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八章 第一次攻打包头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八章 第一次攻打包头

第八章、第一次攻打包头

10月25日傍晚,萧庆云听了刘桐树的建议,他率领警卫部队在卓资山车站清理出一列客车及货车等待着。不一会儿贺龙及副官随从人员来到车站,临上车前还在给刘桐树、孙巩布置任务。最后对李井泉说道:“我去看看,跟着就回来。”

“放心,等你们回来再商议。”李井泉挥了挥手,大声说着。火车发出一声嘯叫,喷着白色的气体,火车发出嘁轧嘁轧声缓慢的驶出了车站,向东行驶的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火车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乘坐在客车厢中的贺龙,对萧庆云道:“到十八台停一下,到集宁站停一会儿,一是慰问一下官兵,二是看一看战况。”

“是,十八台车站很快就要到了。”萧庆云说吧,跟着命令警卫连长到车头掌握。这两个车站贺龙都没有下车,参谋、副官们都下去看了看,贺龙在车厢里面见了冀察、冀中纵队的军官们,他从军官们的言谈作派上嗅出了游击习气。列车在集宁站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火车向南行驶,没有多久列车在官村停了下来。晋察冀野司来接的军官们吃惊的看着,贺龙的警卫部队从货车车厢中牵出来大队的马匹,他们没有多带马匹,为首的军官向贺龙行军礼并说明来意,贺龙简捷道:“带路。”

大队人马向东奔驰,半夜抵达隆盛庄,晋察冀野司首长与贺龙等寒喧后,即安排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聂荣臻与贺龙议论了一下战况后,贺龙道:“晋察冀野司下达的第一期作战命令已经完成,现在面临着新的情况,我建议,我们乘火车即可看一看攻克的城镇,一起到卓资山与李井泉商议第二期作战部署。”

“我在担心张家口地区的敌情变化。”聂荣臻思考着说道:“是要看一看攻克的城镇与部队,没想到攻打卓资山引起顽军的增援;去卓资山。”

二人一同到官村上火车,跟随的大队人马一起上了列车,火车呼啸着驶向卓资山镇。李井泉等晋绥野司高级干部来到车站,另有716团的一个步兵连为仪仗列队。贺龙、聂荣臻下车后,只听仪仗队指挥官口令声声,连队战士在口令下整齐化一的行操枪礼向晋察冀野司首长们致敬。跟着李井泉亲率晋绥野司高级干部向晋察冀野司首长表示欢迎,在一阵寒喧后,聂、贺二人在众人簇拥下来到晋绥野战军司令部,这里原是车站大楼会议室。聂荣臻等进到室内,只见大桌子上已经铺满了一张张拼绘的大地图,这给聂荣臻等晋察冀野司的随行参谋们眼前一亮的感觉。一参谋情不自禁道:“这地图表示的战术攻击要点,真是清楚。”

贺龙道:“聂司令员,我们先向你们汇报吧。”

“好——”聂荣臻点头答道,他走到大地图前面,李井泉首先叙述了卓资山的战斗,跟着是358旅的参谋长报出了缴获、歼敌、俘敌、伤亡等一连串的数字,当聂荣臻听到歼敌一个师,并俘获敌千余人,他兴奋道:“即刻给中央军委发电文,报告战果。”

“好,大概总结一下,将战役第二期作战命令确定下来。”贺龙说明后,晋察冀野司参谋长根据聂、贺、李的意见拟定电文,10月26日,将电文发各部队:“报中央军委,发布晋察冀军区执行绥远战役第二期作战命令:‘(一)昨(25)日晚与我在卓资山东北对战之敌101师部队已经突围向西逃退,现归绥、白塔、陶卜齐、二道营、三道营一线均有敌,我贺李之警戒部队在福生庄以西与敌对峙中。(二)为准备战役之第二期作战,决定明(27)日在原地继续休息一天,并依驻地情况以旅或团为单位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检讨战役第一期之战斗经验,特别对于进攻敌之阵地与城垒、火力之组织、部队运动及协同动作问题应着重检讨,以期于第二期作战中能减少我之伤亡,争取更多胜利。(三)贺、李之八旅(仅3个团)于卓资山战斗中歼敌1个师,生俘敌师长以下千余人,我仅伤亡200余人,值得我们很好学习。’”(聂荣臻年谱)

电文发出后,贺、李、聂对第二期作战方向没有讨论出结果。第二天,10月27日,聂荣臻同贺龙接中央军委电示:“此次作战,必须达到歼灭傅顽主力之目的,应将我主力运动到傅顽阵地背后去,由西向东打,方可聚歼。”

聂荣臻看到如此明确的电文,他道:“这下子又要打硬仗了。”

“是的。”贺龙道:“现在的敌情是,敌全线西撤,第35军、暂编第3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2.4万余人猬集归绥。第67军等部1.2万余人集结包头,并加强工事,准备凭坚固守。”

聂荣臻道:“攻打坚城,我看先肃清外围,合围归绥,再行攻城。”

贺龙简捷道:“军委要求由西向东打,并非攻城;我军应派一部分兵力,西出包头,切断傅顽后路,孤立归绥之敌,以利于在其动摇恐慌时予以歼灭。”

贺龙的回答与解释,并没有改变聂荣臻原有的想法,聂司令员拟定了下面的电文:“报中央军委,晋察冀、晋绥两区发布开始绥远战役第二期作战命令:(一)三道营、旗下营之敌,于昨晚今晨先后向西撤退,我晋绥三旅部队进占三道营、旗下营,向陶卜齐追击前进(三地点位于卓资山至归绥之间)。(二)决定28日开始战役第二期行动,以攻占绥远城(归绥),聚歼绥远至陶卜齐一线敌人为目的。各部于明日即向以下指定地点集结。”这样的部署与决心,实际上是放弃了运动歼敌的主动权,反而给了傅顽两个有利的机会(一是天时,天气骤冷;二是坚城吸住晋察冀部队主力,另出一路顽军机动部队可援包,迫攻城部队两面作战。)。这天晚上,中央军委发电文评论道:“刘伯承、邓小平等:‘绥远方面,聂、贺两军5万余,18日打起,敌甚顽强,开始仅歼灭1个团,击溃1个骑兵师、1个步兵师及若干杂部,苦战一星期,占领丰镇、凉城,至24日攻克集宁,局势即起变化,何文鼎26师(蒋系)被我歼灭于卓资山,傅作义主力101师、32师西窜,我正向归绥追击中。’”读者可从此电文中细评另一种味道。

10月26日凌晨,孙刘二人收到晋绥野司电文,命令侦察连迅速搞清楚傅顽在归绥、包头一线的部署。全连化装26师残兵,由白塔西急速向归绥渗透,当晚在归绥新城公主府附近地区遭遇战斗中,捕获敌一军官,获悉敌情最新动态,当晚连队进驻桥靠村,孙刘二人拟定电文,即时发出:“报晋绥野司:敌全线西撤,第35军、暂编第3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2.4万余人猬集归绥。第67军等部1.2万余人集结包头,并加强工事,准备凭坚固守。”

晋绥野司回电道:“战东:查明归绥至包头沿途顽军据点及西部情况。”

孙刘二人及二李等看着这样的电文,都琢磨起来。孙巩道:“归绥我们不管了,难道说包头才是重点?”

“还包括包头西部的情况。”刘桐树思考着继续说道:“归绥以北是武川,西北五原、临河,这些地方原来都是傅顽的地盘;包头位于其间,应该是此战的要点。”

孙巩道:“有道理,卓资山也是位于集宁、丰镇与归绥的其间;开始攻取凉城、陶林是为了攻取卓资山;看来这个其间就是要点。”

二李道:“侦察出现了沿途与西部,我们怎么搞侦察?”

刘桐树道:“这一次我们不能分兵了,傅顽骑兵队特别多,而且很能战斗。”

李晓申道:“据俘虏军官交待,冀察、冀中的部队他们一点都不虚,如果是一个排对一个排,不是对手;一个连对一个连更不是对手。”

孙巩道:“难道说他们不会打连、排进攻战斗?”

李文元道:“俘虏兵也是这么说的,正规化的连进攻战术配合训练都要搞几个月,实战中还必须有打胜仗的经历,如果这两样都没有,那可就受欺负啰。”

“好了,说正事;明天行动全连一起行动,看大家有什么意见,走铁路北线?还是南线?”刘桐树说完等待着,大家议论了起来,最后确定,走一段北线,再走南线,看情况再走北线。最后讨论行动时间,陈庆怀道:“我认为晚上行动比较好,晚上我们可以渗透进入归绥防线,白天观察;如果晚上与顽军遭遇,打起来我们不会吃亏。”

“那我们就要确定白天观察的据点,于观察的目标。”李文元提出了意见,在讨论后确定下几个已知的顽军据点及可疑要点,当天晚上连队由公主府南侧桥靠村出发,渗透进入顽军骑兵队巡逻防线。连队沿铁路线北侧大道潜行,途经前罗家营子、鹤沁营、代州营、府兴营、牛牛营,连队在毕克齐停止潜行,前锋排发现有顽军一个骑兵营,这时候天已蒙蒙亮,连队迅速转移至山区中的四道河子村隐蔽起来,白天四个观察小组上山观察铁路线北侧地域;侦察员们只见山下尘土飞扬,顽军大队的骑兵越过铁路向南转移。孙刘与电报员刘玉山给野司发电文,道:“报野司:东战队已经抵达归绥以西60里的毕克齐地域,毕克齐正南60里大黑河边有托克托大镇,此地域顽军形成骑兵防线,估计有一个师。战东队隐蔽状。”

野司回电:“战东:向南侦勘至托克托,大黑河地域。”

傍晚,连队沿大道行进至察素齐,向南越过铁路线途经,毛挠亥、兵州亥、托克托、河口镇回返;途经関四窑、朱拉沁、什乐、哈素村,绕过西海子,直插萨拉齐镇,越过铁路线北上进山,在上纳太扎营。白天派出四个观察组,观察萨拉齐城。孙刘下午发电文道:“报野司:归绥至包头间地域广阔,位于铁路线南侧的萨拉齐城,利于大部队驻扎;察素齐至兵州亥、托克托均驻扎有顽军骑兵团。东战29日晚抵包头。”(托克托位于大黑河边,河口镇位于黄河边,两镇距离很近。)

晋绥野司回电:“战东:我挺进部队将深入至察素齐至大黑河一线,注意接应。”

孙巩看着电文,道:“怎么是挺进部队,这个挺进部队是不是主力?”

李晓申道:“说不清楚,应该不是主力。”

“看来,我们的判断有问题。”刘桐树看着电文道:“我们的侦察计划不变,今晚上前往包头,看一看包头城外驻扎着几个顽军据点,大家注意,行动要按战斗序列,很可能会发生遭遇战。”

陈庆怀道:“现在我们怎么走,大黑河地区没有来过。”

“没有办法,现在赶时间,天亮前必须赶到包头城北面,上山。”刘桐树说吧等待大家的意见,经过议论确定还是要走到大路上去;从前七星出发,在武申上大路,途经乙克板申、大独立坝、刘家营、双龙镇、兴营子、朱麻营、石老藏营子、绕过萨拉齐向北过铁路,马流村为集结地。这条路线确定后,老侦察员们开始猜测路途中可能出现的敌情,这一讨论结束后,天色暗淡了下来,连队在村庄里饱餐一顿,这支骑兵侦察连队上路了。刘桐树心里清楚这次任务的重点是配合大部队歼灭包头城外的顽军机动部队,这里的问题是要找到顽军城外机动部队的驻扎据点;他知道目前已经确定了三个,毕克齐、察素齐、兵州亥;只是这一路上能否遭遇到顽军骑兵队······

这次侦察连行军序列为骑兵一排、机枪排、骑兵二排、孙刘与骡马队及重掷弹班;这为行进中的战斗序列。连队刚过了武申,在两间房遭遇傅顽骑兵队(一个连),战斗迅速展开,黑暗中前锋排打响后迅速后撤了,两个机枪班各自抢占大路两侧的有利地势等待,两个骑兵排退到一起时,追杀过来的顽军骑兵队突然遭到机枪火力侧面突击,顽军骑兵连长还没回过神来,一发掷弹在马队中爆炸;这时两个骑兵排突然发起反冲锋,顽军骑兵队被迅速地歼灭;老侦察员们从俘虏的口中获悉了顽军城外机动部队驻扎据点。因战斗时间很短,连队继续潜行,跟着在靠近萨拉齐的康四营歼灭一个骑兵排,俘虏一军官,老侦察员核实了口供,确定在包头城北山区的沙而沁窑子驻扎了两个团的骑兵。连队在天色蒙胧时,穿过铁路向北方进入大山到达马流村。清晨,孙刘二人与刘玉山发电文,道:“报野司:归绥与包头之间的毕克齐、察素齐、兵州亥、托克托地区驻扎有骑兵队,兵力有一个师;包头城北沙而沁窑子地区驻扎顽军骑兵不少于两个团。东战队将在毕克齐地区接应挺进部队,协助歼灭顽军城外机动部队。”

晋绥野司回电文道:“战东:挺进纵队将于11月1日开进。”这封电文使大家琢磨起来了,老情报员解文光道:“兵贵神速,这可不是贺司令员用兵的风格。”

老情报员孔炳林也道:“不象贺司令员用兵风格,绥远的11月天气变化是非常突然的,而且我们接应的还是挺进军。”

布置完观察组的孙刘二人回到屋内,看了电文。召开干部及老情报员开会,确定了四个引领小队(每一队至少一个侦察班,配一个老侦察员。),计划观察完包头城后,赶回毕克素地区接应挺进部队。

位于卓资山镇的两个野司的首长们在讨论第二期作战方案时,明显地产生了意见分歧。由于晋察冀野战军的兵力远远大于晋绥野战军,又因聂荣臻司令员为挂帅的领军首长,他的意见成为了主导。晋察冀野司于10月29日,电令:“冀中纵队,为迅速迫近归绥近郊,决定你们明日继续前进,七分区部队明日搭火车全部进驻陶卜齐,九分区部队明日进至干只汉胡洞(陶卜齐东),应注意向北派出警戒,并与冀察纵队取得联络。马龙支队明日进至旗下营,并派适当兵力占领两侧阵地,严密警戒,炮兵全部进至什距窑子(陶卜齐东),直属队明日进至陶卜齐,各部均需防空。”(陶卜齐东为卓资山,向西为白塔、归绥城)(聂荣臻年谱)

10月30日,聂荣臻司令员以晋察冀、晋绥两区发布攻取归绥作战命令:“我决与傅作义部在归绥决战,歼灭其主力,夺取归绥。部署如下:(一)冀察部队坚决肃清平绥路北(不含铁路)沿山边之敌。(二)晋绥军区两个纵队坚决肃清平绥南(含铁路)至大黑河以北地区之敌。(三)冀中纵队主力沿平绥路正面箝制敌人,以便掩护我晋绥两纵队及冀察纵队,控制归绥城西南及西北地区,切断归绥以西交通,完成攻城准备,并消灭城内可能出击之敌。”这一电文同时发给了中央军委。10月31日,两区部队占领了归绥外围许多据点,完成了对归绥的合围。

位于毕克齐的侦察连在10月31日晚接到挺进军,挺进军首长王尚荣听取孙刘二人汇报后,拟定了作战方案,王尚荣亲率晋绥独一旅、晋察冀纵队二团在侦察连一排引领下沿大道向察素齐潜行;骑兵旅与侦察连另外两个排当夜奔袭兵亥州,计议确定,骑兵旅在侦察连的引领下潜行至什乐兵分两路,侦察一排引领一路迂回包抄,绕行至南野厂突然遭遇大队顽军骑兵,双方展开激战,正面大队人马即刻由北向南掩杀、突击,顽军两个骑兵团顿时乱作一团,战斗持续至凌晨结束。王尚荣旅长率领的大队人马,凌晨包围了察素齐一个团的顽军,拂晓部队发起攻击,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步兵旅沿铁路北侧行进,一路扫荡沿途抗击的顽军,于11月4日占领萨拉齐。骑兵旅打垮兵亥州顽军骑兵团后,连续作战扫荡了大黑河东北地域的顽军。11月5日凌晨,大部队翻越大山迂回臭水沟、刘保窑子、花圪台、红庆楼公义店,包围了沙而沁窑子。部队于拂晓发起攻击,顽军两个骑兵团尽数被歼灭。王尚荣旅长当晚发电文道:“挺进军报野司:挺进军从是日至5日,连克兵州亥村、察素齐、沙尔沁窑子,共歼敌5个骑兵团,直逼包头城下。”

11月6日清晨,侦察连多个小组引领步兵侦察分队,展开对包头城的侦察作业。王尚荣旅长也亲自参加观察活动,他按孙刘二人的意见,重点观察了城西北的城防工事。攻打坚城远比野战艰难,顽军城内的兵力也大于挺进军(骑兵旅只能野战,或机动作战),四个步兵团,就算是大团,兵力上也属于劣势,更无攻城作战的重武器。怎么打,成了问题。贺龙心里是清楚,他并没有要求部队强攻坚城,他在等待······

等待的结果到来已是,11月6日,聂、贺、李接到中央军委电文:“根据情报,傅作义集结5个师约2万人固守归绥,当有一场激战。你们可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如下作战方针:(一)如我兵力、士气、技术三方面均占优势,应毫不犹豫一举攻克归绥。(二)顺应敌人加强防御之企图,以一部积极佯攻,隐蔽主力,诱敌出击歼灭之。(三)围坚攻弱,即以小部弹性的围困归绥,主力西进攻取萨拉齐、包头、五原,得手后回头再攻归绥。(四)以上3个办法均不可能时,发动群众、武装民众,主力集结机动位置,小部不断袭扰,久困重围,使敌粮竭弃城,然后歼灭之。”王尚荣发电文,道:“挺进军报野司:我军于11月7日抵达包头城下。但在包头,傅作义集中第六十七军等部1.2万人防守,我挺进军由于兵力不足,与敌军形成对峙局面。”聂荣臻面对中央军委电文,及贺、李要求首先攻取包头的意见,他犹疑起来······

这时位于归绥城内的傅作义得知归绥与包头城外之机动骑兵部队大部分被歼灭,感到没有城外机动骑兵部队很难坚守城池,归绥与包头两城相互增援易遭阻击;他下令归绥城内部队有计划的突击城东、城南、城西主要攻防要点,他识别出晋察冀部队主力位于归绥城外,其中有一部打法坚硬、刁钻的部队,他们很快判断出这是攻克卓资山的部队。一些被击溃的骑兵队在城外集结后,一部窜回城内,他们告知城外骑兵据点在短时间内被找到,并在夜间遭到袭击;傅作义部很快查出这是孙刘骑兵侦察队所为,傅作义部及各骑兵部队深恨之。傅作义作战简捷明确,以打大仗为作战形式;坚守城池及交通线,这样控制未被赤化的地盘;你来攻城,我即守城,同时我在城外摆一机动部队,随时攻击你攻城部队之侧翼或腹背;你如攻击我城外机动部队,我城内部队即攻击你之侧翼或腹背,令其首尾不能救;且两城互为犄角,城外部队机动,战争只要持续到严冬,形势必然为之一变。贺龙识破傅作义之计谋后,他与李井泉向聂荣臻力谏:主力部队全力攻包头坚城同时打援的意见;只需在归绥城保留部分监视阻隔部队既可达成战役目标。聂荣臻眼见归绥城内的顽军频繁出击,围城部队屡遭打击,令其举棋不定,最终聂令贺、李派遣358旅两个团去攻打包头坚城。

11月11日,358旅714、715两个团(欠一个营)按命令赶到了包头城外。傍晚,驻扎在包头东面东河上村的两个旅组成指挥部,进行攻城部署,2团与715团两个团为主攻部队,从包头城西北山脚下的泥沙沟向城墙西北角为主攻击;城东龙泉寺与东门由8团发起攻击,城南门外的北二里半、火车站、发电厂、梁家营子外围据点,由714团攻击。

第二天拂晓,实施助攻的8团2营首先向龙泉寺发起攻击,3营向城东门佯攻;因城墙高大结实,攻击连队基本对守敌没有造成威胁。位于城南的714团3营攻克火车站,而后无力攻克发电厂,南门基本没有撼动。12日凌晨,主攻部队进入攻击出发阵地,拂晓爆破组实施作业,首先炸开了西北角城门,2团突击分队连续冲击,战斗异常激烈,2团1营攻入城后,2、3营跟着攻入城中;715团的一个营跟着也进入了包头城西。没想到顽军在城西北街巷中专门修筑有防御工事,有老工事也有新修筑的工事,这主要是西北部城墙比较薄弱,顽军特别加强了防御。战斗持续到下午,顽军开始反攻,顽军如同潮水一般向2团三个营发起冲击,715团在城西北的山脚下构筑工事,接应退出城的四个营。遭遇突然抗击的顽军很有战法的停止了反冲击,迅速地恢复了城防原有的阵地。抗击顽军的部队明显感到了兵力不足。当晚贺李收到攻包的情况汇报,得知“围攻包头的部队再度向敌发起了攻击,有4个营曾一度攻入城内,但因不善于巷战,伤亡很大,被迫撤出城外。贺龙接到攻击包头失利及马鸿逵的一个骑兵师已经到达临河一线,正向包头逼近。”

贺龙、李井泉与聂荣臻司令几经研究,决定由贺龙、李井泉亲率晋绥部队全部及晋察冀部队一个旅西进增援包头,争取一举攻下包头,并打击向包头增援的敌军;晋察冀部队主力在聂荣臻指挥下,继续围攻归绥。如敌军出来增援包头,就在运动中予以歼灭。并由聂荣臻将这一部署报告中央军委,贺李二人当天率领部队西进包头。

这时的傅作义得知第一次攻包的情况,他即刻调动马鸿逵的骑兵师增援包头,同时命令归绥城内部队组成多路突击围城的晋察冀部队,这一突然间的打击造成了围城部队的伤亡。11月15日,聂荣臻将与贺龙、李井泉面商情况及部署拟定电文:“中央军委:(一)我自10月31日开始围困归绥已将半月,另以独一旅全部及八旅之两个团及骑兵旅进攻包头,在此期间,敌曾举行了5次大规模之出击,均遭击退,共毙伤敌约3000人,我亦消耗不少。经历次证明敌在野战中战力不强,但归绥新旧两城,在抗战前后及最近所建工事一般已经完成,在我现有之技术条件下尚不易克服。如决心以大的牺牲强攻旧城可能攻入,惟敌集6师之众,我部队又缺乏城市巷战之训练与经验,能否解决问题,经讨论均感无大把握。攻包头部队于12日曾一度攻入城内,因不惯于街市战,突入之缺口被敌截断,我两营被割断城内受挫,另马鸿逵之骑兵1个师于14日已到临河,继向包头前进。(二)我之部署:贺李率晋绥全部增援包头,继续进占包头,并打击向包头增援之敌,已于14日晚出发以3日行程进抵包头附近。晋察冀部队继续围困归绥,主力集结于西段,保证攻包任务,如我攻占包头并打败援敌,晋绥主力再行东转。共同继续围困归绥,则归绥敌更形孤立,但傅顽固守归绥之决心,将必坚持,因之攻绥之役将转为持久。”

中央军委对电文重视,于11月16日给聂荣臻回电道:“绥远战役在突破丰镇时我主力未及时猛烈西进,截断傅顽归路,以致失去野战歼灭敌主力机会,傅顽将其主力步兵5个师骑兵1个师全凭坚固与我顽抗,依坚短促出击给我以消耗。聂15日电改变部署,贺李所部先取包头是好的,但为确保胜利须集中力量准备消灭东西可能增援包头之敌,故聂应率晋察冀主力与贺李一同西进,留部分适当兵力控制归绥周围要点,弹性围困封锁袭扰。如包头可能迅速攻下,应即攻占,否则贺李全力西进,消灭马鸿逵援兵,夺取五原、临河、陕坝,聂主力控制包头、萨县地区,隔断绥、包傅作义联系,相机攻取包头引敌出击,求得野战。贺李完成任务后,一部控制五原、陕坝、临河,主力回师与聂合力再攻归绥,夺取全胜。”中央军委的电文督促聂荣臻争取战役主动权,另外从战术上也计算了攻坚城及打援的兵力应五倍于敌。从时空用兵原则上,应该是在某一时间点上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攻其一点(攻坚或打援);活用原则的取胜之道不是容易把握的,这需要学习与实践。

11月17日,聂荣臻致电中央军委报告:对16日的电示,经讨论研究感到很难部署。“(一)对军委前示3种方案,我们研究讨论后即对归绥敌情具体侦察,准备攻城,嗣以兵力及敌工事情形强攻不利,乃由贺李率晋绥部队全部西进,夺取包头,晋察冀部队仍以与归绥守敌约相等之兵力,继续围困归绥,并能策应贺部,如归绥敌西窜,我既能在绥、包间形成野战,因傅顽以主力固守绥城,并非单纯防守,而系取积极防御连续主动的出击,企图寻求机会对我各个击破,但屡次出击无一次其伤亡不三四倍于我,迄未得逞,如我围城部队转为劣势,敌必乘机集中力量向我反击,则全部战局有恶化的危险。(二)我如以全部主力西进,夺取五原、临河,则第一,兵力更加分散,倘分作五(原)、临(河)、包头、归绥3个作战区(包头至五原300余里,五原至临河200余里,)互相策应困难,处处兵力薄弱。第二,绥远地区原非根据地,大兵团作战无巩固之后方补给线,则粮食弹药均不得前运。前面既有粮亦磨不出,伤员后运亦成问题。目前部署本不为好,但不如此则贺部伤员亦不得后运。”(聂荣臻年谱)此电文表露出主帅的担心,这反而说明了顽军敢战(实际上傅顽战斗力强)!

经反复酝酿,1945年11月22日,刘少奇为中央军委起草关于平绥战役方案致聂荣臻、耿飚、贺龙、李井泉、张经武电:“苏联由于条约限制,必须保证蒋介石接收满州各大城市,我争取东北大城市暂时无望。因此,热河、察哈尔、绥远对我之全国战略意义更增加其重要性,必须求得控制绥远全省,才能有较巩固的后方,保障张家口侧翼,并建立将来必要时进入新疆的通路(如果东北不能建立巩固的战略基地,新疆或许有这种可能)。因此,绥远战役,实关系我在目前以及将来整个时期的全国大局。”“目前绥远战局,似以成僵局。现在只能实行以下三个办法:第一、照聂、耿意见执行现在办法,以晋察冀部队围困归绥,贺、李全力攻取包头。但据贺、李电攻取包头把握不大,攻城即不能打援。而围困归绥,似亦无多大希望,短期内不会获得结果。如此,可能成为长期僵局,天气渐冷,似非上策。第二、放弃围困归绥,聂、贺两部主力集中攻取包头,并打击可能增援部队。如此,攻取包头把握较大,并有力打击援队。在打下包头后可再打五原或再打归绥。但归绥附近要点可能被傅顽控制,我之攻包部队后方可能被顽暂时截断或受到骚扰。第三、围困归绥与攻取包头两个任务均放弃,战役暂行结束,部队撤退到机动位置整理,等候机会打击。如此,我虽暂时脱离被动,但战略任务未能完成。晋察冀部队不能解放,不独难于执行肃清同蒲北段顽军任务,且在南口方向紧急时,及在蒋军向陕北进攻时,傅顽将仍为大患,那时我恐须以更多兵力并以更大牺牲来对付傅顽。”“以上三个办法,我们意见,目前以执行第二个办法,集中力量攻取包头为好。”(刘少奇年谱)

中共中央于11月23日,致电聂荣臻、贺龙:“如果你们估计在短期内没有把握攻下包头、归绥,就请你们考虑是否即将部队撤退到机动位置进行整训,相机再决定今后计划。”聂荣臻根据中共中央电示精神,同耿飚于11月24日,致电贺龙、李井泉。请他们考虑攻占包头有无绝对把握。聂、贺几经商量后,聂、耿于11月26日,致电中央军委:“绥远战役只有消灭傅顽主力,才能达成战略上的要求,如傅顽主力不能消灭,即使攻克五原、包头,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不能解除西顾之忧),且对五原、包头亦难巩固。但如攻包确有把握,攻克包头后,归绥守敌更陷孤立,可能争取在战局上某些变化。若攻包无把握,攻而不克,再陷僵持局面,殊为不利。”我们同意军委23日指示,“在攻包无把握之条件下,避免与敌僵持,而从事新的部署,以求机动之方针”。部署方案为:“(一)晋绥部队集结于和林、凉城、天成一线,晋察冀部队集结于旗下营、卓资山、陶林、集宁之线,恢复攻绥前之态势,其缺点为晋绥驻地粮食困难,且基本上仍与敌成对峙局面。(二)晋绥部队集结于卓资山、陶林、集宁、丰镇铁路沿线,晋察冀部队则集结于商都、兴和、天镇、阳高,粮食问题可以解决,亦便于晋绥党政军民集中力量开展绥东工作,更能向东西机动。”(聂荣臻年谱)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7 23:13: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八章 第一次攻打包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