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共 49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7462240
  • 工分:814249 / 排名:709
  • 本区职务: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2020年08月01日 09:57:04

来源:观察者网

2020年八一建军节前夕,风闻社区同事提到南通两位曾经创造野炮击落飞机的解放军英雄的故事,经联络老人家属,我们得到了一个宝贵的采访机会,得以与这两位已经写入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史的老英雄见面,表达我们这些后辈的崇敬之情。

采访两位老英雄是在一个大雨后的下午,两位老人家都已经是年过九旬,然而精神依然矍铄,思维清楚,只是表达方面已经有些困难。尽管如此,采访中还是让我们收获了一些前所未闻的细节和故事,在这里我们将他们的传奇生涯奉献给各位读者,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和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之际,向我们伟大的人民军队致敬,也向那些风华正茂之时,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国防事业的军人,敬礼。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笔者与两位老英雄合影,右为保句老人,左为于休老人
也许你傻傻分不清:从山炮到野炮

由于现在两位老人长篇讲话已经比较费力,这篇文章里许多内容也是出自他们此前自己写作的一些回忆文章,其中一些也已经收入了我军的军史资料。

或许是由于“抗日神剧”中脸谱化描写的影响,一说起解放军的老前辈,大家总是往“乡野村夫”这样的“起点”去想象。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苏中公学时代的保句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青年时代的于休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炮训队时期,于休的单杠技巧算是他的个人标志,因为当时部队里很多人没见过这种“洋玩意”
不过今天我们要说起的两位老前辈呢,和这个“刻板印象”似乎有点距离。

这里面,1962年时授衔中校的于休,出生于1926年,日寇侵华占领他的家乡江苏十总时他还在上小学。由于出身于职业军人家庭(于休老人的父亲是起义的国民党军连长),耳濡目染,军人气质非凡,有着强健的体魄,抗战期间曾加入新四军,参与抗税斗争。

1945年抗战胜利后,参加苏中公学(抗大九分校)学习,成为了一名“学生兵”——当时的苏中公学是为我军培养年轻基层干部的学校,所有参加的学员要求初中以上学历在当时环境下可算是知识分子了。

而后来和他搭档多年的保句,则是1928年出生,他出身自南通蒙古后裔保氏家族,在1945年初中毕业后受该校地下党员沈老师介绍,越过封锁线,参加新四军。也一样进入了苏中公学,在这里认识了于休。

在保句老人后来写的文章里,这样回忆老朋友当年的相貌:于休长得高大、魁梧、结实、五官端正,古铜色的面孔上有特色的是他张了一对“丹凤眼”、“关公眼”……他穿上黄军装,带上五星帽,背一支“驳壳枪”,扎上皮带,打上绑腿,全像古时要出征的武士。淮海战役后当连长,正式风华正茂锋芒毕露之时,骑上一匹枣红色大洋马,威风凛凛。在全团同级干部中可说是高人一筹,霸气十足。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即使是营养体力相对好的日军也需要几个人扛起41式山炮的炮管,当年可以一人扛着炮管走的于休确实可算是壮汉了
加入新四军后,作为那个年代的知识青年,他们很快就被选中,成为了炮兵。

很多人都听说过早年间有一句军中俗话说“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这个话的真正原因呢,现在想来,应该是那个年代中国战场上火炮是稀罕东西,被炮火打死的机会远没有被机枪打死来得大,所以就流传下来这么一句奇怪的俗话。

那反过来说,炮兵在那个年代绝对算得上是中国所有军队的宝贝,对于缺少武器装备来源的我军来说就更金贵了。

于休和保句加入新四军时,正赶上抗战胜利,我军通过各种渠道,陆续积累了相当的数量的日制火炮——那么,组建正规炮兵部队的工作,就刻不容缓了。

据老人的回忆,当时他们在苏中公学进行政治学习之后,就在1946年分配至华中炮兵团炮训队学习。当时他们这个炮训队里面,除了学生兵,还有华中军区各纵队调来的连排级干部,学成后,他们就将成为我军华中军区各纵队组建炮兵分队的种子。

而这个炮训队当中,教师,是解放过来的日本炮兵,组长是个叫山田的小队长,翻译则是日籍台湾人。学习内容是山炮的使用维护技术和炮兵观测技术。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博物馆中的四一式山炮
这里就要介绍一下他们的第一件武器——四一式山炮。

日本的四一式山炮是一种1911年开始服役的火炮,口径75毫米,是第一代使用液压弹簧复合制退机构的火炮,使用整装式弹药,射速可达每分钟20发。可以说是和法国的“75小姐”一样属于初代的现代火炮。这种火炮之所以叫做山炮,是因为它考虑了分解搬运的需要,整个火炮能分解成6个大组件,在山地战环境下,由人或者骡马驼运到无法牵引抵达的位置进行射击。

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一种适应特殊山地战环境的火炮,但实际上它广泛配发到侵华日军的联队(团)级单位的炮兵大队,因而也被叫做“联队炮”。

当然,日本毕竟是“穷鬼帝国主义”,不可能给每门山炮配备足够的马匹,所以实际上日军的炮兵大队都有大量的“代畜输卒”,说白了就是配备大量士兵来搬运火炮和弹药,这也是他们选用可以分解搬运的山炮作为联队炮的考虑之一。

而在保句老人的回忆文章中,就提到过当年于休在炮训队有一件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他能扛起100多公斤的四一式山炮的炮管,健步如飞。在当时普遍营养不良的中国人当中,绝对算得上是出色的壮汉了。

在当时的中国土地上,团级(联队)的部队能够配备4门这种火炮,已经是非常强大的火力了。

不过此时的华中军区整个军区搞炮兵集训,各个纵队和军区的炮兵也只有这种“联队炮”,说起来呢也是有点“寒酸”的——但这没办法,有炮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本文两位主角在学习41式山炮之后,很快迎来了自己军事生涯的第一次作为炮兵的实战。

在保句老人的回忆文章里,至今还记得首次上战场,使用41式山炮射击敌军碉堡的详细过程,“轰的一声炮弹出了膛,观测员施忠贤报告:远弹,方向好。连长下令减距离,又是一发,观测员又报告:近弹,方向好!这是炮兵通常使用的夹叉射击修正诸元的方法。连长再次下令修正距离,第三发炮弹就准确命中目标……”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四一式山炮(带前车)正在行军
这就非常中规中矩了,看来那位山田小队长教学的水平还是可以的。

之后,在这场战斗中,他又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使用直接瞄准,抵近射击的方法,将大炮拆成五大件(取消防盾),人力搬运到前线,直接打开炮闩用膛线瞄准,通过墙洞直接射击敌方碉堡,有力支援了步兵的进攻。

这个抵近射击碉堡,也就是现在我们经常看到的“大炮上刺刀”的打法了。

可以说,纵观解放战争期间两位老人回忆的故事,“大炮上刺刀”不止一次两次,有的时候是战况紧急,有的时候则是敌人工事构筑刁钻,难以观测设计弹着点,无法校正射击。

用现在网络流行语说,在那个步兵没有火箭筒、无后坐力炮等攻坚武器,炮兵也缺乏先进观瞄器材的年代里,那就是:“没有什么大炮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大炮上刺刀”……

不过四一式山炮,他们没有用很长时间,让他们感受到身为野战军直属的炮兵部队,骄傲和自豪的武器很快就来了。1946年,在华中野战军苏中七战七捷战役当中,缴获了两门野炮。

看那个时代的文字记录里常常山野炮混称,可能是因为当时常见的日本和中国制造的山野炮,基本都是75毫米口径,在威力上差别不大的原因吧。

但所谓的野炮,就是野战炮,按照日军的编制,野炮属于师团级的火力支援兵器,实战中的作战效能,可比上面提到的四一式山炮(联队级)要高一个档次了。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四一式骑炮全称“明治四十一年式骑兵野战炮”
据保句的回忆文章提到,这两门炮是“四一式骑炮”,实际上它是日本三八式野战炮的轻量化版本,为了适应骑兵部队的需求,稍微降低了重量而来。

三八式野炮呢,在当时以国际横向比较视野来看啊,也是一种爷爷级的炮了,它也是属于第一代现代火炮。从外形上看呢,最大的特点是火炮的驻锄是一根,火炮整个“坐”在驻锄上面。

这种结构的坏处是,火炮的仰角无法抬得很高,从而导致射程无法完全发挥出来。这个属于从近代火炮向现代火炮进化过程中的“阑尾”设计,1926年日本推出”三八式改“式野炮,就将大架改为了更加现代化的可以两边打开的设计,改进后火炮的射程从七千多米,提高到了10公里。

不过这种三八式改的缺点是,重量增加了近200公斤,同时由于三八式野炮的采用弹簧液压式复进机,在仰角超过35度的时候,复进力不足,需要炮兵手动帮助火炮复位才能持续射击,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只制造了500门左右。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南理工博物馆中的四一式骑炮,保句老人回忆就是他们当年操作过的这门炮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美国博物馆中的缴获四一式骑炮
入侵中国的日军大量装备的依然是采用单根式大架的三八式野炮,这种火炮也是整个二战期间日本生产数量最多的野战炮,产量3359门,从这个产量也可见,日本在当时国际上横向比较真的属于很穷的那一伙(同样属于师级炮兵武器的苏联ZIS-3野战炮比三八式先进得多,产量达到48000门)。

这里华中野战军缴获的,是国民党获得的日本四一式骑炮,相比三八式野炮,它使用手动的隔断式螺纹闭锁机构取代了原来的半自动闭锁机构,以降低射速和射程为代价,换取了重量方面20公斤的降低。这个减重效果实在是聊胜于无,所以实际上算是一种“开发失败”的产品。这种火炮在1911年少量生产并装备了部队。根据日文资料介绍,这种火炮最后装备给了日本骑兵第四旅团骑炮兵第四联队,这表明,其数量可能最多就是36门。

不过对于扣扣索索的穷鬼帝国主义而言,这种稀罕的老式火炮,不管是前面提到的三八式改,还是四一式骑炮,都是宝贵的装备,况且它们的火力,射程等数据,在中国战场上还都算不错,所以,统统都长期服役。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一直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然后再被中国军队接收,最后进入人民解放军的装备序列之中,这也确实是令人唏嘘不已。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三八式野战炮虽然老旧,但在当时中国战场上因为其射程远,而且本身沉重难以机动,在中国战场上已经算是重型火炮
虽然说起来是两门老式火炮,在当时华中野战军当中也是足以惊动粟裕司令员的武器,他听说这两门炮的牵引骡马丢失了,但火炮的各种装具还齐全,当时就命令军区炮团要设法保存和利用起来这两门火炮。

而本文提到的两位主角,就成为了此后成立的华东野战军特纵野炮团下面一个连的两名排长,各自指挥一门75毫米四一式野炮(骑炮)。

这两门野炮也可以说是两位排长的宝贝,其射程远超过四一式山炮,但重量也比山炮沉重得多,因此日常的维护保养,火炮的机动,都成了问题。保句老人的回忆录里提到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包括精心饲养骡马,关心战士,在行军机动中要小心关注火炮状况等等的小细节。

在换装这种火炮之后的南麻、临朐战役中,在战况不利,进行转移的困难时刻,他们没有丢下大炮,而是由干部战士和骡马一起,共同推动着这种重量超过一吨的火炮,冒着暴雨、山洪,雷霆、闪电中艰难行进。保句老人的回忆文章里还写道他当时是拉着炮盾上的炮手座椅,才在激流中稳住身体渡过大沙河,中间还拉起了险些被洪水冲走的战友,但在这次渡河中,也出现了战士被洪水冲走牺牲,和班长驱赶骡马时被马踢掉满嘴牙这样的情况,克服了种种困难,最后终于保住武器装备,成功转移。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1947年,野炮连渡过大沙河,参加南麻、临朐战役,之后他们又不得不在暴雨洪水中再次渡河以进行转移
据老人回忆,他们此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在战役后期歼灭74师的战斗中,他们将野炮拉上高地,直接瞄准射击猬集山上顽抗的国民党军,“一炮过去能炸倒一片”,发挥了火炮的最大威力。

战斗结束后,两人还去去查看了张灵甫最后毙命的山洞。

野炮打飞机的奇迹

解放战争的形势很快发展到了新的阶段,1948年,济南战役打响,作为华野特纵野炮团的两名排长,于休和保句二人带着自己引以为豪的41式野炮,加入了这场战斗。同时也在这场战役期间,他们创造了一个特殊的战例,那就是使用野炮对空射击并击落敌机。

这次事情的经过也是和熟悉战史的很多朋友所熟知的一个事情有关,就是当时王耀武请求蒋介石把精锐的整编74师(重建的……)空运给他,以增强被解放军围困的济南的防御能力。

华野粟裕、陈士渠等指挥员在听到报告说国民党军运输机正在向济南空运援兵后,就要求特纵,试试用地炮打飞机。

其实用地炮打飞机这事儿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是有过一些先例的,不过从我们搜集到的类似照片来看,通常也是用37毫米机关炮之类连发火炮,在射界受限情况下对空中某个特定方向的敌机进行集火射击。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一战中使用野战炮就便对空射击的法军,和解放军临时对空射击的措施比较相似,不过它们不是用一个大磨盘让整个炮座转动,而是用士兵搬起驻锄推动火炮跑轮在底盘上转动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使用37毫米机关炮对空射击的法军
而接到地炮打飞机任务的两位排长,在发扬军事民主讨论之后,制定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就便计划,一个是在一个大磨盘上面,垒一个高台,把火炮推上去,这样就可以利用高台将仰角抬起90度,而磨盘可以插上木杠,由多名战士推动旋转,就可以实现360度的方向射界。

最后再使用测远机和方向板,构成类似准直式瞄准镜的瞄准装置,来进行概略瞄准。

然后呢,再利用延时引信,计算后预先装订好引信,让炮弹在预定高度爆炸。

在这套就便“高射炮”造出来之后,两位排长又带领部队以空中飞行的鸟为目标进行了演练瞄准,确定这套“高射炮系统”的炮口能够有效跟踪空中目标。

最后,就是实战了,“那天早上七八点钟,国民党运输机编好队形,在几架战斗机掩护之下,大摇大摆地在我们上空出现。”

两门“简易高射炮”马上就开始射击,炮弹在敌机队形当中炸开。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突然炮身复进不上去了,班长张生财和一炮手吴双喜跪在地上,硬是用肩和双手猛力推上去,保证火炮不停的怒吼”,就这样连续射击了几十发。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从抗战到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常用运输机C-46
这个细节,我们从上面介绍三八式野炮的发展史中就可以看到,这是这种火炮的痼疾了,它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大仰角射击,更何况是对空射击了,所以复进力不足,需要炮兵手动复进。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我军发挥主观能动性,克服困难的精神传承。

经过两三天的对空射击,他们取得了击落、击伤运输机各一架的战绩,可以说是创造了国内外战争史上罕见的奇迹。

之后,华野部队迅速推进,炮火射程已经能够直接覆盖国民党军的机场,随着炮弹落在机场上,这场空运也终于停止,仅给王耀武送去若干个连的兵力。最终为济南战役快速结束奠定了基础。

济南战役后几个月,淮海战役打响,这两位排长也参加了这场中国战争史上关键性的决战,在这一场战役中,他们的炮兵阵地也遇上了国民党空军的空袭,不过由于工事构筑得力,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

在围攻陈官庄的这段时间里,为了阻断国民党军的空投,两位排长又一次用上了济南战役的办法,再次用“临时高射炮”,进行了对空射击。

于休和保句两位也因为这场战役中创造野炮打飞机的先例,获得华野特纵批准个人二等功一次。

“渡江英雄炮”背后,从“过山炮”到首发命中

经过了这三年的战斗,两位排长和他们的部队也得到了充分的成长。

在保句老人的回忆中还专门提到过,孟良崮战役之后,休整期间,陈毅、粟裕司令员在特纵陈锐庭司令员的陪同下来视察部队野炮射击演习。就由他来指挥进行射击演示,由于靶标设置不合理,射击技术也“未过关”,连打几发,都看不到靶区附近的弹着迹象。陈毅司令员当时就放下手中望远镜,说了句:“唉,过山炮!”,粟裕司令员也是哈哈大笑。他向陈老总请示,陈毅司令员挥挥手,“没有指示”,也没有继续看原定的后续演习就走了。

可以想见,“现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1947年3月,华野司令员陈毅、副司令粟裕到于休、保句二人所在的炮兵连视察演习
这件事也说明,虽然围歼了张灵甫,但当时我军的炮术水平,说到底还是初出茅庐,算不上技术纯熟,毕竟他们当时也没有那么多弹药来进行射击训练。

不过到了1949年,渡江战役的时候,这故事就不是这样讲的了。

当时保句,于休两位的部队经过整编,已经成为7兵团24军的炮兵二团(14团),其中一营使用日本105毫米榴弹炮,二营三营继续使用75野炮。比之淮海战役时,装备已经得到了相当的改善,终于算是接近了日本师团炮兵的水平(抗战中日本师团炮兵联队的一般有三个75野炮的炮兵大队,部分师团将其中一个大队改为105毫米榴弹炮大队)。可见解放战争后期我军随着缴获装备和物资的逐渐丰富,实力确实是提升不小了,只是,虽然炮是多了,但是弹药依然不足,所以如何节约弹药,摧毁目标就成了部队的头等要务。

此时的于休和保句两位,已经成为了炮兵连的连长和指导员,指挥着3门野炮。他们当时的任务要求是,每门炮摧毁对岸敌人一个碉堡,每个碉堡只能用5发炮弹。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从“过山炮”到“渡江英雄炮”,标志着我军炮兵部队也完成了对手中武器完全的掌握,乃至达到超出理论性能的发挥
所以这次战前练兵和战斗组织是十分细致的,观测员把本连各炮分工摧毁的目标射程进行了反复上百次的测量,指挥员和炮手对射击诸元也背的滚瓜烂熟,并反复进行了夜间射击训练。

而这样的训练和战前准备,终于收获了圆满的结果,在渡江战役的炮火准备阶段,三门炮都实现首发命中,三发炮弹端掉了一个长江对岸的碉堡。因此而受到了上级的嘉奖,连里的战斗英雄王永康还荣获“神炮手”称号,而这也不仅仅是他们这一个连技术的提高,“24军的炮兵群,在下午五点钟的试射中,九江对岸紫沙洲、新闸洲敌前沿阵地的22个碉堡摧毁了20个。”

在我军后来的战后总结中,提到,“我军的炮火不仅在数量上压到了敌人,而且命中率也较以往历次战役均高。”

从这件事我们也可以看到,什么叫做“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啊?这就是啊。

终于用上了榴弹炮

解放上海后,于休保句的炮兵连又迎来了一次换装。

这一次,他们终于用上了在当时中国可以算得上是正经重炮的新装备——日制105毫米榴弹炮。

由于缺乏影像资料,老人的相关回忆资料也没有提及具体型号,所以笔者推测,于连长和保指导员接收的应该是日本九一式105毫米榴弹炮,因为当时比较常见的同口径火炮中,九九式105毫米山炮只需2匹挽马即可牵引,重量甚至比38式野炮还轻。而九一式比较符合保句老人回忆中提到”需要10匹马牵引“的说法——按照日军的规定,91式使用6匹挽马即可牵引。不过这里提到的“挽马”可不是中国当时常见的马,是日本专门引进匈牙利佩尔什马和日本母马杂交改良出来的重型挽马,肩高体宽,体重近一吨(抗战时期经常说的“东洋大马”就是这种),这和当时中国普遍役使的马匹简直就不是一个类型,当然战争中后期日本军队也没那么多“东洋大马”了,而只能使用中国本土的马,所以也就变成了10匹马牵引了。

91式榴弹炮,是日本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各国的经验,认为师团级部队需要更大口径的支援火力,因此在1920年开始研制,1931年定型生产。在整个二战中生产了1100门。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日本自卫队博物馆中的91式榴弹炮
尽管这种火炮被认为是世界同时代同类火炮中最轻便,重量仅为1500公斤,但仍然被日军评价为“没有考虑日本士兵体格,过于沉重,人体工学设计不符合日本人特点”……可见日本人对于自己的平均身高和体力的认识还是挺清楚的……

应该说,这种火炮在当时中国战场上绝对算得上是非常强大的重炮了。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二战中德军用重型挽马牵引LeFH 18型105毫米榴弹炮,图中可见就是6匹马牵引一门炮
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
重型挽马,普通马和矮马的对比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8/1 11:15:0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那么中国炮兵的实力究竟怎样呢?下面一起来看看中国炮兵最优秀的10种神器吧。

      2020/8/12 21:56:3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915616
      • 工分:41177
      左箭头-小图标

      PLZ-05式155毫米自行火炮,它是中国自主研发生产出来的武器,早在上个时机90年代就已经开始研究了,在原型PLZ45型自行榴弹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

      2020/8/5 22:23:04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9659169
      • 工分:57929
      左箭头-小图标

      因此炮兵就成为当时最主要的之源力量,所以直到现在,中国虽然说拥有了更多对地攻击的导弹等武器,但是在中国炮兵部队的作用依旧十分重要。

      2020/8/4 9:13:58
      左箭头-小图标

      多年之前,中国空军的力量在众多国家中算是最薄弱的,根本不能在战争中对陆地提供支援,

      2020/8/2 19:30:58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大炮上刺刀”实际上就是一种误码说法,让不知情的听起来很有穿透力!也很有宣传力,其实炮发展之初起到的作用就是“上剌刀”早期土炮只能打上百米,不“上剌刀”上什么?联队炮在小日本手里也主要是起这个直瞄射击作用,要不然会把小日本打穷的。

      2020/8/2 10:52:0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915616
      • 工分:41118
      左箭头-小图标

      各种型号的火炮数量加起来能够超过1.7万,之所以中国会拥有这样多的火炮,主要还是和之前的历史有关。

      2020/8/2 8:32:15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9659169
      • 工分:57862
      左箭头-小图标

      全球范围中,中国的炮队部队一直十分有名气,如今已经有很少有国家还保留着炮兵师了,但是中国火炮的种类有50多种,

      2020/8/1 19:12: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从野炮打飞机到火箭炮跨海峡,访问解放军炮兵传奇 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