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共 7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上尉
  • 军号:10048276
  • 工分:1636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6-

海外任务

整个 2015 年和 2016 年我们都在执行这样的本国任务,直到 2017 年我们才去了海外。

大概在 2012~2013 年,马里有恐怖组织进去支持国家分裂,开始打内战的时候,马里的总统正式要求法国政府给予援助,法国政府也答应了这个援助。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2017 年在马里战区轮值期间

我们当时被派往了一个叫做 Ansongo 的军事基地。那个时候撒哈拉地区,马里,尼日尔跟布基纳法索三国交界处是武装分子最活跃的地方。2018 年,有几个美国的绿色贝雷帽特种兵遭到了武装分子的伏击,在交火中身亡,他们战斗的视频还被流传到了网上。那些恐怖分子盘踞的地方就在那里。

我们在 Ansongo 驻扎了一个月,进行了大量的抓捕和巡逻,把恐怖分子从这个区域驱散到了别处。形成一个比较安全的区域之后,我们小队就被调到了廷巴克图基地。那个基地一开始只驻扎了二三十个士兵,经常会遭到火箭弹的袭击,等增援部队到了之后,最后有大概两百人驻守。

实际上当地的老百姓对于我们法军和联合国的蓝盔部队的态度是两级分化的,有一部分人非常支持我们,而另外一部分并不支持。不支持的人甚至会向武装分子提供信息,协助他们的袭击。

有一回我所在的小队就差点遭到了埋伏,我当时并不在场,别的队员回来之后告诉我了整件事情。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马里战区轮值期间,装甲车内的视角

我们当时一支一百多人的装甲部队在一条公路上巡防。在行进的过程中,小队里一个克罗地亚的士兵发觉有一个小孩在一直尾随着部队。

平时部队在执行任务时,也经常会有小孩子跟在后边想要一点糖果,士兵大多习惯了,所以当时克罗地亚人也没太把那个小孩放在心上。

在途经一个小村落后,部队行进到了一个拐角。拐过去之后,突然发现有五六个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挖坑,这绝对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当时我们工兵队的车跟在政府的前导车后面,处在机枪位上的意大利人看见眼前的五六个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政府军非常有经验,立马开枪射击。

那五六个人一看见我们这么大的阵仗就开始四处乱逃,有两三个觉得自己跑不掉,就反过身来还击。整个过程双方交火了五六分钟,最后打死了一个武装分子,剩余的全都跑掉了。

结束战斗之后,我们队员走过去一看,发现他们正在埋的是一颗反坦克地雷,设计非常精巧,是懂行的人制作的。如果那天我们晚五分钟遇见那些人,他们就会把地雷埋好,藏在沙子里。那我们肯定就会毫无防备地踩上去,有人就会因为那颗地雷而死去。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7-

惊险的营地入侵

有一天我们小队没有执勤任务,于是大家在营区内洗了洗衣服,睡了睡觉,心情特别放松。突然,我们听到了一阵枪声,我们都很清楚这不是训练或者走火的声音。所有人立马穿着内裤,踩着拖鞋,从帐篷里冲了出去。我也抓着头盔往脑袋上一戴,拎着枪就跑到了自己的哨位上。

我当时看到了一辆皮卡车和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于是我们就做了战斗准备,进行了警告性射击。后来那些人一看我们反应非常迅速,找不到什么机会,就跑走了。

在战区,我们需要根据情况在开枪之前进行口头警告或者警告射击。如果不当使用武器,最终会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

危险解除之后,我回去看新闻才知道,那天同时有三个地方遭到了袭击。恐怖分子用自爆卡车炸了联合国在廷巴克图的地区办公室之后,想顺带着袭击蓝盔部队,但我们法军的驻地在蓝盔部队的外围,所以那天恐怖分子就遇上了我们。

后来,当地的武装分子意识到直接硬闯并不是一个可行的方式,于是他们开始钻一些被我们忽略的空子。2017 年底我们部队撤离了廷巴克图,2018 年 4 月份当地的恐怖分子就找到了一个机会,攻进了蓝盔部队的营地。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一次抓捕行动前的全员旁听计划推演

他们当时偷来三辆皮卡车,涂成白色,喷上了联合国的标志。因为联合国内部成员的构成非常复杂,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士兵,他们互相语言不通,经常会出现交流障碍。当时看守的士兵就误以为皮卡车里是联合国的队伍,把他们放进了营区。

这些恐怖分子进来之后,用第一辆皮卡撞开了基地的第一道墙,用第二辆第三辆皮卡往里运送队伍。很快,双方就在营区内展开了近距离的巷战。

武装分子那次实施的是一个非常高明的计划,但是他们不但没有把营地打下来,反而还被全部歼灭了。而他们失败的原因,跟我们单位还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工兵部队当时到了廷巴克图基地之后,发现防御近距离攻击的设施非常简陋,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于是我们一百多号人,装填了一万多个沙袋,靠着肩挑手扛,垒起了一个三四层高的掩体。这个掩体可以保证即使面对机关枪的扫射,人躲在后面也很安全。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掩体

当时恐怖分子闯进营地之后,就遇上了这个塔。上面两三个执勤的士兵,躲在掩体后边,把枪伸出来,居高临下地一阵扫射。就这样,后两辆卡车上的十几个人全都被拦住了。如果没有我们辛苦修起来的这个防御塔,我想那天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8-

行政工作

我从廷巴克图回来之后,就已经在打算退伍。于是我没有再参与一线的工作,去到了行政排,处理一些连队的后勤保障工作,比如管理仓库和车队之类的事情。

外籍军团军队的薪水是一千三的底薪加上出差的补贴。总的来说,在法国当兵并不是一份高薪职业,只是一个正常的工作。

从我个人来说,参军的头一年特别有意思,但是到了第二,第三年的时候就觉得这只是份普通的工作。军队不提倡个人价值,我们每天只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生活,跟一个基层公务员可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

临近退伍前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活动

-9-

退役后的迷惘

我退役后先去了柬埔寨排雷,现在已经回到了法国,也在想后面的路怎么走。

很多人会有一个误区,会想当然地觉得在当了五年兵之后,我们会拥有很多职业的选择。比方说可以去做一个保镖、做一个合法的雇佣兵,或者去做军事承包商之类的工作,过上一个富足的生活。在退伍之后,确实有人能找到这样的工作,但这只是少数。

比如排雷这份基础工作,其实它所需要的专业技术并不高。在国际市场中,一些来自孟加拉,柬埔寨以及非洲一些贫穷国家的工作者,在经过适当的训练之后,就可以从事这份工作。而他们要求的薪水仅仅是每个月三百到五百美金。

再比如有一段时间,海盗问题非常严重,远洋的轮船上可能需要一些安保人员。但如果在轮船上只是当一名普通的步枪手,收入其实非常微薄。包括在伊拉克地区,阿富汗地区那些押送货运车队的安保人员,他们面临的风险非常高,但是收入可能还不如在一个发达国家从事一份普通的工作。而且这些工作还得吃青春饭,这是一个没法回避的事实。

不过我并不后悔参加军队。当时读研究生的时候已经没有继续读下去的动力,就算不参军也迟早会放弃。人的一辈子可能都在寻找方向的路上,我也并不例外,我现在还在继续地寻找我的方向。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6/13 10:28:0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法国特种敢死队是法国维护海外利益的强大工具,在北非,西非法国特种敢死队场面驻扎。包括华人在内的100多个国家的健儿为有幸成为法国特种敢死队而努力锻炼身体,为法兰西献身。

      2020/6/18 21:12: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兵的日子(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