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五章 侦察方向与战役方向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3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五章 侦察方向与战役方向

第五章 侦察方向与战役方向

第二天清晨,侦察连兵分四组,李晓申率领一组准备化装进城,李文元率领一组展开对火车站台附近地区进行侦察,主要对东二里半、北二里半、薛家营子、五里道、发电厂、梁家营子、西脑包、南门勘查。孙刘二人率领大队人马沿大道行进,经海岱村、邓家村、南二里半、东同官、来到位于包头城西南面,靠黄河边上的哈拉乌素。二人安排连队在哈拉乌素驻扎后,各率一个班行动,孙巩小队向西勘查,前出到麻池镇而后向北勘查包兰铁路线。刘桐树率领一个骑兵班,一路向北,经东同官、西同官,在乱水泉过铁路线,绕过西脑包,沿着向北方伸出的铁路线经三道沙河、四道沙河来到蔴绳舖;而后返回到二道沙河,沿山路到北黄草窑,展开对包头城北的高地村镇实施勘查,先到庙圪堵、刘柱窑子、刘保窑子、龙泉寺、先明窑子,最后在鸡坪与李文元小组汇合,两队人马返回哈拉乌素。

晚上三个侦勘小组整理侦察、勘查资料。刘桐树思考道:“老孙,明天我准备多派几个组外出侦勘。”

“多派几个组,同意。”孙巩表态后,二人根据今天画的地图,计划派出六个以班为单位的侦勘小组,搞清楚包头城外围兵要地誌;当晚七个城外侦勘小组进行了准备。

同时在城外物色对象,准备明日派遣进城;孙刘二人将物色对象进行甄别,崔八将一个他接交的山西皮货商带进了厢房,刘桐树坐在坑上向崔八示意。

“老张,来坑上坐。”崔八操着一口崞县口腔说道:“这也是俺们老乡,出门在外老乡帮老乡嘛。”

老张道:“那是,那是。”

刘桐树也操着方言道:“俺们请你帮助,也要把道理说说清楚;愿意帮与不愿意都明说,俺们与包头城里伪军城防营在抗日时期结了仇,俺想你们也被他们长期欺压吧。”

“是的,是的。”老张接着道:“俺们可恨他们了,现在他们一下子又变成了国军,对俺们继续欺压,如果是打他们,俺们是一百个情愿,你们等等俺去去就来。”

说吧老张一阵风似的出去了,没有一会儿老张带了四个人进来,进来的四个人有两个是堂兄弟,有两个是侄儿,其中两个年青人认识字,他们仔细听懂了任务,又提了一些问题,他们明白了要他们搞清楚街道图形及顽军番号,或者驻扎区域,最后刘桐树道:“你们进去了,一定要安全的回来,这是关键;另外你们到邮局去收集报纸,过期的废报纸也要。”

两个年青人道:“这没有问题。”

崔八道:“明天我和你们一起进城可行?”

五个山西崞县老乡商议了一会儿,同意了,崔八领着五人吃饭休息去了。

第二天清晨,孙刘二人来到鸡坪村前面的一道泥沙沟前,观察着崔八一行人从西门入城。刘桐树带领一个班转移到刘柱窑子与先明窑子观察,发现包头主城虽筑有城墙,但因城池的西北部建筑在山脚下,城池北高南低,另有两道泥沙沟由北面山脚下进入城池。

李文元率领的侦察小队潜行至城东南展开观察,发现龙泉寺是东门外最大的据点,龙泉寺建筑在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山顶上,距离东门很近,经观察发现寺庙内已经驻有顽军。

孙巩带领一队人马转移至城南,发现距离火车站很近的北二里半驻扎了顽军一个营,同时观察到有列车开出。

快到傍晚时,刘桐树在城西北部署了三个夜间观察哨所,在城东南部署了三个观察哨所;侦察连遂行返回了驻扎地哈拉乌素。

傍晚李晓申小组与崔八小组顺利返回,崔八带回了大量近期的报刊。孙刘二人汇总了情况后,即时给野司发电文,道:“报野司:包头侦勘已经完成,城内驻扎顽军一万余步骑兵,有城墙及不多的外围据点,城南平缓,火车站位于城南,车站附近的北二里半驻扎一个营部队,城池逞北高南低形态。现每天有列车开出,及军列;傅顽已将五原、武川、固阳地区兵力东调。请示行动。”

野司回电道:“战东:野战军主力将北上,你们近期内在归绥、卓资山、凉城、丰镇活动。”

当晚,刘桐树开始阅读崔八收集的一九四五年八、九月份报刊,他感到全国各界期盼的和平建国舆论连续出现在各大报刊上。刘桐树的电台组在《忻崞情报站》时期养成收集电讯稿的习惯,电台组由刘玉山、机要参谋、二李组成,机要参谋将近期收集到的重要电讯稿交给孙巩。

孙巩阅读后很是吃惊,他将重要的择录了出来,道:“老刘看看吧,现在的谈谈打打与抗战时期的谈打,不太一样了。”

孙巩择录稿:《8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政治局部分成员同从重庆回来的王若飞① 再次研究毛泽东去重庆的问题。经过反复权衡利弊,决定毛泽东去重庆。在这以前,接到斯大林来电说:“日本投降,国共应言归于好,共商建国大事。如果继续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①王若飞, 当时任中共中央重庆工作委员会书记, 负责主持南方局日常工作。

《毛泽东回复美军中国战区司令官魏德迈二十五日来电, 复电说:“鄙人承蒋委员长三电相邀,赫尔利大使两次表示愿望来延,此种诚意,极为心感。兹特奉达,欢迎赫尔利大使来延面叙,鄙人及周恩来将军可以偕赫尔利大使同机飞渝,往应蒋委员长之约,以期早日协商一切大计。”② 张治中,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

《8月28日上午十一时许,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在二十七日来延安迎接的蒋介石代表张治中② 和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陪同下, 乘飞机离开延安。下午三时许,到达重庆,毛泽东在机场对中外记者发表书面谈话:“本人此次来渝,系应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先生之邀请, 商讨团结建国大计。现在抗日战争已经胜利结束,中国即将进入和平建设时期,当前时机极为重要。目前最迫切者,为保证国内和平,实施民主政治,巩固国内团结。国内政治上军事上所存在的各项迫切问题,应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加以合理解决,以期实现全国之统一,建设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希望中国一切抗日政党及爱国志士团结起来,为实现上述任务而共同奋斗。本人对于蒋介石先生之邀请,表示谢意。”毛泽东与欢迎者一一握手并合影,然后乘车至张治中官邸桂园稍事休息。 随即会见郭沫若① 与夫人于立群及王世杰②,接见记者,赴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参加中共南方局欢迎晚会,会见南方局负责人和新华日报社、群众周刊社的章汉夫、许涤新、胡绳、戈宝权等人。晚八时半,在张治中、邵力子③ 陪同下,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应邀赴蒋介石山洞林园官邸出席欢迎宴会。作陪者有张群、陈诚、吴国桢、王世杰、周至柔、蒋经国④、赫尔利、魏德迈。应蒋介石之请,在林园下榻。

①郭沫若, 文学家、 历史学家、 无党派民主人士。

②王世杰,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部长。

③邵力子,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战地党政委员会秘书长。

④ 张群, 当时任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 陈诚,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政部部长。 吴国桢, 当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 周至柔,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会主任。 蒋经国, 当时任青年军总政治部主任。》

《8月30日 毛泽东由林园返回桂园。上午分别访晤宋庆龄①、赫尔利。到住地桂园商谈的有:柳亚子、沈钧儒、陈铭枢、王昆仑、 黄炎培、左舜生、章伯钧、冷遹、傅斯年、王云五② 等。柳亚子赠毛泽东七律一首,以“弥天大勇”、“霖雨苍生”称赞毛泽东,并向毛泽东索诗留念。下午,前往中国民主同盟总部特园(又称“民主之家”)访问民盟主席张澜,民盟中央委员、特园的主人鲜特生在座。 毛泽东首先向张澜转达朱德对老师的问候,转达吴玉章对老友的问候。张澜为毛泽东的安全担心,表示不相信蒋介石有和平民主的诚意,是假戏。毛泽东说,我们就来一个假戏真做,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辨是非,这场戏就大有价值了。晚上出席张治中的宴会,于右任、孙科、邹鲁、叶楚伧③ 作陪。饭后,于右任辞去,吴铁城④ 来,毛泽东与他们交谈。

①宋庆龄, 当时任保卫中国同盟主席。

②柳亚子、 陈铭枢, 当时是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负责人。 沈钧儒、 黄炎培、左舜生、 章伯钧, 当时是中国民主同盟领导人。 王昆仑, 当时是中国民主革命同盟负责人之一。 冷遹、 傅斯年、 王云五, 当时是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③于右任,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 孙科, 当时任国民党政府立法院院长。 邹鲁、 叶楚伧, 当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④ 吴铁城, 当时任国民党中央秘书长。》

刘桐树反复看了几遍,道:“你们怎么看?”

刘玉山道:“毛主席真有胆魄,敢于面对面的同蒋介石交锋!”

李文元道:“深入虎穴,十分危险。”

李晓申与机要参谋发表了同样的看法,孙巩微笑道:“老刘,说说看法吧。”

“按照古人的说法,敢战方能言和,言和更需备战;这个局势很复杂的,美苏都在说和?”刘桐树思考着继续说道:“重庆的特园报刊称为‘民主党派之家’,其中的民盟很有代表性,毛主席亲自到特园找他们谈,说明这些人其实很有份量;军阀们往往只认识枪杆子,喜欢硬的,实际上软实力才难对付。”

刘玉山道:“那什么才是软实力呢?”

刘桐树道:“你们是知道的,43年初我们去重建忻崞情报站时期,最明显地感觉就是日军1479特务部队侦勘工作的仔细,一个村的水井、户口、男丁、妇女、良田、亩产量等等,老百姓最需要什么,怎样达成‘维持’需要的秩序,一但形成了这种双方‘维持’的平衡,我们想硬插进去是很危险的;但是不插入,我们就没有生根的空间,当时的情况你们都是知道的。”

听的云里雾里的刘玉山,看着刘桐树又埋头看报刊材料了,他转身对二李,道:“你们搞清楚没有?”

李晓申皱着眉头,道:“行动过程是知道的,深入群众,扎根在群众之中这是大道理,其实我们行动空间往往是反的;搞不懂的是行动前是怎么思想的?行动中出了情况又是怎么思想的?”

“好吧,我还是要回答问题。”刘桐树吸着烟,道:“抗战期间日军是在变化的,初期日军占领点线,我军迅猛发展;而后日军几乎停止了正面战场的进攻,开始扫荡我军根据地,控制点线周围的广大农村,对阎展开‘伯’工作;对我《实行搜索剔抉的战法》,日军攻击主要目标有忻崞情报站类,指挥部,秘密设施等;自己建立健全双料情报网,比如1479特务部队有很多汉奸。双方斗争的焦点变成争取民心,日军政策:‘在治安肃正作战中,军事行动的目的,在于把握民心。’,‘剔抉意味着检举,然而又有其独特之处。剔抉要经常做好战斗装备,而且必须活捉对方而不得杀害。敌对观念不深的一般民众,在中共强制下作些敌性活动,对他们逮捕以后处分要恰当,过去存在处分过重的弊病。为了争取民心,改为释放政策,以防止出现因犯小过惩处过重而使之跑向敌方的情况(日军治安战)。’日军在政策的把握上很仔细;这就导致了斗争的残酷性,我们只有针锋相对的甄别敌伪友精准锄奸,虽如此告状的仍然不少;这些你们是知道的。”

刘玉山道:“我们知道的没有那么全面,但我们站住了脚。”

李晓申道:“东、西呼延一定有汉奸,崔、路怎么会死。”

“把握思想水平的提高,必须长期刻苦操练学习的大脑,加上耳聪目明的感觉神经。”刘桐树继续说道:“要善于学习,毛主席对学习的论述很多,对思想上的操练也有论述;电台组就是我们耳聪目明的感觉神经;我们的侦勘工作做的细致,战斗部队才能稳、准、狠的打击敌人;现在野司是大脑,我们是感觉神经既是耳目;现在麻烦的是,首长们总是要我们对情况说意见,我们也快成大脑的一部分了。”

孙巩看着话题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这确是一个很实际的话题,战时新闻工作出身的他,还是提出了他感兴趣的话题:“同志们问题问的好,回答的也好,但是一口不能吃个胖子,消化吸收一下。老刘,你看毛主席在渝谈判软的手段有那些?硬的一手会怎么用?”

“硬的一手比较明显,就是要打胜仗。”刘桐树思考着继续说道:“党中央的战略,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由此确定了软的一手;日军投降后,苏军进入东北,东北有广大地域空了出来,我军要去占领,斯大林的话份量就显得重了;蒋介石三电相邀是抢占道义上的制高点,也是为了东北地区的广大空间;美国人是支持蒋介石的,斯大林并不希望美国人主导在华利益,苏美的矛盾已经表现出来。”

“苏美矛盾主要有那些方面?”

“主义上的矛盾,帝国主义是要奴役穷国、弱国的;另外利益上的矛盾;我想大概就是这些,这里面太复杂,很多矛盾说不清楚。”

“你是怎么学会对战略局势分析的?”

“我们重建情报站后,有一项任务,就是战略情报分析;首长专门要求我们经常的分析战略局势,开始不会,首长就教,一句话,边干边学,赶着鸭子上架。”

这天晚上二人深入的交换了意见,并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达成了统一的认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7 7:01: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五章 侦察方向与战役方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