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四章 侦勘归绥地域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四章 侦勘归绥地域

第四章 侦勘归绥地域

清晨,人喊马嘶,连队在混乱状态下离开了金城庄。李队长率领一个班先行上路了,前锋队沿大道向西行进,马队路过的路段扬起尘土。孙刘二人紧跟着连队行进,郭富保率领的骡马队走在了最后。

平绥铁路线从丰镇向北在集宁段拐了一个几字弯,沿着山沟象一条大蛇一般,弯弯曲曲的向西伸了出去。因大道基本上是沿着铁路线修筑的,沿途很多站点都有顽军驻守,李队长率领的先锋骑兵队准备了绕行与过卡的办法,又因平绥线两侧塈为高原,也有打下哨卡的下下策。

前锋队在十八台地区遭遇到顽军的一小队人马,李晓申判断是巡逻队,侧马迎了上去。顽军小队中的军官远远地问道:“那部分的?”

李晓申驻马问道:“67军特务营的,你们是十八台的吗?你们看见有两个蒙奸过去没有?”

“你们怎么还在查蒙奸呀?蒙骑五师不是都归健了么。”

“我跟他们有仇,我全家人都被他们害了。”

“没看见,你们追吧,再见。”这位军官远远地招了招手,率队向北去了。

李晓申率队从四声泉改走小道,向后苏记口行进。孙巩在后苏记口第一次遥望了卓资山镇,因铁路线的南北两面为高山,连队只得沿铁路线行进。连队在头道泉停下来休息,刘桐树与孙巩爬上附近的山岗,遥望着北面的铁路线附近的土城子,看见了城门口的岗哨。

连队绕过土城子,过了韮菜沟马队走上了大道。孙巩道:“今天下午我们要赶到那里?”

刘桐树道:“白塔。”

“前面是那里?”

“陶不气村,这里有一个站台,不知能不能通过?”刘桐树正说着,前面的大队人马已经从铁路南侧小路通过了。

孙刘二人跟着连队行进到榆树林村于前锋队汇合了,李晓申侧马上前道:“今晚在那里宿营?”

刘桐树道:“前面是古力半乌素,我们到白塔扎营。”

“白塔扎营。”李晓申对前锋队员们喊着,纵马冲在了前面,马队紧紧的跟了上去,这时天色已晚,前锋队很快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连队分成两队,在李指导员的率领下放马追了上去,百余骑战马在大草原上呼啸着奔驰。傍晚企图保留住太阳的余辉,然而闪烁的星空确越来越耀眼的占领了夜空,大草原上美丽动人心魄的夜色,激动着战士们,他们很快地消失在了星夜之中,渐渐远去的马蹄声与呼喊声散向空旷地大草原,声音越来越远了。

孙巩道:“他们都跑远了,我们是不是也追上去?”

“我们只能随骡马队走。”刘桐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郭富保等人,道:“老郭,怎么样?”

“没问题,我们跟得上。”郭富保一边说着,一边催促起骡马队来:“同志们加油呀,赶到白塔好休息呀。”

警卫员胡豆道:“立秋的草原之夜真美。”

崔八道:“是呀,我们山西人走北口的多了。”

这时在那遥远的西方传来一阵阵气笛声,一列火车车头射出的光线闪烁着,在这汒汒大草原上这列客货列车,速度越来越快的在铁轨上奔驰,它时不时发出气笛声,又喷出一朵朵的白色气体,整趟列车与铁轨共同发出轧轧声。马队停止不前,全体人员都是注目着列车由远渐近,又渐渐地远去,消失在了大草原的星夜之中。

“走吧,我们争取半夜赶到白塔。”孙巩接着道:“老刘,明天怎么安排。”

刘桐树看着郭富保引着骡马走到了前面,道:“明天先派李晓申带几个老侦察员进城,我们围着城绕一圈,刚才驶过的列车有好几节票车,另外的闷罐车装的是什么?”

孙巩道:“有可能是兵车,我们还是赶快走,看上级的新指示。”

二人加快了速度,向着白塔奔驰而去。

半夜骡马队到达白塔,侦察兵们早已将营帐支好了,野外也点燃了几堆篝火。二李迎上前来,李文元道:“营帐已经准备好了。”

孙刘二人、刘玉山和机要参谋等人跟着二李走进了营帐,刘桐树即时向机要参谋口授电文道:“报野司:侦察队已经到达白塔,晚间见平绥铁路线上运行的火车为客货车,客车厢三节,另六节为闷罐车,明日可抵归绥,展开城外勘查及入城侦察,争取两天完成,而后前往包头。现在的问题是侦察队没有会蒙语的侦察员,请指示。”

刘玉山跟着将电文发出,没一会儿野司回电:“战东:同意侦勘方向,我们将要求绥蒙军区给你派遣蒙语侦察员。”

孙刘跟着召开侦勘会议,这种会议规定凡老侦察员都要参加。刘桐树道:“明天我们将展开对归绥城的侦察,现在的问题,一是我们没有蒙语侦察员,野司要求绥蒙军区解决,我看就地解决;二是派遣入城侦察分队,我建议李晓申带队进城;三是城外分三个组展开勘查,基地设在西龙王庙南面有水草地的八里庄附近。”

崔八道:“归绥城以前我跟着商队来过,汉人很多,杂居区基本不影响侦察,这个城主要有两个城区,东区为公主府,西区为什拉门更,西龙王庙只是一个镇,我报名参加入城。”

李晓申道:“明天进城什么装配?”

崔八道:“骡马队,最好有几头骆驼。”

会议进入具体事项的讨论,会议很快结束了。睡在马褡裢上的孙巩,仍在思考着野司简单的电文,他道:“老刘,你怎么看电文的,军区将大同、丰镇、集宁、卓资山、归绥、包头,两个大区的侦勘都包括了,这是什么战略思考?”

刘桐树一倒在马褡裢上就睡着了的,他被叫醒很不耐烦,但他又没有办法,想了想道:“归绥地区的交通线连接平津地区,中央确定了向北发展的总方针;好了睡觉明天还有很多事。”

孙巩恍然,他跟着进入了梦香。

******

经过半天的准备,崔八他们搞到了三头骆驼,还找到了一支前往归绥的商队,李晓申、崔八、赵玉苟、张纪子、郭志坚一行五人随商队从归绥城南门入老城。刘桐树、孙巩、李文元等人远远地看着商队进城,当看到商队顺利进城后,侦察连大队人马分成三队,展开老城外围的勘查。

孙巩支队由八里庄向南,经二道河子、张蓋营、悄池、补而号村、班定营、城房、田家庄,围绕着水草地行进了一圈,孙巩看到这里地势低洼,多条河流注入这一大水草地及湿地;孙巩支队最后在帅家营扎营。

李文元支队带领骡马队沿归绥城西侧向北勘查,经五间房过铁路,经淌不浪、霍寨沟、霍寨东栅子、西五素图、东五素图,骡马队在东五素图的小河边扎营。支队继续向东勘查。

刘桐树支队由南向东北绕城勘查,经五里营、大台石、双村、桥靠村、徐屋沙梁,在黑蘭不塔地区观察到飞机场;支队向北过铁路到达南地村,经一家村、鹤沁营到达大道,在代州营、府兴营观察到顽军驻防部队。傍晚,支队经过一间房村沿小路抵达东五素图,位于塬上半山腰处于骡马队汇合,没有多久李文元支队返回。

当晚,刘桐树、李文元等人在靠近归绥城北门的廠汉板附近观察到,归绥城的铁路站台有刚进站的军列。李指导员道:“顽军正在加紧调运日伪军留下的军用物资。”

胡豆突然喊道:“快看,兵车。”

一趟由西向东载满部队的列车在站台上停了下来,列车加水后驶出了站台,火车头喷出一朵朵白气,发出轧轧声加快了向东行驶的速度。看着顽军调兵遣将向东的布局,刘桐树与李指导员商议后,在廠汉板东南设立观察哨所,跟着他们返回了东五素图。

三个支队在连续两天的侦勘行动后,将设立的观察哨所收了回来。这天傍晚李晓申小组从西龙王庙出城,按约定返回了东五素图。当天晚上,孙刘、机要参谋与刘玉山发电文,道:“报野司:归绥东头飞机场,向西是公主府,中心城区什拉门更,西头是西龙王庙,越过铁路、公路北面的府兴营、代州营各驻扎顽军一个骑兵团;归绥驻扎顽军万余人。近期内毎夜有(包括包头)军列来往卓资山镇、集宁、大同。蒙语向导已经到位,明日侦察队将前往包头侦勘,可否,请指示。”

野司很快回电,道:“战东:同意前往包头侦勘。”

孙巩看着电文,道:“电文总是这么简单,我们发出的电文一定要写的那么详细么?”

刘桐树道:“这是一定要的,我们现在实施的是战略目标侦察,给贺司令员他们提供详细的战略目标情报资料;如果野司确定在这一地域发起战役,我军主动,我们更主动。”

李晓申道:“年初(45年)于现在的战略似乎有很大的不同吧?”

刘桐树道:“是的。”

李文元道:“讲一讲,怎么不同的。”

刘桐树思考道:“年初,日军连续在两湖作战,打通出海运输线,国军连战连败;因日军兵少,很多地域就空了出来;我军总的方针是把日军挤出,那么多空地正适合我军占领,并可形成根据地;由此才有359旅南下广东的行动。”

孙巩道:“之后的变化,似乎南下的行动没有了连续性?”

刘桐树道:“不是有没有,而是一下子停止了南下的行动计划;这就跟大局有关了,我们北上侦勘方向及行动,一定有战略目的;这一定遵寻中央总的战略方针的。”

孙巩道:“哦——,总方针就是向北发展吗?那南面怎么办?”

“南面那么多部队,怎么办?我不知道。”刘桐树继续道:“总之,东北、华北空出了那么多可争夺的地域,我军在地理位置上近,我军占地利;华北地区有广大的根据地,我军占人和;还有一个天时,不知道了。”

李晓申道:“如果要在北方地区开战,秋季就是天时了。”

“有眼光呀。”刘桐树说着站起来,道:“睡觉吧,明天赶路。”

这一晚上令孙巩很是兴奋,他感到这样的讨论在过去记者站的人事圈子里是没有的,这支队伍是受晋绥野战军首长直接指挥的,对战略目标的探查显得如此有冲击力,他有一种走向中心的感觉,疲劳最终战胜了他的兴奋,梦乡进入了他的大脑。

******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侦察连从东五素图出动,连队兵分两路向西行进。李晓申队长、张纪子、崔八、卢黄章等人率领两个轻骑兵排,穿着国军军服先行动。李支队向南穿越铁路线,沿小路向西行进,沿途侦勘铁路线南侧兵要地誌。

李晓申队长首先面临的问题是道路的选择,平绥铁路南侧有一条大道,两条大路,一条小路;因小路紧靠着大道与铁路线,李队长选择沿小路行进,李支队经五间房、台格木、裁庄、绕过大羊羊、瓜房子、大里色、和顺店、什兵地、察汗图拉亥,这一地域的铁路线已经在海拔一千米的高程了,因沿途有很多水草地及湿地,李支队在毛挠亥村过铁路线抵达察素齐。

孙刘支队行军序列为,李文元指导员率领轻骑兵排为前锋,孙刘跟着是机枪排与重掷弹筒班,测绘班与电讯班居中,最后是骡马队。因铁路线北侧为大青山,多有溪谷河川。孙支队沿小路靠山脚下行军,过了霍寨沟一路向南上了大道,过白石头沟大桥,很快就到了华克齐,经黑牛沟、珠而沟、抵达察素齐。两支队伍汇合后,展开勘查,刘桐树发现从北山下来有两条沟,沟里都有水。

李晓申支队过铁路线,展开勘查,经毛挠亥、云杜保、哈素村抵达西海子(最大的湖水),沿小路向西北行进,经过仲尼板甲、寿阳营、苏波蓋,在西老藏营停了下来,李支队探知前面的萨拉齐是一个县城。萨拉齐南面有《旧黄河甬》水道,再向西南则是黄河水系。李支队从萨拉齐地域越过铁路线在三星房村等待。

孙支队沿大道从察素齐向西行进,经西柜、朱拉沁、拉圪气、道试、协力气、沙兵崖,抵达三星房,两个支队再次汇合,连队在村里驻扎了。

傍晚,刘桐树率领数人在萨拉齐地域勘查,但见大青山上的九峰山海拔近二千米,有数条沟壑流水进入坂申气(海子),黄河位于铁路线南侧,当地百姓还修建有民生渠,平绥铁路直通达北二里半站台,站台距离包头城还有两里路,马队绕过站台跑到包头城墙南门,在黑暗中感到城墙高大结实,这于归绥城大不一样,顽军戒备森严,城楼上的岗哨大呼小叫招呼着城下的岗哨,显得精神抖擞。

刘桐树侧马返回了驻扎地,当晚发电文,道:“报野司:归绥城虽大,形比较散,主要有两个区域,公主府(新城)与什拉门更(旧城);包头有城墙,坚城;归绥至包头路途中有华克齐、察素齐、萨拉齐可驻扎,其中萨拉齐是一个较大的县城,现傅顽占据,包头向西为包兰铁路线。明日将展开对包头地域的侦勘。”

野司回电道:“战东:仔细侦勘包头地域,我主力部队近期将隐蔽北上左云、右玉,凉城是否可驻扎?”

孙巩阅读后,道:“老刘,凉城能驻军吗?”

刘桐树道:“回电,凉城可驻扎大部队,附近有水源,城小缺粮,北上有陶林城。现凉城驻扎顽伪一个团。”

刘玉山即刻将电文发出,孙巩道:“大军隐蔽北上,首先要打那个目标?”

“应该是铁路线上的目标。”刘桐树思考着说道:“具体那个目标?说不准。”

李晓申道:“农村包围城市,广大的县城及村镇,这是容易取得的;我们一路走来,很多村镇及县城都被顽军占据着,这应该是重点。”

孙巩道:“对农村包围城市,横扫县城及村镇,这是容易占据的地域。”

“理论上没有问题。”刘桐树点燃一支烟,道:“时下最要紧的是什么?我们的对手不是两个敌人,而是一个敌人了;晋绥部队与晋察冀部队都同时要面对阎、傅顽军,国军主力一时不会进入这一地域的。我们还是要先看一看,敌我两军的态势;我判断战争的形式应该是大的攻防战与运动战。”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判断呢?”李文元提的这个问题,一下子使室内安静了下来,人们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就开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了。

“这个问题没有提完。”刘桐树喷出一口烟,继续道:“这对我们搞侦勘的有什么关系?搞清楚敌我态势与战役形式,下面我们就可猜测我军的作战方向,确定了方向,也就确定了侦察方向,这样我们的侦勘工作就主动多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省很多力气了。”李晓申笑着继续说道:“我们大多数人还习惯于游击战形式,思想上还没有转过弯子。”

李文元道:“应该包括运动战的形式。”

孙巩道:“运动战形式与攻防作战形式一定要有立足之地。”

刘桐树道:“对,立足之地,也就是根据地;站得稳打出去的拳头才有力量;好了睡觉时间到,明天还有好多事。”

这天晚上的谈话及来往电文,又令孙巩兴奋不已,他迅速地进入到另一个思想层面,他完全忘记了领导给他交代的,要管好刘桐树这个人,要听话······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6 19:34: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四章 侦勘归绥地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