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58)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廿八节 责无旁贷

共 3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325 / 排名:727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58)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廿八节 责无旁贷

[导读]本篇本应该接着侃吕布东投袁术的,但是事件里有一个重要人物是陈寿不容许后世《三国志》读者忽略的---------如果说《三国志》作者陈寿在他的作品里安排了十个彩蛋,那刘巴(阿明已详细交代)、宋翼、王平、吕蒙、庞统、许攸这六个名额算是其中没有争议的,前面两位属贬抑、中间那两位应算褒扬、后两位则该称摇摆人连陈寿也无法确定他们到底是鱼还是龙,因此他把这两个悬念交给读者自己去鉴别、辨识。至于“三想”个人认为的剩下四位,那必须得靠您自己去甄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阿明在此就不越俎代庖、夺人之好、大煞风景了;因此“责无旁贷”至少有两重意思、、、、、、

[正文]在侃长安三辅左冯翊宋翼之前,阿明有必要先交代征西将军皇甫嵩应该拥有的军事实力。

征西将军皇甫嵩应该拥有的军事实力----------《资治通鉴》:“卓徵京兆尹盖勋为议郎;时左将军皇甫嵩将兵三万屯扶风,勋密与嵩谋讨卓。”这是董卓还未被诛之前三辅之一右扶风应该具备的防务兵力(如果阿明再告诉您~~~董卓当年所驻守陈仓至郿坞一带,实际就是右扶风的防务,事情是不是就不那么难理解了?),如果算上京兆尹盖勋的两万左右兵力(京兆在西汉被形象的比作“辇毂”,即在天子的车轮之下的那“一亩三分地”。两万战略支前预备军不能再少了。),以及左(冯翊)将军皇甫嵩的三万兵力(他跟董卓同级别,如果算上家族底蕴只多不少。官兵不到十万,而马腾集团常驻一线的兵力已超过了十万,这正是皇甫嵩、张温、盖勋等人最有力的借口和托辞;也是董卓、刘宏、何进、蔡邕、袁隗、贾诩等人的怨恨所在。),再除去董卓那原三万右扶风国防军,另加上董卓在雒阳收编来的中尉、卫尉、虎贲、禁军、、、、、、各残部余勇合计一万(差不多等同于吕布现有的人马,吕布的人马应该不会超过两万),也就是说早前征西将军皇甫嵩的部曲应该不少于七万人马(即还没升任车骑将军前理论上的兵力)。

但是当前的三辅远不止这点兵力,这是因为王允在诛杀董卓后,又任命两位同乡宋翼为左冯翊,王宏为右扶风(同时也架空了皇甫嵩~~~很明显吕布现在无疑就是有实无名的京兆尹,如此一来别说三辅,就连整个关中好像都跟皇甫嵩没有半毛钱关系了。征西将军对吕布等人来说是实权,但对他皇甫嵩来说就是那吃不到嘴的葡萄、遥封的虚衔,至于车骑将军更只是分赃时水涨船高必要的手段而已。)。宋翼不出意外(如果《后汉书》等史书没有刻意隐瞒)应该跟长安王氏、益州吴懿、荆州蒯氏(刘封家族,刘封,《三国志》:本罗侯寇氏之子,长沙刘氏之甥也。)、江左鲁肃、徐州臧霸、交州士燮以及并州王宏等人一样是当地根深蒂固的郡望、土皇帝、地头蛇[据《后汉书》记载“(中平五年即188年)三月,休屠各胡攻杀并州刺史张懿,遂与南匈奴左部胡合,杀其单于。”再参考“(189年)及灵帝寑疾,玺书拜卓为并州牧,令以兵属皇甫嵩。”并州当时的情况基本上跟这些地方差不多~~~朝廷已无能为力,全靠当地豪强维持社会秩序,至于朝贡、、、、、、PS:重点来了~~~正因为这个原因,王允既可以明目张胆的让蔡文姬失落番邦(连同蔡文姬一起的还有其他汉人,蔡文姬的《悲愤诗》里有“马边县男头,马后载妇女。”这般描述。),自己又不被牵连进去。],所以他们两人的人马实际上是把并州那些还没有投靠董卓的官兵(吕布早在雒阳就跟王允勾搭上了,董卓自己又没去并州走马上任,能有多少并州人投靠他嘛!),带去了三辅(而并州的军事实力应该绝不在幽州与西凉之下),所以三、五万人马应该不算多,如果再加上司隶校尉、城门校尉、、、、、、以及豪门望族达官新贵的豪奴、子弟兵,王允的总兵力(当时没有谁领大将军衔,所以车骑将军就如同袁绍、朱儁一样代大将军统帅三军~~~这番做作如此清洌可鉴连吕布都明了!PS:所以皇甫嵩也就没实权了。)绝不低于二十万,只有这样王允才胆敢叫嚣着东西双线同时开战(要知道就因为曹操三祖孙一直都无法同时双线作战,才导致出现“三足鼎立”这等政治格局的。)。

宋翼是作为汉室的子民听令于“录尚书事总朝政”的王允、吕布才来勤王保驾的,他跟王宏的出发点实际上是不一样的(不能笼统地归纳为,并州人因王允得势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所以当李榷等人当众质问王允后[《后汉书》:遂围(宣平)门楼,共表请司徒王允出,问:“太师何罪?”允穷蹙乃下,后数日见杀。], 宋翼与王宏对事态的看法以及对待才会截然不同(《资治通鉴》:初,王允以同郡宋翼为左冯翊,王宏为右扶风,傕等欲杀允,恐二郡为患,乃先征翼、宏。宏遣使谓翼曰:“郭汜、李傕以我二人在外,故未危王公。今日就征,明日俱族,计将安出?”翼曰:“虽祸福难量,然王命,所不得避也!”宏曰:“关东义兵鼎沸,欲诛董卓,今卓已死,其党与易制耳。若举兵共讨傕等,与山东相应,此转祸为福之计也。”翼不从,宏不能独立,遂俱就征。甲子,傕收允及翼、宏,并杀之;允妻子皆死。宏临命诟曰:“宋翼竖儒,不足议大计!”傕尸王允于市,莫敢收者,故吏平陵令京兆赵戬弃官收而葬之。始,允自专讨卓之劳,士孙瑞归功不侯,故得免于难。)!

王允竟然不能回答“太师(董卓)何罪?”,这完全出乎了宋翼的意料----------既然说不出那不就等同于王允默认了“太师无罪”!这里面关联太大,任谁也不会立马就相信了吧(王允也是“后数日见杀”~~~必然死在黄琬之后。)?!恰在此刻王琬认罪伏法(《后汉书》:及徙西都,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卓。及卓将李榷、郭汜攻破长安,遂收琬下狱死。),王琬伏法意味着不但“无字钱”与董卓无关,而且王允跟此案脱不了干系,更是其中的罪魁祸首,元凶主谋(就这一个罪名就够定王允三族死罪了。);说起来这些人也太贪得无厌、目中无人了,191年闹腾的“无字钱事件”,现今已是初平三年(192年)五、六月了,而且董卓在“无字钱事件”后又“悉收洛阳及长安铜人、钟虚、飞廉、铜马之属,以充铸焉”,新钱还是没造出来!

怪谁?难道现在还能让已经死了的董卓来背这黑锅不成[董卓死于初平三年(192年)四月二十三日,如果在其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发行一部分新钱出来不就天衣无缝了吗?估计还是被王允的馊主意给坑的~~~~~王允要改朝换代了呀,五铢钱自然不让再流通,更别说再造了。]!

只要是还有点理智的人都不难发觉事情的真相吧?!

宋翼扪心自问感觉以前确是在助纣为虐(知道错误后,很容易就会明悟的,怕就怕不知道错在哪里),为了家族的声誉、为了替新政权的威望出一份力,于是、、、、、、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7/7 15:14:26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341 / 排名:7287
      左箭头-小图标

      王琬-------------应为--------------黄琬

      2020/7/27 13:39: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158) 第七章 谁主沉浮 第廿八节 责无旁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