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九十五:罗马教廷的政教协定政策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44321
  • 工分:498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九十五:罗马教廷的政教协定政策2

《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九十五:罗马教廷的政教协定政策2

基督教之九十五:罗马教廷的政教协定政策2

③德国

一战后德国战败割地赔款,天主教会的损失也不小。《凡尔赛和约》使德国天主教会失去了斯特拉斯堡、梅茨两个主教区,涅森- 波森和库尔姆的大部分,以及布列斯劳的部分地区。但泽自由市也脱离了德国,圣座于1922年在此设立了一宗座代牧区,1925年设立了自由教区。德国由君主立宪改为议会民主制政体。1919年8 月11日魏玛宪法生效,它规定了国家与教会、教会与学校的关系。它关于教会与学校关系的基本立法保证了德国教会在学校教育中相当程度的自由和潜能。魏玛共和国的政教体制既使双方组织上分离又促成相互间的合作。魏玛宪法中宗教社团地位的基础是宗教自由。声称不存在" 国家教会"。魏玛共和国把政教分离原则视为保护国家和教会双方不受对方干涉的保障。教会继续作为公共机构发挥某些社会职能作用,而且这种地位也可以赋予其他宗教团体。宪法第137 条第3 款保证了宗教团体的自由度和自决权,允许它们在一定范围里建立自己的独立司法权并通过它们建立一个独立的法律秩序。在魏玛共和国宪法中所确立的政教关系体制中,国家对教会的管辖权不再适用,然而某些州政府仍在继续行使这种权力。被罗马天主教会视为关键问题的教会学校基本上受到保护,宗教指导继续作为公共学校的必修课,非教会学校除外。1920年德意志帝国在罗马设驻圣座大使馆,取代以前的普鲁士代表团。圣座希望和德意志帝国签定政教协定,但由于敌视教会的自由派如社民党以及新教团体的反对,德国拒绝同圣座签定协议;圣座利用帝国政府同各州政府之间的矛盾,先后同数个州签定了协议。1924年3 月24日首先同巴伐利亚自由州签定了协议;1929年6 月14日同普鲁土签定协议;1932年同安纳特自由州签定两个协议,1932年10月12日同巴登州签定协议。除巴伐利亚外,德国各州主教座堂教士团选举主教的传统权利被保留了下来,但被限定在由圣座提出的三名候选人之间。在普鲁士,除科隆外又设立了帕德本和布列斯劳两个教省,新设立了亚琛、柏林主教区及施奈德姆尔直属区。

1933年1 月30日希特勒上台后,帝国的教会政策进入了新的时期。1933年3月23日的政府声明中把天主教和新教两个教会比喻为维护德意志民族的最重要因素,表示要尊重同它们签定的协议并维护它们的权益。特别是希特勒许诺他将"允许并保证" 基督教会在学校及其他教育中发挥它们的作用。

希特勒很快就使圣座明白他希望签定政教协定。1933年7 月20日双方于梵蒂冈签署了政教协定并于9 月10日交换了文本。新的政教协定适用于帝国各州,但圣座同有些州签定的原有协议仍继续生效;教派、礼拜自由权利以及教会团体的自治得到国家的确认和保护;教士在精神领域的作用和功能受到特别保护;公共机构中的教牧问题得到保证;天主教会社受到保护;协定规定德国主教团要同帝国政府永久合作;国家允许教会的宗教指导、教派及私立学校等要求。宗教指导是公立学校(包括职业学校)的必修课;天主教会学校的设立和维持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证。教士的非政治化是希特勒的主要打算之一,所以协定规定教士不得参与政治活动。希特勒希望通过这一规定摧毁政治天主教。至于协定中未涉及的其他问题将由《天主教会法典》调节。

二战期间,在被德国占领的一些地区,天主教会受到迫害,教士遭到监禁和屠杀。圣座同波兰、奥地利签定的政教协定以及同捷克斯洛伐克签定的临时协议、同法国签定的政教协定(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都被视为无效。

圣座要求同德国就其新占领区的天主教会重新签定协议的要求被拒绝。1937年3 月14日,教皇发表《火焚的焦虑》斥责德国法西斯政府对教会的迫害。

④拉美国家

拉美国家的政治局势不稳定以及社会经济状况的落后使其成为圣座关注的特殊地区,该地区不断出现的许多独裁政府通常对教会采取敌视政策,因而圣座的政教协定政策在拉美地区是很难行得通的。只有哥伦比亚是个例外,它于1928年到1938年间同圣座签定了数个政教协定,其中最重要的是1928年5 月5 日的传教协定。1928年同危地马拉政府签定的政教协定结束了危地马拉国内的" 文化斗争"。圣座还于1928年同秘鲁政府达成有关主教任命问题的协议。厄瓜多尔在20年代一直采取敌视天主教会的政策,直到1937年7 月24日同圣座签定临时协议。协议规定,政府保护宗教指导的自由;国家同教会携手向印地安人传播福音和文明,促进其社会经济的发展;教士不得参与政治活动。

⑤在二战中,圣座难以同交战各国签定协议,只能同一些不受战争直接影响的中立国家订立协议。

在萨拉查统治时期的葡萄牙,天主教会受到国家的支持。1940年5 月7 日,圣座同葡萄牙达成政教协定及传教协议,萨拉查称之为" 教会与国家分离的政教协定"。根据协定,天主教会具有法人资格,葡萄牙同圣座保持外交关系;政府保证天主教会的活动和财产;教士享有特殊保护和某些豁免权;宗教指导作为公立学校的心修课,而且宗教指导要同基督教的原则相一致;教会可以设立私立学校;婚姻法受制于自由民事婚姻的原则;国家资助教会的海外传教事业。传教协议规定,葡属海外传教协会受政府资助;自由传教受到保护。有了这两项协议,葡萄牙国内及海外殖民地教合同政府之间的和平及合作关系维持了很常时间。

在30年代,西班牙天主教会的境遇很糟。1931年12月9 日宪法对天主教会持敌视态度。在随后的年代里,对教会的全面战争展开了。1933年西班牙政府宣布废除1851年同圣座签定的政教协定。一部分军队起义反对暴政及恐怖统治,很快就爆发了内战。弗朗哥上台后试图恢复西班牙国家的天主教特点,敌视教会的立法条文被废止。1941年6 月7 日,西班牙政府同圣座签署了关于任命主教的协议。根据协议,圣座驻西班牙大使在同政府达成协议后列出一个由六人组成的名单送交梵蒂冈,圣座从中挑选出三名候选人(但不一定在名单中),西班牙国家元首再从三人中选定一人,由教皇祝圣为主教。

1940年1 月25日,圣座同海地达成协议,详细涉及了教会财产问题。

1942年4 月22日圣座同哥伦比亚达成协议,大部分涉及婚姻问题的管理权限。协议规定,民政部门登记人应出席教会婚礼,如果没有他的出席,教会婚礼则被视为不完善,没有民法效力。政府在任命主教时的建议权被代之以对候选人政治把关的保留权,取消了国家的保教权。

⑥苏联

新兴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出现无论是对西方世界还是对圣座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梵蒂冈是愿意同苏联打交道的。从1921年到1929年之间,梵蒂冈方面三次试图同苏联建立外交关系。圣座的考虑在1929年5 月14日教皇的讲话里明确表达了出来;如果想拯救某个人,阻止人类遭受更大的灾难,我们就要有勇气同魔鬼进行面对面的谈判(《罗马观察家》1929年5 月16日)。20年代初苏联发生饥荒,圣座同苏联于1922年3 月12日达成协议,在有限的范围内向苏联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根据协议,从1922年7 月到1924年9 月,圣座派遣由13名修会神父组成的代表团活跃于苏联的几大城市。1922年4 月16日-5月1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经济会议上,苏联的代表被邀请出席。教皇利用这一机会向苏联表示,如果" 它要重新加入文明社会的圈子" ,就要实现完全的良知自由、公开或私下宗教崇拜的自由以及归还被没收的教会财产。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苏联也急需国际承认,如果苏梵建交,那将是苏联在外交战线上的极大胜利。双方的谈判从1923年进行到1929年12月,涉及的内容有主教任命、青少年宗教指导等。由于双方在关键问题上的分歧,教皇终于在1929年12月下令终止谈判尝试。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14 8:29: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世界宗教源流史》基督教之九十五:罗马教廷的政教协定政策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