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章 大青山北麓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章 大青山北麓

第十章 大青山北麓

1945年的包头城西有两条铁路线,一条向西八十余公里的包兰铁路线,另一条向北五十余公里的平绥铁路线,因这一铁路线傅作义驻扎在大青山北麓的部队(五原),就可以很快速地机动至包头、归绥地域。因内蒙古、绥远、察哈尔这些地域长期为十二战区范围,这一区域实际上就是白区。当绥东被解放后,中共中央即时部署土地改革事宜,达到扩大解放区的目的。

天刚蒙蒙亮,连队从宿亥沟村出发,沿着山脚向包头城北刘保窑子潜行,当连队来到刘柱窑子时,原攻城部队已经撤走了,刘桐树下令连队加快通过包头城北。李晓申率领的前锋排还是在三道沙河遭遇到顽军的骑兵队,李晓申利用战斗间歇的混乱,谎称道:“我们是骑兵第四师侦察队,你们是那个部队的?”

“骑十师的。”

“辛苦了兄弟,我们也是援军,我们还要往前搜索,再见。”

“辛苦兄弟,再见了。”两支骑兵队在满天大雪中擦肩而过,连队顺着大道行进,大道正好顺着铁路线修筑的。途经四道沙河、公忽洞,在前口子遭遇哨卡,崔八诈称是骑兵四师的骑兵队,哨卡在疑惑中放行了。连队进入到穿行大青山南北的深沟之中,这是一条20余里峡谷,铁路线与大道沿着流淌的崑独崙河修筑,大道两侧陡峭的山峰海拔高度达1700余米。

刘桐树看着大道边深入沟底的河水已经结冰,紧靠西侧的平绥铁路线一些地方已经修筑过了,他道:“老孙你看,傅作义很是爱护这条铁路线,公路似乎也很好。”

孙巩道:“看来傅作义对进入华东地区,是早有预谋的;自古以来爱护道路的将军,就很爱兵。这次与101师交手,几乎没有俘虏,傅顽很有战斗力。”

“老孙,我们到前面看一下,可能有哨卡。”刘桐树说吧策马前行,他在沙坝子拦住了前锋队,道:“晓申,这个沟槽里很安静,注意听一听前面是否有哨卡。”

李晓申下马带着两个战士前往侦察,这时天空漂起了雪花,风反而小了。没一会儿三人回来了,李晓申道:“有一个哨卡,房门紧闭。”

“走吧,到了再说。”刘桐树说吧策马跟在李晓申枣红马后面,李晓申带着两个战士策马向前,三人在哨卡紧闭的木门上敲了几下,木门打开后,出来两个护路老兵,其中一个道:“包头还在打仗吗?”

“打仗,包头已经成为冰城了,死了好多共军,幸好有我们骑兵师增援,共军才没能破城。”

“你们到那里去啊——。”

“部队没有给养了,到固阳、五原调些给养救急。”

“对、对,固阳比较近,还有50里,沿着大道走。”

“好——,我们走了。”李晓申说完策马跑了起来,护路老兵看着连队冒雪前行,连队过去后他又紧闭了木门。大道在河东村拐向西北,连队沿小道与铁路线向北行进,经过五分子到四分子向东北行进,铁路线向北基本到了尽头,距离固阳20余里。连队在兴盛趙上了大道,绕过固阳县城,沿大道向东北前行,经日新成、天盛成、查泌、后公中镇南下至银号镇,大道紧靠大青山修筑,象一条巨大的白蛇弯延伸展至远方。连队沿山脚向东穿山而行,骑兵们在毡房窑子镇踏上了小道,李晓申等侦察员探明距离武川县城还有160余里,其中有100余里山路;连队走完小道在五间房才查明固阳至武川的大道虽然远100余里,但道路很好;向东180余里可到达陶林,武川南下大道穿过大青山可至归绥。连队选择向东走大道去陶林,连队绕过武川沿大道向东行进,途经东乌兰忽洞、合乐镇、窑子上、蒙古寺、五道坝、和尚泉镇穿过牛粪沟在张旦沟上大道向东50余里到达陶林,连队进入陶林县城休整。这是一次艰苦的勘查、侦察行动。

当晚,孙刘二人拟稿,交刘玉山发电文:“报野司:傅顽之后方基地为大青山北麓,五原、固阳、武川地域广袤,公路为大道;五原至包头有铁路线与大道,武川至归绥有大道,此两条道均穿过大青山,穿山路口设哨卡,北麓有机动部队。武川向东过蒙古寺,即可快速到达陶林,陶林南下即可直取卓资山;陶林至集宁为大道,集宁至商都为大道,商都向东南至尚义至张北至张家口均为大道。傅顽据有地利,大青山南北麓均可快速机动部队,占两路机动地域。因大青山南北地域之百姓长期隶属于傅顽管控,民心服傅,傅顽占据人和。如若平津、大同有变,傅顽对我军威胁最大。平津蒋嫡系部队迟早会向平绥线上的城市发起进攻,阎顽定会配合作战;卓资山、丰镇、集宁、张北易受攻击,卓资山首当其冲。”

贺龙阅电文后,即向中央军委发电文陈述卓资山必将首当其冲之建议电文。12月15日,聂荣臻接中央军委电示:“(一)蒋介石到北平后团结其内部积极布置进攻察热两省。在长春铁道及其沿线城市不能取得情况下,察热两省的战略地位更加重要,我们必须坚决保卫。聂入绥东主力需立即东调集中张家口附近,留五个团左右兵力于集宁、丰镇归贺李指挥,准备打击傅敌追击部队;但在蒋介石进攻张家口情况弄清后,该五团左右兵力仍须东调,如何部署绥东工作与打击傅、阎可能出击部队,统请贺李部署。(二)为了阻止阎锡山向大同继续增兵,聂贺两区对同蒲路北段均应有积极破袭,最好能控制其一段或几段,如何分工请贺聂电商决定。”(聂荣臻年谱)

此电文转发晋绥野司,贺龙阅后即给孙刘回电:“战东:大青山北麓勘查非常重要,完成固阳至张北的侦勘任务,返丰镇。”(注:战东队原为忻崞情报站名字,刘桐树一直延用此电报名很长时间。)

刘桐树阅回电,道:“这下好了,完成北麓侦勘任务。”

孙巩道:“开会讨论,我们已经勘查过了不少地域了。”

刘桐树道:“这可是跟走过不一样的,很多地方的兵要没有查明,一些可能发生战斗的要点、地誌没有看到;有些地方一但我们被顽军发觉,真要打起来我们很难脱身。”

“哦——,有这么危险?”孙巩没有想到会有战斗,他道:“明天早上开会,看大家的意见。”

连续近五个月的勘查、侦察战斗行动,连队干战驻扎在绥蒙军分区部队控制的陶林县城内,干部战士们都下意识开始放松了身心;早上的会议一直待到9点才将人员召集齐。

孙巩首先道:“野司昨晚来电,按战时,这个会是不能过夜,考虑到大家连续几天跑了800余里路程,马也累瘦了。但是不行呀同志们,我军打击傅顽两个月,傅顽现在想的是如何打击我军,所以野司下令我们要把可能开战的地域侦勘一遍,做到心里有数。”

刘桐树道:“首长又出了难题,要我们把可能爆发战斗的地区找到,大家猜一猜,有那些地区,这样我们就不会全覆盖式的去勘查了。”

李文元看着昨晚的电文,道:“老刘,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卓资山首当其冲,所以首长即时就回电了。”

解文光看了电文,道:“怎么,还有张北?”

“张北位于张家口以北大概70余里,两地为大道;我们看问题一定要站在首长的立场上观看,首长的观注点,也就是我们所要观察的要点。”刘桐树看到大家在注意听,他继续道:“绥远战役中的经验教训,其中有晋绥野战军未打卓资山时,集宁当时集结了傅顽的主力,这是当时的情况;注意,当我军突然猛攻卓资山据点,集宁傅顽主力发生了变化;这个时候贺向聂建议,晋察冀部队野战运动歼敌,结果晋察冀部队没有抓住机会,反而是我军抗击傅顽增援部队;听懂了吗?”

话说到这突然间停了,聪明的明白了一半,只要想一想就能全明白了。这时一些人嚷嚷道:“没听懂,没听懂。”

一些人道:“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关键时候卖关子,继续说。”

“说完就没有意思了,留下一部分动脑筋,想不明白再说。”孙巩的话把大家的注意点拉了回来,他道:“简单说,张家口是全局的要点,我们要注意全局性的要点。观察要点,简说就是观点;观察是要讲方法的,我们不是每个点都去观察,我们只能观察要点,今天的会议就是确定我们将要观察、侦察、勘查的要点。”

会议导入了实质性的讨论,侦勘骨干分子与干部们混合分成三个小组,先分别绘制实地考察地域的地图,根据考察地图,确定侦勘要点,这一工作耗费心血与时间。傍晚,会议进入具体确定侦勘要点与地域,因卓资山地域已经有绘制地图,根据进攻卓资山战斗的情况,确定了要点;陶林地域的要点也很快确定下来,集宁东北的杨家、坟瑰营地域要点确定后,陶林以北的土木尔台(城)、霍霍朱鲁果勒(城)、乌兰格齐、大西號、库伦图、乌蘭花(城)、武川、归绥。

这最后选择的武川至归绥线路,使刘桐树犹疑起来,这是一条非常敏感的大青山豁口大道,最终决定侦勘武川至归绥豁口大道。当晚孙刘给野司发电文,报告侦勘计划与路线。刘玉山等待至第二天凌晨,收到野司回电:“战东:同意计划及路线,敌区侦勘,注意安全。”

清晨,连队顶着呼啸的北风,冒雪向北行进。当天下午连队抵达土木尔台,这是商都北面最大的一个城镇。连队一进城镇就遭遇伪蒙的一个骑兵队,双方打了一仗,骑兵队主动撤了。刘桐树在城镇北门追上了李晓申,道:“抓到俘虏没有?”

“没有抓到俘虏,他们连伤兵都不落下,到底是真正的骑兵呀。”李晓申有点懊恼的说着。当天晚上孙刘二人拟电文报告情况,刘玉山很快收到回电:“战东:每天不论再晚,我们等待你们的来电。”

天刚蒙蒙亮时,连队就出发了,这时下起了雪,空气似乎在上升一般,马匹的呼吸显得粗了一些。胡豆道:“这是怎么回事,没走多远呀,好象累了。”

“放慢行军速度,这里是蒙古高原,海拔应该有1500米。”刘桐树说完,感到马队的前方似乎有人在看着连队。连队到达霍霍朱鲁果勒休息整顿了一会儿,跟着继续向西行进。在乌拉哈达连队开始走小路了,刘桐树感到这里的山似乎正在缓慢中变高,这时他再一次感到有骑兵队正远远地跟在后面;骡马队的张纪子、郭富保也发现敌人。刘桐树知道在草原上侦察连与机动的骑兵队打仗,是打不住对方的,自己的连队一旦散开,就可能被敌人歼灭,他将三排和李文元调整到后队。这时李晓申驻马,问道:“前面怎么走?”

刘桐树道:“我们到哈巴斯台向南,在草原上按方位角行进,角度尽量大,几乎正南方,这样不容易乱,走40里向西行进。”

李晓申策马跑到前队去了,连队在那令不浪向西行进,这时跟踪的骑兵队不见了。傍晚,连队通过了大西號,顺利到达库伦图;当晚连队在召河附近野外宿营。孙刘二人拟电文道:“报野司:商都以北土木尔台等地仍被敌伪骑兵队控制,我以进入武川境,库伦图。”刘玉山将电文发出。野司回电:“战东:甚好。”

凌晨,孙巩听到马匹的嘶叫声,他拨开盖在身上的马被套,起身向马匹群走去,看见张纪子、郭富保等人正在护马,不远处有几只狼远远看着马匹。郭富保道:“我们这些马大部分都达不到战马标准,还有一些是骡马。”

孙巩道:“怎么样,连续行军作战,有问题吗?”

“问题不大,只是天气骤冷,深入了敌域。”

“所以连队不能分散了,你们要有打遭遇战的准备。”

“我们骡马队应该是最安全的,重武器装备人员都在我们队,我们有战术支撑的准备。”

“很好。”孙巩与两位老同志说话间,东边天际线渐渐地泛起鱼肚白色。

连队在静悄悄中整队向西出发了,李晓申按隐蔽行军方案,没有走大道,沿小路绕行了20余里,南下抵达乌蘭花北门,孙刘二人发现有城防工事且戒备森严,刘桐树望着城墙似乎知道了,傅顽驻守归绥部队为什么屡屡出击城外的晋察冀部队,孙巩喊道:“老刘走吧,一排已经过坳了。”

刘桐树策马追赶上骡马队,连队绕道而行,经过武川城东门,向南走小道抵达沙尔登,顺着大道进入豁口。连队快到三岔口时已经是落日余辉,高大的西侧山峰(海拔2000米)更使峡谷显得阴森。正在这时杜四喜从后队赶来报告道:“后面听到杂乱的马蹄声与脚步声。”

“快速通过三岔口,加快行军速度。”刘桐树下达着命令,他策马飞跑到前队观察着地形。但见两侧山谷即为陡壁,两侧山势紧迫相逼。

李晓申道:“这一段峡谷如此险恶,怎么看不见头。”

“不要停,赶快走,如果南面的顽军堵上来,就来不急了。”刘桐树说吧策马飞跑起来,胡豆紧随其后,二人冲到了最前面,这时大家才感到情况的严重性。连队顺着峡谷急速行进了四、五里地,只见刘桐树指着东侧的陡壁,道:“顺着前面密密匝匝的小树,沿着这里的小路盘绕上山,占领上面的坝子,准备狙击南面来的顽军。”

众人很是奇怪,明明是北路顽军追了过来,怎么南面也有顽军。大家来不急多想,战士们牵着马沿着小路上到了坝子。刘桐树站在高处喊道:“顺路再上一个台阶,到坝上迎战南面的顽军。”

上到小坝子的干战们已经看到了南面来的大队顽军,连队全部转移到上坝后,隐蔽待敌,四个重掷弹筒、两挺九二式重机枪进入阵地。这时北风骤起,峡谷中昏天暗地。北路顽军刚到小坝子,三发掷弹在行军纵队中爆炸,南路顽军这时候突然遭到猛烈的机枪火力扫射;南北两路顽军在昏天黑地中混战起来,战斗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连队沿另一岔道反转向北撤离了战场,由于这仍是一条大道,刘桐树、李晓申亲率一个班探路潜行,途经浪窝沟、永发成,在五道沟处转走小路,经马沥沟接近下营盘时,刘桐树一行人下马步行至山岗,从高坎往下一看,只见山下大道上尽是顽军向南行进。这天晚上连队在高坎上宿营了,战士们最怕马匹发出嘶叫,都给马匹上了措施;连队安静地等待着机会。

孙巩道:“没想到在三岔口差点被敌人合围了。”

李文元道:“奇怪了,我们没有惊动敌人呀?”

张纪子道:“在武川观察敌人时,敌人一定也看到我们了。”

郭富保道:“敌人的骑兵队一直跟踪我们到召河,才停止,说明敌人一直在监视着我们的动向;这次我们大村都没有进,也没有找本地向导,敌人也不很清楚我们的动向,在三岔口、上坝子的战斗,顽军损失一定不小。”

这句话提醒了刘桐树,他道:“你们走在最后的对顽军伤亡,有没有估判。”

解文光道:“北军伤亡百余人,南路上来的,光是我们两挺重机枪扫射,伤亡就有百余人;后来南北对打,估计有百余人,总共伤亡不少于三百余人。”

孙巩真实的感到了重火器强悍的杀伤力,他正想说什么时,刘桐树站了起来,道:“准备向东北方向转移,不能走大路了。”

李晓申道:“那怎么走?”

“第一次过武川时我问过路。”解文光继续说道:“我们先到五道沟,沿小路翻白言山向北,经孔对沟、八道沙、清水河、前吉成奎、后吉成奎、南城沙、小前地上大道;再往前老刘来定。”

“上大道可能会有战斗,沿大道向东又走到蒙古寺了,大家还有没有意见。”刘桐树说完,看着大家,他见众人没有疑意,道:“出发。”

连队在顽军沿公路巡逻的间隙越过大道,沿小路翻越了白雪皑皑的白言山,这时天已经大亮,道路虽然不好走,连队避开了企图报复的顽军,当天晚上穿过蒙古寺,在大圣廟山的干沟口子村宿营。孙刘二人给野司拟电文,道:“报野司:顽区活动艰难,时有骑兵队尾随,武川至归绥大青山豁口间三岔口遭遇顽军南北两路夹击,时天昏地暗,我乘隙偷袭两路顽军,令其互相冲突,顽军伤亡三百余,我寻路北上,经蒙古寺脱离危险。”

野司回电:“战东:两天未收来电,今收讫,甚慰;注意查明有无偷袭张北、卓资山、集宁的顽军。”

孙巩阅读电文,道:“首长对战东很担心吗。”

刘玉山道:“多次孤军深入,又能全身而退的分队不多。”

“抓紧时间休息,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晚控制一个村庄就是为了明天精力充沛。”刘桐树说吧已经上坑睡下了,孙巩带着警卫员外出检查岗哨去了。

这一时期的形势因停战条约签字的时间迫近,傅作义出动一个师尾随而出,在蒙古寺扎营。另一个师从乌蘭花出动,经乌蘭格齐向东,当晚在西土城子隐蔽驻扎。

这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一大早连队离开了这个宁静的小村庄。连队绕过五道坝向北行进,途经和尚泉镇、头號,抵达西壕切村时发现陶林已经被顽军地方骑兵队控制,连队绕过陶林向东行进。刘桐树心里盘算着,他想迂回到集宁以北地域侦察,敌情是否严重。连队在塞无村停顿了一下,沿小路绕过白道梁子大山进入长海沟;这是一条长约四十里的沟坝子地域,两侧都是高海拔(1500至1600米)的大山。出沟不远即是集宁城。连队从红旗廟进入长海沟,途经五福堂、南泉子、泉脑子、半田宝地、六道沟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天气虽然寒冷,确没有风。连队刚刚绕过胡来豹的山坳,走在面的班已经打响了第一枪,这种情况已经说明前队是猝不及防情况下遭遇到敌军,这是刘桐树的第一判断,这时前面的轻重机枪均以开火,顽军火力强劲反击着,这样的遭遇战斗,突然而猛烈。二李即刻率领连队冲上沟底唯一的一座高地,奋勇抗击顽军的进攻。这时从背后也出现了顽军,刘桐树即刻道:“老孙赶快骑马冲出去,快,快呀!”

孙巩答应着,带着警卫员向着沟口策马飞跑而去,当二人跑出十余里时,回头一看,身后没有一个人跟进,二人策马向南而去。

刘桐树看着孙巩去后,看了一下表;他率领骡马队和三排冲到西羊房北侧山角的高地,企图掩护一、二排突围,战斗持续了二十分钟时南北两面的顽军象潮水一般包围了过来,刘桐树下令突围,他看着经纪、张杨兴、赵玉苟等老侦察员策马飞跑中尽数被顽军骑兵队追上,砍死在马上,他带着胡豆徒步向顽军占领的大土城子方向跑,这时侦察连固守的唯一的高地枪声仍然激烈,当听到枪声嘎然而止,传出一声巨响后,刘桐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表,他知道抵抗了四十分钟;他道:“转身,向敌人方向走。”

二人缓慢的向敌人方向走去,刘桐树看到有好几个顽军军官正拿望远镜在看着自己,他知道自己与胡豆都穿着国民党军的军服,敌人看了好一会儿,认为二人是大土城子里出来的自己人。这时北风卷起来的满天飞雪,天色变的暗淡了,二人缓慢的走着,在昏黄暗淡的傍晚,在敌人完全放弃了对二人的注意后,二人躲进了大山,刘桐树深知只要顽军的骑兵队认准了目标,在这种地方你很难脱身。第三天傍晚,刘桐树与胡豆回到战场,看到全连干战全部壮烈牺牲······

这天夜里,孙巩与警卫员突破重围逃回了晋绥野司驻地,高度的紧张突然间放松,他感到身心交瘁,一下马就倒在了地上;他看到人们在呼喊着什么,看到贺龙急匆匆地从房子里跑了出来,大声地问着什么,他什么也没听到就昏了过去······

贺龙从孙巩警卫员那里得知,侦察连全军覆没!贺龙急道:“只有你们两个跑出来啦!”

警卫员哭泣着,说道:“顽军南北夹击,侦察连被堵在长海沟里,到处都是敌人。”

贺龙生气道:“刘桐树跑出来没有?!”

“一个也没有跑出来呀!”警卫员大声哭泣起来······

******

五天以后,刘桐树带着胡豆回到了野司驻地。这是一个傍晚,当站岗的哨兵认出胡豆时,二人已经有几天没有吃饭了,司令部的干战们看着二人憔悴面容与破烂不堪的衣服,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只有一样大家感觉的到,二人机警地眼睛与握枪的手······

二人刚走进院子,只听到贺龙大声喊着:“刘桐树真的回来了,小刘、小刘——。”

贺龙象孩子一样,一边喊着,一边冲到院子里;刘桐树拼命地迎了上去,贺龙一下子抱住象叫花子一样的刘桐树,他兴奋的满面泪水,喊道:“小刘,我们都担心死了,你没有死就好——。”

贺龙紧紧地抱住骨瘦如柴的刘桐树,他生怕失去这位历经多次派遣都能独立完成特殊任务的——人!刘桐树与胡豆也是泪流不止,院子里的干战都感动了,很多人流了泪。孙巩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那么严厉的贺司令员,这一时刻流露出兵家真挚的情感——大爱。

因侦察连全连干战的战斗牺牲,顽军推迟了突袭集宁城的战斗。“1946年1月10日,国共两党正式签署《停战协定》,毛泽东、蒋介石分别向各自部队下达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命令,并规定停战令从1月13日午夜开始生效。”“1月13日,傅作义部4000余人在停战协定生效之后,违约抢占集宁。”“1月18日,凌晨,我军收复集宁城,并俘傅作义部官兵2000余人。”(聂荣臻年谱)

(后话——永久的记忆:刘桐树的五天失踪,在文革期间被反复调查,造反派企图给刘桐树扣上叛徒的帽子;造反派给贺龙定的罪,也是叛徒。回想起父亲在文革被揪斗,连续三天不间断地揪斗、侮辱、殴打(1968、6);笔者在批斗前台下看着父亲的耳根被揪裂,耳根流出了殷红的血;批斗后台的棍棒打在父亲累累弹伤残破的身躯上,一位有良心的参谋张如贵,他看到十分凶狠的一棍就要打在刘桐树身躯上,他上前挡了这一棍棒,棍棒竞折断了!只因这一棍棒张如贵同志终身都有痛楚。)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8 1:02: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十章 大青山北麓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