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抹不去的记忆(五)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抹不去的记忆(五)

八月的天气,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但高原上却是凉爽惬意,除了午后站在阳光下,有些些许的热,一旦走到树荫下,就会凉爽怡人。时不时掠过的微风,把窜天的杨树吹的“哗哗”作响。让山沟里多少有了些生机,野草也利用这短暂的时节,用绿色点缀着山坡,不知名的野花,也在高原上绽放着自己的色彩。
周天是战士们放松、休息的好时光,很多人趁着休息的时间,乘着部队的班车去县城里逛,不去的人,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进行着自娱自乐。郑强,白志勇,郭义华和总机班班长常青,围在总机班宿舍进行着斗地主。每个人脸上,都贴了不少纸条,看上去活像是,农村里跳大神的。相互间还时不时,指责着对方的牌技差,从每个人满脸的纸条看,都是半斤八两的水平。四个人玩的正带劲时,炊事班小章进来,对着郑强说:“赶快回去,史组长找你呢。”
“你是不是想玩了,用这种雕虫小技把我换下来?”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把话带到了。”
郑强这才看见对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急忙把手中的牌交给小章,迅速出了门。回到放映组,进门看见水泥厂的白干事,郑强瞬间明白了一切。
“白干事好。”
“小郑好,今天没去县城逛逛?”
“没,和战友们打牌呢。”
一旁的史组长急切的说:“幸亏今天没你出门,白干事送来影片《少林寺》,他们刚放完,来不及让咱们取,亲自送了过来,明天一大早,人家就得把影片发走。所以今晚就得放,你抓紧去倒影片,做好准备工作,我负责报告领导,安排通知的事情。”
“是,白干事,史组长我先去了。”
“抓紧。”
出了放映组,郑强朝下一级平台的大礼堂方向走去。下台阶上时往下一望,礼堂门前,一辆挎斗三轮摩托车旁,飘动着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在夏日的阳光中分外耀眼。郑强内心不由得“啊!”了一声,怎么是她?于是三步并两步走下了台阶,到了礼堂门前还没张口,脸就不由自主红了起来,不知为啥?自从上次一见她,那道火红色的身影,就会时常会在脑海中闪现,每次想起,那颗小心脏就会扑腾扑腾的乱跳,总有种再次相遇的期许,看着眼前的这位女孩,犹如梦镜中的感觉。
郑强正准备打招呼,这个白干事的妹妹,被李干事称为小霞的女孩,歪着脑袋,双手背在身后,微笑着率先开了口:“怎么,没想到吧,我来了……嘻嘻!”得意的神情,洋溢在那张青春秀美的脸庞。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你们部队我来过好几次了,我来的时候,你还都没当兵呢,哼!”
“那你怎么不和你哥哥去办公室?”郑强一边说着一边用钥匙打开门锁。
“我才不去呢,他们之间说的话,我一点也没兴趣听。”
“这么说你是来找我的?”
“美得你,我是来检查你工作的,看你业务精不精。”
“你个小丫头,又不懂放电影,那有资格检查我。”郑强壮着胆子,开起了玩笑。
“切,我怎么没资格,从我哥放电影的那天起,我就是放映室的常客,从倒片,装片,开扩音机,到两台放映机交换时间点我都会。哼!”见郑强疑惑的目光,小霞接着说:“好,我说给你看,第一台放映机快结束时,影片右下角会出现三个小圆点,第二个机位的放映员扳动第一道开关,启动放映机,等影片右下角出现第二次小圆圈,扳动第二道开关,完成切换,对不对?”
眼前这位丫头,顿时让郑强刮目相看。没想到一个女孩,会对放映如此精通。
“你先坐着,我把影片提进来。”
“我帮你一起提。”
“不用,这次坚决不用,男子汉军人,怎么能让女孩子家帮忙。上次是你哥和李干事在,我不好驳你,这次坚决不行。”
“呦呦呦!伤了某人的自尊心吧,好心当成驴肝肺,那你自己提吧,免得伤了你那颗脆弱的心。”
郑强没理会,出去从三轮摩托车的挎斗里,把影片提了进来。
“对了,你哥今天怎么没开面包车?”
“是我不让他开的,我喜欢坐在摩托车上的感觉,风吹着特别舒服。”
“怪不得,你哥啥都依你啊!”
“嫉妒了吧?嘻嘻!我帮你倒片吧?”
“不行,让史组长看到了又该批评我了。”
“这一会他肯定不会来的,正和我哥聊天呢,就帮你倒一卷,让你看看我专业不专业。”说着右手竖起了食指。
“好吧,就倒一卷啊!”郑强没再坚持。只见她麻利的从提包里,取出影片码放到了倒片机的左面,打开一个片盒,灵巧的取出胶片,放在了片夹一头,用纤细的小手抽出片头,绕到了另一头片夹上,安上摇把用手轻轻地一摇,两个片夹慢慢的转动起来。随着手速的加快,胶片在两个片夹间飞速穿梭,上下起伏的胶片,似彩虹般舞动着。
郑强痴痴的看着,眼前这位古灵精怪的女孩,那神态、那动作,加上从门外吹进的山风,轻轻摇曳着裙摆,看上去犹如舞动的彩霞,在空中飘荡!
“唉!楞什么神呢,是不是看傻眼了。”
“哪里,我不是怕说话打扰你嘛?”郑强一本正经地搪塞着。
两人说话间,一卷胶片已经倒完,郑强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倒,自己操作起来。
“你知道那天,李干事找我哥啥事吗?”小霞凑近了小声说道。
“我怎么会知道,什么事?”
“他想让我哥给我爸说说,把她爱人从车间的水泥标号检测员,调整到仓库当保管员,这样就不用倒班了。嘻嘻!”
“看来你爸是厂长。”
“咦!你怎么知道,是李干事告诉你的吧。”
“当然不是,有这种调整岗位权力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厂长级别的。”
“就你聪明。”
“那你爸给调整了吗?”
“调整了。那天哥哥和爸爸在另一个屋,小声说话被我听见了。”
“原来你也是个小特务,还是个女特务。”
“胡说什么呢,人家不就是好奇嘛。哼!”那小嘴已经撅了起来。
“好、好、好,你是我党的好同志。”
“那天哥哥对爸爸说的很诚恳,内容大概是,李干事平时很少能回去,即便是周天,有事也常回不了家,好不容易回去了,赶上老婆倒班,夫妻也难得团聚一下,正好有个仓库保管员退休了,空出个位置,所以李干事才厚着一张脸,求哥哥帮帮忙。爸爸听完哥哥讲述,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其实爸爸也知道这种情况,军人本来就很艰苦,夫妻常常是聚少离多,想想也是应该的,所以第二天,就交代给劳资科的人去办了。”
“怪不得李干事,最近心情格外好,你爸爸真是办了件好事。”
“军民鱼水一家亲嘛!我爸爸可是从拥军爱民的角度办的这件事,算不得寻私情走后门吧!”说完了一脸的得意。
“对了,那天你耍赖不告诉我名字,今天应该老实交代了吧,说,叫什么?”
“就不告诉你。你们的舞台也不小,好像比我们学校的舞台还大点呢。”
“怎么了,你问这干嘛?”
“最近我们班正在排练舞蹈,吴清华带着女红军,训练的那一场。准备在‘国庆节’时演出。”
“你一定是演吴清华吧?”
“你怎么又猜对了。”那双明亮的牟子里,充满着好奇。
“这么漂亮的女孩,当然是主角了。”
“哈哈哈!你就是根据这个猜的呀?!”
“本来么,电影里的女主角,哪个不漂亮,这能有错吗,总不能找个丑八怪,演吴清华吧。”这时的郑强,已经完全的放松了下来。
“就知道你会以貌取人。”嗔怪的表情下,难掩着一丝的兴奋。
“想不想看,要不我给你表演一段?”
“嗯,看在你求我的份上,就当我是你的第一位观众吧。”
“嘁!”撇完嘴,转身已飞快的跑到了台上,嘴里哼着乐曲,就开始了翩翩起舞。
“等等。”
“怎么了?”
“舞台太黑,我把灯打开。” 郑强说着迅速跑上舞台,把控制灯光的闸刀推了上去。
瞬间舞台上灯光明亮,那身大红色的连衣裙,在深绿色背景幕布的陪衬下,越发的醒目,郑强走到台下,找了个靠中央的位置坐下。小霞从舞台一侧踮着脚尖,旋转着出现在舞台,昂首、抬腿、扬手、摆腰,扭胯、旋转轻盈的舞动着,刚才台下,还是一脸顽皮少女的神态,台上瞬间变得刚毅果敢,眉宇间透着英气。那时而灵动、时而刚毅、时而婉转、时而疾驰的舞姿,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郑强脑海中,仿佛一位刚强的女战士,在战场上奋勇前进的英姿。耳边炮火纷飞,弹雨“嗖嗖”声如疾风暴雨,冲锋号划破长空,顿时无数战士,奋不顾身冲向敌阵……
“小霞,你这是在干嘛,快下来,咱们要回去了。”
小霞顿时脸色绯红,停下舞步,快速崩下舞台跑向哥哥。
听见声音郑强一扭头,看见政治处赵主任,白干事,史组长分别走了进来,赶忙上前打招呼,赵主任一脸和蔼的看着小霞。从郑强分到电影组,第一次遇见赵主任,就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样子,从没见他发过火,即便是批评人,也是和风细雨式的那种。
“丫头跳的不错呀!有舞蹈的天分,好好培养,说不定将来能成为舞蹈家呢。”赵主任微笑着对白干事说。
“她就是瞎闹,到哪都疯疯癫癫的,让我爸妈惯坏了。”
“哥,你不说等他们放完电影,咱们直接把影片取走吗,怎么这会就走啊?”
“是赵主任的意思,他听说我们是开摩托车来的,说什么也不让我们晚上赶夜路,骑着摩托车,晚上走山路不安全。”
“是呀!丫头,等影片放完了就太晚了,本来大老远的,给我们把影片送来就很辛苦了,再让你们等那么久,那怎么成啊!我已经安排好司机了,晚上小郑跟着一起送回去,你们就放心回吧。”
“好吧,谢谢赵叔叔,谢谢史大哥,那我们走了,再见!”
四个人朝门口走去,郑强拉开距离跟在后面。就在赵主任,白干事,史组长三个人边说边走时,小霞突然扭过头,跑回郑强跟前,用手捂在郑强耳边悄悄说:“我叫白云霞。”
说完迅速追赶上前面的三人,出门的一刹那,又扭过头狡黠的一笑。等郑强出了门,白干事已经发动着摩托,小霞坐在一旁的挎斗里。白干事和大伙打完招呼,朝着营房大门方向驶去。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7/28 11:25: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抹不去的记忆(五)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