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抹不去的记忆(三,四)

共 16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抹不去的记忆(三,四)

“小郑,跟我跑片去,车已经等着呢,抓紧。”李干事推门探了个头,对办公室里面郑强说,完便转身走了。郑强顿时兴奋起来,一把抓起桌上的军帽,疾步跨出门,边走边系封紧扣,紧跟在李干事身后。那辆北京吉普车早已停靠在操场,郑强跟着李干事上了车。只要是李干事去跑片,不用说肯定是去西北水泥厂。因为李干事的媳妇,就在西北水泥厂工作,所以每次,只要是去西北水泥厂跑片,李干事是必去的。西北水泥厂坐落在大山深处,离县城二十来公里,是一个有着好几千人规模的大厂。弹药仓库和省军分区、西北水泥厂三家单位,早已建立了互通有无的合作关系,每次谁家新来了电影,放映后必定通知另外几家,这样每家单位,就可以常看到最新电影。即便是看过的,对于山沟里,极度单调的文化生活来说,人们也会兴高采烈不厌其烦的。
车上李干指着田里的麦子,对司机老贾说,高原上的庄稼还没成熟,咱们八百里秦川,第二茬包谷都吐出了新绿。对于种庄稼自己一窍不通,作为新兵,郑强不宜随便插嘴,坐在车上头瞥向窗外,静静地回忆起这半年,身边发生的几件不愉快的事。
那天仓库召开全体大会,库主任宣布了对陈晓奇的处分,由于情节轻微,免于上军事法庭。但强制令其复员,押送回家。随后政委作了长篇发言,从军人的职责,部队仓库的重要性、纪律思想品德等方面,着重进行了强调。会后由政治处高干事,和两位全副武装的战士,带着陈晓奇走向那辆军用救护车。郑强和同年其他战友,都挤到了车跟前,大家都想看陈晓奇最后一眼。战友们都依依不舍目送着他,郑强身后传来,一位战友的啜泣声……。陈晓奇面无表情,目光呆滞。谁也不看迳直上了车。随着一声喇叭响起,扬起一道烟尘的救护车,向营房外驶去,载着陈晓奇的车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留下身后一双双惋惜的眼神,一张张悲伤的表情。
一起来的陈晓奇新兵训练结束,分到5号库当了保管员,才干了两个月,就监守自盗把子弹偷出去卖了钱,没想到才卖了两包,就被公安局把买家擒获,顺藤摸瓜就查到了部队。在买家的指认下,陈晓奇当场就被警察拷走,并在库房找到了,那个被他敲开的子弹箱。地方公安考虑案到件涉及军事,随后,移交到了军事检察机关,检察机关查明事实后,认为情节轻微,并且丢失的子弹,全部追缴了回来,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最后决定免于起诉,交由分部处理,这才免去了陈晓奇的牢狱之灾。受陈晓奇事件的牵扯,库主任、政委也受到了上级的处分。
汽车一个轻微刹车,把郑强略为抖动了一下,他朝车旁望去,一个不小的土坑横在路上,司机熟练绕过土炕继续前行,郑强收回眼睛,开始了另一件事的思索。那次白志勇去基层库区维护线路,回来告诉郑强和郭义华,牛宏涛被分去放羊,他是郑强这批新兵,唯一被分配去放羊的。那天咱们走得早,宣布牛宏涛去放羊的时候,我们已是去机关的路上。后来听别的战友说,牛宏涛听到这个命令时,整个人都蒙了,随后哭着去找连长求情,连长,我在家就是放羊的,没想到到了部队还是放羊,这让我如何写信给家人说呀!求求连长让我去干别的吧,只要不放羊干什么都成!连长干脆利索的回答,这是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牛洪涛委屈无奈的接受了命令。听到这个消息,白志勇修理完被风吹断的电话线,专门去看牛宏涛,在接近最后一个洞库的山坡上,远远看见手里拿着羊鞭的牛宏涛,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眼前的高山发愣。等白志勇走到跟前,看到的是满眼的沮丧,见了白志勇一声不吭,更别说激动了。郑强和郭义华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也沉闷的无语。一旁郭义华随口骂着,日罢歘,这是欺负人呢!
那天白志勇还说,基层的条件特别艰苦,除了营部有专门的食堂,守卫在一线哨所的官兵,相互之间相隔很远,又十分分散,每个班的地点,都在山坳中间,接近山顶的位置,根本没条件,给每个哨所建专门的食堂,每次站岗执勤结束,他们还得自己亲自动手做饭,白志勇说去了基层,才感觉到咱们在机关,是多么幸运呀!
那次志勇坐着车,去最后一个洞库维护线路,从机关到目的地,足足半个小时才到。想到这些郑强内心,就会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小时候每天看着军人,都很羡慕,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但真正成为军人,才知道头上的帽徽,承载着巨大的艰辛和责任。
“嘀、嘀、嘀”响起的喇叭声,让郑强回过神来,汽车进去了厂区,眼前顿时变得热闹起来,但见厂区里道路两旁,三三两两走路的行人穿梭不断,还有自行车掠过的身影,这和部队的寂寥空旷,形成了很大的区别,也让郑强略带沉重的心情轻松起来。车拐了两道湾,就来到了厂区的大礼堂前,礼堂上面一块长方形牌匾,印着烫金立体字“工人俱乐部”礼堂门前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四周都是商店,从日用百货店,蔬菜店到理发店一应俱全。
广场上分布着有篮球场,排球场,乒乓球案,人们闲暇时就会聚集在这里,小小的广场成了人们,休闲放松文化娱乐的场所。
今天是周天,阳光明媚,广场上人显得格外多,大人小孩都在广场上晃荡,跑的跳的不一而足。眼前的景象,郑强早已不陌生,这半年下来,水泥厂跑了不少趟了,但每次来还是很兴奋,进了厂区总有种,到了城市的错觉。司机老贾把车,停在了礼堂门前,郑强跟着李干事下了车,奇怪的是李干事,这回并没有回家,而是走进了礼堂,郑强记得除了第一次来水泥厂跑片,李干事把郑强介绍给水泥厂宣传干事,兼放映组长白云雷外,其他时间,都是郑强自己到二楼放映室取片,李干事通常是要回家一趟的。郑强顾不得多想,紧跟着李干事上了二楼放映室。“”李干事轻轻,敲着放映室的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两人进了门,白干事一边起身相迎,嘴里一边说道:“这是哪阵风把李干事吹来了?”同时抬手势示意着二人坐下。
“看你来了。”
“得了吧,一看就没说实话。”
“真的看你来了!”
说话间里间办公室,突然闪出一位少女,郑强人还没看仔细,就听见银铃般开心的笑声“咯,咯,咯……哥,这就是你常说的那个娃娃兵,今天我终于见到了,啊呀!还没我们班的男生高呢!而且还是一张娃娃脸。”
“别胡说,要有礼貌,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军人,你最起码得叫人家兵哥哥。”白干事向妹妹翻着白眼嗔怪道。
“我才不叫呢,我估计个子还没我高呢?”说话间几步就蹦到了郑强跟前,示意他起来和她比个子。
郑强窘迫地匆忙站起来,两人一比,一旁观看的李干事说道:“你还别说,小霞比小郑还冒点尖呢!小郑你可要快点发育啊!不然小姑娘家都会笑话你的。”
郑强的脸早已从脸红到了脖颈,什么都说不出来,眼睛却直勾勾地落在,眼前这位女孩身上。
目下这位少女,纤细的身姿,在一身大红色底、白色小圆点,连衣裙衬托下秀逸伶俐。两根马尾刷,杨柳扶风般甩动着,最是让人惊讶的,是鹅蛋型脸上,嵌着一双毛绒绒的大眼睛,眼睛里,一半似湛蓝的海水清澈见底;一半似燃烧的烈焰融化一切完美融合在这张秀美的脸庞。浓密乌黑的秀发,更添骄人的妩媚,白皙的脸庞,泛透着淡淡的粉红,只需一眼就会让人定格在脑海。
郑强不由的想起,电影《海霞》里的女主角吴海燕,她们是那样的神似,心中不由得感叹着,上中学时,班上也不乏漂亮的女同学,可和眼前的这位女孩一比,不是少了清澈,便是缺了灵气。郑强想不通,远离闹事的高原上,尽然有如此惊艳的女孩!郑强就这么痴痴的看着,似乎忘记了一切。
“小郑,你先把影片提下去,在车上等我,我和白干事谈点事。”
“是。”
郑强这才回过神来,囧迫低下头去拎电影包。
“我也去。”女孩坚定的说。话音刚落就抢着去帮郑强提包。
“哪能让你提呢,我一个人可以。”郑强边说边拦住了伸过来的手。
“得了吧,你这么小的身体,我真怕把你压坏了,还是我帮你吧。咯咯咯……”
“真不用。”
“那好,咱两都退一步,两个提包你拎一个,另一个你拎一个带子,我拎另一个带子,这样可以了吧?”
“小郑,你就让她帮你吧,这丫头都让我爸妈惯坏了。”白干事看似嗔怪的语气,却分明含着浓浓的吝惜。郑强也不再推辞,两个人拎着提包出了门,朝楼下走去。
到了车前,郑强对着女孩说:“好了,这下我自己来。”
“好吧,你得谢谢我。”
“谢谢!真的谢谢!”
“小霞……小霞你快过来,我们等你半天了。”
郑强顺着喊声望过去,远处站着四、五个,年龄和她相仿的妙龄少女,其中一个,一只手举着沙包朝这边喊着。“马上就来。”女孩朝着她们喊着,就在女孩转身要走的一瞬间,扭过头来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郑强。”
“你呢?”
“才不告诉你呢!”
那红色的连衣裙在阳光下跳跃着 ,旋即飞舞着飘向远方。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7/27 14:03: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无痕千秋
      社会需要 真正的:部队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谢谢你的鼓励!

      2020/7/28 10:53:36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部队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1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部队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1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军营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0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军营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0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军营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0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需要 真正的:军营里抹不去的记忆.望早日功成

      2020/7/27 15:53:10
      左箭头-小图标

      望早日写进人心

      2020/7/27 15:47: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抹不去的记忆(三,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