳铁路局一个桥梁队,复旧耒河铁桥。

那时没有大型起重设备,只有起重机和千斤顶。施工的方法就是由衡阳铁路局桥梁队将断在河里的铁梁一点一点顶起来,桥下的施工人员将我们抗来的枕木一根一根垫到翘起的钢梁底下,这样一点一点往上顶。顶平了桥梁后,接着进行桥墩的维修加固和桥面的维修施工,以及大桥两头接头部分的线路修整,这个工程一直干到50年的4月底,才算彻底完工。

50年5月,我们团到了广东的韶关,进行韶关至广东段的线路大中修。我们连住在广东北面的连江口。连江口是个沿江城镇,我们的驻地就在江边,每到傍晚,就有很多小花船(娼妓)靠在岸边。还有很多做小生意的,很热闹。

那里的天气实在太热,铁路上的钢轨都因膨胀顶的出了轨,接头的部位甚至顶的卷了饼,我们连的主要任务就是撞钢轨——先把钢轨截去一段,然后将撞轨器卡在钢轨上,七八个人来回拉撞,把钢轨接头部位的缝隙撞得大一些。

时值盛夏,战士们站在铁轨上,头上是火辣辣的太阳,脚下是烙铁一样的钢轨,站在铁轨上,脚底板像是被烙熟了,连小腿都烤的难受,只有拼命的喝水,让汗尽情的出,闹得身上的军装一天到晚像刚洗过一样,工地上烧开水的都有点供应不上。

当时的生活极其困难。大米是稻壳很多的糙米,吃一顿饭地上吐出一小堆稻壳;飘着几滴油花的汤菜,每人捞两筷子就只剩下一盆汤水,甚至每天只能喝两餐稀饭。

曾有一个阶段缺鞋穿。虽然一年也发五六双鞋,但一是由于体力活重,每天与石头钢轨打交道,费鞋,二是这里雨多,容易霉,但主要还是因为那些突击缝制的鞋质量太差,一双鞋只能穿个十天半月,最好的能穿一个月。发给我的一双“五眼”胶鞋,一只方头,一只圆头,方头的是青色的,圆头的是蓝色的。还发过一双“国防鞋”,鞋帮是帆布的,鞋底是牛皮的,但钉鞋底的钉子却是用竹签做的,走路时“咯吱”“咯吱”直响。听说还有用青苔填鞋底的。虽然每个人的挎包里都准备了针线缝补着穿,但还是青黄不接,很多人都赤着脚干活。我被逼得没办法,就找了一根破车厢上的橡胶管子,学着做了几双家乡人常穿的“呱嗒子”,得以共同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时光。秋后,每人发了一双翻毛皮鞋,鞋底上钉着大头钉子,很结实,以后也就不再缺鞋穿了。

工作上的苦累压不垮我们这些农村出身的战士,难熬的是疾病的折磨。北方人刚到南方水土不服,得痢疾病的很多,加之蚊子为害,疟疾肆虐,严重的时候一百多人的连队只剩下十几人出工。没有医药,只是靠每人发几瓣大蒜预防一下,“打摆子”时就躺在毒辣的太阳底下暴晒,很多人晒得身上爆了皮。我也没能幸免,先是痢疾,严重时两夜没离开厕所。生疟疾时,有一天,我发烧烧的鼻子鲜血直流,怎么也止不住,多亏邻居老太太端去的一碗草药水,喝下后方才止住。

在连江口干了一个多月,连队回到韶关进行了两个多月的休整。

在衡阳过的50年春节。除夕那天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铁二师的前身是回民支队,而我们22线路团,除少数随军铁路职工和我们这些后来补入的人员外,大多数干部战士是回族,因此,平时不吃猪肉,其实什么肉也吃不到。50年除夕,连队组织包饺子,副指导员给我们排分了一些牛肉,排长一看就火了:“我们是北方人,过年都吃猪肉饺子,从来不吃牛肉!”而副指导员说要照顾到回族的同志,要我们将就点。结果两人各不相让,大吵了起来。我们这些新来的战士,本来过年就想家,情绪不好,两位领导一吵吵,我们心里更不痛快,一个个躺倒铺上不起来,没有一个动手干活的。连里只好又派人到七、八里地的衡阳去买了些猪肉。焦副连长将猪肉送到我们排后,边帮我们收拾案板垛馅子,边说和着做调解工作,一会儿对回族的同志说:你们也不要太讲究,出门在外,酒肉穿肠过,哪个回回肚子里头还没有几两猪肉呢!一会儿又对我们说,回族的同志也不容易,人家有自己的信仰和习惯,大家都将就点吧!让副连长这么一说,大家才陆陆续续的动起手来。

吃了这顿猪肉饺子,以后三年再没吃到过猪肉。

在湖南和广东近一年的时间里,虽然又苦又累,但也有休闲的时候。在衡山时,有个星期天我还到洣河镇的集市上转了转。看到有人在那里卖豹子肉,要一元钱一斤,可惜我没钱买。

到铁道兵团半年以后,第一次领到了津贴,每人旧币七千元(相当于七角)。我用这七千元刚好买了一支钢笔。我们班的赵增荣抽烟,来南方后因为没钱买烟,经常偷偷捡工人们扔下的烟头抽,还怕工人们看见不好意思。发了津贴后,让他过了一顿烟瘾。后来看过一个资料,说那时师级干部每月也只有5元钱的津贴。

后来改发人民币,津贴也涨了不少,记得从朝鲜回国后,新兵7元,三年以上老兵9元,五年老兵和副班长11元,班长12、14元。随军技术工人30多元,一般的工人24元,另外部队还每月发给他们7元津贴。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23 12:11: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父亲的铁旅岁月(三) 抢修粤汉铁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