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抹不去的记忆(七)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抹不去的记忆(七)

“咚、咚、咚,”
“进来。”李干事冲着敲门声说道。
白志勇走了进来。
“李干事,这是你们的报纸,对了,还有郑强一封信。”
“你放桌上吧。”
“好的。”
白志勇把报纸放到了李干事的桌上,又把信交给了郑强,并悄悄地使了个眼色,示意郑强出来。郑强会意的跟了出去,“晚上来我宿舍,我给郭义华也说好了。对了,你这封信怎么没有寄信地址,是不是哪个女同学给你写的请书?”说完挤了下眼睛,做了个鬼脸,转身继续送报纸去了,“晚上别忘了。”白志勇没有回头,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郑强转身进了门。
这些天办公室,每天就是李干事和郑强两个人。高干事去分部学习,史组长请假探家,帮着收割庄稼。郑强坐下急忙拿起信,从收信地址到名字都没错,只是在寄信栏只写着“内详”。郑强拿着信封发愣,爸爸妈妈很少写信的,倒是姐姐偶尔来封信,但地址都是详细的。当兵快一年了,没有和任何同学联系过,这会是谁呢?从那娟秀的字迹看,就知道肯定是女孩子写的。郑强想不明白,也不在多想,用手撕开信封。取出信一看,信折叠的十分考究,成四角对折型,又互相插入凹槽,中间成凌子形状。这种折叠信的方式,还是第一次看到。郑强小心翼翼的拆开信纸。展开信的瞬间,当“兵哥哥”三个字映入眼帘,脸也跟着红起来,急忙起身走出屋外。秋日的山沟,已有了几分的凉意,此时的郑强已经浑然不知了。他仔细认真的端详起来。
“兵哥哥,你好!
收到这封信,你一定觉得很惊奇吧!估计没看信时,你一定想不到,会是我给你写信。在写这封信的开头,关于怎样称呼你,我为难了好一阵。直呼你名字,显得不够礼貌,叫你兵哥哥吧,又觉得委屈。看着你那张娃娃脸,用哥哥这种称呼,总有种吃亏的感觉,但是,为了显示我的大度和教养,就只好这样称呼你吧!
在给你写这封信时,我犹豫了很久,一个女孩子主动给男孩子写信,我这还是头一次,怕你说我脸皮厚,所以迟迟不敢落笔。但,既然想结识你,我也就鼓足了勇气。
你的出现,颠覆了我对军人的认知,从小到大,我书中读到的军人形象,都是高大威猛、勇往直前的。可自从见到你,这一切都变了,我面前分明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个娃娃兵。不过虽然你长着一脸的娃娃像,但你的出现,唤醒了我从小到大梦中的那个身影,那是我幼小心灵中,一直存在的影子,我一直把它珍藏在心底,等有机会,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那次放学回家,吃饭时,哥哥在饭桌上对着全家讲起了你,说李干事他们部队来了个娃娃兵。看着就是个小孩,连声音都没变。李干事还给哥哥透露,你父亲也是军人,和你们部队的政委是战友,是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出的生死之交。哥哥还在我们全家面前表扬了你,说你虽然小,却没有城市兵流里流气、娇生惯养的习气,对人也很有礼貌。听哥哥这么一说,立刻就激发了我对你的好奇,所以周天,听说你们部队来取片,我就特意待在哥哥的办公室,想一睹你的军容。
那天见到你,真如哥哥说的那样,我没忍住就大笑了起来。看见你满脸窘态通红的表情,我内心有点后悔,但也对你产生了好感。第一眼看见你,一脸的纯真和阳光,稚嫩的语气里透着真诚,心中就产生了认你这个兵哥哥的念头。也果真如哥哥说的那样,感觉你很勤快。对了,我这里对你说声‘对不起!’那天让你难堪了……嘻嘻!你可不能记仇呀!咱俩做个朋友吧,听说你从小就生活在部队大院,以后多给我讲讲军人的故事,还有你父亲的事迹,我从小对军人,有着一种膜拜的心,遇到你就好像找到了那个梦。
说了半天还没介绍我呢,我今年刚升到高二,芳龄十六,之所以叫你兵哥哥,是从哥哥那里听说的,李干事给哥哥说你十七岁。知道了你的年龄,才称你哥哥的,否则我才不叫呢!你知道吗,我的学习成绩,可是全年级第二。咋样,我这个成绩,配做你妹妹吧,有没有种自豪的感觉?”。
郑强看着信都能感觉到那张得意的小脸。
“我本来的目标是‘北大’或者‘清华,’可如今有点动摇。不过现在还不是最终决定的时候。当前的任务是努力学习,我最喜欢的是化学和语文。我写的作文,常常被老师拿到全班念,报纸也登过我的作文呢。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吧。还不知你愿不愿认我这个妹妹呢!
如果想给我回信,就写下面的地址:甘肃西北水泥厂二车间柳萍收,邮编:7xxxxx。
她是大我两岁的一个好姐妹,高中毕业顶替她妈上了班,是我信得过的人。
最后送你一句话:‘你是人间四月天!’嘻嘻!再见。”
郑强一遍一遍的读着,心也一遍一遍跟着狂野着。
从第一次见到小霞那一刻起,心就被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特有魅力,捆了个结结实实,那次礼堂彩蝶飞舞般的身影,更是以后梦里最常出现的情景,白天也似乎变得魂不守舍,游丝飘飞。
有一次上错了闹铃,结果第二天,提前一个小时放了起床号,官兵都跑起了早操,高干事进来劈头盖脸的训道:“碎娃,你仔细看看这是几点,脑子整天想啥呢?”郑强仔细一瞧才5点26分钟,慌忙关闭了机子。
早上去食堂吃饭,有个干部开着玩笑对郑强说:“你个愣娃,你想干‘四化’,觉都不让我们睡了。”
放《青春万岁》电影时,错把双号一盒影片和单号的影片混到了一起。幸亏被史组长发现,这才没有出错,为此被史组长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一切的一切皆由她起。郑强人生当中,第一次尝到了思念的滋味,那是甜中带涩,愁肠百转和触不可及的味道……。
“小郑,一个人在院子干嘛呢,该放号了。”
“好的,李干事。”
郑强一头冲进了广播室。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9 11:55: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抹不去的记忆(七)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