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父亲的铁旅岁月

共 31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0799
  • 工分: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父亲的铁旅岁月

父亲的铁旅岁月

张道烈,山东省沂水县院东头乡桃棵子村人,1933年7月12日生,1949年6月参军,1951年11月入党。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沂蒙军分区警卫营一连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二师第二十二线路团一营二连战士,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第二师材料场车工班副班长、班长;中国人民解志愿军铁道兵第二师第八团一连班长。随部队参加了粤汉铁路抢修、粤汉铁路复旧、来睦铁路修建、鸭绿江便桥抢修、朝鲜京义线、介川线护路抢修、复旧,黎湛铁路修建等。荣立三等功一次,朝鲜人民军军功一次。1955年4月复原回原籍务农至今。

以下内容根据父亲的回忆整理。

一、到了沂蒙军分区

(1949.6--1949.10)

1949年,是天翻地覆的一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继4月发起渡江战役、占领南京之后,便以摧古拉朽之势向华南和西南进军;而曾用乳汁、鲜血、换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又用扁担和小车刚刚完成了淮海战役支前任务的沂蒙山老根据地的人民,又以空前高涨的热情,为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彻底打垮国民党军队,解放全中国,筹军粮、做军鞋,积极开展春耕春种,进行生产自救活动等而轰轰烈烈的忙碌着。与此同时,也掀起了一个父送子、妻送夫、青年人报名参军,应征入伍的高潮。具有关史料记载,仅沂中县(山东抗日根据地设。1942年由沂水县改置。1949年8月复名沂水县),自解放战争开始至1949年9月,参军人数就达11926人。

本来应该麦收前就要到县城集结,但你爷爷考虑到我年龄还有点小,家里也正需要我帮忙收麦子,便与带兵的商量,能不能等我过了十六岁生日再走。带兵的考虑也是实情,便答应了你爷爷的要求。

麦收过后,一个晴朗的早晨。你爷爷陪着我,沿着山脚下那条唯一的出山小路,一直向东,走出了天天面对的大山。

从桃棵子村到沂水县城七十华里。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到了沂水城。

我被分到了沂中县独立营。

沂中县独立营始建于1939年,初建时叫县大队。1945年4月,县大队扩编为独立营。建国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委的刘立封,时任独立营的专职副政委。那时,由于八路军急需扩充,独立营不久就升入八路军主力部队。后来沂中县又组建了新的县大队或独立营,其编制时多时少,但一直是沂中县人民武装的主力。

1949年的沂中县独立营,只有一连和二连两个连队。我被分到了二连。

二连住在沂水西小巷一个主人姓尤的大宅院里。院子很干净,房屋已经腾空,用木板担在凳子上搭成的床铺,还算宽敞。但不知什么原因,那里臭虫特别多,所有的人全都被咬的满身疙瘩,钻心的痒,也没有什么药物消杀和治疗,痒急了就用手拼命地蒯。蒯破了皮,先是红肿,过两天就往外流脓水,只有默默的忍受着。

在这里闲住了二、三天,等人到齐了,就开始了紧张的教育训练。每天两堂时事政治教育课。由于当时不识字,不能记录,讲了些什么现在已经没有印象。军事训练主要是训练步法,齐步走和拔慢步(正步),天天如此。这样训练了一个半月,全连便“升级”(成建制调动)到沂蒙军分区,部队代号是沂蒙军分区警卫营一连。

那时,沂水地委(同年7月改为沂蒙专署)驻地在沂水县,沂蒙军分区(当时还习惯称为二分区)住在蒙阴县坦(dàn)埠乡的故县村,随军分区机关驻防的还有军分区教导营。

坦埠地处蒙阴、沂水、沂南三县交界处,自古以来就是商贸流通重镇。那里不仅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也是兵家必争的扼要之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4支队(为迷惑敌人,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和八路军山东纵队对外称四支队)、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鲁中二分区等党政机关曾在这里住过,第一届蒙阴县委在这里诞生。解放战争时期,闻名四海的孟良崮战役前线指挥部就座落于此。

我们一连住在坦埠河南边的邱家庄(现东河南村),二连和营部住在邱家庄以西四里路的张家庄(现西河南村)。

邱家庄不大,二、三十户人家沿东西街而住。我们两个班住在村东头街北一户人家的三间空房里。 主要任务依然是学习、训练,只是比在独立连时更紧张、更正规、更有战斗气息。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紧张的一日生活和特殊的伙食供应。

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出早操。先是全连集体跑步,然后在村西头的操场上以班为单位复习学过的队列动作。收操后,十五分钟洗漱整理被褥,接着开早饭。

当时是每日两餐制,早饭上午9点,晚饭下午四点。我们大都还是在长身体的年龄,本来吃饭就多,加上活动量大,一顿四、五个粗面馒头还是靠不到时候。吃饭时间规定十分钟,不管你吃饱吃不饱,到点就吹哨集合。刚去时感到特别紧张,吃饭时根本顾不上说笑,甚至连菜都顾不上吃,只听见“嗒嗒嗒”一片筷子碰缸子的声音,有些吃饭慢或饭量大的同志经常吃不饱。在沂水县独立营时,一个叫王字茂的“小麻子”,吃饭很慢,别人吃两缸子米饭,他一缸子还吃不完,所以顿顿吃不饱,饿的直哭。后来那人不见了,可能是退回去了。

吃完早饭急急忙忙上趟厕所,接着就集合训练或上课。上政治教育课时,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下课后回宿舍稍事休息,水还来不及喝几口,各班便开始组织出小操。小组长们积极的很,不用排长班长发话,就带着自己的组员找个地方操练起来。一时间,操场里,村里的空地上到处是队伍,练步伐,练投弹,爬障碍,比学赶帮,口号声响彻全村。

好不容易到了午睡的时间,可躺在床上肚子饿的“咕咕”直叫,翻来覆去睡不着。午睡起来,又要集体上课,不是时事政治教育就是军事训练,一上又是三四个小时。下课后,等不得休息就要开下午饭了。

饭后是游戏(自由活动)时间。说是“游戏”,其实也是训练,有单杠、双杠、跳高、跳远、爬障碍等。只不过不像上课那样严肃,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或爱好,参加哪一项活动都行,但不能个人自由玩。天黑后回宿舍,开始以班为单位组织讨论,直到晚上八九点钟。夜间隔三差五的还来个紧急集合,点完名就开始以每小时20华里的速度急行军,天明时回到营地,放下背包,接着就又开始军事训练或政治学习。

过了一段时间,开始练投弹和射击。射击是先学卧姿,后是跪射和立射。连里枪不多,但牌子很杂,“三八大盖”、“汉阳造”、“中正式”,等等,什么枪都有,只能轮换着瞄上几枪,轮不到时就用练刺杀用的木枪体会。此外,每个星期六都要到二分区司令部的驻地故县村会操。参加会操的有警卫营两个连、教导营以及分区直属的连队,我们连每次都是第一名。

就这样,每天六点起床,晚上九点熄灯,像拧足了发条的闹钟,没有休闲的时候。不过适应了一段时间后,也感觉不到多么紧张了。

那时的后勤供应体制可能还是战时供应体制。经过多年的战争,加之1948年的大面积冰雹灾害,当地的供应保障能力有限。况且当时首要的任务是支援前方作战。作为后方部队,虽然吃饭穿衣有了保障,但还不是那么及时,质量也不能保证。刚到独立营时,发的第一身军装还是手工纺织的“莱芜纰子”(一种很粗糙松散的本地手工布)粗布制做的,被子已经很旧,还补了很多补丁,十月一日以后发的棉衣才是机织的细布。去了一个多月才发的军帽。

粮食供应还算可以,但需要自己加工。

在沂水独立营时,因为刚过麦季,供应的是小麦,自己磨面粉。每天吃过下午饭后,以班为单位到连里去领小麦,每班40斤,然后分成两组,自己到老百姓家里借两盘磨磨面。一共磨三遍,前两遍时,用箩箩出面粉,等第三遍时将磨好的麸皮与前两遍箩出的面粉和在一起,这就是全面粉。到警卫营后,因为驻地邱家庄村小磨少,只好到坦埠河北面的坦埠村去磨,那里有我们连固定使用的十盘大磨。改成吃小米后,也是自己找碾子碾米。后来连里买了一头驴,就不用人工碾磨了。

粮食仓库很远,领粮食时人很多。因为没工具装,领粮的人只好自想办法:有用被单卷成口袋盛的,还有用裤子装的——那时的军装都是大裤裆裤子,先把裤脚扎好,装上粮食后再把裤腰扎住,扛起来很得劲。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0/8/21 14:14:1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父亲的铁旅岁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