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忆海钩沉”(十六)建军三十周年节日的回忆--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九

共 71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17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忆海钩沉”(十六)建军三十周年节日的回忆--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九

[原创]“忆海钩沉”(十六)建军三十周年节日的回忆--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九

原“海上先锋艇”英姿

“忆海钩沉”(十六) 建军三十周年节日那天的回忆

---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九

今年的八月一日,是我军建军九十三周年纪念日,在举国上下热烈庆祝这一光辉节日,回顾我们伟大的军队在党的领导下走过的光辉历程和取得的辉煌成绩,我们无不激情澎湃,无比骄傲和自豪。同时,我们这些退役多年的老兵,也不由地怀念起我们当年在部队的那些岁月,深深想念我们当年部队的领导和战友,以及我们在部队里渡过的日日夜夜。下面是笔者对六十多年前建军三十周年时的回忆,並以此表达对谆谆教导和培育我们成长的党和军队的感激之情。

1957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三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我们“先锋一号”艇(即3--541艇),正留守在汕头港休整,暫时没有出海任务,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可以留在港內欢渡节日。要知道,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沿海尤其是我东南沿海的对敌斗争形势还十分严峻,盘居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反攻大陆”,他们经常派出舰艇和军机对我沿海地区进行侦察骚扰,所以我们一直处在战备状态。而且,当时正是我国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关键时期,海上来往的商船特别多,需要我们护航。那个时期,我们经常不分昼夜地在海上执行巡逻警戒和护航护渔任务,很少有机会停留在港內休息,尤其是节假日,更是我们出海执行任务的时刻。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没有一次因过节留在港內的,即便是春节这样举国欢庆,合家团圆的节日,我们都是在海上渡过的。而这一次建军三十周年的建军节,我们得到休整的机会留在汕头港,可以在家过节了,大家都十分高兴。

在建军节到来之前,大概是1956年底1957年初,“解放军画报社”派出几位记者来我们“海上先锋艇”(我们平时称呼为“先锋一号”,舷号“3-541”)进行了专访。所以会选择我们艇,不仅是因为我艇是解放万山群岛战役时荣立战功的功勋艇,而且在平时的勤务和战备训练中,也是成绩斐然,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在56年底的大练兵中,我艇多人获得专业“技术能手”称号,获得由海军司令部和政治部颁发的“荣誉证书”,艇长廖超然在56年国庆节期间,作为部队英模代表受到毛主席和党中央其他领导人的接见。我还记得,当时“解放军画报社”的记者在艇上拍了不少照片,有我们航行时的照片,还有我们工作和训练的照片,总之,拍了不少照片,都是彩色的,他们回去洗好后寄给我们,艇长还拿给我们大家传看,上图好像就是那时拍的,指挥台上的那位年轻军官就是艇长廖超然。

以前过节,即使是国庆节,我们都没挂过满旗(即将信号旗串连起来从舰首到舰尾悬挂在舰艇上,称之为“挂满旗”,这是海军的礼仪,一般在节日或重要活动时悬挂。)我前面说过,每逢节日我们大都在海上执行任务根本没有机会“挂满旗”,可是这一次我们是在港內,就有机会用“挂满旗”来庆祝三十周年的建军节。节日的前一天晚上观通班长张贵就接到了“八一”节要“挂满旗”的指示。第二天大清早,张贵就带着信号兵小吴在指挥台上的旗箱前忙碌起来。早操后我见他们还在忙,就想去帮忙,张贵说你帮不了,因为这些信号旗的排列顺序是有规定的,不能随意乱来。从这件事可以看到,军队的一切都是有明确的规定,都要按条令办事,以保证军队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等他们忙完,将那些彩色信号旗从艇首拉到艇尾悬挂在战艇上时,已经是上午八时升国旗的时间,我们全艇官兵在披挂着节日盛装的战艇后甲板上,整装列队,满怀激情,庄严而隆重地,向高挂在主桅上的五星红旗致以崇高的敬礼。

按理说,节假日应该休息放假,让我们可以登岸到汕头市里逛街,或者到汕头市的中山公园游玩,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逛公园了,可是,那天並没有放假,而是留在艇上做好随时出航的准备。对此,我们早就习惯了。我们都知道,越是节假日,越是我们执行战备任务的时刻,我们守卫好家门,祖国人民才能安心欢度节日。

中午加餐,伙房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那天我们停靠的是海军码头,这里,容笔者对海军码头略作介绍: 那时的汕头港,有两座军用码头,一座是“亚细亚码头”,那是一座木码头,直通水警区司令部,这座码头较小,只有一只艇位的长度,並排也只能停靠两到三艘炮艇,码头设施也较简陋;另一座是“海军码头”,位置在当时的海滨公园附近(大概是这个名字,记不清了)这是一座水泥码头,是我们三中队(汕头水警区第三巡逻艇中队)于55年初来到汕头时新修建的。码头要大许多,有两只艇位的长度,码头的设施也较齐全,还有篮球场,当时汕头的驻军部队经常在那儿进行篮球赛,周六晚上水警区政治部的电影队还在码头上放电影。这两座码头都是我们经常使用的码头。

节日那天,我们艇就停靠在海军码头上,节日“午宴”也移至码头上举行。我们官兵分成几“桌”,在码头上席地而坐,炊事员捧来了几大盆“佳肴”,同时,艇长“开恩”还让炊事员拿来几瓶红酒,大家“开怀畅饮”,痛痛快快地享受着美酒佳肴。然而“好景不常”,“会餐”只进行到一半,信号台就发来信号,命我艇立即启航返回汕尾港(我们三中队主要以汕尾港为基地,负责从红海湾到珠江口一带海域的防务),有新任务要我们完成,于是,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我们就完成了出航准备,离开了码头,朝妈屿口驶去。

驶出汕头港口的鹿屿水道,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碧波滚滚的大海,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天虽然烈日当空,天高云淡,是一个大晴天,可是,海面上却大风骤起,海浪滔天,我们艇一下子就陷入到滚滚波涛之中,忽上忽下地颠簸在海浪的峰谷之间。那天的海浪确实很大,当战艇被推上浪峰时,艇尾都露出了海面,连螺旋浆都露在水面上空转;当陷入浪谷时,在远处只能看到我们的桅顶,艇身完全隐没在海面之下。这样的风浪,以前也偶有遇见,但很少碰到,没想到这次又遇到了。更遭糕的是,中午的节日加餐,大家都吃了很多,现在遇到这么大的风浪,艇上官兵全都晕了船,都呕吐起来,把午餐的加餐全都倒了出来。尤其是我更是遭罪,中午多吃了几口青椒炒肉丝,辣椒进到胃里,全成了“辣椒水”,一下子从口腔和鼻腔喷涌而出,就好像被灌了辣椒水,眼泪鼻涕一把把地流,难受之极。再看其他战友,个个都呕吐得面无血色,有人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最难受的要算机舱里的轮机兵了,他们工作的机舱密不透风,因海浪扑向甲板略过舱门,不得不把机舱的露天水密舱盖都关上了,机舱里又闷又热,虽有一个电扇,可是吹出来的也是热风,况且机器的燥声又大,舱里浓重的油污气味本来就令人作呕,遇上这么大的风浪,他们所受之苦,可以想象。我记得,轮机班有两位战士是从内蒙大草原来的,一位叫李三不浪,另一位姓何(名字想不起来了),他们从小就在草原上长大,身体都壮的像牛,可是在这样的风浪中,他们也顶不住了,轮机兵小何更是呕吐得力气全无,直接瘫坐在舷边甲板上,双手紧紧抓住护栏,大口大口地向海里呕吐,面色也变得蜡黄苍白。像他这种情况当时在艇上並非个别,晕船呕吐,艇上官兵无一幸免。而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战斗警报声,全艇进入一级战斗准备。再看我们的战士,听到战斗警报后,精神为之一震,顿时停止了呕吐,个个都像小老虎似的奔向自己的战位,不到两分钟,各战斗部门都做好了战斗准备。“第一战斗部门好!”,“第二战斗部门好!”,各部门的报告声此起彼落,那时除了风声海浪声和机器的响声,艇上一片沉静,都在等待艇长的命令。这里容笔者再作一点介绍。我们那时的舰艇设有六大部门(小型舰艇要少些),主要的有航海部门(即第一战斗部门),枪炮部门(即第二战斗部门),观通部门(即第三战斗部门),机电部门(即第四战斗部门),等等,其他就不作介绍了。各部门里还根据岗位职责设立战位,每名战士都有自己的战位,所以,舰艇上的一切行动,都能有条不紊,迅捷高效。

其实那天並没有敌情,艇长拉响战斗警报,是看到当时的海况条件,是一次极好的战备训练机会,让战士们能在复杂困难的情况下提高自己的实战能力,所以临时安排了几项演习科目。那天,枪炮部门操练了在复杂海况下对指定目标的瞄准;然后,全艇又进行了破损堵漏演习,那次是设定船体大面积破损的演习,由轮机班长指挥,堵漏器材是一块大帆布四个角系着绳索,从船头兜底贴附在假定的破损部位,利用水的压力,紧紧地堵住破口(有点像“创口贴”似的,不过只能用于小型舰艇,大型舰船就不能用了),在抵达汕尾前,我们又进行了一次防化演习,全艇官兵都戴上套头的防毒面具,身穿上下两身的舰艇雨衣,脚穿高筒雨靴,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缝隙,演习结束后,我们每个人都全身湿透了,脱下的雨靴,足足倒出了半脸盆的汗水。

半夜时分,我们缓缓驶入了寂静的汕尾港,岸上只有星星点点稀疏的灯光。我们就是这样用自己的方式,庆祝建军三十周年纪念。(完)

2020年8月1日 写于上海寓所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8/11 21:36:27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5711
      • 工分: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廖一帆

      有两个具体问题向老叔求证、核实一下。我在商船实习的航行与机舱部门值班时,都实行四小时六班轮班制,即0-4,4-8和8-12三班,不同职务每天早晚各上两班,其好处是每人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上岗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后在GMI跟一位60年代皇家海军前辈闲聊时扯到,他们按不同战备等级分为三种值班制度:cruise station, defence station and action station。Cruise station即根据敌情判断,认为不存在危险,此时各员按常规、定时值班、轮休,但他们实行的是7班制,即傍晚4-8时那一班再分为4-6和6-8的两个小班,据那位前辈介绍,这种“不等分的”安排是为了让各部门官兵能有机会轮流在不同时段值班,从而“众生平等”,大家在分派工作时不会挑肥拣瘦,少了些牢骚。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每个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不停地变动,疲于奔命,按照我个人的经验更是甚为不解,为此跟他鸡同鸭讲地讨论了许久。请教老叔,你们当年航海班和轮机班等的日常值班是如何安排的?

      其次,先父曾跟我说起,他在52、53年前后到大连第一和第二海校受训时,有许多教员是国民党时代闽系海军的留用人员,他们多为马尾海校出身,然后又到过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过(即我们后来的GMI),当时没有什么标准教材,老教官们自编的教案就带有很深的英制烙印,比如在枪炮、表盘记录等,都是用‘来表示英尺,用“来表示英寸;但到他结业分配到部队见习时,带班的枪炮长是陆军转行过来的老大哥,他认为英尺比英寸长,所以必须用两撇”来记录英尺,用一撇’记录英寸。我军的第一规矩必须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更因为各种记录不管采用什么格式,都必须保持相符、连贯才不会出错,因此父亲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但一直很困惑,留下一个心结,直到我89、90年学远洋业务,放假回家时他听说其中有集装箱业务,便让我用英制表达FEU标准箱的三维尺寸,我便写了8‘X8’6”X40',此时他才释然。后来在2012年我首次到格林尼治钦天监遛弯时,一见到镶嵌在其外墙的标准英制尺度铜牌,一下子便想到了这份延续了五六十年、早在我出生前10好几年就已命中注定的缘分,只可惜那时老父已意识全失,再无法向他亲口报告这份惊喜的发现了。我现在想请教老叔的是,到了您亲历的50年代中后期,那别扭的皇家海军典章、英制标准是否都已淡出人民海军的日常作训,而改为公制了(比如1.5英寸口径改称37mm炮等)?或者皇家海军的传统是否还以某些形式影响着早期人民海军的发展?从您前面的旧作中,我了解你们那时基本上改用了苏制,但因我自己在老皇军的最高学府呆了六七年,还是本能地想尽量发掘一些有关母校跟自家长辈之间的关联,幸祈勿怪。

      18楼 musanshi
      一帆侄: 我近来身体欠安,这几天都在医院检查(经查並无大碍,勿念),故而未能及时看到你的询问,迟复见谅!所问艇上部门值班一事,我只能根据我在先锋艇的情况略作介绍。先锋艇是小型舰艇,平时人员编制大约为24人,1956年因准备打战(我在“护送陈赓大将视察前线”一文中已有介绍),编制扩充到42人,所以各部门根据人数轮流值班,一般两小时一班,停泊时战士轮流站岗,也时两小时一班(军官不排班)。至于所採用的度量制度,专业性太强,已超出我的知识范围,恐难以作答,就我知道的略作介绍。我们那时公制英制都用,但都为国际通用惯例,如,时间用“h”表示时,“m”表示分,“s”表示秒;经纬度用“。”表示“度”,“ ,”表示“分”,“ ””表示“秒”,此外,距离用“海里”,长度用“链” ,吃水用“英尺”,等等,还有些记不起来了,毕竟已有五六十年没碰过这些东西了,就这点概念和知识,在你们这些专家面前,已有“班门弄斧”之嫌,见笑了。下午还要去医院,不多写了。祝好! 三石 9月3日
      多谢三石叔不厌其烦的详细指教!您这些非常empirical的oral history对于晚辈阅读干巴巴的文献记录来说是个独一无二的重要补充,也是对历史的一个交代,小侄说它们对于探知先辈业绩的意义,并非恭维、客套的虚词,而是带着一份景仰之情重构你们光辉岁月的必须。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在您和您老战友们的面前,永远只是个小学生,需要从你们身上汲取永不穷竭的精神力量并将此代代相传,我认为这是我们晚辈的责任,根本谈不上什么“专家”,老叔的勉励实在羞煞小侄了。惟祈望老叔保重贵体。您现在是我们这个海上先锋大家庭的老祖宗,您的幸福安康、无恙顺心,身系着我们晚辈的最大福分,万祈老叔履行这个social responsibility。

      2020/9/3 10:16:4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5711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廖一帆

      有两个具体问题向老叔求证、核实一下。我在商船实习的航行与机舱部门值班时,都实行四小时六班轮班制,即0-4,4-8和8-12三班,不同职务每天早晚各上两班,其好处是每人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上岗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后在GMI跟一位60年代皇家海军前辈闲聊时扯到,他们按不同战备等级分为三种值班制度:cruise station, defence station and action station。Cruise station即根据敌情判断,认为不存在危险,此时各员按常规、定时值班、轮休,但他们实行的是7班制,即傍晚4-8时那一班再分为4-6和6-8的两个小班,据那位前辈介绍,这种“不等分的”安排是为了让各部门官兵能有机会轮流在不同时段值班,从而“众生平等”,大家在分派工作时不会挑肥拣瘦,少了些牢骚。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每个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不停地变动,疲于奔命,按照我个人的经验更是甚为不解,为此跟他鸡同鸭讲地讨论了许久。请教老叔,你们当年航海班和轮机班等的日常值班是如何安排的?

      其次,先父曾跟我说起,他在52、53年前后到大连第一和第二海校受训时,有许多教员是国民党时代闽系海军的留用人员,他们多为马尾海校出身,然后又到过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过(即我们后来的GMI),当时没有什么标准教材,老教官们自编的教案就带有很深的英制烙印,比如在枪炮、表盘记录等,都是用‘来表示英尺,用“来表示英寸;但到他结业分配到部队见习时,带班的枪炮长是陆军转行过来的老大哥,他认为英尺比英寸长,所以必须用两撇”来记录英尺,用一撇’记录英寸。我军的第一规矩必须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更因为各种记录不管采用什么格式,都必须保持相符、连贯才不会出错,因此父亲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但一直很困惑,留下一个心结,直到我89、90年学远洋业务,放假回家时他听说其中有集装箱业务,便让我用英制表达FEU标准箱的三维尺寸,我便写了8‘X8’6”X40',此时他才释然。后来在2012年我首次到格林尼治钦天监遛弯时,一见到镶嵌在其外墙的标准英制尺度铜牌,一下子便想到了这份延续了五六十年、早在我出生前10好几年就已命中注定的缘分,只可惜那时老父已意识全失,再无法向他亲口报告这份惊喜的发现了。我现在想请教老叔的是,到了您亲历的50年代中后期,那别扭的皇家海军典章、英制标准是否都已淡出人民海军的日常作训,而改为公制了(比如1.5英寸口径改称37mm炮等)?或者皇家海军的传统是否还以某些形式影响着早期人民海军的发展?从您前面的旧作中,我了解你们那时基本上改用了苏制,但因我自己在老皇军的最高学府呆了六七年,还是本能地想尽量发掘一些有关母校跟自家长辈之间的关联,幸祈勿怪。

      18楼 musanshi
      一帆侄: 我近来身体欠安,这几天都在医院检查(经查並无大碍,勿念),故而未能及时看到你的询问,迟复见谅!所问艇上部门值班一事,我只能根据我在先锋艇的情况略作介绍。先锋艇是小型舰艇,平时人员编制大约为24人,1956年因准备打战(我在“护送陈赓大将视察前线”一文中已有介绍),编制扩充到42人,所以各部门根据人数轮流值班,一般两小时一班,停泊时战士轮流站岗,也时两小时一班(军官不排班)。至于所採用的度量制度,专业性太强,已超出我的知识范围,恐难以作答,就我知道的略作介绍。我们那时公制英制都用,但都为国际通用惯例,如,时间用“h”表示时,“m”表示分,“s”表示秒;经纬度用“。”表示“度”,“ ,”表示“分”,“ ””表示“秒”,此外,距离用“海里”,长度用“链” ,吃水用“英尺”,等等,还有些记不起来了,毕竟已有五六十年没碰过这些东西了,就这点概念和知识,在你们这些专家面前,已有“班门弄斧”之嫌,见笑了。下午还要去医院,不多写了。祝好! 三石 9月3日
      多谢三石叔不厌其烦的详细指教!您这些非常empirical的oral history对于晚辈阅读干巴巴的文献记录来说是个独一无二的重要补充,也是对历史的一个交代,小侄说它们对于探知先辈业绩的意义,并非恭维、客套的虚词,而是带着一份景仰之情重构你们光辉岁月的必须。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在您和您老战友们的面前,永远只是个小学生,需要从你们身上汲取永不穷竭的精神力量并将此代代相传,我认为这是我们晚辈的责任,根本谈不上什么“专家”,老叔的勉励实在羞煞小侄了。惟祈望老叔保重贵体。您现在是我们这个海上先锋大家庭的老祖宗,您的幸福安康、无恙顺心,身系着我们晚辈的最大福分,万祈老叔履行这个social responsibility。

      2020/9/3 10:16: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2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廖一帆

      有两个具体问题向老叔求证、核实一下。我在商船实习的航行与机舱部门值班时,都实行四小时六班轮班制,即0-4,4-8和8-12三班,不同职务每天早晚各上两班,其好处是每人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上岗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后在GMI跟一位60年代皇家海军前辈闲聊时扯到,他们按不同战备等级分为三种值班制度:cruise station, defence station and action station。Cruise station即根据敌情判断,认为不存在危险,此时各员按常规、定时值班、轮休,但他们实行的是7班制,即傍晚4-8时那一班再分为4-6和6-8的两个小班,据那位前辈介绍,这种“不等分的”安排是为了让各部门官兵能有机会轮流在不同时段值班,从而“众生平等”,大家在分派工作时不会挑肥拣瘦,少了些牢骚。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每个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不停地变动,疲于奔命,按照我个人的经验更是甚为不解,为此跟他鸡同鸭讲地讨论了许久。请教老叔,你们当年航海班和轮机班等的日常值班是如何安排的?

      其次,先父曾跟我说起,他在52、53年前后到大连第一和第二海校受训时,有许多教员是国民党时代闽系海军的留用人员,他们多为马尾海校出身,然后又到过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过(即我们后来的GMI),当时没有什么标准教材,老教官们自编的教案就带有很深的英制烙印,比如在枪炮、表盘记录等,都是用‘来表示英尺,用“来表示英寸;但到他结业分配到部队见习时,带班的枪炮长是陆军转行过来的老大哥,他认为英尺比英寸长,所以必须用两撇”来记录英尺,用一撇’记录英寸。我军的第一规矩必须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更因为各种记录不管采用什么格式,都必须保持相符、连贯才不会出错,因此父亲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但一直很困惑,留下一个心结,直到我89、90年学远洋业务,放假回家时他听说其中有集装箱业务,便让我用英制表达FEU标准箱的三维尺寸,我便写了8‘X8’6”X40',此时他才释然。后来在2012年我首次到格林尼治钦天监遛弯时,一见到镶嵌在其外墙的标准英制尺度铜牌,一下子便想到了这份延续了五六十年、早在我出生前10好几年就已命中注定的缘分,只可惜那时老父已意识全失,再无法向他亲口报告这份惊喜的发现了。我现在想请教老叔的是,到了您亲历的50年代中后期,那别扭的皇家海军典章、英制标准是否都已淡出人民海军的日常作训,而改为公制了(比如1.5英寸口径改称37mm炮等)?或者皇家海军的传统是否还以某些形式影响着早期人民海军的发展?从您前面的旧作中,我了解你们那时基本上改用了苏制,但因我自己在老皇军的最高学府呆了六七年,还是本能地想尽量发掘一些有关母校跟自家长辈之间的关联,幸祈勿怪。

      一帆侄: 我近来身体欠安,这几天都在医院检查(经查並无大碍,勿念),故而未能及时看到你的询问,迟复见谅!所问艇上部门值班一事,我只能根据我在先锋艇的情况略作介绍。先锋艇是小型舰艇,平时人员编制大约为24人,1956年因准备打战(我在“护送陈赓大将视察前线”一文中已有介绍),编制扩充到42人,所以各部门根据人数轮流值班,一般两小时一班,停泊时战士轮流站岗,也时两小时一班(军官不排班)。至于所採用的度量制度,专业性太强,已超出我的知识范围,恐难以作答,就我知道的略作介绍。我们那时公制英制都用,但都为国际通用惯例,如,时间用“h”表示时,“m”表示分,“s”表示秒;经纬度用“。”表示“度”,“ ,”表示“分”,“ ””表示“秒”,此外,距离用“海里”,长度用“链” ,吃水用“英尺”,等等,还有些记不起来了,毕竟已有五六十年没碰过这些东西了,就这点概念和知识,在你们这些专家面前,已有“班门弄斧”之嫌,见笑了。下午还要去医院,不多写了。祝好! 三石 9月3日

      2020/9/3 9:32:14
      左箭头-小图标

      有两个具体问题向老叔求证、核实一下。我在商船实习的航行与机舱部门值班时,都实行四小时六班轮班制,即0-4,4-8和8-12三班,不同职务每天早晚各上两班,其好处是每人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上岗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后在GMI跟一位60年代皇家海军前辈闲聊时扯到,他们按不同战备等级分为三种值班制度:cruise station, defence station and action station。Cruise station即根据敌情判断,认为不存在危险,此时各员按常规、定时值班、轮休,但他们实行的是7班制,即傍晚4-8时那一班再分为4-6和6-8的两个小班,据那位前辈介绍,这种“不等分的”安排是为了让各部门官兵能有机会轮流在不同时段值班,从而“众生平等”,大家在分派工作时不会挑肥拣瘦,少了些牢骚。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每个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不停地变动,疲于奔命,按照我个人的经验更是甚为不解,为此跟他鸡同鸭讲地讨论了许久。请教老叔,你们当年航海班和轮机班等的日常值班是如何安排的?

      其次,先父曾跟我说起,他在52、53年前后到大连第一和第二海校受训时,有许多教员是国民党时代闽系海军的留用人员,他们多为马尾海校出身,然后又到过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过(即我们后来的GMI),当时没有什么标准教材,老教官们自编的教案就带有很深的英制烙印,比如在枪炮、表盘记录等,都是用‘来表示英尺,用“来表示英寸;但到他结业分配到部队见习时,带班的枪炮长是陆军转行过来的老大哥,他认为英尺比英寸长,所以必须用两撇”来记录英尺,用一撇’记录英寸。我军的第一规矩必须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更因为各种记录不管采用什么格式,都必须保持相符、连贯才不会出错,因此父亲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但一直很困惑,留下一个心结,直到我89、90年学远洋业务,放假回家时他听说其中有集装箱业务,便让我用英制表达FEU标准箱的三维尺寸,我便写了8‘X8’6”X40',此时他才释然。后来在2012年我首次到格林尼治钦天监遛弯时,一见到镶嵌在其外墙的标准英制尺度铜牌,一下子便想到了这份延续了五六十年、早在我出生前10好几年就已命中注定的缘分,只可惜那时老父已意识全失,再无法向他亲口报告这份惊喜的发现了。我现在想请教老叔的是,到了您亲历的50年代中后期,那别扭的皇家海军典章、英制标准是否都已淡出人民海军的日常作训,而改为公制了(比如1.5英寸口径改称37mm炮等)?或者皇家海军的传统是否还以某些形式影响着早期人民海军的发展?从您前面的旧作中,我了解你们那时基本上改用了苏制,但因我自己在老皇军的最高学府呆了六七年,还是本能地想尽量发掘一些有关母校跟自家长辈之间的关联,幸祈勿怪。

      2020/9/1 7:22:5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5711
      • 工分: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有两个具体问题向老叔求证、核实一下。我在商船实习的航行与机舱部门值班时,都实行四小时六班轮班制,即0-4,4-8和8-12三班,不同职务每天早晚各上两班,其好处是每人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上岗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后在GMI跟一位60年代皇家海军前辈闲聊时扯到,他们按不同战备等级分为三种值班制度:cruise station, defence station and action station。Cruise station即根据敌情判断,认为不存在危险,此时各员按常规、定时值班、轮休,但他们实行的是7班制,即傍晚4-8时那一班再分为4-6和6-8的两个小班,据那位前辈介绍,这种“不等分的”安排是为了让各部门官兵能有机会轮流在不同时段值班,从而“众生平等”,大家在分派工作时不会挑肥拣瘦,少了些牢骚。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每个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不停地变动,疲于奔命,按照我个人的经验更是甚为不解,为此跟他鸡同鸭讲地讨论了许久。请教老叔,你们当年航海班和轮机班等的日常值班是如何安排的?

      其次,先父曾跟我说起,他在52、53年前后到大连第一和第二海校受训时,有许多教员是国民党时代闽系海军的留用人员,他们多为马尾海校出身,然后又到过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过(即我们后来的GMI),当时没有什么标准教材,老教官们自编的教案就带有很深的英制烙印,比如在枪炮、表盘记录等,都是用‘来表示英尺,用“来表示英寸;但到他结业分配到部队见习时,带班的枪炮长是陆军转行过来的老大哥,他认为英尺比英寸长,所以必须用两撇”来记录英尺,用一撇’记录英寸。我军的第一规矩必须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更因为各种记录不管采用什么格式,都必须保持相符、连贯才不会出错,因此父亲后来也就“将错就错”了,但一直很困惑,留下一个心结,直到我89、90年学远洋业务,放假回家时他听说其中有集装箱业务,便让我用英制表达FEU标准箱的三维尺寸,我便写了8‘X8’6”X40',此时他才释然。后来在2012年我首次到格林尼治钦天监遛弯时,一见到镶嵌在其外墙的标准英制尺度铜牌,一下子便想到了这份延续了五六十年、早在我出生前10好几年就已命中注定的缘分,只可惜那时老父已意识全失,再无法向他亲口报告这份惊喜的发现了。我现在想请教老叔的是,到了您亲历的50年代中后期,那别扭的皇家海军典章、英制标准是否都已淡出人民海军的日常作训,而改为公制了(比如1.5英寸口径改称37mm炮等)?或者皇家海军的传统是否还以某些形式影响着早期人民海军的发展?从您前面的旧作中,我了解你们那时基本上改用了苏制,但因我自己在老皇军的最高学府呆了六七年,还是本能地想尽量发掘一些有关母校跟自家长辈之间的关联,幸祈勿怪。

      2020/9/1 7:22:52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198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廖一帆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12楼 musanshi
      一帆侄:看到你的介绍,十分高兴,深感欣慰,有些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如你所说的先锋艇的战旗,几次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作为先锋艇曾经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我在艇上时,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过先锋艇所获得的奖旗,但有一次,大概是1957年春季,为欢迎新兵入伍,我们在前舱开欢迎会。我来到前舱时,只见住舱四壁都挂着大小不一,型状各异的奖旗,有的已经破旧不堪,还有的被战火烧去一角,当我目睹这些战旗和奖旗时,我也深深地感到震憾,那都是我们先锋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荣誉。那次的迎新会,是你的父亲,当时先锋艇的艇长廖超然和艇副指导员冯忠文筹划举办的,我们先锋艇的新老艇员都深受教育。这事,我好像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过,是在哪一篇,记不清了。三石又及
      14楼 廖一帆
      叔太过谦了!您是这个国家的功臣,我们每一个晚辈都欠你们的,您是这一切事迹的亲历者,又是学者教授出身,小侄自然很理解您不愿过多渲染自己事迹的自贬(self-effacing),但你们长辈老一代的点滴逸闻,都是历史,对于后代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一份关于先锋精神在节假日保持战备的“平铺直叙”非常珍贵,也让我更立体地理解先父干巴巴的说教。侄儿期待着读到更多的先锋艇逸闻,瞻仰前辈的风采。那好,我下回若到上海出差,一定先跟叔叔约好,咱爷俩可是不见不散哦!
      期待你的到访和我们的欢聚。三石

      2020/8/30 18:39:36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廖一帆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12楼 musanshi
      一帆侄:看到你的介绍,十分高兴,深感欣慰,有些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如你所说的先锋艇的战旗,几次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作为先锋艇曾经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我在艇上时,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过先锋艇所获得的奖旗,但有一次,大概是1957年春季,为欢迎新兵入伍,我们在前舱开欢迎会。我来到前舱时,只见住舱四壁都挂着大小不一,型状各异的奖旗,有的已经破旧不堪,还有的被战火烧去一角,当我目睹这些战旗和奖旗时,我也深深地感到震憾,那都是我们先锋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荣誉。那次的迎新会,是你的父亲,当时先锋艇的艇长廖超然和艇副指导员冯忠文筹划举办的,我们先锋艇的新老艇员都深受教育。这事,我好像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过,是在哪一篇,记不清了。三石又及
      叔太过谦了!您是这个国家的功臣,我们每一个晚辈都欠你们的,您是这一切事迹的亲历者,又是学者教授出身,小侄自然很理解您不愿过多渲染自己事迹的自贬(self-effacing),但你们长辈老一代的点滴逸闻,都是历史,对于后代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一份关于先锋精神在节假日保持战备的“平铺直叙”非常珍贵,也让我更立体地理解先父干巴巴的说教。侄儿期待着读到更多的先锋艇逸闻,瞻仰前辈的风采。那好,我下回若到上海出差,一定先跟叔叔约好,咱爷俩可是不见不散哦!

      2020/8/30 18:05:16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廖一帆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12楼 musanshi
      一帆侄:看到你的介绍,十分高兴,深感欣慰,有些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如你所说的先锋艇的战旗,几次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作为先锋艇曾经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我在艇上时,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过先锋艇所获得的奖旗,但有一次,大概是1957年春季,为欢迎新兵入伍,我们在前舱开欢迎会。我来到前舱时,只见住舱四壁都挂着大小不一,型状各异的奖旗,有的已经破旧不堪,还有的被战火烧去一角,当我目睹这些战旗和奖旗时,我也深深地感到震憾,那都是我们先锋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荣誉。那次的迎新会,是你的父亲,当时先锋艇的艇长廖超然和艇副指导员冯忠文筹划举办的,我们先锋艇的新老艇员都深受教育。这事,我好像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过,是在哪一篇,记不清了。三石又及
      叔太过谦了!您是这个国家的功臣,我们每一个晚辈都欠你们的,您是这一切事迹的亲历者,又是学者教授出身,小侄自然很理解您不愿过多渲染自己事迹的自贬(self-effacing),但你们长辈老一代的点滴逸闻,都是历史,对于后代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一份关于先锋精神在节假日保持战备的“平铺直叙”非常珍贵,也让我更立体地理解先父干巴巴的说教。侄儿期待着读到更多的先锋艇逸闻,瞻仰前辈的风采。那好,我下回若到上海出差,一定先跟叔叔约好,咱爷俩可是不见不散哦!

      2020/8/30 18:05:1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19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廖一帆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一帆侄:看到你的介绍,十分高兴,深感欣慰,有些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如你所说的先锋艇的战旗,几次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作为先锋艇曾经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我在艇上时,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过先锋艇所获得的奖旗,但有一次,大概是1957年春季,为欢迎新兵入伍,我们在前舱开欢迎会。我来到前舱时,只见住舱四壁都挂着大小不一,型状各异的奖旗,有的已经破旧不堪,还有的被战火烧去一角,当我目睹这些战旗和奖旗时,我也深深地感到震憾,那都是我们先锋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荣誉。那次的迎新会,是你的父亲,当时先锋艇的艇长廖超然和艇副指导员冯忠文筹划举办的,我们先锋艇的新老艇员都深受教育。这事,我好像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过,是在哪一篇,记不清了。三石又及

      2020/8/30 16:52: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1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廖一帆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一帆侄:看到你的介绍,十分高兴,深感欣慰,有些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如你所说的先锋艇的战旗,几次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作为先锋艇曾经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我在艇上时,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过先锋艇所获得的奖旗,但有一次,大概是1957年春季,为欢迎新兵入伍,我们在前舱开欢迎会。我来到前舱时,只见住舱四壁都挂着大小不一,型状各异的奖旗,有的已经破旧不堪,还有的被战火烧去一角,当我目睹这些战旗和奖旗时,我也深深地感到震憾,那都是我们先锋艇的前辈用鲜血换来的荣誉。那次的迎新会,是你的父亲,当时先锋艇的艇长廖超然和艇副指导员冯忠文筹划举办的,我们先锋艇的新老艇员都受教育。这事,我好像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过,是在哪一篇,记不清了。三石又及

      2020/8/30 16:52:45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GMI的院长原来是在1982年的福克兰战争中担任英军特混舰队司令的Woodward将军的情报参谋来的,后来他听了先锋艇的事迹,便跟我一道,将皇家海军军歌的歌词稍加变造,用于描述你们先锋艇的精神:Vanguard, break the waves!

      2020/8/30 14:17:09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GMI的院长原来是在1982年的福克兰战争中担任英军特混舰队司令的Woodward将军的情报参谋来的,后来他听了先锋艇的事迹,便跟我一道,将皇家海军军歌的歌词稍加变造,用于描述你们先锋艇的精神:Vanguard, break the waves!

      2020/8/30 14:17:08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GMI的院长原来是在1982年的福克兰战争中担任英军特混舰队司令的Woodward将军的情报参谋来的,后来他听了先锋艇的事迹,便跟我一道,将皇家海军军歌的歌词稍加变造,用于描述你们先锋艇的精神:Vanguard, break the waves!

      2020/8/30 14:17:08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GMI的院长原来是在1982年的福克兰战争中担任英军特混舰队司令的Woodward将军的情报参谋来的,后来他听了先锋艇的事迹,便跟我一道,将皇家海军军歌的歌词稍加变造,用于描述你们先锋艇的精神:Vanguard, break the waves!

      2020/8/30 14:17: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65711
      • 工分: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另向老叔报告:1、共和国并没有忘记你们老前辈的丰功伟绩,去年建国70周年天安门阅兵式上,压阵的战旗方队中,你们先锋艇光辉的战旗傲然走在了全军重点介绍的10面战旗的第4位,在人民海军中则是当仁不让走在第一!先父跟生死兄弟们的战旗算是两度(建国7周年和建国70周年)飘扬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2、作为远洋航行的亲历者,我很清楚老叔简单带过的“晕船”二字是怎么一回事儿,没有共同体验,尤其是没在浩海飘萍的小船上生活过的,永远无法理解。3、在跟皇家海军残渣余孽的交流中,我提到50年代先锋艇官兵只凭130吨的木壳小根婆儿(gunboat)就敢冒死“依照国际航路规则”,“保持航向、一度不变”冲向几十倍大吨位的美帝驱逐舰、巡洋舰,迫使其改向或亮灯,令其在海上斗争中缴械投降,赶出中国领海,众夷师无不惊服于先锋艇的exploit者。这是单属于你们那一代人的荣耀,彪炳史册!

      2020/8/30 12:18:04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370117
      • 工分:4818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廖一帆
      时隔多年,喜读三石老叔新著,感恩老叔分享当年艰辛的海上作训生活,是你们这一代前辈的血汗付出,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安逸的生活。顺便报告:小侄已顺利从格林尼治老皇家海军学院(后改为GMI)满师下山,现以PhD回厦门定居。我们举家欢迎老叔得暇莅鹭一聚,畅叙悠悠几代海上情。
      一帆侄:看到你的回帖,知你已获英国海事大学博士学位回国,请接受我迟到的祝贺,并祝你在祖国的建设中取得杰出的成绩,作出自己的贡献。我年事已高,外出旅行访友有些困难,恐难以前往探望你们,实为遗憾,只能在此借铁血军事在网上向你及你们全家问好。 三石

      2020/8/30 12:03:58
      左箭头-小图标

      时隔多年,喜读三石老叔新著,感恩老叔分享当年艰辛的海上作训生活,是你们这一代前辈的血汗付出,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安逸的生活。顺便报告:小侄已顺利从格林尼治老皇家海军学院(后改为GMI)满师下山,现以PhD回厦门定居。我们举家欢迎老叔得暇莅鹭一聚,畅叙悠悠几代海上情。

      2020/8/30 11:12:08
      左箭头-小图标

      时隔多年,喜读三石老叔新著,感恩老叔分享当年艰辛的海上作训生活,是你们这一代前辈的血汗付出,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安逸的生活。顺便报告:小侄已顺利从格林尼治老皇家海军学院(后改为GMI)满师下山,现以PhD回厦门定居。我们举家欢迎老叔得暇莅鹭一聚,畅叙悠悠几代海上情。

      2020/8/30 11:11:33
      左箭头-小图标

      时隔多年,喜读三石老叔新著,感恩老叔分享当年艰辛的海上作训生活,是你们这一代前辈的血汗付出,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安逸的生活。顺便报告:小侄已顺利从格林尼治老皇家海军学院(后改为GMI)满师下山,现以PhD回厦门定居。我们举家欢迎老叔得暇莅鹭一聚,畅叙悠悠几代海上情。

      2020/8/30 11:10: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0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忆海钩沉”(十六)建军三十周年节日的回忆--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九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