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

共 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508660
  • 工分:416988 / 排名:280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

[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

近现代的画人在中西合璧的路子上,总有各各不同的选择,有程度的差异,也同自己经历相关,包括留学经历,象徐悲鸿、林风眠、吴冠中等人留学法国,为欧州派,而傅抱石、张大千、刘海粟等人,留学日本,为东洋派,不同地域学习经历亦影响到其价值取向,对待西画容纳与熟悉的程度,吸引西方,欧重而日轻。

留日的画人对等两种文化融合远不及欧派强烈,但亦有自己的可取之处,更多地保留了东方抒情成份,还有技法的发扬光大,傅、张、刘三人在这方面有共同之处,作为一个天才,傅抱石的辉煌在抗战时代就存在,而且以后是作品因为某种原因未能超越仿佛是停滞状态,他的那有历史沉淀的人物画是他不可再现的高峰。

在两国交战的时代,文化也是处于战争状态,两国战场不仅仅是拼血肉,也在拼灵魂与勇气,徐悲鸿、李可染等人,或画奔马、醒狮而寓意,或直接画宣传图激励军民,林风眠似乎是退隐一般,傅在国民政府第三厅供职,本身是加入这场运作,其作品并不鼓努,叫嚣,而从历史文化的底蕴来抵抗日本人的气焰。

那个非常的时代,傅抱石画了大量的有民族气节的人物形象:屈原、苏武、竹林七贤、清初明遗民、还有湘君、湘夫人,特别是湘妃,殉情湘江,充满烈性,不是单单嫋嫋的女子,而是守护湘水进而守护鄕土故国的巾帼英雄,与徐悲鸿的形象一样,足以振兴国民的精神,完成对日抵抗。当然,这里面也有艺术的比拼。

在日本学习中国画史,傅熟悉中国艺术的精华所在,曾对顾虎头的画理与作品深入研究,早先傅并不支持中西合璧,后来有所改变,日本近代经明治维新的洗礼,曾经过一段“全盘西化”的历史,对傅不能不产生刺激,象横山大观画了《屈原》,也是傅刻意为之的原因,并非全在郭沫若《屈原》剧的影响。

日本本身是一个东方国家,故傅在日本的留学经历比留画人更多一点东方意味,象浮世绘版画亦对其仕女人物产生影响,并把古典的线条艺术加以发扬光大,那些源自晋代的线描,在他笔下放出光芒,那线条飘若惊鸿,婉若游龙,充满灵动的韵致。傅后期的作品虽然亦有可取之处,当总的说来偏离真性情,是时代的错。(文:雷家林)

[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

[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

雨景――梵高PK傅抱石PK歌川广重

三人派,较之二人派,也许新颖一点,我希望因此能够唤起阅读的激情,因为二人派的文章是容易老生常谈的。这种改变算不算调一调点读者的口味呢,应当是吧,视觉疲劳与阅读疲劳原因相同,就是新意少,常态多。好了废话少说,雨景三人派,就进入正题:

PK作品:傅抱石《万竿烟雨》(国画)、歌川广重《大桥聚雨》(版画)、梵高《仿大桥聚雨》(油画)。

虽然常人爱明媚的阳光日子,便在艺术的情调的追求上,还是“风雨故人来”稍好些,或者如戴望舒的雨巷,那种江南美女与油纸伞,在雨中,绵绵春雨丝丝不断不仅仅是水珠,亦是情丝连绵,剪不断理还乱的,就象刘禹锡的:道是无晴却有晴,不仅仅是自然的阴晴,亦是儿女之间的亲昵卿卿之情,类似竹枝词的关关之音,化入雨丝之中。

更有白居易的“此恨绵绵无绝期”,当在朦胧的春雨里,方显出它人缠绵。关于白居易,在唐代诗人中其地位不是最高的,位在李杜之下,却因为写诗作文明白如话,类似陶潜风格,所以他的诗文在日本的影响,大过其它的人,这白乐天的老童子作派,影响到他的诗歌风格,亦是影响日本文学的一个重镇,我们读古人那些整齐的诗,就有青蛙的跳水,但在日本的俳句中,打散来近中国的散曲时,反而张扬显出一个青蛙跳水的情境,充满禅意,比如松尾巴蕉的句子,这又是多余的话了。

中国的古代写雨的诗亦多,有杜甫写春夜喜雨的“好雨知时节”,有黄庭坚的“江湖夜雨十年灯”, 有晏几道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有陆游的“小楼一夜听春雨”等等,不一而足。尽管自然的现实在西方科学家的眼中是冷峻得无情的,但是东方的诗人就是觉得雨是自然的一种情感的表达,所谓泪如雨者,似乎雨就是自然之悲哀,或者是天之哭泣,而且还有程度的不同,比如倾盆大雨,这个悲伤是有点到了极处的,毛毛雨亦是有点云淡风清的愁绪之悲,所以画师们画雨景,是非常有文学意味的题材,亦能看出画者的非常手段。

梵高学习东方,连雨景都纳入其中,应当是非常有型的,他的作品亦算是再创造,但也只是用西洋油彩画东方情境,傅抱石则是东方人,原本的种族与文化血液在,留学东洋又获得唤醒。歌川的作品当然是源自宋明时的中国版画,在歌川广重之先有鸟居清长曾经画了《雨中三美人》,这种先导的雨景画者自然会影响他,他的雨景带有一种装饰性,在激情方面弱于前两者,其中梵高燃烧的艺术激情并不会因绘制东方版画而减弱,而傅氏用的水墨线条的激情,同样得到一种有限的张扬。傅抱石的古代仕女在雨中的情境,是与古典文学的意境是重合与融和的,风雨故人来,在现实的场景上,我们的友情与亲情容易在这种不晴朗的时刻获得交融与感动,在绘画的阅读中,若我们有基本的文学素质,则是似曾相识燕归来,我们有这个文化血脉与基因,我们被唤醒,我们从中读到我们的本来。

傅二石谈其父亲画雨景的情形:

我父亲画雨的方法是很有趣的,我曾仔细观察过他画雨的过程。他先把纸钉在墙上,再拿蘸了矾水的笔或刷子,对着纸猛烈地挥洒,那动作似乎和作画这种“斯文”的事情很不相称。然而等到画完之后,那张的确受过“暴雨袭击”的纸上出现了逼真的雨景时,又使人感到有“川上风雨爱,须臾满城阙”的魔术般的效果。 有时他画雨不用矾,只用毛笔或排笔蘸色或墨在画上刷。他很注意下笔的方向和速度。画倾盆大雨时用大笔猛刷,使人强烈地感到雨点的速度和力量。画濛濛细雨时,笔轻轻地在纸上飘忽,留下若有若无的痕迹,画上的景物若隐若现,迷迷茫茫,恰巧表现出南方多雨季节雾蒙蒙的气氛。 我曾以为画雨必须一次完成,但是我看完父亲画雨,却发现他要画好多次。例如《万竿烟雨》这幅画,就并不是画好景物再画雨,雨是伴随着画上的景物一起出现。每画一个局部,甚至每下一笔,都十分仔细地考虑雨天的特征。随着画面的完成,雨天的气氛逐渐强烈起来,终于达到了使人身临其境的地步。久看这幅画,能使人感到空气的潮湿和雨天的阴冷。

父亲这一生,画了一系列雨景作品——《万竿烟雨》、《潇潇暮雨》、《山雨欲来》、《风雨归舟》、《巴山夜雨》、《嘉陵烟雨》、《千峰送雨》、《江南春雨》、《不辨泉声抑雨声》……古今中外,大概很难找到像我父亲这样喜欢画雨的画家了。怪不得有人形容他的作品是“一半山川带雨痕”。

由此可以看出,傅抱石在画雨景方面的特别之处,而且在他的系列作品中,有浓郁文学性的,单单看那些标题,就充满诗意的,假若在未来此些作品不存在了,如同古画的名录中的一些画徒有其名目,亦会有一些美妙的联想与想象,至少这些名目曾经是存在过的杰出的作品,这也算得上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吧。

这里我还真的过分热了歌川广重、傅抱石,冷落了梵高,西洋画在古典中画雨的少,也是因为雨景表现的难度决定的,用装饰的线条画,然后用油彩的线画,其实还算不上真难度,傅却是用难以掌握的生宣作画,一方面承接他画其它画的作派,用纸会作一些特殊的处理,比如把纸团成一团,然后铺平,这样运笔时会产生一种天然的纹路与肌理,再有在雨景处理上,有时会用明矾来补助效果,有时是直接用排刷多刷几次获取意外效果,达到预想的目的,这个往往是画者与天合作的产物,这算得上真正的妙手,高明者,亦即使雨景绘画作品进入一个深一点的技艺与意境层次。

大师画雨亦会得神与地域风气之助力,比如在六朝故都,那个地方高启曾写有“坐觉苍茫万古意”的句子,而我们欣赏傅氏的作品是有这个迷离、空濛的感觉,若有若无,所谓“山色有无中”是也,画面一半是实一半是虚,普通的山水人物之作尚且如此,烟雨中的景致就更不用说了。

宋李迪有《风雨牧归图》只画雨前之情形,齐白石的一幅雨景是有用纸折成雨线,用运笔的效果来画雨中之景,当然他画的还是欠自然一点,另外他画的当然还有古代的画者画的雨后云山之景,也只是雨后罢了,山水清洗一番,就是湿漉漉的,很润,这个米点云山与他的后来者基本是这个情形。画雨中之景难,因此能彰显傅抱石在此方面的优秀之处,亦是三个画师中,在雨景一门,居上风的原因。

三个画者,一个装饰,一个有笔触的激情,一个有水与墨的似水与乳的交融,三种风情,同聚于东方雨中的情境,是十分有意味的。

朗州家林2017年1月22日在夕阳晚照的梅香中写就。

首图傅抱石《万竿烟雨》

原创文字作者系网络艺评家,诗人,书画家)主要文章:《宋画哲学》、《家林论唐宋艺术》、《说唐代书法》、《说宋朝书法四家》、《家林读苦瓜和尚画语录》、《完美的女神--品读安格尔的《泉》》等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7/10 15:45:0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傅抱石大师的创作作品都是精典的作品。

      2020/7/14 20:49: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傅抱石的湘妃美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