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六章 战略方向与战役方向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六章 战略方向与战役方向

第六章 战略方向与战役方向

随着东北、华北地区局势的迅猛变化,刘少奇于8月31日发电文通报,道:“平地泉、丰镇22日为我军占领后,复于24日被敌占领,现闻傅作义部已到平地泉(集宁)。”8月23日苏军撤退,晋察冀军区部队进占张家口,武器弹药收获颇丰。

晋察冀部队聂荣臻司令员(兼政委)早在5月9日的干部会议上指出:“在华北应当准备一下,到反攻一来,我们就打运动战,如果光有运动战的思想,而无具体准备是运动不起来的,应该求得装备的改善,将来很可能来一个突变,所以我们要在技术上有准备,特别在干部上要有准备。”他心里清楚,八年抗战主要是游击战,大反攻之后打运动战,军事干部们思想上就要转弯子······

这一思想上转弯子很快就被刘少奇注意了,他认为实际上是一个学习战争的问题;他在8月29日给张云逸、赖传珠电文中写道:“···在顽军向你们进攻时,你们必须打几个完全的歼灭战,才能稳定华中局势,并有助于国内和平与目前的谈判。为了要打胜仗,你们及所有高级军事干部,必须反复研究毛泽东同志报著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实行该书上的一切指导原则。你们必须集中尽可能多的主力部队,切实整训,开好干部会,灵活通迅联络,养精蓄锐,寻求最有利之机会进行决战。必须诱敌深入,用有力的地方部队与民兵和前进中之顽敌进行纠缠。疲劳敌人,待其进至我中心地区发生骄傲懈怠缺点,然后以养精畜锐之主力出击,彻底消灭其一路。你们不要害怕顽军深入根据地失去地方,不要轻易听信地方干部和人民的叫喊,不要轻易以主力与敌人决战,也不要浪战,而必须是一战再战即须解决问题,如果机会不好,主力决不打,以后还是有机会打的。”和桂顽主力作战,必须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其一路,而不要一下企图消灭其几路。必须用五六个团去打敌人一个团,才能彻底消灭敌人,切忌分散平均使用兵力,切忌用相等的兵力和敌人作战。必须很好准备战场,在人民中、地方党政人员中进行很好的准备工作,“组织很好的民兵、游击队,实行空舍清野,断绝敌人交通,日夜骚扰疲困敌人,肃清叛变分子,组织两面派的斗争等。”

刘少奇在10月10日给郑位三、李先念的电文中再次提到了学习与运用的问题,他写道:“日本投降,你们以后作战的对象,将是国民党军队。”“对顽作战,应选择在有利条件下进行,并必须以超过敌人五六倍的兵力与之作战,然后才能包围敌之一路或一股,干净全部歼灭之。切忌在与敌人兵力相等或少于敌人兵力的情形下和敌人作战。就是我们必须以五六个团去打敌人一个团,以五六个连去打敌人一个连,如此,才能歼灭敌人,而不只是击溃。如果敌人有五六个团分几路向我前进,而我亦只有五六个团,我不要平均分配兵力几路去抵住敌人,我们必须以极少的兵力去钳制敌之主力,而以我之极大的主力去打击敌人比较弱的一路,如此我们才能消灭敌之一路。这就是毛主席的以多胜少的原则。在毛主席所著《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中说得很详细,望你们详细的反复的研读这本著作,在所有高级干部中讨论这本著作,作为你们以后作战的指导原则。今后你们的环境相当困难,将更多的依靠你们在作战上的正确指导,才能打开你们的局面,并取得胜利。”

怎么组织、调度、协同、部署打大仗?这道考题首先摆在挂帅首领的面前,摆在了高级将领们的面前,同时也摆在后起之秀的年青干才们面前。一个战区挂帅的领军人物十分重要,挂帅者一定是一个善于学习者,也是众将领及青年干才们的引领人;毛泽东主席在解放战争实践中总结出《十大军事原则》。林彪在战争实践中专门讲述了《运动战》并总结出《六大作战原则》,这些精辟的原则使我军的高级首脑十分清醒,在实战中保持着正确的侦察、判断及决心。然而蒋介石军事集团,虽然有不少的悍将及精明的将领,由于蒋介石本人不善于学习,他委任在战区挂帅的领军人物就要差一些了,一些干将又往往在内斗中消耗贻误了。

正确解答战役这道考题,是有一定难度的!八年抗战中我军在战役实践较少,(120师打得最为成功的齐会战斗,缠绕着作战,打了好几个回合,消灭日军一个大队;这是运动战。)我军主要是游击作战,这种战争实践有局限性;十年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战争升级有三个阶段,首先是游击战,专门打地主武装,打土围子,开辟根据地;而后升级于地方军阀部队作战,战争形式也升级为运动战,扩大根据地;蒋军嫡系参加围剿红军的作战,战争形式再次升级,这一阶段的作战就不是单纯地运动战了;要想战胜强敌,必须要有根据地人民的支撑,这一时期既有运动战,也有攻防战,最终目的是粉碎敌军的围剿。

然而这种打法在抗日战争中几乎没有,我军很多中高级将领没有这一战争形式的实践。红军时期的团长,在解放战争初期已经是高级将领了。但是实践出真知,什么是战役方向?什么是战役侦察?什么是战场准备?什么是战役要点?怎样完成战役部署?要懂得战役方向的选择及确定,又必须知道这一时期的战略目标;那什么是战略?这其中的玄妙很多人往往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由此出现了《十大军事原则》与《六大作战原则》。

我们还是回到实战决策过程上,先看一看战略决策;7月16日,中共中央指示在今年内,要加强绥远及察哈尔的工作,“这两省地区在战略上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为我势所必争。”8月30日中央军委发电文道:“贺龙:傅作义、马占山夺取归绥,继续东进,阎锡山占太原后向北伸张,在此情况下,我力争太原已不可能,应集中兵力,巩固对张家口的占领。为此,军委要求晋绥野战军除留一部分兵力牵制阎锡山外,主力从太原附近转移到绥远境内打击傅作义。”

次日凌晨贺龙回电:服从“中央军委决定,由贺亲自率领晋中地区的5个主力团,北上晋北、绥远,反击傅作义的进攻;吕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张宗逊留在晋中,指挥358旅及地方武装控制晋中平川,发动群众相机占领小城镇,配合兄弟部队造成包围太原之势。”

9月14日黄克诚给中央的建议书这样写道:“···甲、东北既能派队伍进去,应尽量多派,至少应有五万人,能去十万人为最好,并派有威望的军队领导人去主持工作,迅速创造总根据地,支援关内斗争。***乙、以晋、绥、察三地为关内第一战略根据地,应集中十万主力,进行消灭傅作义、阎锡山、胡宗南之决战,达到控制整个察、绥与西北部、和太行山全部。”

中央采纳了其中很多意见,9月19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和部署的指示》:“···晋察冀(除冀东)及晋绥两区以现有力量,对付傅作义、马占山向张家口进攻,及将来胡宗南由北平向张家口之可能进攻,坚决打击傅、马及其他进攻之顽军。完全保障察哈尔全省、绥远大部、晋北及河北省一部之占领,使之成为以张家口为中心的基本战略根据地之一。”

9月24日,聂荣臻向中央军委发电文,道:“傅作义部向柴沟堡、万全、出扰小股部队遭我打击,逃回丰镇、集宁,现除商都、兴和附近尚有小股土匪出没骚扰外,其余均在原地未动。因此,我冀察、冀晋部队现已确实控制天镇、阳高、兴和、商都、尚义、柴沟堡之线,东面我军已攻克新保安、怀来两城,并可伸至南口附近,蔚县、广灵、阳原等城固守之伪军,现已派队扫荡,使冀察、冀晋完全打成一片。平北地区如时间许可,亦拟派队扫清赤城、龙关、延庆等地伪军,使冀察、冀热辽打成一片。”(聂荣臻年谱)

贺龙看到中央对两区部队指示中没有提谁挂帅,统一思想,统一指挥,下面必须要确定谁挂帅?10月1日他给中央发电文,道:“···建议,绥远战役由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统一指挥。”中央很快回电,道:“···同意。”(见刘少奇年谱)

中央军委与贺龙、聂荣臻等确定了战略目标后,跟着确定了战役方向。10月上旬,聂荣臻同贺龙商定绥远战役的部署:“晋察冀军区部队从东向西进攻,首先歼灭隆盛庄、张辛镇的敌人,然后再各个击破丰镇、集宁间的敌人;晋绥军区部队由南向北进攻,消灭凉城、新堂、天成村敌人,尔后向集宁方向发展;以达成两区部队继续协力歼灭绥远东部地区之敌。”两区部队首长在电文中的商定,对具体情况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贺龙这位打过很多种大仗的统帅,他有同他人商议的习惯,当贺龙率领的大队人马到达左云县时,刘桐树与孙巩率领小队人马到野司汇报情况。贺龙与野司首长们听完侦察、勘查汇报后,又研究了勘查时手绘的地图,感到与晋察冀部队商议的部署有问题,贺龙发现战役的要点是卓资山镇!卓资山镇顽伪军驻守一个师的兵力,该要点刚好位于归绥至集宁之间,集宁东面为晋察冀主力部队,如将卓资山镇拿下,集宁、丰镇之敌即刻处于腹背受敌,这时顽军必增援卓资山镇守军,这时敌军运动于野外,此刻正可发挥我军运动作战之长,可大量歼灭傅顽之增援部队;如果要部署打援部队,晋绥野战军的兵力就不够,贺龙的这一考虑很快在野司首长之间达成统一认识。这是刘桐树与孙巩学习打大仗的第一课,贺龙对孙刘二人绘制的兵要地誌图非常看重,因此整个决策过程二人一直在场,野司首长们时时发问,二人一一做答,在决策过程中起到基础的作用。

10月14日,晋绥主力部队在左云城北飞机场召开绥远战役誓师动员大会,下午部队向右玉县开进。第二天傍晚,晋绥野司收到晋察冀野司发来的电文:“10月15日,聂荣臻同萧克发布的《目前行动纲领的训令》:(一)目前我军任务为继续扩大解放区,保障以张家口为中心的察、热、晋北、绥东、河北的战略基地。为解除或减轻我西顾之忧,组织绥东战役。此战役拟分两步完成。第一步消灭傅作义的外围部队,晋察冀主力消灭集宁至丰镇以东各敌;第二步准备打击可能由集宁、官村、丰镇增援之敌。战役预定两周内实现完成。(二)为保障西方战役顺利进行,对于东面南口、北平方面,冀察需留4个团于东部,迅速扫荡残敌,以便集中兵力于南口附近,抗击西来之敌。(三)对正太、平汉、平绥东段南口至北平以及平古路进行顽强辗转破袭,是目前我军的重要战略任务之一。”聂荣臻发布绥东战役命令:“为防止敌人占领北平后对我冀察战略基地东西夹击,晋察冀军区决定组织绥东战役,先打傅作义部主力,以解西顾之忧,便于尔后我军主力能进行新的机动。”

贺龙仔细地看着聂荣臻发来的《目前行动纲领的训令》及作战决心,他又向刘桐树询问了卓资山、凉城、集宁的情况后,自语道:“这个部署基本上是各打个的,很有试探性作战的味道呀?没有攻打卓资山的意图。”

贺龙跟着发问道:“小刘,你再把卓资山的情况说一遍。”

“是——,卓资山距离集宁100里,距离归绥120里。”刘桐树继续说道:“距离丰镇160里,距离凉城90里,凉城距离新堂30里,凉城、新堂驻扎顽军不多,主要是原伪军两个大队,顽伪军在凉城有一个团;卓资山东北80里是陶林县城,顽伪军不少于一个团。而卓资山就大不一样了,驻扎有67军26师一部,还有原伪军总队与伪蒙骑5师驻扎于三道营子与旗下营子。位于卓资山、集宁之间铁路线上的十八台有一个大队的驻军,集宁城顽军不少于一个师,丰镇至少有两个团顽军及伪军大队。”

一首长道:“说说卓资山的具体布防情况。”

“卓资山镇顺着平绥铁路线修建,铁路线位于城镇南侧。”刘桐树指着墙壁上的勘绘地图,道:“铁路线南侧为卓资南河,西侧有小河汇入卓资南河;东北侧有五个高地,二道沟上的高地与东沟子上的高地基本可瞰卓资山防御工事,这两个高地有工事;西面龙山湾有防御工事。”

听完刘桐树的汇报,野司首长们跟着商议起作战方案,确定一路先攻占凉城、新堂,北路部队攻取陶林;第二步,南北两路攻打卓资山镇。基本作战方案确定后,贺龙道:“还有一个问题,过去,我们同日本鬼子基本上打的是游击战,现在要大兵团作战,打运动战,两大区部队要协同作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问题,大家一定要注意。(贺年谱)”

10月16日晋绥野司收到中央电文指示:“晋察冀、晋绥两局诸同志并告东北及晋冀鲁豫两局:即将开始的平绥战役,关系到我党在北方的地位及争取全国和平局面极为重大。蒋介石令傅作义集结五万余人于归绥、集宁、大同之线,一俟陆运空运海运兵力集中北平、天津、秦皇岛等地,即将配合傅部进攻张垣,并进攻沈阳、承德。而绥远之毕克齐、归绥、武川、集宁、丰镇、陶林、凉城、清水河等地,或为我原有之解放区,或为我不久前所收复,均被傅部在日寇援助下,协同伪军王英、李守信等所强占,并曾进占我兴和、尚义,迫近张垣。现兴和、尚义虽被我收复,其余各地仍在顽伪手中,并积极准备攻击张垣(张家口),企图切断我东北、华北、西北之通路。故此次平绥战役,系为收复失地打开交通路而战。具有充分之理由,望鼓励士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反共反人民之顽伪军,完成你们的神圣任务。至平绥战役胜利后,主力应迅速准备转移冀东、平西地区,执行严重的新任务。”

这一电文更加坚定了贺龙拿下卓资山的决心,当晚命令部队明早行动。晚上孙巩道:“明天的行动你是怎么安排的?”

刘桐树道:“跟着贺司令员,他命令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随大部队,事情少的很,脑子都不用动了。”

“哦、哦——,是这样的呀。”

“那你说是那样的。”刘桐树道:“我看你,好象挺紧张;说实话跟贺司令员在一起我是最轻松的,我最怕他派我单独执行任务。”

“那是为什么?”

“责任重大呀,我们不但要侦察还要勘查。”说到这两个人笑了起来。

十七日凌晨,孙刘二人率领侦察连在右玉城北门集结待命了,野司首长亲自交待了任务。连队在黑暗中听到“出发——。”的口令,跟着向北方行进,侦察连队后面不远处是一个步兵团正在集合,随后这个团也跟随前行。

因侦察连全部骑马,前行速度很快,连队与步兵团约定,凡叉路口即打路标。连队很快就过了马营河,过了杀虎口穿过长城有一片沙土地,这时北风夹着沙子打在战士们身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这时没有人说话,马队寻序渐近的前行着。连队过了广汗营,风温和了许多,沙子基本没有了,先锋班加快了行军速度,连队到达红房窑子停了下来,等待步兵团的到来。刘桐树派出三个班分三个方向前往凉城侦察,他与孙巩找了一个避风处休息。约半个时辰三支侦察队返回,这时步兵团的前锋营也到了。

步兵团于傍晚向新堂、凉城发起攻击。部队在天黑前攻入凉城北门,随即展开巷战,太阳完全下山时战斗结束。一些顽伪军逃到新堂时被俘获,战斗打的干净利落。当晚,晋绥野司发电文,道:“报聂司令员:10月17日 贺龙指挥晋绥主力部队由左云、右玉地区北越长城,向绥远进发。(贺龙年谱)”当天晋绥野司收到晋察冀野司电文:“10月17日,晋察冀军区发布消灭隆盛庄、三水岭、张臬镇地区之敌的作战命令:决心按原计划首先消灭隆盛庄、三水岭、张臬镇地区之敌。冀察主力由三水岭、隆盛庄线以北向隆盛庄西面迂回,截断敌向集宁、官村退路,消灭隆盛庄之敌。冀中部队直取三水岭、张臬镇及周围各占,并以一部向隆盛庄西南迂回,切断敌向丰镇退路。冀晋部队进至大庄科附近,彻底切断隆盛庄西南敌人退路。战斗进行中,冀察对集宁、官村、冀晋对丰镇应派出侦察警戒,准备打援,并对第二步动作做侦察准备。”(聂荣臻年谱)

陶林的战斗持续到10月18日中午结束,一个独立旅从围城到傍晚发起突然袭击,夜间持续性的巷战,战斗至拂晓,歼灭第35军及暂编骑兵第一旅各一部,白天打扫战场,又截获不少粮秣弹药,晋绥野司发电文:“报中央军委、晋察冀野司: 10月18日 晚上,晋绥部队占领凉城、陶林、歼敌第35军及暂编骑兵第一旅各一部。”10月19日晚,晋察冀野司发电文,道:“报中央军委:晋察冀军区、晋绥军区14个旅,共5.3万兵力西进。晋察冀军区部队18日攻克张臬镇、19日攻克隆盛庄;晋绥部队攻占凉城等地。”(聂荣臻年谱)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7 14:59: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六章 战略方向与战役方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