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一章 对话录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一章 对话录

第十一章、对话录

张宗逊旅长曾经在晋绥抗大七分校,给刘桐树等学员讲过《战术》、《战役》、《战略》课程;在抗大七分校刘桐树尊张宗逊为师,持弟子礼。张宗逊任一纵司令员时,刘桐树任侦察科副科长,二人为师徒及上下级双重关系;这种关系的密切发展,确是通过实战中的学习及载入史册的战果而永固。在《张宗逊回忆录》中记述了刘桐树侦察战斗的文字叙述,这是老师对学生成绩的肯定。

胜败乃兵家常事,失败乃成功之母,没有初出茅房就能打胜仗的人;这些话十分平常,但确有其深刻地内含。下面的对话主要内容为《绥远战役》与《大同、集宁战役》中的经验教训。《大同、集宁战役》刘桐树在战役后期参加,傅作义调遣大部队突然到位,突然攻击的动作,常令对手猝不及防;这给刘桐树留下了深刻印象。两个战役处于解放战争初期,都没有完成战役目标,这就需要学习、反思及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了。学习者首先要能提出问题,列宁说:“···能准确的提出问题,那么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可见问题的提出本身就很不容易;然后咬住问题不放松,反复思索以求正解。

刘桐树副科长道:“绥远战役,大同、集宁战役,老师怎么看?”

张宗逊司令员反问道:“绥远战役的侦察你们是怎么搞的?”

刘桐树道:“开始我们将凉城、卓资山、丰镇、集宁列为同等重要目标,进行侦察、勘查,重点在兵要地誌。野司来电指示重点及方向为卓资山地域。”

“重点侦察方向也即是战役方向,在确定战役方向后,即可确定战场区域。”张宗逊继续说道:“你叙述一下战役过程。”

刘桐树叙述战役过程后,他道:“晋绥部队在攻打卓资山时,集宁顽军动摇,顽军101师增援卓资山26师;贺龙急电晋察冀野司运动歼敌;晋察冀部队未能到位,我军只能分兵阻击顽军增援。”

张宗逊道:“这就是此战役之关键,只有在野战中歼灭傅顽有生力量,后面的仗才能把握主动权。初战影响全局及整个战役过程。攻打卓资山围歼26师,其目的是调动顽军。实战中果然调动了傅顽101师,这时如果有一军打援,此战主动权在握。”

刘桐树道:“开战前贺司令员说,‘还有一个问题,过去,我们同日本鬼子基本上打的是游击战,现在要大兵团作战,打运动战,两大区部队要协同作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问题,大家一定要注意。’我对这句话印象很深,确感到说不清楚。”

“这个问题,必须从战役层面来说。”张宗逊继续说道:“参加大同、集宁战役的不少部队刚由游击队编成,战斗力不强,打运动战尚不成熟,就打大规模的攻坚战,是很勉强的。”

刘桐树道:“游击战与运动战在战术上是有差别,运动战与攻坚战的差别是什么?”

张宗逊道:“游击战你们是清楚的,运动战就是在游击战的基础上,规模更大;不同的是游击战必须建立游击战争网,运动战特点是野战歼敌,而不是攻坚城;从战役上看,有诱敌深入的运动歼敌,也有主动进入敌区的运动歼敌,这要视形势而定,总之一定要力争把握战役主动权。”

刘桐树道:“那在战术上如何把握?”

“打歼灭战是我军作战原则,包围住敌军才能打成歼灭战;在战术上要求部队实施穿插迂回,断敌退路,非如此则不能包围敌军。抗战中的游击战打一个小据点,或是运动到某地打一个伏击,这是大家熟悉的战斗。”张宗逊继续道:“在集宁、大同战役中,如果采取逐步升级的办法,先打下应县、怀仁等据点,逐步消灭掉大同外围据点的敌人后,再集中兵力攻城打援,这样夺取大同的时间虽然长些,打下大同的把握可能要大些。结果是不慎初战,一开始就张大口去打有坚强设防的大同,未能发挥我军打运动战,打小据点的长处。”

刘桐树道:“战争初期国军与我军都在争夺城镇,其中一些具有交通枢纽性质的城市在战略上很重要,这是夺取城市的根据吗?”

“夺取敌占城镇当时形成了风气,占领了卓资山、集宁反成了我们的包袱,若不守卓资山和集宁,把晋绥的一万部队集中起来,配合晋察冀部队打运动战,会主动得多。弃我军所长,坚守卓资山、集宁都是失策的。”张宗逊继续道:“坚持农村包围城市,坚持土地改革,断敌交通线;陷敌军于孤立状态,我军则可运动歼敌。另外我军装备太差,大同矿区虽有大量炸药,没有利用来炸敌人的碉堡,以弥补我炮火不足的经验。战士们虽然打得很英勇,然而仅靠手榴弹、云梯来攻坚,结果连敌人外围的防御工事也扫不动,以致作战时间拖延了一个月,使敌人有充分时间准备增援。”

刘桐树道:“傅作义作战有那些特点?”

“傅作义对大同觊觎已久,但对增援阎锡山并不积极。蒋介石为了促使傅作义增援大同,在八月中旬下令将原属第二战区阎锡山管辖的大同,划归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管辖。蒋介石的这一着棋很灵,傅作义立即积极起来,调集其主力三十五军三个师、暂编第三军两个师和四个骑兵师,共三万多人,九月三日从归绥出动,来解大同之围。敌人集中三个师的兵力,首先沿平绥线迅速东进,猛攻卓资山。我们原来估计傅作义不会出动那么快,敌人要是进攻卓资山,估计独一旅可以守三天,我们派部队打援也来得及。不料傅作义部来得快,兵力也大,独一旅苦战了几个小时,损失很大,卓资山便告失守。”张宗逊继续道:“对傅作义增援没有估计到他会倾巢出动,而且来得那么快,我事先没有充分准备。我军整个战役准备仓促,只给了十天准备时间,在阳高会议之前有的部队已经打起来了,我们临时搞指挥机构,地形没来得及看,部队情况不熟悉。通信联络也没有搞好,主要靠参谋人员送信传递命令,敌人逼近集宁的报告收不到,给陈正湘纵队的命令发不出去,在集宁城下错失歼敌的良机。总之,对大同守敌和傅作义增援均估计不足,战术上轻敌。如大同敌军战斗力虽然不强,但设防坚固,而我军未能集中兵力,形成压倒优势,逐个歼灭守敌,将敌人主力消灭于城外和郊区。”

刘桐树道:“绥远战役攻打卓资山时,贺龙急电晋察冀部队打援,结果没有打成。两军协同作战的计划与准备工作没有搞,失去了野战歼敌有生力量的机会。”

张宗逊道:“中央军委指示‘精心计划,充分准备’的要求,及毛主席发出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指示,是我军的根本战略方针和作战原则。”

二人深入的探讨了这两次战役的教训,在探讨知己知彼的情形下,深入探讨了知天知地以及地之形、兵之势、天之时等问题。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8 6:47: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一章 对话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