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抹不去的记忆(八)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抹不去的记忆(八)

大年三十,一大早放完号,郑强就一骨碌爬起来,一脸的兴奋。今天是大年三十,晚上会餐,这可是一年中,最值得官兵们期盼的日子,平日里的“老三篇”洋葱、白菜、萝卜,吃的胃都失去了知觉,只剩下机械式的往下咽了。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刚一入冬,一场罕见的大雪降落在高原,这场大雪给每天靠山下输送淡水,做饭洗衣的前沿哨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面对几段比较陡的山路坡道,安装了防滑链的送水车,也无济于事。车不仅前进不了,还差点滑倒沟里。降雪陆陆续续持续了三天,厚厚的积雪,把路面封了个严严实实,连接警卫营和各个库房的电话线,也被积雪压断,眼看着前哨官兵,就要靠积雪来做饭,哨所的情况也没办法掌握。急得库领导团团转,领导们坐在一起紧急商量,决定让电话班班长常青、白志勇冒着风雪去通知警卫营,待雪停止后,上下两边同时开始清除积雪,打通哨所和库房的生命线。
两人受领任务后,带着干粮踩在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库区的方向走去,途中白志勇一不小心,踩上表面覆盖积雪的草窝,顿时一声惨叫,一旁的常青急忙伸手,拉住白志勇,使劲拽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白志勇坐在雪地上,好半天站不起来,常青要送白志勇回去,准备一个人完成任务,白志勇忍着疼痛,说什么也不回去,常青见劝不动就掺着白志勇,一路朝警卫营方向走去,用了大半天,总算到达了营部,到了营部,白志勇脚已经肿成面包,不得已留在了营部,营长抽调两名战士,协助常青去抢修电话线。
雪一停,库领导就安排机关所有人员和警卫营的官兵,拿起铁锹扫帚,从两边同时开时清除积雪,从上午干到下午,才算打通了这几段最陡的坡道。让人难忘的是,上下官兵最终会合时,一个个扔掉铁锹扫帚,欢呼雀跃,官兵们顾不得雪水、汗水浸透的衣裤,相互之间,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情景,有人甚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那场面一点也不亚于,战场上得胜后,两军会师的场面!
这场大雪还引发了建库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一件事,成了那段时间,人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题。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也如期而至。临近年关,是干部们集中探家的日子,熬到了一年,能请假的就都请假了。整个机关大院显得更加空寂。
郑强去找白志勇聊天,进了门看见郭义华也在,三个人就开始东拉西扯起来。白志勇现在在三个人中,算是最神气的一个。总机班班长复员走了,招来的新兵训练完,机关上分来四个,一个补充到了总机班,另一个是库领导们的专职勤务兵,还有两个新兵进了炊事班。白志勇升任总机班班长,手下也算是有个可以指挥的人了。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拿腔拿调的,两个人就常常一起挤兑白志勇。中午吃饭时,三个人商量好了少打点饭,等晚上会餐时,美美地享受一下,七碟子八碗的美味大餐。
午休后,三个人继续凑到一起,闲聊打发时间,说话间白志勇突然起身,过去把门关紧,然后神秘兮兮的,从床下拿出用报纸裹得圆筒似东西,等他把报纸完全展开,里面是一个啤酒瓶,瓶口用卷成小圆桶样的报纸,塞着替代瓶盖。白志勇拔出塞子,放到郭义华和郑强跟前,小声的说:“你们闻闻。”
两人鼻子还没凑到瓶子前,一股浓烈的酒味,就已经散发出来。
郭义华问:“这是哪来的?”
“嘘!小声点,这是我去镇上取报纸,偷偷的从商店里买的散装高粱酒。”
郑强一脸的惊讶:“你胆子好大,这要是被领导发现,可是要挨处分的。”
“你小子刚提成班长,就敢这样,我看你的班长是不想当了。”郭义华也在一旁补充道。
“所以我拿回来藏在床下,一直没敢拿出来,今晚会餐,每人允许喝一瓶啤酒,等会餐结束回来,咱们偷偷喝,反正大家都喝了酒,谁也闻不出来的,你俩就放心吧。”
“你不怕新来的小何知道吗?”郑强还是担心着。
“没事,他晚上负责在隔壁总机值班,新兵蛋子不敢随便过来,你们就别担心了。”
“……”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号,骤然间想起。
三个人猛然一惊!
“不好,有情况。”郭义华惊呼道。
郑强二话没说,一个箭步奔出门外,玩命的往广播室跑去,进了门史组长顾不得发作:“快,到操场集合。”
“是”
郑强跑出门,看见其他人,也都迅速朝操场方向跑去,远远看去主任和政委,已经站在了操场中央。不到五分钟,所有人员已经集合完毕,训练股长指挥报数。报数完毕,股长跑到库主任的眼前,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首长,队伍集合完毕,除探亲回家和必要的留守人员,其他人员都已到齐,请指示。”库主任走到队伍前面,高声说道:“稍息,”刘主任清了清嗓子,“同志们,可能大家已经猜出几分来了,刚才接到通知,一列装满弹药的火车,已经到达了站台。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中国人举家团圆、阖家欢乐,共享年夜饭的时候。但弹药不能在库外过夜,这是我们守库人的铁律。从你们进库的第一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职责。正是有我们军人的付出,才会有百姓的祥和。我这里不想讲什么大道理,还是那句老话,我会以身作则的。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整齐划一回答响彻山谷!
“辛苦大家了,出发。”
这种场面,郑强已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无论是白天还是半夜,只要是装载弹药的车一到,满头白发的刘主任,带着其他领导,总会冲在第一线。这位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军人,腰部受过伤,长期站立旧病就会复发,有时疼起来,豆大的汗珠往下流,别人劝都没用,一直用自己的行动,激励着大家。所以那震天的吼声,是官兵们发自肺腑的回答。
到了站台,官兵们纷纷跳下车,立即开始了紧张的忙碌,铲车、小推车不停的把一箱箱弹药往卡车上装运,每个人都鼓着一把劲,要早点结束这次任务,寒冬腊月的天气,人们的脸上,却是豆大的汗珠,很多人索性脱下厚厚的棉衣大干着。郑强冒着汗一车车推着,一旁训练股股长打趣说道:“看你这个碎娃,干的还挺带劲,表现不错,能推动比你高的弹药了不起。”郑强腼腆的笑着,手下一刻也没停止。炊事班也没闲着,把烧好的开水装在保温桶里,用那辆救护车,不断的往站台上送。司务长也在及时了解着装卸的情况,等最后一车弹药装上了汽车,才开始命令炒菜,目的就是为了让官兵们,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菜。
最后一车弹药装载完毕,每个人都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回到营房已接近午夜,库主任拖着疲惫的身子,跟着大家走进了餐厅,看着一个个疲惫的眼神,库主任特意交代了两件事,第一,今天允许大家喝两瓶啤酒,第二,大年初一的白天,广播保持静默,让官兵们好好休息。刘主任讲完话,示意炊事员抓紧上菜。炊事员迅疾的端着盘子,在餐桌间来回穿梭,当丰盛的年夜饭摆满桌上时,餐厅墙壁上的挂钟,“、、……”响起,时针指向十二点钟。看着满桌子热气腾腾菜肴,整个餐厅变得异常的安静,大家都默不作声,突然郑强耳边传来抽泣声,一股思乡的味道弥漫在餐厅,就在这种声音慢慢蔓延起来时,坐在郑强一旁的高干事,用筷子有节奏的敲打着碗,轻声哼唱起来:“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微风吹,吹得绿叶沙响罗喂……”慢慢地有几个人,开始跟着合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大家的齐唱,抽泣声被歌声取代。歌声响彻在餐厅、响彻在军营、响彻在山谷……
吃过饭,郑强和郭义华,偷偷的溜进白志勇的宿舍。白志勇取出散装高粱酒,拿出喝刷牙缸“咣当当”倒了半缸,对着郑强和郭义华说:“今天是年三十,没当兵时都是和家人一起,热热闹闹吃着年夜饭,没想到在部队忙到了大晚上,那阵勤务兵小唐哭起来,我都差点落泪,这还是咱们今生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古人云,每逢佳节倍思亲,过年了谁不想家呀,可又回不去,兄弟们喝点酒消消愁吧!”说完自己先“咕嘟咕嘟”喝了几口,随后把酒递给郭义华,郭义华也没说话,拿起酒就朝嘴里灌。两人嘴里顿时,吐出一股浓浓的酒气。当郑强接过酒闻了闻,也不甘示弱仰头就喝,从没接触过烈酒的郑强,刚喝了一口,浓烈的白酒就呛到了嗓子眼,“噗”的一口喷了出去,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咳嗽。
“你看你那个怂样,一看就是没喝过白酒,你要好好练,要想成为男人,就先得学会喝酒,来,接着再喝就好了。”白志勇呛着郑强。
“碎娃,喝了白酒,你才能变成个男人。”郭义华说。
“你两别小瞧人,真当我不敢喝呀,今天就证明给你们看看。”说完又拿起缸子往嘴里灌。
“……”。
郑强什么时候回到了宿舍,自己完全没了记忆。只是夜里做起了五彩缤纷的梦,在龙飞凤舞,燕莺呢喃中,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一泻千里的大梦青春。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11 17:45: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抹不去的记忆(八)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