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二章、大同、丰镇初次侦勘

共 2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236076
  • 工分: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二章、大同、丰镇初次侦勘

这天晚上,孙刘在浑源县翠平山下的郝家寨祠堂,召集侦察连班长以上干部及老侦察员开会。孙巩首先传达了野司首长指示,他接着道:“晋绥野战军首长对我们侦察连这段时间的工作是肯定的,同时明确了我们下一步的侦察、勘查方向。”

刘桐树道:“这段时间我们真是走为上,大区域的勘查、调查与侦察战斗,比较艰苦,更为繁琐;在调查中要学会于不同的人说话,说方言;在整理汇集调查、观察材料时还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勘查地形工作更是繁杂,虽说测绘工作只要求大概即可,但是在绘制兵要地誌图时确不能大概了,要求凸显重点与主要。很多同志对此叫苦不迭,其理由是从来没有做过;说实话,这样的工作我也没有做过;凡事总有第一次,这就叫干中学。有些同志问道,侦察兵为什么非要搞什么勘查、调查呢?”

话说到这好几个人齐声说道:“是呀——,为什么非要搞勘查与调查研究呢?现在看来只搞侦察要爽快的多了!”

“问题就在这里,军区首长为什么要求我们这样做?359旅为什么有一半的人前往东北?补充了的359旅为什么南下?阎顽为什么大规模的调兵遣将?日伪军为什么全部倒向阎顽?我们以前发展的好几个内线被杀?”刘桐树说到这停了下来,会场一下子议论声骤起,当议论的嗡嗡声变小后,李晓申站起来道:“这只能说明我党我军尽量占领日伪军地盘,便于和平谈判与战争;敢战方能言和吧。”

陈庆怀(原情报员)道:“我认为,我们分析问题应该从事物的本质入手;蒋阎顽军决不会放下屠刀。”

“对——。”李文元道:“内战迟早会来,问题是何时何地大打,何时何地中打,于顽军小打就不说了;何时全面大打。”

孙巩这时才发现这个由情报站蜕变出来的侦察连,真是双料货色,有着多种能力,最强的能力就是善于动脑筋。跟着又有几个原情报员发言,认为一定会发生内战。刘桐树道:“同志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我认为大打已经离我们不远了;同志们记住,路文林、崔振海、王子信同志的鲜血洒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我们踏着烈士的鲜血前进,当我们自己的鲜血洒在前进的道路上,同志不要停,踏着道路上的鲜血前进。军区首长要求我们做得,已经是在为大打做准备了。”

孙巩最后进行了总结性发言,布置出各个班讨论的题目,并落实了讨论,坚定每一战士的信念,达到了统一的思想,会议在沉静坚定中结束了。

第二天清晨西北风呼啸而至,连队仍然按时出发了。因郝家寨距离浑源城太近,连队沿小道行进。途经东方城、藏经庄、焦家沟、上韩村、在白道子上了大道,向北穿过殿顶山的吴城村、香水寺、在东后子口出了山谷。连队向西行进,途经孙家港、施家会、沙岭,从古定桥过河,孙刘二人见这一地域河网多且平原面积较大,大的村庄几乎都有炮楼。连队绕过有炮楼的村镇,继续向西行进,途经常家堡、利仁皂、大井村、杨家岭、下米庄、在东作里穿过同蒲铁路线,绕行至甄家庄、予家園,连队到达北堡后,分成四组在怀仁县西侧展开作业,另派出两个组到南堡(矿区)、何家堡展开勘查、调查,一个组到怀仁城外围观察作业。另外派出一个骑兵小队绕过白泉镇到窑沟、雁崖勘查(矿区)。

连续作业两天后,连队沿同蒲铁路线西侧北上。途经杨家窑、交城村、忤作村、高家庄,连队绕过东韩家岭(火车站),连队在西韩家岭于伪军一个连遭遇,战斗时间很短,大部分伪军溃逃回大同城,李队长从俘虏口中得知,大同城外就有一个师的驻军。孙巩道:“西韩家岭距离铁路线与大同城太近,溃败的顽军很可能率大队返回。”

刘桐树道:“连队向西,先到甘河过铁路,然后向北过十里河,在上五庄驻扎。”

李队长道:“为什么在上五庄驻扎?”

“上五庄后面是大山,便于我们明天观察。”刘桐树说罢,已经上马向西了。李队长对俘虏诈称自己是特务营的,误会发生了遭遇战,于是将十余俘虏放归了,这些俘虏是保安部队的人,返回路上果然同前来报复的大队人马相遇,说明后大队人马返回了城里,李队长看的真切后,在枚峪口追上了侦察连。连队走到石头村驻扎下来,刘桐树感到这一地区的敌情相当严重。

傍晚,他和孙巩等站在村头,看着山脚下的十里河滚滚东流,十里河水在不远处向东南奔泄而下,冲向平原;河对面是他们原打算去的上五庄,上五庄西面的大山海拔高1542米,大同城就在上五庄的东南方,他看着昏暗的天空中迷漫着煤炭,这时从西南驶向大同城的火车正喷着黑烟驶过了十里河铁路桥,还有一列小火车驶向大同城,长长的列车满载煤碳绕过大同城向东北方向驶去······

回到驻地,刘桐树不敢休息,他与孙巩向野司发电文,道:“报军区:我侦察连已经到达大同地域,请示侦察方向及地域。”

刘玉山很快收到野司回电:“战东:···我部已经收复陶林、武川、察素齐、毕克齐、旗下营、陶卜齐,北线主力正在收复归绥城。迅速侦察、勘查、调查大同、丰镇、集宁地区情况。”

孙巩看了电文,道:“首长出题目了。”

刘桐树将沿途收集的报纸及材料交给孙巩与二李,三人自去下功夫了;他要仔细思考一下侦察、勘查、调查的方向。他看着地图,心想日本鬼子投降后顽军最想占领的地区是那些?我军想占领那些区域呢?这里复杂的情况是,十二战区与二战区的结合部是丰镇与大同交界地区。这一地域最大特点是平绥铁路线与广漠的草原,主要城市均在铁路线上,大同城东接平绥铁路线的阳高、天镇、万安、张家口、张北,铁路北面为高原大山;大同城铁路北上的大站有丰镇、官村(小站)、平地泉(小站)、集宁(平地泉)位于陶林县,过了十八台站(小站)铁路向西到三义堂、卓资山镇,榆树营、旗下营、水磨村(小站)、二道河(小站)、陶不气村、榆林子、古力半乌素到归绥大站,归绥分两个城区,一是公主府有飞机场,二是西龙王庙主城;铁路线向西台格木(小站)、华克齐、十羊羔、、察素齐、古城、杨家堡(小站)、南淤地(小站)、萨拉齐、拉圪气、张盖营子大站,这里是黄河与大黑河交汇地域;再向西为包头城,包头向北的铁路线通到固阳,向西为包兰铁路线,铁路只通到王公旗营盘。

四人读完资料与地图,孙巩吸着烟,道:“大同属于阎顽驻守,丰镇在长城北,是十二战区的地盘,属傅顽驻守。”

刘桐树道:“我们在大同城留一个组进城侦察,城外三个小队完成侦察、勘查、调查任务。争取后天前往丰镇、集宁侦勘。”

李晓申道:“明天,我带一个小组进城。”

“同意。”刘桐树道:“后天,我率领一小队前往右玉县,走杀虎口出长城,到凉城镇,沿老路北上到卓资山镇,再到陶林地域,完事后我们在集宁城南二道沟汇合。”

李文元道:“阳高、天镇、隆盛庄、官村、地平泉是否都去?”

“阳高、天镇不去,隆盛庄、官村、地平泉一定要去。”刘桐树说完,大家无疑问即休息。

******

第二天,李晓申、崔八二人从南门混进大同城,陈庆怀、赵玉苟、经纪三人从东门进城,城外三支人马展开作业。

城内小组返回的这天晚上,情报、勘查资料汇集分析后,孙刘向军区发电文道:“报野司:···大同城防坚固,外围驻守一个师,另有东北挺进军骑兵师,新到傅顽四千余人。内有保安部队及炮兵部队,及原有的特务营等部队,总兵力应有万余人。城外都有坚固工事,城西十里河流向城南面,南面较平;城西有三座山最高海拔都在一千多米;城东北有採掠山,此山最高海拔2086、2044、1880米;北面为高原,海拔一千余米。”

半夜三更,野司回电:“战东:···即告丰镇、集宁情况;另外告知前往丰镇、集宁进军路线。”

孙巩阅电文,道:“丰镇、集宁我们还未去,这怎么报告?”

“我们也要将知道的大概情况,即刻报告。”刘桐树阅电文即道:“可能形势起了变化,我们侦勘的这个区域成为主要方向。”

孙巩与刘玉山看着刘桐树死盯着地图好一会儿,他道:“报野司:丰镇、集宁我们还未展开侦察、勘查,明天我们将分两队北上。建议部队北上路线,离石、兴县、岚县北上,沿线为:河口镇、黄道川、岢岚县、孟家坡、五寨、老牛坡、神池、尹平镇、平鲁、过兎河到威远堡、左云、右玉、杀虎口、凉城,凉城北上卓资山镇、再向北陶林县,凉城东进为丰镇。”

野司回电:“收悉。”

刘桐树与刘玉山知道军区不会再来电文了,他道:“睡觉。”

第二天清晨,连队向丰镇行进,过了游泥河山塬后海拔开始增高(蒙古高原)。连队沿着御河向北行进,在得胜堡过了长城,御河河水在丰镇地域变得宽阔起来。御河在丰镇的东面,而铁路确在丰镇的西面;连队分为两个支队展开对县城外围的勘查,发现傅作义的部队已经驻守丰镇县城,结束勘查后,刘桐树率领一个支队向凉城方向行进,孙巩率领一队沿铁路北上,沿途勘查了隆盛庄(未在铁路边)、官村、平地泉,傍晚到达集宁城外。

刘桐树支队沿着丰镇至凉城的马路向西行进,走了很久才看到西土城,西土城的西北方是代海滩,这是一个较大的海子。支队走出胡芦峪,只见西北方是滿汉山(海拔1500米),凉城就在山脚下,南面是延宕不断的长城。傍晚赶到凉城地域,他们看到城门口已经有顽军岗哨,知道这里已经被顽军驻守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6/2 20:21:2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翠屏山,呵呵呵 呵呵呵呵,多好听的美丽名字啊,可那无霜期不到一百天。

      顶上有我部一个工作站,去一趟得准备毛皮靴子、羊皮军大衣,真是冷啊!

      2020/6/3 8:25: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东战晋北绥包侦勘记 第二章、大同、丰镇初次侦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