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科幻小说节选,军演部分全部写完了,帮忙看看,给点专业的军事方面的意见,谢谢大拿们了。

共 7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科幻小说节选,军演部分全部写完了,帮忙看看,给点专业的军事方面的意见,谢谢大拿们了。

直到深夜两点,余所长才和几名军官匆匆赶来。不过,他们也仅仅只在帐篷外看了看他,便又匆匆离开了。

其中一位年纪较大的军官,他之前见过。就是第一天到104所,见到的那位少将。总装备部、科技部的部长,王总。

他是从莉莉口中得知的,这个王总,也是光体项目考核、验收的主要负责人。

随后,他被带出帐篷,带到了营房的后门。穿过后门,再走过一段通道,便来到了隔壁的营房。一进营房,就看到凌工、孔俊、周杨等人在那里等候,而他们身后,则是已涂装了数字迷彩的“A306”。

“A306”的安装和调试一直到了拂晓才结束。和之前不同的是,除了装甲涂了新漆,胸口和肩头还多了一个狼头的标志。他见过这个标志,这是孟队他们的队标。 他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了营房。

一出营门,就看到四周到处是同样的墨绿色营房,并且时不时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巡逻经过。

而在这些营房的正前方,高耸着一栋五层楼的白色建筑。建筑物顶端,插着一面八一军旗.正面墙上挂着一个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军演导调指挥中心”。

此时,晨光熹微,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他向着太阳升起的天空凝望,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朝阳了!不过,他很快发现空气中似乎到处漂浮着薄薄的轻纱。他伸手想去触摸这些“纱”,却忽然感到一阵的眩晕和恶心。琢磨着,会不会是因为到了新环境,有点不太适应。

他随众人来到军营中的一块空地。

等了没一会儿,空地上的人越聚越多。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认识的,都是104所的同事,有余所长、张部长、孙明亮、黄主任等等。

所有人都统一穿着军装。

这时,孟森和他的雪狼特战队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左侧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穿着“B22”机甲,极具科幻气息,让人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雪狼特战队走到人群跟前后,在孟队的指挥下,立正、并站列成一排。

随即,张部长吆喝着,要求空地上的其他人也排队,并站在雪狼队的后面。

没一会儿,众人排成了三排。而吴鲲被安排在最后一排,即第四排的中间位置。 看样子,应该是有大人物要来!吴鲲想。

过了没多久,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

吴鲲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通往空地的道路上有一群军人正向他们走来。而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都是侧着身。有的拿着话筒、有的扛着摄像机、还有的拿着照相机,全部都对准着中间的三个人。 中间三人,走在左面的是王总。他头微颔,身体稍稍与中间的人向后错开;而走在右边的,约40岁,昂首挺胸,圆脸、蒜头鼻、三角眼,目光中不时露出几分凶狠。衣领上别着两杠三星领章,是个上校;中间的人,虽也穿着军装,但衣领上没有领章。这个人的年纪有点大,估摸着至少有60岁。中等身材,肩宽背厚,头发很短且成灰白色。长脸,眉毛粗而浓,细长的眼睛中泛着冷光,一副不怒自威样子。 这时,有人向中间的人提问: “首长,你对这次“影7”的本次演习的表现满意吗?” 首长微微笑了笑,答道:“这次演习,共有6架‘影7’参演,在空军的模拟对抗中,以50:0的绝对优势完胜歼系列,以及苏系列。这极大的提振了我们的信心,使我们倍受鼓舞。这次军演后,我们将会宣布‘影7’将正式列装我国空军。这将意味着彻底打破了A国在智能隐身无人战斗机这一领域的垄断地位。让我国人首次看到了,在军事某些领域追赶A国的可能性。回首往事,在此之前的20年间,让我国倍感屈辱的星宿号事件、驻南加使馆被炸、南海撞机事件等,背后都是这个大国的身影。可以说,‘影7’的正式列装,将会驱散很多国人心头长期飘着的一片阴云.......” 他正看着那位首长说话,但突然之间, 之前恶心和眩晕感加重了。顿时,烦躁无比,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你怎么了?”他身边的黄主任看出他有异样,低声问。 “我能把头盔带上吗?有点.......,有点不太舒服?”他说话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说话间脸色已变得发青。 “头盔?不行!今天一号首长专门来看你!” “一号首长?” “就是王总身边那个人!”凌工指了指讲话的首长,“也许是感官灵敏度调得太高了。你能再坚持一会儿吗?很快就结束了!” “好!我坚持会儿!”他闭眼,强忍着。

“另一个人是谁啊?” 他身前的林风低语道。

“哪个?”孔俊跟着说。

“一号首长左边的那个?”

孔俊辨认了下,然后说:“应该是秦旅长。听说他的旅,就是“雪狼”这次演习要协助的那个旅。到时候,这个旅会正面佯攻蓝军的主力,以策应“雪狼”.......”

“别说话了!”张部长突然扭头斥责。

林飞和孔俊赶紧停止了对话。

一号首长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随即,便听到,张部长高喊:“立正~!” , “敬礼!”

瞬间,所有的人绷直了身体,并比手敬礼。

首长回礼后,张部长又喊道:“稍息!”

所有人放下了手。

接着,王总开始向“一号首长”先介绍雪狼队的成员......

过了一会儿,站在人群中的他,感觉自己有点坚持不住了,浑身开始不停颤抖......

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听有人在喊他。他睁开眼,并勉强堆起笑。

不过,很快就察觉到气氛不对。

当王总和一号首长靠近他时,孟森和他的几名队员,也突然围了过来。一个个神情紧张地盯着他。

一下这么多人靠近,他即刻有种难易忍受的压迫感。他的脸色越发苍白,神情焦虑、惶恐。他开始左顾右盼,身体颤抖幅度也越来越大。

他再也无法忍受,突然大喊了声:“啊~!”。继而,就伸出手要推开周围的人。

但手还没有抬起,便感觉背部和腹部似有一股电流导入。紧接着,腹部开始麻痹、痉挛,并伴随着一阵阵强烈的剧痛。这剧痛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想张口呼救,但是根本说不出话。

他嘴里开始不断流出一些白色泡沫,“啊~!......唔~!......啊~!......”。

很快,他瘫倒在地上。

6.

他被人抬回营房,放在了一张行军床上。

他身上的灼痛在逐渐减轻。他心里很清楚,刚才是被电击了,而这电击是来自体内的。万没想到,他们竟会在自己的体内安装了电击装置。

躺了没一会儿,就进来几个人。

“电击不会影响交互系统吧?如果不能按原计划加入演习就槽糕了!”凌工已经来就说。

“不会!只是模拟电击的神经痛而已!”黄主任说。

“哦!……”

几人走到他的跟前后,凌工便俯下身,开始不停地呼唤他的名字。

但他没有反应,只是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这样僵持了一阵儿后,忽然听到黄主任说:“小吴,刚才有些误会。张部长并不知道,你是因为感官过于敏感,导致的不适。所以,才会......,希望你能谅解!之后会把感官交互的灵敏度调低一些,那么不舒服的感觉就会好很多!”听黄主任的口气,似乎知道吴鲲此时应该是清醒的。

但吴鲲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张部长走了进来。

凌工一见张部长进来,便急切地问:“首长那边怎么说了?”

“哦!不用担心,已经和首长解释过了。首长说,参加军演的目的,就是为了检验新装备、研究新战法,出些问题也是在所难免的。小吴,怎么样了?”

黄主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吴鲲,“让他休息半个小吧!”

“好!那半小时后,所有人相关人员到1号会议室集合!”说完,张部长便转身离开了。

接着,营房里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没一会儿,就只剩他一人。

他缓缓地坐了起来,呆呆地望着地面。他的眼神空洞,迷惘的神情中夹杂着几分哀怨。

忽然,一张黄色的便签纸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张便签纸看似随意地贴在靠窗的一张工具桌上,被透过窗户,斜插进来的阳光照亮着。微风吹拂下,便签纸轻轻得上下摆动着......

不知过多久,阳光渐渐消散了,渐渐离开了那张黄色的便签纸,而黑暗,随即弥漫了整个房间.......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5/24 8:20: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海底两万里读后感作品中所描绘的科学幻想在这都得以实现,更重要的是,在他的作品中,情节惊悚曲折,任务描绘得栩栩如生,结局出人意料,使他的作品闪现着永恒的魅力。所以凡尔纳被誉为“科幻小说之父”是当之无愧的。书中的主人公探险者、教授阿龙纳斯先生和他的两个同伴康赛尔与尼德·兰,一齐乘坐“鹦鹉螺号”开始了海底之旅。

      2020/6/6 20:42:46
      左箭头-小图标

      不会发贴,共三章,清从一楼看起

      2020/5/24 9:39:30
      左箭头-小图标

      不会发贴,共三章,清从一楼看起

      他置身其中,宛如置身于梦幻仙境般......

      2020/5/24 9:39:30
      左箭头-小图标

      不会发帖,好乱啊

      2020/5/24 9:05:29
      左箭头-小图标

      第十五 遇袭

      1.

      向城镇中心进发的路上,基本没遇到什么抵抗。即便有零星敌情,也很快被心流压制了。

      三组人没一会儿便顺利地突进到中心大楼左侧的一幢废旧库房里!

      而那五枚“心流”在侦查完中心大楼周边的地区后,开始以库房为中心、半径100米的区域内巡弋。

      库房是个两层楼的建筑。虽然外表破旧,里面却收拾得干干净净。此时,孟队站在二楼回廊的一扇窗户边,仔细地观察着中心大楼。 中心大楼虽然楼层不高,但整体看上去,雄伟,且醒目。大楼外表有很多白色横条和红色方块构成的奇特图案。大楼可分为东、西、南、北四个主楼。四个主楼都是三层高的楼,每一层都是互通的。位于中心主楼的中庭有两个庭苑,南苑和北苑。

      紧挨南楼的,是中心塔楼,整个大楼最高的地方。塔楼有6层高,塔顶由下而上巧妙地由四面转为八面,并加以造型简洁的立体柱式。而每一根立柱的底部都插着一跟彩旗。站在塔顶便可俯瞰整个城镇。

      据情报显示,蓝军指挥中心在南楼三层的大礼堂内。

      孟队忽然脸色一沉,随即命令队里的三名狙击手,去指定狙击位。

      狙击手就位后,孟队要求他们报告中心大楼内的情况。

      没一会儿,就听到狙击手们一一报告,中心大楼内未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听到这个消息,孟队眉头一紧。他刚才观察中心大楼,发现大楼的主要出口均无人把守,而楼内更是安静得异乎寻常。再加之,之前的突进太过顺利。他开始担心他们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而蓝军的指挥部,以及“一号人物”已经撤离了!

      接着,他又命令许韬让周围巡弋的“心流”,扩过大搜索范围,查看是否有蓝军指挥部撤离的迹象。 “孟队!”......,“孟队!” ,吴鲲忽然喊了孟队了两声。

      也许因为站的位置靠后,声音太小,以至于孟队没有听到。而周围其他的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有话要说。

      他叫孟队,是因为他感知到大楼内有人。这些人分别把守着楼内的各个重要通道。同时,他还感知到,这些人的体型较大,移动速度较快,但动作僵硬不够灵活,不像正常的人类。他以此推断,这些人可能和孟队他们一样,也穿着机甲。

      不过,想想行动开始时,孟队向他的队员介绍自己,竟没有一个人理会他的。而现在,又是这样。既然这么瞧不上他,他又何苦多此一举!再说,即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他们,又能怎样?难道要撤退吗?怎么可能!他们是有任务、有目标的,就是刀山火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想到这,他不禁偷偷冷笑.......

      “鹰眼1号!鹰眼1号!听到吗?” 生哥在二楼回廊的另一扇窗边,呼唤栾斌。鹰眼1号是栾斌此次行动的代号。

      “......到!请讲!”栾斌回答。但通讯器里的杂音很大,听得不是很清晰。

      “我看到塔顶正面彩旗的旗杆上有根军用天线,你从你那边看看,那附近有没有人?”生哥说。

      “我......天线,........有......”杂音太大了,栾斌的声音干脆听不清了。

      生哥索性取下头盔,然后对着领口处说: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栾斌那边传来的,已全是杂音。

      “不对啊!蓝军的电磁干扰有这么强吗?” 许韬在一旁抱怨:

      “会不会已经暴露了?”

      “没有吧!没有迹象表明我们暴露了!”许韬说。

      “要不让心流进去探探?”唐怡跟着说。

      “如果目标退到地下室。抓她,也难了。不能再等了,要不强攻吧!速战速决。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被包了饺子。”生哥样子显得有些焦躁。

      孟队忽然扭头对许韬说:“许韬,把剩下的三枚‘心流’也放出去,搜索整个中心大楼。”

      “是!”许韬打开随身携带的箱子,取出了最后三枚“心流”。

      “鹰眼!鹰眼!你们听到吗?”孟队呼叫所有狙击手。

      “.......”

      “鹰眼!鹰眼!雪狼呼叫鹰眼!......” “......”,耳机里始终只有噪音,滋啦滋啦得响着...... 孟队改用备用频道,又呼叫了几次,但依旧只有噪音。这时,他转身对身后的一名队员说:“景然,你去看看。如果是通讯问题,就告诉他们注意警戒周围动向,不要只是盯着中心大楼。一旦发现大批的蓝军,立即回撤至库房。”

      “是!”景然敬了个礼,便迅速离开了。 而此时,许韬也已把最后三枚“心流”派了出去。

      三枚“心流”进入大楼后,开始逐层搜索,而大楼内部的实时画面也立刻呈现在所有队员的眼前。

      “心流”搜索了近十分钟,却一个人影也没发现。而更诡异的是,当它们进入南楼三楼的大礼堂,却逐一失去了联系......

      2.

      “‘心流’的通信遥测数据是经过特殊加密的,不可能破解啊?!......”许韬操作着控制电脑,检查心流失联的原因。

      “会不会是被干扰了!”小白提醒。

      “不应该啊!......”

      许韬多次尝试重联“心流”,但均失败了。

      吴鲲倒是感知到,那三枚“心流”似乎是被大楼内的人用特殊设备捕获了。不过奇怪的是,这帮人起先在“心流”要接近他们时,都提前避开了。却在“心流”进入礼堂后,捕获了它们。

      他不禁惊叹,这帮人竟如此了解“心流”,看来是做足了功课!这所谓突袭指挥中心的任务,根本就是导演组精心布下的陷阱。

      他走到回廊底,进了一间房间。然后,双手环胸,靠在墙上。琢磨着,一会儿,就等着好戏上演吧!

      “孟队!要不我和我的人进去探探吧!”生哥说。 孟队背对着生哥,并没有马上回应。而是继续观察了一阵儿后,才说:“再等等!” “不要等了吧!还是让我进去吧!”生哥再次要求进入大楼。

      这次,孟队干脆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

      生哥还想继续劝孟队,但被唐怡阻止了。之后,生哥就端着枪,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不停地在回廊上走来走去。

      少顷后,就听到生哥怒道:“情况都明摆着了,孟森,你还在犹豫什么?”

      孟队愕然,随即回头看着生哥。即刻发现,生哥脸色铁青,浑身都在发抖。

      在孟队心里,永生虽脾气急了点,但大多时,倒也处事冷静。而且队里执行命令时,也最为坚决。今天不知怎么了,竟在演习中,公然质疑自己的命令。他提高了嗓门,语气生硬地说:“什么叫情况明摆着,里面情况不明,进去可能会冒着巨大的风险.......”

      “不明?不明去探明啊!怎么,现在没了新式装备,都不知道怎么打仗了?”生哥的声音极大,几乎响彻整个库房。

      “声音小点!”唐怡立刻在一旁提醒。

      “你不要再说了,服从命令!”孟队说。

      “操!你他妈的这么优柔寡断!真要打起仗了,非被你害死!”生哥直接骂上了。

      周围的人立刻一怔。 孟队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他冷冷地看着生哥,说:“黄永生,我警告你,你再这样!我就取消你的参演资格!立刻送你回去......”

      “什么?什么意思!取消参演资格?你不按计划行动,又怎么说?......”生哥要继续跟孟队理论,但即刻被周围的人连拉带扯地硬是拽到了回廊底的房间。

      见生哥他们进来,吴鲲赶紧躲了出去。

      生哥一进房间,就把头盔丢在地上,并骂:“什么东西!”

      唐怡让其他人离开后,房间里就只剩她和生哥两人。她首先从地上捡起了生哥的头盔,放在一旁的凳子上。接着,取下自己的头盔,表情微嗔道:“你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吃了炸药了?”

      “我忍了他很久了,做什么事情都怕这怕那,拖拖拉拉!”

      “孟队.......,有时候,是过于死板了!但他毕竟是我们头,别跟他对着干!”

      “切!要不是他老子,他能做我们队长!”生哥一脸不服气。 “哦呦!是!是!他凭老子,你呢?你别忘了,你也有个好舅舅!”唐怡立即反讥道。

      “你提这干什么?我......我也没说我有资格当队长!”生哥说着,叹了口气,“唉!不过,今天躁得要命。不知道怎么了,越到这里越........越有种快要死的感觉!”

      唐怡一听,脸色大变。她怔怔地盯着生哥。发现生哥脸色苍白,满眼都是血丝。“你瞎说什么啊?军演又不是真刀实枪!什么死不死的!”

      “不是!你不明白!我是说......,就是......就是一种感觉!唉!算了!算了!我给你也说不清楚!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要不,我和孟队说,你身体不舒服,让你先回。”

      “不用!不用!”生哥不耐烦地挥手。然后,就把唐怡往门的方向推了一把,并继续说:“可能这几天没有睡好,想多了。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被生哥这样一推,唐怡即刻粉面生威。但转瞬间,又缓和下来,撇着嘴道:“你刚才说什么?想谁了?又想静静了!?” 生哥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苦笑,“那......那有啊!”

      “想了说嘛!回头一定帮你找找静静!” 生哥无奈地摇头.......

      唐怡往门口走,但是快到门口时,又转身道:“对了,请假的事,你和孟队说了没?” “说了,昨天说的。他不同意!”

      “不同意?你怎么说的?”唐怡扬起秀眉。

      “我按你说的说啊!阿木要回老家办喜酒,我们几个想请一周假跟阿木一起回去。但他不同意!说怕会影响后面的考评!”

      “不会吧!都一年没休过假了,他怎么又这样!”唐怡立刻抱怨。

      “他一直都这样!好吧!拿着鸡毛当令箭!” “那怎么办啊!我都答应我小姐妹了!”

      唐怡说的小姐妹,是她的发小,也是阿木的老婆。唐怡和她的发小都是江州人。阿木曾一直想找个南方姑娘,唐怡就把这个发小介绍给他。二人见面后,互觉投缘,便同意处处。处了一年多后,就决定结婚。前不久,在江州办了婚礼。这次回老家,是准备在老家也办一次。

      “别担心了,回头我再找张部长说说!”生哥安慰道。生哥这会儿的情绪倒是平静了许多。

      “哦!那......那你也别再胡思乱想了。”

      生哥抿起嘴,冲唐怡点了点头。

      当唐怡要出门时,突然被生哥叫住了。生哥嗫嚅道:“唐怡,我心里......,心里只会想你,不会想其他的女人!”

      生哥突然表白,让唐怡大为错愕,腮边瞬间浮上一抹红云。其实,她早已察觉到生哥对她有好感。只不过,一是觉得生哥岁数太大,足大她有十岁。再有,生哥的个头矮了些,形象也差了点,总给人猴里猴气的感觉。

      她板起脸,“瞎说什么?军演呢!心情好点,就赶紧出来!”说完,扭头走了出去。

      3.

      景然回来后,向孟队报告,三名狙击手的确是因信号干扰太强,无法联系上孟队。而外围搜索的“心流”,也一直没有发现城内其他地方的守军有向中心大楼收缩的迹象。得到了这些情报,孟队立刻有了底气,马上把三组人召集在一起......

      “我命令,所有人把‘心流’从“跟随”状态改成“搜索”状态,并执行第二套作战方案。进入大楼后,如在大礼堂内没有发现‘一号人物’。那么永生,你们组随即搜索三楼、四楼以及中央塔楼。许韬!你们组搜索一楼和地下室,我的人搜索二楼和中庭的南苑与北苑。不管谁先发现目标,都不可擅自行动,要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两组人。如果通讯受阻,就派心流去联络。明白吗?”

      “明白!”

      “明白!”

      .......

      “好!出发!”

      南楼大门和其大堂均无人把守,所以三组人很顺利地进入了南楼。一进入南楼后,许韬的一组人便立刻占领了南楼大堂的制高点,并把守住各个出口。而生哥和孟队的两组人则直奔三楼。

      一路上,依旧畅通无阻。到了三楼后,孟队一组人留下来守住二楼到三楼的通道。生哥的人继续向大礼堂突进。

      当生哥一组人接近大礼堂时,发现大礼堂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六人便从靠门边的台阶迅速登上,在大门边的一侧停了下来。

      生哥知道这里是“心流”失联的地方。他四下查找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他便让自己的‘心流’进入大礼堂。

      心流进入礼堂,发现偌大的礼堂内漆黑一片,且空无一人。

      随着心流持续地搜索,生哥在主席台后侧看到有一小门。而门缝中似乎微微透着些光。他寻思着,蓝军指挥部的人会不会就躲在这道门里。

      片刻迟疑后,他向后面的组员打手势,要求所有人跟他进入礼堂。

      六人一同进入礼堂,生哥、唐怡打头,中间是吴鲲、小白、阿木,最后是大嘴。

      整个礼堂呈扇面形,最宽处约40米、深约30米。礼堂底部是主席台,主席台的背景墙上贴着一张巨大的、蓝色白相间的老虎头像,这是蓝军的徽章。主席台前树立着一张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两侧放满了军用箱子。

      中间是一张长约5米,宽约2米的实景3D沙盘。沙盘四周,除了左下角,其余地方都被方形的办公桌围着。而每张桌子上又都放着一台电脑。空缺的左下角地上,倒放着一台电脑,以及零星散落着些纸张和文具。

      天花板上悬挂着六盏大型吊灯。左边所有的窗户都被厚厚的绒制帷幔严严实实遮蔽了。右边墙面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显示屏和画满了各式军事标识的玻璃板。

      六人依着墙跟,小心翼翼地向礼堂的主席台前进。由于脚下的地板上铺着短绒地毯,故踩上去没有任何声响。而当经过墙面的显示器时,还能感受到显示器的余温。

      这时,吴鲲注意到,主席台中央,孤零零地放着一张方形办公桌。这张方形桌应该正是沙盘一角缺少的那张桌子。而在桌子上,一字排开,整齐地放置着三枚“心流”。

      他顿时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实际上,一进南楼,他就感知到大楼内有15个人。不过,这些人似乎并没有守卫大楼的意思,甚至看起来都没有要攻击孟队他们的迹象。而只是一直在有意避开他们,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刻意得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相隔距离。这么做,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此外,进入城镇后,他就一直闻到一股福尔马林味。尤其进了中心大楼,这股味道浓重得有些刺鼻。

      小白也看到了桌上的“心流”,低声说:“生哥,看!主席台的那张桌子上。” “嗯!看到了!”生哥示意大家停了下来,然后,警觉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突然,吴鲲感知到,之前那些在他们周围徘徊的15个人,开始以5人为一组,分别快速地向孟队、生哥、许韬的三组人接近。

      他意识到不对,正犹豫着要不要警告大家时,却听到了大嘴说:“要不,我们退......”但话没说完,大嘴的脚先退了一步。

      随即,便是听到好几声,“哔!”, “哔!”,“哔!”......的声音。他们的周围一下弹起一圈黑色的珠子。而珠子弹起到1米多高的地方,突然爆裂开来。爆裂的声音极为尖锐, 瞬间让他们感觉天旋地转,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很快,向他们靠拢过来的五人进入了礼堂。果不其然,这五人也穿着机甲。不过机甲是黑色的,尺寸看起来要比生哥他们的大,和吴鲲的差不多。头盔呈枣核状。从头盔一直到脚底,平行环绕着许多圈镶边,而镶边里还时不时的冒出些紫光。最特别的,是双手小臂内侧各附着一根扁形的管子。 不过,这五名机甲人两手空空,似乎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当他们来到生哥等人面前后,立刻拽着他们的脚开始往主席台的方向脱去。

      吴鲲等人此时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任由他们一个个被拖向主席台。拖到主席台后,又被拖进那主席台一侧的小门里。

      小门里是一间小型会议室。会议室中间有一张会议桌。那五人中的一人使劲推了一下会议桌,会议桌便自动移向墙边,露出地面上的一扇暗门。拉开暗门,就看到一个通往楼下的滑梯通道。

      接着,吴鲲他们便被一个个推进那个通道里.......

      4.

      吴鲲等人顺着通道一直滑到了大楼的地下室,最后摔在一个缓冲垫上。而那五个装甲人也先后跟着从通道里滑了下来。

      地下室很大,估计至少有两三个篮球场大。房间四角呈圆弧状,墙面、房顶、地面都裸露着灰色水泥。墙面靠房顶处分布着一圈圆柱形的壁灯,壁灯此时全都亮着,但灯光有些昏暗。顶头是一扇巨大的圆形金属门。室内几乎无任何设施,阴冷,且到处都散发着发霉味。

      眩晕感这会儿好了些,他感知到地下室对角处,聚集着许多人。这些人横七竖八地爬着在地上。而周边,有两个机甲人在看守。

      他睁眼向对角看去。就看到这些人大部分都穿着蓝色迷彩军服,而左臂上贴着蓝军的虎头徽章。仅凭这徽章,便知道他们都是蓝军的人。

      旋即,一股强烈的福尔马林刺激地他眼镜生疼。他只能闭上了眼。他可以肯定,这福尔马林正是从那几个机甲人身上来的。 怎么自己人还抓自己人呢?他纳闷。而随即,在对角的人群中,他竟感知到孔俊和周杨也在其中。他抬头想仔细看看。却立刻有个机甲人上前,举起左手,对着他的头部,......

      瞬间,他耳边又响起了尖锐声。跟着,脑袋就重重地摔回到垫子上。

      机甲人似乎对他使用了某种声学武器。

      “不要动!不要说话!”机甲人说。说话声很怪,听起来像是机器合成出来的声音。

      不只是他,生哥他们也一样。只要谁敢动一下,或者发出一点声音。那些机甲人便会毫不犹豫得对他们脑部轰击一下。

      “哗!”,“哗!”.......几声,地下室的圆形金属门开了。进来三个人。边上两个是机甲人,而中间的人并没有穿机甲。他上身西装,下身迷彩裤,带着一副墨镜,背后背着一个褐色的双肩包。他们一进来,便径直向吴鲲走去。

      吴鲲此时虽昏昏沉沉的,但依然感觉到,走在中间的人,他似乎很熟悉。

      走到吴鲲跟前后,其中一机甲人首先伸出左手,对准吴鲲的头,又轰了一下。然后,再把他翻了个身。

      而那个穿西装的人,则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和一个类似U盘的东西。接着,他打开电脑,又把U盘插入吴鲲机甲胸部的接口上。然后,取下墨镜,半蹲着开始在平板电脑上快速的操作着。

      过了没一会儿,吴鲲的意识又渐渐恢复过来。很快,就认出那穿西装的人居然是李文涛。霎时间,他一下都明白了。他用尽全力、挣扎着骂道:“你个狗日的......” 一旁的机甲人见状,立刻把左手对着他的脑袋,但随即就被李文涛阻止了。“先别管他!那两个人还是不肯说出进入机甲系统的密码吗?”

      “是!一直不肯说!”机甲人答道。这个机甲人的说话声和刚才那个机甲人一模一样,都像是机器合的声音。

      “把他们带过来!”

      “嗯!”机甲人应了声后,便向对角走去。 “竟.......竟还有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人!操!三番两次的害我!我......**你八辈祖宗!......”吴鲲断断续续地骂道。

      李文涛不屑地笑了笑,说:“脱掉机甲,跟我走!我保证,这里不会儿有任何人受到伤害!” 吴鲲冷笑,“你还是自己滚吧!”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密码!”文涛身边的机甲人忽然说。同时,举起右臂,而右臂内管子里立刻伸出一约半米长的菱形金属条。

      但就在这时,生哥突然一下跳起来,猛地扑向文涛。不过,还没有碰到文涛,便被一旁的机甲人,一脚踹在腰间,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唐怡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刀,跟着也向文涛扑了过去。但右臂伸出金属条的机甲人立刻回身,挥动金属条由下向上,迅速向唐怡手臂砍去。

      在金属条接近唐怡的过程中,金属条的四个边缘突然冒出紫光。只见光影划过,唐怡的整个左臂,连同脑顶的一角瞬间被削去了。

      唐怡被削去左臂后,顺势跪在地上,而护住胸口的机甲连着破损的衣服,随即一起脱落在地上,半边洁白的胸脯顿时暴露出来。

      生哥见状,发狂似得大吼,疯了一样向那个机甲人扑去,但很快便被另一个机甲人用光刀从背后直插进了胸口。

      虽被光刀所伤,但唐怡和生哥的伤口上并没有血流出来。唐怡目光呆滞,缓缓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臂,抱在胸前。

      而生哥一开始用双手捂住胸口,但只一会儿,便失去重心,倒在地上。接着,他身体开始不停地抽搐,脸色渐渐变得煞白。他望向唐怡,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关切,以及不知所措......

      突然,房间另一边,周扬双手护住肚子,向李文涛的方向跑来。但没跑出去多远,便被身后的机甲人扑倒在地。

      即刻,一块贴片电池从他衣服里飞了出来,落在离李文涛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扑倒周扬的机甲人,随即掰开周扬的双手。周扬的衣服里,便又掉出一块电池。此时,两块电池的外壳已明显在向外膨胀,看起来快要爆炸了。

      这时,文涛身边的机甲人迅速冲了过去,从地上捡起电池,然后,随手抛向对角的人群中。

      扑倒周扬的机甲人,则从后背一把抱起周扬,站起来,并迅速跑向墙边。接着,又有两个机甲人跑过来,他们环抱在一起,把周扬和快要爆炸的电池围在墙边。

      “嗙!”......“嗙!”, 接连,两声巨响,电池爆炸了。一时间,吴鲲觉的自己的耳膜几乎要爆裂开来,而接踵而至的巨大气浪,瞬间把他掀起了有一米多高........

      5.

      吴鲲缓过神来,抖下身上厚厚的灰尘。他睁开眼睛,但一睁眼,一个活生生的地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爆炸发生处的墙面连带一部分一楼的地面,轰出两个相联的巨大窟窿。到处是散落着的残肢和四溅的血肉;撕心裂肺的哀嚎,在大楼内,不断的回荡。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离自己不远处,周扬被炸断的半截身子就落在哪里。

      周扬的头上、脸上、身上都盖着厚厚的灰。双眼半睁着,一只眼因充血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而另一只眼则正无神地望着他。下身流出的血还在缓缓地向外蔓延。身体时不时抽搐一下,而每抽搐一次,嘴里便跟着冒出些血来。

      忽然,周扬的眼睛像发光似得闪了一下。紧跟着,居然冲着他微笑了下。那笑容虽有些变形,但却很坦然、很平静、很知足,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痛苦。很快,笑容凝固了,身体也完全没了动静。

      他完全呆住了,眼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短短的时间,竟死了这么多人。他真真切切地感受着,死亡带给他的震撼,带给他的窒息,带给他的极度恐惧!

      而就在这时,他身后一机甲人,挥动手臂上的光刀,直向他的背部砍去!

      但他根本无法控制身体,哪怕移动一毫。他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等待着,即将被屠宰的命运。

      “不要!你干什么?”李文涛突然厉声阻止。

      “劈开机甲!”机甲人说。

      李文涛一脸怒气,“你疯了?弄不好,你会杀死他的。我们来着可不是为了杀人的,......”但话没说完,那机甲人突然挡在他的前面...... 原来,小白忽然站起来,想借机袭击李文涛。

      机甲人挡在李文涛的前面,迅速向小白挥砍光刀。

      小白因此只能后退,躲避光刀。 与此同时,房间的另一边,在爆炸中,没有受伤,还能站起来的人,一些开始不顾一切向炸开的墙外逃去。他们慌不择路,根本顾不得脚下踩踏的是自己战友的肢体。此刻,逃生的欲望已经胜过了一切。

      而另一些人则扑向了他们身边的机甲人。那机甲人,一条腿被被炸断,正依靠在墙上。

      未砍到“小白”,机甲人没有再追上去,而是护着文涛,向门口退去。而他周围另外四个机甲人,此刻也都伸出了光刀。两个跑向吴鲲,两个则去支援对面受伤的机甲人。

      阿木和大嘴立刻跳起来,拦在了跑向吴鲲的那两个机甲人面前,并大喊:“吴鲲!快跑!”

      一听到“跑!”字,吴鲲似乎瞬间被点燃。他像打了强心剂似得,一蹦子跳了起来,迅速向炸开的窟窿跑去。

      而在接近窟窿的地方,他看到了晕倒在地上的孔俊。孔俊应该是被爆炸的气流震晕了。他便顺手从地上拉起孔俊,背在背上。然后,用力一跳,跳上了一楼。

      一跳上一楼,便快速向南楼大门跑去。当经过楼梯拐角处时,他碰到了孟队一组人。

      孟队立刻示意他不要停。

      他不敢稍有迟疑,背着孔俊继续向大门跑去。出了大门,他开始沿着来时的路线,向出城的方向跑去。但不想,跑了没过多久,却感知到后面有三个机甲人追了上来,他只能加快了速度......

      二人已经快到来时的那片草丛了。

      此时,雨已经停了,但时不时会有阵阵寒风呼啸着从西边袭来。远处,东方天际的雾影中,显出些鱼肚白。

      孔俊醒了。不过,戈壁滩早晚温差极大,孔俊只穿了几件单衣,故而被冻得不停打颤。 但他不敢停,因为身后的那三个机甲人越来越近了,追上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放下我吧!......他们的目标是你!背着我,你跑不掉的!......”孔俊颤抖着说。

      “没事!快到草丛了。到了那里,我把你藏起来,我再跑!”

      孔俊点了点头.......

      二人沉默了片刻,孔俊突然说:“吴鲲,之前因为张部长说,除了实验室里的人,其他的人一律不能跟你有任何接触,所以我.......”

      “没事!大概也猜到了!”他苦笑。

      “你胸前的密码是‘19540311’。输入密码后,按一下胸口的外接口,装甲就能自动脱落。如万不得已,就告诉他们,别为此丢了性命!”

      “嗯!......”说话的功夫,他已经背着孔俊跳入草丛了。

      草丛深处,他放下孔俊,并找了一些杂草盖在他身上。正要与孔俊道别时,却一下感知到,那三个机甲人已把他们围在中间了。

      他的心立即紧缩了下。没想到机甲人竟这么快追上,并发现了他们。而随即,他脑子里闪回机甲人砍唐怡、刺生哥的情景。这些机甲人动作极快,且手段残忍,毫不留情。

      顷刻间,一种恐惧、惶惶不安的气氛开始在他周围弥漫,他意识到一场殊死搏斗已避无可避了。

      由于草丛遮挡视线,他看不到那三个机甲人。但能感知到他们正猫着身子,慢慢向他靠拢。

      机甲人步步近逼,他心里越发紧张,手跟着不自然地颤抖起来。

      很快,视线之内,三个机甲人出现了。

      与此同时,他看到他正面的机甲人,头盔的面罩裂开了一角,一只眼睛露在了外面。

      那眼睛碧瞳深目,是典型西方人的眼睛。而且,这眼睛似乎和正常人的不大一样。眼睑深陷、目光呆滞、毫无生气,且似有一团黑气浮在眼睛周围。 机甲人露出了光刀。

      他迅速看了看四周,周围无一物可以利用。没有任何武器,真不知该如何抵挡机甲人的进攻。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吗?他心想......

      突然,他发力,全速迎着面前那个机甲人冲了过去。

      那机甲人见他冲来,毫不犹豫地用光刀,向他的胸口砍去。他便回转身体,劈开光刀,再迅速向机甲人的身后闪去。 但机甲人似乎预判到了他的意图,顺势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腹部。这一脚,力劲十足,直接把他踢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紧接着,机甲人拽住他的手臂,拉住他,让他在空中回转一圈后,又把他抛回了原处。

      他落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停在了孔俊的身边。他本想这机甲人受了伤,应该会比较容易对付。他正面佯攻,再找机会逃脱。但不想, 竟被这机甲人看穿了。

      侧面的两个机甲人已经到了他跟前,他们同时用光刀向他挥砍去。

      他准备向后闪避,但不想,孔俊竟一下翻身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瞬间,光刀在孔俊的背上连劈了几下。只听“噗!” “噗”......几声,孔俊的背部一下爆开了几道巨大伤口,就像染红了地风琴褶皱。 他顾不得那么多,用双手驻地,迅速向后移去。但这时,那个头盔有破损的机甲人居然已移至他的身后,正挥动光刀,只等他送上门来。

      他自知躲不过光刀,只能尽力向左闪避。同时,伸出一只手去阻挡光刀。

      光影闪过,他的机械手套,连着手臂上的一部分装甲,瞬间被劈落下来。头盔顶部也被劈出一道口子。但所幸,手臂和头皮应该只被光刀微微擦伤。

      他在地上翻滚一周后,两脚用全力一蹬,立刻跳出十米多远。但刚站稳,就发觉头盔,及手臂装甲破损处,烫得要命,接触到的皮肤,皆已烧出焦味。他赶紧脱下头盔,又扯下受损的装甲,丢弃于一边。

      机甲人,向他跳跃的地方,也跳了过来。不过,半空中,借助晨曦,他似乎又看到了到处漂浮的“纱”。

      机甲人穿“纱”而过,在“纱”中掀起了一圈圈波痕,波痕向外扩展,瞬间就穿透了他的身体。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频动,就好像某种神秘的泛音,在体内不断地共振着。不知怎的,他隐隐感觉他能触到这频动。他内心也极其渴求触到这频动,这好像能触碰到生命的琴弦。

      机甲人的光刀几要刺向他胸膛,但时间却仿佛静止了。他缓缓伸出食指,随着波痕,轻轻地拨动了下。

      霎时间,似有一层激荡的冲击波横贯了整个戈壁滩。随即,机甲人以违反惯性的方式,失速后,从空中迅速坠向地面,坠落在他的面前。之后,便不再动弹了。

      另两个机甲人应该是被刚才这一幕震撼到了。他们不敢再贸然上前,而是在原地,停留了一儿后,便转身离开了。

      机甲人走后,他就注意到,孔俊此时在地上不停的打滚。他立刻赶过去,查看孔俊的情况。

      孔俊用双手紧紧掐着脖子,而极度扭曲的脸已成了紫青色。

      他见状,赶紧试着给孔俊做心肺复苏......

      但没多久,孔俊不动了。他也感觉到,孔俊的心跳已经停了。但他没有停手,只期望,孔俊在生命最后一刻,走得没那么痛苦......

      2020/5/24 9:05:28
      左箭头-小图标

      重复了

      2020/5/24 9:05:26
      左箭头-小图标

      第十五章 遇袭

      1楼内未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后一刻,走得没那么痛苦......

      2020/5/24 9:05:26
      左箭头-小图标

      不懂军事,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理的

      2020/5/24 8:31:33
      左箭头-小图标

      第十四章 澎湃 1.

      孟队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示意三组人,开始向城镇进发.......

      2020/5/24 8:31: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0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科幻小说节选,军演部分全部写完了,帮忙看看,给点专业的军事方面的意见,谢谢大拿们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