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企业债危机

共 9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企业债危机

麦克伦登1959年出生于美国中南部的俄克拉荷马州,长着一蓬银色的头发,常戴着无框眼镜,除了热爱摇滚歌手Bruce Springsteen外,没什么其它癖好,打小就文质彬彬、人畜无害。

1981年麦克伦登从杜克大学毕业,拥有历史和会计学双学位,当然学历史不能当饭吃,学文的赚钱不容易,所以毕业以后,拥有双学历的麦克伦登主要从事会计工作。

他家里经济条件应该还可以,有一个叔叔叫罗伯特.克尔(Robert Kerr),担任过俄克拉荷马州州长和国会参议员,还是能源巨头Kerr-McGee的联合创始人。

麦克伦登毕业后不久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里面讲述了一个石油承租人(Petroleum Landman)一夜暴富狂赚一亿美金的故事,麦克伦登看完报道后大受刺激,把会计证扔进了垃圾筒就跑去叔叔的石油公司上班。

中国的会计师们看到这一段请先不要急着扔掉你的会计证,除非你有一个在中石油做董事的叔叔。

在石油行业混久了,麦克伦登认识了一个叫沃德的同龄人,小伙子出生石油世家,毕业于俄克拉荷马大学,主修的是石油土地管理,大学时就跟着叔叔伯伯到油田实习,是地地道道的24K石油人,对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技术了如指掌。

是个非常专业的小伙伴。

1989年,两个30岁的小伙子在职场混不动了,凑了5万美元,一起出去创业,创立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

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资金,两人其实就是倒卖一些俄克拉荷马州大公司看不上的零碎土地,看到这块地感觉有挖出油气的潜力,买下来囤着,再转手卖给别人,后来有了点钱,决定囤地不卖了,自己来挖石油和天然气。

合伙人沃德这时找到了行业专业人才,主要研发改进了水平钻井,主张用水力压裂法从页岩层开采天然气,从侧面对页岩层构造钻孔,用炸药炸开后注入水和沙子,顶开裂缝,这样天然气就有流出空间,使开发页岩气的成本降低,两人开始专心搞起了页岩气。

1993年这家成立仅仅四年的公司上市,每股1.33美元,市值2500万美元。

市场对页岩气技术充满了期待,1996年,切萨皮克的股价涨到30美元,当年也因为公司一个天然气田Austin Chalk产量低于预期,公司计入一大笔资产减记,股价跌到10美以下,1998年两人打算卖掉公司,但是找不到接盘侠,两个人只好继续硬着头皮上。

进入2000年后,市场风向再变,大伙都觉得页岩气是新的投资机会,热钱滚了进来,到2006年时,切萨皮克公司花费60亿美元在10几个州获得44550平方公里土地的钻探权。

麦克伦登靠一边发债,一边挖矿大发横财,他雇了几千个人全美国到处跑,找哪些地皮可能挖出天然气和石油,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在没有确定这块地到底有没有天然气之前,也要抢在竞争对手前买下钻探权。

当时打一口天然气井的成本一般是1000万美元,为了抢占市场,做大公司数据,吸引更多投资,催涨股价,麦克伦登在全美疯狂开矿,因为天然气价格一直在涨,一直有人愿意买他们家的债券,因此根本不计成本不计后果。

圈地运动到2007年才结束,麦克伦登此时才开始将重点放在采矿而不是圈地上,后来债务规模也从10亿美元疯狂膨胀到2010年的130亿美元!比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两家公司的净债务总额还高。

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天然气价格从两年前的近每百万英热单位4美元飙升至14美元,页岩气产量已经增长5倍,而成本大降70%,大家一看这家公司囤了这么多地又有技术,将来不得了啊,至少能创造十几万工作岗位,市场一片啧啧啧啧的赞誉声。

2008年6月,切萨皮克股价噌噌噌噌涨到1.4万美元一股!比创业时的股价涨了一万倍!市值达到375亿美元的顶峰!麦克伦登排名全美富豪第134位。

当时的麦克伦登爽得不要不要的,他在百慕大、夏威夷、科罗拉多、明尼苏达都买了房子,买了16艘价值900万美元的古董船,2008年还买下NBA西雅图超音速队的部分股份,为了方便看比赛,联合其他几个俄克拉荷马城的股东,将超音速队迁到了他家乡,也更名成俄克拉荷马雷霆队。

对,他就是威少和杜兰特当年的老板,这支球队的巅峰时刻是在2012年打进了NBA总决赛,最后输给了詹姆斯和韦德领队的热火。

麦克伦登在2008年的工资达到了惊人的1.12亿美元,其中光奖金就发了7500万美元。

彭博社后来称麦克伦登为“页岩气之父”,他开创的切萨皮克能源在2020年5月还是美国《财富》500强第373位,拥有一万多名员工,年营业额85亿美元。

下面要说的这句话很重要。

麦克伦登开创了美国页岩油气行业的一种成长方式,就是在大家都觉得天然气或者石油会涨价时,拼命囤地,向市面上发行股票或者企业债券来募集资金,囤到地后再慢慢开采,先把公司做大,靠后期赚钱。

这种模式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事实上风险非常高,企业经营只管快速增长催高股价,手头其实没多少现金,抗风险能力很低。

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爆发。

切萨皮克没办法再用低价融资,股价从1.4万元每股暴跌到2009年的0.3万元,为了救市,麦克伦登自己大把去购买自家股票,但根本无济于事,在这次股价暴跌中,麦克伦登一次性亏损了22亿美元。

2012年冬天,切萨皮克的生存环境越来越艰难,麦克伦登打算赌一把,对锁定高天然气价格的对冲头寸进行平仓,结果当年冬天是个暖冬,天然气价格大跌,麦克伦登再次惨败,第二年投资人叫麦克伦登***,大股东卡尔.伊坎(Carl Icahn)要求对董事会换血,另外聘请道格.劳勒负责这家公司,麦克伦登只好在2013年4月1日从切萨皮克董事长位置上离职。

离职后的第二天,麦克伦登就重新开了一家新公司,雇用了600个员工,又通过发行股票和债券筹集了100亿美元资金,再次开始新的钻探事业。

KKR、First Reserve、Energy&Mineral Group都没有放弃他,给了他巨额财政支持。

但是麦克伦登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完了,他先被密歇根州检察院以涉嫌商业共谋罪起诉罚款,接着因为2014年石油价格下跌,他被免去了俄亥俄州另一家能源公司American Energy-Utica的CEO职位,2015年2月麦克伦登的老东家切萨皮克将他告上法庭,说他将公司的地图带去了别的公司,要求他赔偿几亿美元。

因为被起诉,新公司也解除了他的所有职务,麦克伦登越活越压抑,2016年2月17日,他还想去自己的球队雷霆队看场比赛散散心(此时还有雷霆19%的股份),结果坐在前排位置上,又亲眼目睹在加时赛时,金州勇士的库里用三分球杀死了雷霆队。

《俄克拉荷马人报》的记者说,麦克伦登苦着脸站起来,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默默从后门私人通道离开。

三天后,麦克伦登又因共谋非法投标俄克拉荷马州西北原油与天然气租约收到起诉书,此时他已经万念俱灰,第二天早上9点12分,开着他的2013年雪佛兰Tahoe越野车,在一条荒僻的小路上,以80公里以上的速度撞向了一座桥下面的水泥墙壁,汽车立刻被大火吞没,烧得只剩一副车架,不过56岁的麦克伦登应该在撞击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亡。

后来处理事故的交警说,麦克伦登根本没有系安全带,当时也完全有机会避开水泥墙壁,很可能是自杀。

麦克伦登死后没多久,杜兰特也离开了雷霆,转会去了金州勇士,并拿到了两次总冠军和两次FMVP。

麦克伦登留下的切萨皮克公司,在后面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这家公司从2013年左右从页岩气开始向页岩油转型,但这个过程要摸索出降低页岩油开采成本的技术,就一直得在新矿上做实验,只是美国页岩油的开采成本,依据海通石化的估算,一直维持在40-50美元每桶左右,而中东地区的开采成本,大概在10-15美元每桶左右。

2020年,页岩油更大的灾难来临,新冠疫情突然降临,全球经济活动减少,加上沙特与俄罗斯十分有默契地打起了价格战,原油价格一度突破20美元一桶,到今天发稿时,也才40-45美元一桶上下。

切萨皮克公司采取的是大规模发债的模式来扩张的,发了债是要还钱的,现在油价这么低,采一桶油亏一桶油,怎么还得起债务?麦克伦登之后接手他工作的劳勒也只能想尽办法卖点公司资产,缩减运营成本,根本不可能改变行业大局。

2020年6月28日,麦克伦登去世后第四年,切萨皮克公司因难以偿还90亿美元债务,正式申请破产。

破产时,这家公司总市值仅有1.16亿美元。

黄梁一梦终须醒。

我在这里花了三千字,讲述麦克伦登和切萨皮克公司的故事,并不是打算跟各位介绍美国的页岩油发家史。

而是为了介绍美国企业债的来龙去脉,让大家理解美国企业债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鬼样子的。

只有听过切萨皮克公司如何成长、如何破产的,你才弄得懂我后面要讲的美国企业债是怎么回事。

切萨皮克公司在成长时,大家对他有一个好的期盼,相信能源价格会涨,他们大量囤地,又有开采技术,美国共有580亿桶页岩油储量,占全球的16.8%,光2016年其页岩油产量就占全球的90%,每年复合增长27%,2017年的产量就达到了2.35亿吨,这个基本盘其实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所以这些企业能靠大量发企业债券飞速成长。

这个逻辑本来也没有问题,但鬼知道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突然从天而降,于是这些企业留下一堆垃圾债券。

切萨皮克公司根本不是个案,2020年以来,第一季度美国页岩油申请破产的公司为5家,第二季度为18家。光第一季度,页岩油生产商的减值就达到了380亿美元。

2020年4月初,当时沙特与俄罗斯的石油战使油价下跌到30美元,美国绝大多数的开采商都在赔本,仅仅只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公司、Crownquest和New Mexico这五家公司能挣钱,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公司的股价在三个月时间内暴跌95%,只剩下可怜的0.31美元每股,4月2日申请破产,要求进行财务重组,削减22亿美元债务,惠廷石油发行的企业债也沦为垃圾债。

这家公司还没有倒闭,仍在继续保持运营,预计2020年将生产4200万桶原油。

有意思的是,美联储为了救市,至今仍持有惠廷石油的垃圾企业债券。

惠廷石油是沙特与俄罗斯石油战之后第一个申请破产的页岩油企业,这仅仅是个开始。

另一家大公司戴蒙德海底钻探也跳进了油锅,4月17日他们没有及时向债权人支付5亿美元利息,被穆迪和标普下调债券信用评级,4月27日申请破产时,公司有2500名员工、58亿资产、年营收为9.8亿美元,仅持有4.35亿美元现金,但其负债达到了26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为企业债券。

6月28日,本文主角、俄克拉荷马州之光、美国第二大天然气公司切萨皮克公司申请破产,他们8月本应该偿还1.92亿美元债务。

7月16日,加州最大的石油钻探商加州资源(California Resources)申请破产,留下50亿美元的债务。

7月20日,德克萨斯负责水力压裂和固井服务提供商BJ Services申请破产,我没找到这家公司的企业债数据,不过规模肯定不小,因为2010年油田服务巨头Baker Hughes Co收购BJ Services时,花了68亿美元。

7月27日,玫瑰山资源(Rosehill Resources)申请破产,破产时债务已达到3.4亿美元,而公司帐上总现金仅有7300万美元。

这些还只是在石油战中倒下的大公司,小公司我们就不统计了,根据彭博的数据,在2020年结束前,还会有丹伯里资源、卡隆石油、瓦拉里斯海上钻探公司等着排队跳楼。

数据说明,俄罗斯与沙特的石油战就是针对美国的页岩油企业的,在油价20美元/桶时,49%的美国页岩油企要崩盘,在油价35美元/桶时,31%的美国页岩油企资不抵债。

根据惠誉的判断,2020年,整个能源行业垃圾债违约率将达到17%。

美国油气公司的债券规模高达9360亿美元,2020-2024年,石油勘探和生产将有860亿美元债务到期、管道公司则有1230亿美元债务到期,光是2020年页岩油企业就有400亿美元贷款需要偿还(去年只有200多亿),现在石油战使美国页岩油企业爆发大规模债务违约,进而会影响到整个美国公司债市场。

因为疫情影响,美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页岩油行业是因为被俄罗斯和沙特欺负了,内忧外患,才显得特别惨,其实其它行业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连一些百年品牌比如尼曼、J.C.Penney、布鲁克斯兄弟都破产了。

光是2020年上半年,就有3600家美国企业申请破产,3月以来,美国一共有超10万家小型企业永久倒闭。

各个企业为了自救,开始疯狂发债,2020年6月,美企发债再创新高,高收益公司债券发行规模达466亿美元。

按照市场最初的预计,美国企业债危机本应该在2020年7月大爆发,危机就在眼前。

美联储同学,还愣着干嘛?出来洗地啦!

于是美联储提着一桶无限QE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开始给美国的企业债市场擦屁股。

2020年上半年,美联储推出一级市场信贷金融(PMCCF)和二级市场信贷金融(SMCCF)两大政策工具。

PMCCF资本金500亿美元,除投资级公司债外,也可以购买3月22号前被评为投资级,后来被降为垃圾级但评级还BB-/Ba3(含)以上的公司。

SMCCF资本金200亿美元,其它条件跟PMCCF一样,只是加一条,SMCCF中购买的ETF,可以有小部分是投资于垃圾级债券的债券ETF。

5月初美联储宣布购入公司ETF后,美国CCC级垃圾债上涨了12%,高收益债券上涨了约7%,投资级公司债上涨了约3.5%。6月17日鲍威尔说我们还是要以个别公司债为主,而不是ETF,部分垃圾债再涨一波。

美联储其实也不是什么企业都救,有些企业看着还有点抢救的希望,那就顺手救一下,有些企业已经烂成渣了,他们是不救的,所以切萨皮克这种公司,该破产还得破产。

前不久美联储就确定了794家公司,直接购买其债券以支持投资级公司债市场。有趣的是这里面还包括了完全不缺钱的苹果、威瑞森电信、戴勒姆汽车等公司,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给股市添一把火。

根据美联储今年6月发布的购买公司债的计划,他们将一共购买2500亿美元的已发行公司债,和5000亿美元的新发行公司债,一直到9月30日才结束。

散财童子美联储让美国众多企业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万豪和希尔顿酒店公司借到了几亿美元,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借到了25亿美元,演唱会Live Nation公司借到了10亿美元,耐克借到60亿美元,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能源子公司借到20亿美元,麦当劳、迪尔和辉瑞公司也各借到几十亿美元。

政府打开钱包,以无限购买力救市的行为,也让美联储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2020年,美联储为了救美国经济,资产负债表今年以来已经扩表达到了惊人的3亿万美元,从2019年底的4.2万亿已涨到7.2万亿美元!

就在过去的36天,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向市场投放14万亿美元,目前美国金融体系的债务已经达81万亿美元。

美国国债也达到了26.6万亿美元。

在美联储的这一系列骚操作下,各国央行吓得屁滚尿流,德国、法国、意大利、斯洛伐克、比利时、匈牙利、俄罗斯、委内瑞拉、荷兰、奥地利、瑞士等13个国已经完成或者计划将放在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的黄金运回自己家保管,土耳其也在一周前说要把放在美国的黄金全部运回本土。

这也是黄金价格突破2000美元/盎司的核心原因,现在市面上甚至喊出了黄金两年内要冲上3000美元的口号。

之所以这么大胆,是因为经济学家们判断,现在美国经济再这样搞下去,根本是破罐子破摔,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将在2028年达到20万亿美元!

其实也不仅仅是黄金上涨,今年以来,白银、铜等一系列金属都在疯狂上涨。

背后的基本逻辑,还是美联储耍流氓,要搞无限QE,在实体经济遭到重挫的情况下,通过救美国企业债与国债,强行救活美国股市。

如果换作是别的国家,一是没有耍流氓的资本,二是敢这样耍流氓,会被直接拍死。

但作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以及拥有美元发行权的金融霸权国家,大家拿美国没办法。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正面对抗美国的军队,大家只能忍。

不过只要耍了流氓,总是有报应的。

就好像村里有个很强壮的二流子,他们家霸占着村里的印钞机,只准他一家印,谁印他就打谁,大家打不过他,只好用他家印的钞票,这个二流子最近家里不好过,就疯狂滥印钞票,用这笔钱在村里买粮食、买衣服,搞得全村人工资没变的情况下,一时物价暴涨,全村都恨死这个二流子了,又只能忍气吞声。

虽然打不过这个二流子,但这样的流氓行径,大家就会越来越不信任他。

现在美国股市不崩盘,但是美元、贵金属都会有正常的市场反应。

美元在近七个月时间里,已经悄悄跌去了4%,如果美国再这样不要脸地无限QE下去,全球人民做生意就只能抛弃美元,以黄金、白银贵金属做为默认的硬通货,所以各国赶紧把金子往家里搬,黄金白银也开始飞涨。

黄金的地位更加特殊一些,它是“最后的货币”,是大家不承认美元全球法定货币后的第一继承人,根据高盛最新的预测,12个月内,黄金的价格将超过2300美元/盎司。

天下金融,苦美久矣。

现在美国的经济情况特别诡异,一边是股市火热的27000点,一边是第二季度GDP环比跌了7%,领取失业救济的人口屡创新高。

一边是股市莫名其妙冲到山巅,一边是实体工作的人越来越少。

3月23日,美联储宣布进行垃圾债券史无前例的试验后,标准普尔500指数就飙升了40%。

这是美国独特的金融霸权造成的奇异现象。

2020年,全美将有7437亿美元的企业债到期,远高于2019年的5843亿美元。2020年上半年,美国公司债发行量更达到了1.78万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3%。

哪怕经济下行,美国各个企业都在肆无忌惮地发债,反正有政府兜底。

QE大法,包治百病。

如果美国一直不要脸地QE下去,全球还真的拿它这种禽兽行为一点办法都没有,美国也不会真的崩盘,他只要印出一张张绿纸,到全球购买物资就行,然后再把这些物资分给不工作的人群,避免国内矛盾极端化,绝大多数国家还只能卖给它,不卖不行,不卖他就把你摁在地上摩擦。

而其他国家的人,将会承受因为绿纸逐渐贬值带来的痛苦,造成通货膨胀、物价飞涨。

用世界人民的痛苦,来保障美国人民的幸福。

这个大帝国正在逐渐失去民心,大家不希望这个二流子出来维护村里的秩序,也慢慢不认他发行的绿票子。

回到美国企业债的开端,你会发现,如果翻开美国的当代史,美国以前对金融还是有一定程度监管的,直到克林顿总统开始,逐渐放开了金融管制,大家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毫无节制地在贷款、企业债券上面做文章,这一次美国企业债的恶化,跟2008年次贷危机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一个大帝国的衰落往往都是从内部开始的,过去的苏联是,现在的美国也是。

大帝国衰落的背后,往往总是站着一个高大的阴影。

这个阴影的名字,就叫“贪婪”。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7 18:23:2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也是黄金价格突破2000美元/盎司的核心原因,现在市面上甚至喊出了黄金两年内要冲上3000美元的口号。

      这是美元要在梁上上吊的路数。

      2020/8/8 12:08:14
      左箭头-小图标

      世界将亲眼见证美国的自我毁灭

      2020/8/7 20:15:3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企业债危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