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九章 第二次攻打包头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九章 第二次攻打包头

第九章、第二次攻打包头

包头城东40里的沙而沁镇驻扎着晋绥野司,贺、李来到攻包前线,考查部队,连续开会研讨攻包打援的作战方案,同时给孙刘二人下达了研究预案的任务,而且限定了时间。

17日傍晚野司会议一完,孙刘二人快马加鞭赶回了哈拉乌素。当晚召开班以上干部及老侦察员会议,讨论首长指示及完成侦察及提出意见的任务。孙巩传达完首长指示后,刘桐树道:“同志们,一打包头我军失利;二打包头,我军虽然增兵,但是天气骤冷,守城的傅顽已占天时;前几天,二组在麻池以西的哈仑格而发现有骑兵侦察队,上级通报马鸿逵部有一个骑兵师已经来了,这个情况我们要搞清楚,我已经通报骑兵旅,他们派出了骑兵侦察队;也就是说傅顽援军就在附近地区。”

李晓申道:“这次攻包作战,首长为什么要我们也提意见?”

“这是首长对我们的信任,卓资山战斗后,战斗部队对我们战前侦勘工作认可。”刘桐树兴奋道:“明天我们分成两队,李晓申、李文元各带一个骑兵排,一路在麻池、西壕口一线潜伏;另一路沿兰包线(包头向西修了80公里)迂回至十大股南下,这时要小心,敌军很可能就隐蔽在黄河与这条由北向南的支流河之间,即塔儿湾。”

解文光道:“顽军为什么要隐蔽塔儿湾这一地域?”

李晓申道:“这一地域便于警戒,也便于防御我军的袭击;这个塔儿湾选择的好。”

刘桐树道:“大家注意,隐蔽行动,能捕捉俘虏最好;可能骑兵旅的侦察队也要去,注意协调一致。”

老情报员解文光道:“对于步兵营、连还要研究什么?”

“这于我们的侦察、勘查很重要,我们一定要知道他们在什么作战阶段最需要什么,还有步兵的战法。”刘桐树解释道:“敌我双方一打起来,往往会变,敌变我变,或者是我不变一路硬打等等情形;步兵面对变化的情况,他们应该如何应变。前些天我们也去了步兵团,于班、排、连、营、团干部进行了座谈,2团与715团去的多些。”

陈庆怀道:“说了一些什么?”

“715团的干战重点讲战术。”孙巩接着道:“攻坚作战,首先突击的方向要集中,突击要有连续性;一般突击分队都有火力组、突击组、爆破组。这里重点是选择突击方向上的薄弱之处,如果同时对准几个薄弱点进行突击,这样就可能出现某一点首先突破,穿插迂回战术实时应用,敌固守防线容易崩溃。”

李晓申道:“2团的干战说出来的情况不同,过去连队干战在野外、村落作战比较熟悉;这次打的是城市巷战,顽军在街巷部署的火力及反冲击部队都有;战前也进行了研究讨论,寻找攻击的弱点及强点,这就与我们的侦勘工作有密切关系了;其中的难点是街巷中的兵力部署,也就是我们要侦察的兵要。”

崔八道:“城市巷战,街道、拐角、四合院及排屋,敌之虚实很难判断;而且守敌隐秘修建的工事,2团1营到接近主街道的进攻中,突然遭到顽军密集的隐蔽火力打击,真是猝不及防,伤亡很大。”

孙巩道:“抗战时期,我军有村落堡垒的战法,平原地区大的村庄很多,村庄内由地道连成网与日军抗衡,鬼子进村巷战,鬼子处于明处,我游击队处于暗处,鬼子处处挨打,鬼子只有一个办法,退出村庄,炮轰。”

刘桐树吸着烟说道:“这么说,我军这次遇到的难题很难解,这就需要攻击部队,在进攻中不间断的实施步兵侦察。”

这时屋子里很多人都抽起烟来,孙巩看了看大家道:“我看贺司令员也很犹疑,我军兵力不足,攻城火器差,隆冬已至。”

“我想,我们的意见只能是,以打援为主,攻城为诱饵;大家以为可否。”刘桐树说完看着大家,众人表示了赞同,刘玉山拿着孙刘写的电文去发报了,这是一封详细表述围城打援的意见。一个侦察分队按计划前往麻池、西壕口一线,另一队迂回至十大股南。

贺龙、李井泉等人仍在收集各方面的意见,很多人及单位的意见处于可否之间;而主力部队干战们则认为,如果是必须攻包,那也是可以打!中央军委22日电文指出:“···因此,绥远战役,实关系我在目前以及将来整个时期的全国大局。”的意见促成了贺、李的决心。11月29日,贺、李发电文:“聂荣臻司令员:前线指挥员一致意见改变先打马师之计划,决定今晚攻城(包头),这样比较冒险,已令王率一旅及六团坚决控制马师东进,马、傅(冀晋纵队第三旅)控制黄河渡口,阻击骑兵十师北渡,以保攻包安全。”(贺龙年谱)

11月底晋绥野战军主力715、716、8团进入城西北侧的先明窑子、刘柱窑子等地域,晋察冀部队一个团准备佯攻龙泉寺及城东门;晋察冀一部及715团一部攻打南门及发电厂地区;另有独2旅等部队攻打西脑包及西门地区;王尚荣旅长率领独1旅、骑兵旅及6团向西开进,在麻池地域与东进的马其良骑兵师遭遇,双方在麻池、东召湾、西召湾地域打了几仗,天空漂起大雪,马其良骑兵师即行撤退。包围归绥的晋察冀部队,阻击了归绥增援包头的骑兵第10师。

战斗于12月2日夜发起攻击,这时天气骤冷,大雪纷飞;部队依然从城池西北部发起冲锋,攻上城墙的战士发现,敌人在周围城墙上泼了很多水结成冰又滑又硬,部队接近艰难,主攻部队缺乏攻坚炮火。更有顽军死守坚城,激战一夜,未能破城,贺只得命令部队停止攻击。贺发电文:“聂司令员:晋绥野战军在零下十几度的塞外,第二次攻打包头,但激战终日,未能奏效,贺龙决定停止攻城,撤离包头。”(贺龙年谱)

天亮后,城内顽军开始向我军阵地发起反击,连续数天的反冲击作战,双方部队均感到疲惫不堪时,方才停止了战斗。一部分部队及伤病员撤离了前线,因天气寒冷,大量的伤病员先安置于萨拉齐救冶,部队进行休整。

聂、贺、李于12月8日,收到中央军委电文:“(一)绥远战役虽未消灭傅作义主力,未全部完成战役任务,但由于全体指战员英勇奋战,已给了傅作义部严重打击,消灭了最反动的26师主力,解放了绥东6个县,孤立了大同敌人,减轻了西面对张家口的威胁,创造了发动绥东、雁北新解放区近百万群众的有利条件,这将成为下次战役胜利的基础。(二)为着掩护发动绥东群众,打击傅作义出击部队,巩固已得阵地,屏障张家口,准备将来夺取雁北、归绥、包头的有利条件,提议:(1)贺龙、李井泉集团首先撤至萨拉齐、毕克齐地区休整数天,转移伤病员;聂荣臻集团在归绥周围有重点的集结休整,对归绥取监视姿态掩护贺部转移,并准备随时打击敌人可能之出击部队,切不可疏忽致遭敌袭。(2)贺李集团准备完毕后,主力即撤至凉城、和林格尔适当位置,休整补充;姚喆部仍留绥北向绥中绥西发展游击战;聂集团主力撤至丰镇、集宁地区,以不少于3个大团兵力控制卓资山,主力兵团进行休整补充,以武工队形式向归绥近郊进行游击袭扰,对绥东新解放区应放手发动群众减租减息运动,准备将来夺取归绥、包头、大同的有利阵地。”

傍晚,晋绥野司在沙尔沁镇召开会议,传达了中央军委最新指示,并部署了撤退计划。会议结束后,贺龙、李井泉又专门对孙刘二人进行了交待。孙刘及刘玉山等人在授领野司最新密码及联络表后(对各部队的代码号),即时返回了包头前线。孙刘小队在距离包头两里的刘保窑子与侦察连汇合,随即对四门部署了监视组,还在城西部署了一个班监视马其良骑兵师;而后率连队撤至宿亥沟驻扎,宿亥沟村背靠大青山,南面平绥线,距离西面的包头六里。

当晚开会传达会议精神,并讨论如何完成监侦任务。孙巩首先口头传达了野司会议精神,他最后说:“军委肯定的战果有,歼灭26师,解放绥东6个县,减轻西面对张家口的压力;并指出未全部完成战役任务,原任务是歼灭傅作主力,收复归绥、包头等地。而后的任务是晋绥野战军休整,转移伤病员;晋察冀野战军守卓资山、集宁、丰镇等地,孤立大同及准备再战傅顽。”

刘桐树道:“这次任务,一是监视傅顽;二是掩护晋绥野战军撤退;三是为下次反攻傅顽,进行战场准备。贺司令员知道,这次没有歼灭傅顽主力,必然还会再打;这次交手贺司令员发现顽军机动速度很快,出击时机及速度即准且快;我军将攻卓资山时,向晋察冀野司发出野战歼敌的通报与作战计划,晋察冀野司迟迟动作,傅顽主力迅速脱离险地;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逃离的路径,我们没有去过。”

“那一定走的大青山北麓。”李晓申说着,将一份十分粗糙简易的地图摊在桌面上,道:“上北路走五原、固阳、武川、乌兰花、蒙古寺、陶林、贲红、杨家、商都、高二(察汗湖)、尚义(大青清)、张北、张家口;下北路走集宁、坟瑰营、南壕堑、红草地、刘家房子、张北、张家口;野司关注的是不是这一地域。”

“对,是这一地域。”刘桐树继续道:“经此战,野司首长认为晋察冀部队不会搞战役侦察,更不会搞兵要地誌的勘查,我们估计他们手上的地图一定十分粗糙,又没有实地侦察过,遗失战机是一定的。说实话日军是这方面的高手,侦勘精细准确。”

李文元道:“哦,首长认为失手的原因,在——侦勘!?”

“应该是。”孙巩道:“刚才李晓申说的地域对骑兵很容易机动,军委对张家口很重视,目前这里是战略要点;傅顽若要奔袭张北十分容易,南下袭击张家口很快即可大兵压境。老刘,我们还是商议一下侦勘的地域吧。”

“好吧。”刘桐树与众人商议起侦勘路线,由于傅顽部队处于高度战备状态,侦察连行动的时间区间只有三天,他最后说:“李晓申计划的地域,本来都应该去,时间太少,我们从固阳起头,连队不可分散,随时准备战斗,争取赶到蒙古寺,尔后再去下一段,到张北。”

商议确定了几条路线,确定了行军序列及行动时间后,大家才去休息。孙巩见人们走后,道:“首长对这次战役,很有些懊恼呀。”

刘桐树道:“这有什么办法,那么强调党的一元化集体领导,私下里还不是着急。想当年,我重建忻崞情报站,要是事事都服从于党的一元化集体领导,本人还不跟前头两批人一样,不死既败;把情报站建立健全了,就开始批判我这不对那也不对了。打仗,一定要机断专行!打包头,晋察冀野司一开始就决心不大,犹疑不定,前怕归绥之敌,后来又感到不打下包头不行。协同作战,真是麻烦,一打包头时,还把晋绥主力部队卡在归绥,着急有什么用。”

“攻打包头,你提意见没有?”

“首长点名,要我提意见;提了,隆冬将至,错过天时。”

“对了,这一地域作战,有什么看法?”

刘桐树道:“看来我们将长期在这一地域作战了,这次战役打的是拖泥带水,攻打包头本应该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一次歼灭;结果搞成二次攻包,隆冬严寒,顽军利用天时,浇水筑冰城阻击我攻城部队;我们提出的打援,也是困难重重,马其良骑兵师知坚城难克乘机后撤,只取袭扰我军的战术,反令我军束手。这个傅作义真是狡猾,他基本摸准了晋察冀部队的脉,包围归绥的部队稍有松动,归绥顽军就稳准出击,搞得晋察冀部队主力不敢向西。”

这天晚上,二人议论到半夜三更,想着第二天事多,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侦察骑兵连绕过包头北上固阳,执行晋绥野司下达侦勘大青山北麓的任务,大家都知道绥远作战远没有结束。

晋察冀野司首先收到中央军委的电文,经讨论研究,于12月11日,聂荣臻发布结束绥远战役的训令:“绥远战役已进行了将近两个月,我们协同晋绥部队取得了许多胜利,解放了绥东和绥南,解放了绥远省的六十多万人口;在战斗中毙伤俘虏和投诚之傅作义嫡系部队及杂牌军共1.2万多人,缴获很多轻重武器。但是因为傅作义主力还没有被消灭,绥远省还没有全部得到解放,所以说我们还没有彻底完成这一任务。冬季已到,我们既不能迅速攻城,在寒冷的塞外与敌人长期对峙是不利的,因此决定结束这一战役,撤到机动位置,寻求新的机会消灭敌人,并争取时间在政治上及军事上进行整训。”

“致电中央军委报告:未彻底完成绥远战役任务应当很好检讨总结,以作今后的经验教训。同时在此战役中可能有分歧意见,也应正确的求得一致。抗战初期(1939年前)编成的部队,于1943年、1944年两次调出者计15个团,留于冀晋、冀察两区者仅10个团,此次参加活动绥远作战者只有5个老团,其余5个老团在东线,且这些老团1943年均缩为小团,并在分散游击战争中,没有得到补充,老得基础消耗很大,反攻开始才补充扩大为大团,未经任何训练,余者均为由地方武装所扩编。冀中军区部队,则全为1943年后逐渐恢复之地方武装,至1945年才扩大兵力,其中70%以上为1945年新兵,部队游击习气严重。冀东部队组成虽久,但迄今未适当扩大,主力军之干部在抗大二分校学习者全未返回,反攻后,又抽走很多去东北。旅团干部大多数没有进行过兵团的指挥,因此每次战斗中招致一些不应有的伤亡,特别是干部伤亡比率大。以我部队实际情况和我们所处的地位与所负之任务相比,实不相称。在技术兵种方面,原炮兵营去延安未返回,工兵营所余不及50人。今后部队在思想上、政治上、战术上进行整训,力求提高,是迫不及待的任务。”(聂荣臻年谱)

训令中承认“傅作义主力还没有被消灭,···还没有彻底完成这一任务。”这一基调导出了尔后的报告,报告客观叙述了部队的情况,“70%以上为1945年新兵,部队游击习气严重。”并认为“以我部队实际情况和我们所处的地位与所负之任务相比,实不相称。”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8 0:29: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九章 第二次攻打包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