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指挥官]黄杰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61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指挥官]黄杰

[长城抗战指挥官]黄杰 (国民党陆军上将)

黄杰(1903年11月2日——1996年10月29日),字凭家,湖南长沙人,1903年11月2日生于长沙县榔梨乡一个耕读之家。早年就读长沙岳云中学、湖南省立第一中学。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后编在学生第三队。整个军事生涯参加了众多战役。曾因战功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1960年晋升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国防部”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人物生平

黄杰,字凭家,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1960年),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

湖南省长沙县人,1903年11月2日生于长沙县榔梨乡一个耕读之家。早年就读长沙岳云中学、湖南省立第一中学。

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后编在学生第三队。同年11月毕业后,任黄埔军校教导第一团侦察队中尉排长、侦察队队长等职。

1925年2月和10月,参加第一、第二次东征。

1926年,升任教导第一团第三营少校营长,后随何应钦的东路军参加北伐,在松口战役中负伤。

1927年,升任第十四师四十团上校团长,参加了著名的龙潭战役。

1928年4月,参加蒋介石举行的第二期北伐,任第二师第七团团长。

1928年4月17日。在滕县(今滕州)击败张宗昌的抬棺决战。5月,在济南惨案发生时,护送蒋介石撤离济南。

1929年,升任第二师第五旅少将旅长。

1930年7月,参加蒋冯阎中原大战,任第二师第二旅旅长,7月11日深夜,敌军突破防线,情势紧急,因率部3个团,收复李坝集,成功的保护坚持在柳河车站指挥的蒋介石,有救驾之功。1932年接替战败的汤恩伯出任陆军第2师中将师长,驻防河南。他自投军一来,在何应钦手下东征西讨,参加过几乎每一场大战,七年中由中尉排长升为中将师长,可见其智勇兼备。7月,率部参加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四次"围剿"。对于徐向前这位黄埔同窗,黄杰虽印象不深,却对他率红军不断取得震惊全国的大胜深感畏惧。进入苏区后,黄杰一改中原大战时纵横捭阖大进大出的作风,一直小心翼翼,不愿孤军冒进,7月15日天不亮,他的第二师作为陈继承纵队的主力已与红军主力在七里坪地区正面相遇,直接交火了。徐向前率3个主力师沿倒水河布阵之日,蒋介石也亲自对七里坪之战做了详细部署:黄杰的第二师担任主攻,李玉堂的第三师第九旅李仙洲部配属给该师;第三师的其余部队在第二师北翼助攻,用以牵制红军兵力;南线以卫立煌部迅速北上,威胁红军南翼阵地;北线张钫纵队快速南下,威胁红军北翼阵地。经过连日厮杀,终于取得白马嘶河大捷,迫使徐向前放弃根据地而走。

1933年率第2师北上抗日,参加了著名的长城抗战,与侵犯日军激战5昼夜,伤亡官兵3000多人,1935年7月黄杰因战功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后率部驻防徐州、青岛等地,修筑要塞工程,加强防务工作。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时,黄杰正在庐山军官训练团受训,并担任队长。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后,黄杰升任陆军第八军军长兼税警总团长,率部参加了淞沪会战、徐州会战。

黄杰因在兰封会战中违令撤退,被撤职查办。1939年9月调任成都中央军校教育处处长,1940年5月又调任桂林中央军校第6分校主任,负责军事教育工作。

1943年4月,出任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6军军长,率部进驻滇西。

1944年4月,所部编入中国远征军战斗序列,参加滇西反攻战役。同年9月,宋希濂因谎报克服龙陵,被撤职调到重庆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后,黄杰接任第11集团军总司令,指挥4个军11个师。11月初,攻占龙陵,中旬攻占芒市,12月初克复遮放,翌年1月中旬攻克畹町,消灭了侵入滇西的日军。旋越过国境,进入缅甸,继续追击日军,并于1945年1月27日与中国驻印军及盟军美军在芒友胜利会师。黄杰指挥的这次反攻滇西缅北战役,经8个月浴血奋战,以伤亡4.8万多人的代价,击败日本侵略军56师团,打通了中国到缅甸、印度的国际交通线,对争取同盟国对中国抗战的物资援助起了重要作用。因指挥对日作战有功,美国政府授予其“自由勋章”;国民政府授予其“云麾勋章”。

1945年3月,中美盟军准备向日军发起总反攻,成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他出任第1方面军副司令官兼中印公路东段警备副司令,参与指挥了对日反攻作战。抗日战争胜利后,出任国民党中央训练团教育长兼军官训练团教育长。

从1948年7月起身兼长沙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第3训练处处长、国防部中将次长、陆军第5编练司令官等职务。

1949年8月程潜、陈明仁长沙起义后,他奉广州国民政府之命回湖南重组湖南省政府,担任省政府主席兼第1兵团司令官和湖南绥靖总司令。

1949年12月,黄杰率领3万人马,败走越南,愚蠢顺从地被法军缴械。

1953年5月,黄杰残部被法军遣返,5月23日,第一批前来接运的三艘军舰到达越南阳东。黄杰回到台湾以后被誉为“海上苏武”,返台两个月后,黄杰即被擢升台北卫戍司令部司令,并被授予陆军二级上将。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连续担任“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司令、“总统府参军长。

1954年7月调任“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总司令”。

1957年7月,改任“台湾总统府参军长”。1958年8月任“台湾警备总司令”。

1960年晋升为陆军一级上将。

1962年12月调任“台湾省政府主席”,任职6年多,颇多实用建树:开辟修建南横、曾文水库、澎湖跨海大桥,颇受赞誉。

1969年任台湾当局“国防部长”。

1972年辞去现职,被聘任为台湾当局“总统府战略顾问”。自1962年起,连任国民党中央常委。

1996年病逝于台湾,终年93岁。

逃跑将军

1938年4月,第5战区司令李宗仁将军指挥台儿庄大捷后,一向畏日如虎、处处退让的蒋介石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错误判断形势,从他著名的“抗战三日即亡国”论一下变成了速胜论。他匆忙把他的20多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企图借李宗仁等胜利的余威,和日军在徐州决战。

中国军队在徐州地区的大量集结,日军认为这正好是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好机会。5月初,日军迅速集结10多个师团30多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

5月15日,日军在徐州的包围圈马上要形成时,蒋介石发现自己的主力部队有被包围在徐州的危险,就又匆忙决定放弃徐州。这样,所谓的徐州会战刚开始就失败了。而且,从各处调来的机动部队就这样被拉来拉去,毫无作为,对全国各地的战局造成不利影响。

土肥原贤二,是筹建伪满洲国、镇压东北抗日运动和策动华北脱离中国的主要人物,是中国人民的死对头,此人以间谍、阴谋和权术著称,此时任日军14师团长。这时,土肥原师团约2万人强渡了黄河,他的目的是阻止一战区的援军增援徐州,这样在陇海线附近就形成了孤军深入之势,离最近的友军也有十天半月的距离。

蒋介石匆匆飞往郑州程潜第一战区指挥部,决定亲自指挥豫东战役。此时豫东中国军队有6个军,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积极进行作战部署,认为“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

5月23日,土肥原开始突围,并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但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却偏偏又贪生怕死的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27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邱清泉部下的装甲战车跑得更快,一溜烟地驶离战场,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了。败退的军队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桂永清也跟着逃命去了。败兵一直退到了开封附近,才陆陆续续被收容了一些。这与许多非蒋介石嫡系部队,如第19路军在上海、第29军在卢沟桥、张自忠部在台儿庄的表现真是天渊之别。中国半壁河山,大部分都是因为老蒋的嫡系无能而失。桂永清是何应钦的亲戚,轻失兰封使整个战役失败,桂永清却没受到蒋介石的什么大不了的处分,后来反而官运亨通升任海军总司令。

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蒋介石大惊,命令集中12个师的兵力全力围攻,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形势有望。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正在这个当口,不料负责阻击来援之日军16师团的第8军军长黄杰,同样弃城逃走。这次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致使日军轻取要地商丘,正在围攻14师团的国军腹背受敌,陷入被动。黄杰逃跑的“理由”竟然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一个军就因这个可笑的“理由”而跑了,这个理由,甚至比韩复榘弃守济南的理由更加荒唐。黄杰因这个“理由”放弃战略重地,同样未受蒋介石什么处分,这不知让不惜耗尽元气也拼死坚守台儿庄的西北军孙连仲部作何感想。

蒋介石这两支嫡系部队将领有恃无恐,不听指挥,彻底打乱了程潜的战役部署,歼灭土肥原的宝贵战机就这样被两位逃跑将军葬送了。

由于嫡系将领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的国民党军队,却对付不了土肥原的2万日军。

程潜刚一撤退,土肥原就重新占领了兰封,并立即向仅有50公里的开封进攻,开封失守已成定局,郑州岌岌可危。兰封会战以国军大败告终,豫东鲁西全部沦陷,连蒋介石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兰封战役是“战争史上一千古笑柄”。

这么快被土肥原逼到城下,这是蒋介石根本没料到的。日军援军和守军会合后一路追击,国军近30个师猥集豫中,竟挡不住这两个师团。于是蒋介石决定孤注一掷,扒开黄河,以水代兵阻滞日军。党国既不作任何预警,也不组织民众撤退,便命令工兵炸开黄河花园口,滚滚黄水滔滔而出,淹死的中国老百姓多达89万,并形成了暂时挡住日军急进步伐,面积多达3万平方公里的黄泛区,受灾人口达1000多万,背井离乡达500万。

以桂永清、黄杰为代表的蒋介石中央军的可耻行为,才使得兰封战役以至整个豫东战局不可收拾。黄杰违令撤逃,仅被撤职,1939年9月调任成都中央军校教育处处长。桂永清和黄杰都是黄埔一期,老蒋的爱将,都逃过了严惩,后来一个官至海军总司令,一个官至国防部长、台湾省长,常常被国民党人称为“抗日名将”。

滇西反攻

从监狱出来后不久,1944年,蒋介石任命黄杰接任第11集团军司令,负责滇西反攻作战事宜。

面对着作战地图,黄杰眉头紧锁,要想破龙陵,先要啃松山这块硬骨头。日军第五十六联队的工兵八个月苦干,把个松山建得如铜墙铁壁。大小堡垒如星罗棋布,均用碗口粗的树干盖上数层,再覆以一公尺以上的泥土,中间还铺盖着厚钢板。碉堡群之间配有各种重炮、迫击炮、轻重机枪,组成强大火力网。另外,在这一要塞阵地中还设有粮食库、弹药库、被服库、材料库,以及一个小型发电站,粮弹储备均在半年以上,守军兵力多达三千余人。所以,日军狂言:中国军队不阵亡十万人,休想夺取松山。

黄杰他就不信这个邪,挥师几经激战终于拿下了松山这块硬骨头,他曾在回忆录中描述了松山之战的惨烈:“在松山,没有一颗树上没钻有子弹,没有一片树叶没有弹孔。第八军在这里长眠着六千勇士,终于踏上了松山的山头。”11月初,他指挥4个军11个师,攻占龙陵,中旬攻占芒市,12月初克复遮放,翌年1月中旬攻克畹町,消灭了侵入滇西的日军。旋越过国境,进入缅甸,继续追击日军,并于1945年1月27日与中国驻印军及盟军美军在芒友胜利会师。黄杰指挥的这次反攻滇西缅北战役,经8个月浴血奋战,以伤亡4.8万多人的代价,击败日本侵略军56师团,打通了中国到缅甸、印度的国际交通线,对争取同盟国对中国抗战的物资援助起了重要作用。因指挥对日作战有功,美国政府授予其“自由勋章”;国民政府授予其“云麾勋章”。1945年3月,中美盟军准备向日军发起总反攻,成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他出任第1方面军副司令官兼中印公路东段警备副司令,参与指挥了对日反攻作战,为抗战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

败军入越被辱

自1949年8月起,白崇禧辖下华中战区部队第一、第三、第十、第十一、第十七,五个兵团总计30万人开始南撤,而此刻的解放军主力四野行军迅速,先头部队早已赶到国民党军前方,第三、第十、第十一兵团不但转往海南岛未果,绝大部分尚未达到钦州之前即遭陈赓部阻击,其余受解放军合击包围,全军覆没。最后剩下黄杰统帅的第一兵团在东、北、南三个方向的包围下,孤军西进。他想依照原定计划进入云南,但驻守云南的卢汉倒戈,入滇之路又告中断。此时,他连续接到白崇禧与陈诚的两封电报。白指示:“为适应当前情况,各部队应力求避战,保存实力,轻装分散,机动出击,化整为零,各自选择适当地区,以安全为第一。”陈则指示:“……弟以贵部如出北海防城,照目前敌情,恐于事实上难以达到,不如并力西进,重行入安南,保有根据地,然后相机行事,留越转台,皆可自卫,未知兄意如何。”接到这两项指示,黄杰立刻召集属下军官举行会议,为了保存华中部队中这仅存的力量,会中一致决定“假道入越,转运回台”。

于是,黄杰随即向白崇禧、陈诚发出电报,并写了一封信给法国驻越南高级专员,洽商假道事宜。黄杰带着三万败军逃到中越边境时,正逢法军为了对付越军的游击战分兵四处扫荡,陷入兵力分散和被动挨打的境地。法国人告诉黄杰:允许借道入越,转进台湾,条件是分五百人一组,武器集中封存,由法方负责运输到港口再转交国军,路上安全由法军负责,国军必须保证纪律。

12月12日,双方签署协议。法方同意黄杰部借道海防转回台湾,同意分为500人一组,在指定地点将武器交付封存,由法方护送至码头,所经路线由法军负责一切安全,并提供粮食补给,中国军队则由军官带队,保证军纪严明。协议既成,黄杰遂下令各军向中越边境爱店集结,并要求各部造具人员编组名册及各种械弹器材统计表,准备入境越南。不料命令刚刚下达,解放军已经尾随而至,全力截击。第十四军第六十三师当即被歼,第九十七军副军长郭文灿被俘。时间紧迫,已无法协调各部行动。13日早上,黄杰只好下令紧急入境越南,其中第十四军第十师担任掩护工作,挡住解放军快速纵队的强攻,最后随着余部由爱店进入越南。

解放军追击至爱店停住脚步不久,新中国总理周恩来即通过广播,谴责在越南的法军不应同意国民党军入境,并且要求法方负起所有的责任。法国方面谨慎从事,国民党政府已彻底垮台,美国态度暧昧不明,因此,此刻明目张胆地冒犯新中国政府并不适当。黄杰进入越境不久,即感到法方代表闪烁其词的态度。接着,法方派专机将他接到河内,软禁在一座洋楼里。根据法方的情报,解放军正在芒街一带集结,展现军事力量,法方软禁黄杰及限制国民党徒手官兵的行动,是一项向新中国示好的动作。

总的来说,黄杰答应法国人的条件。三万国军放下武器,等待法国人履行承诺。结果,法国人把他们全部送进了集中营。自1949年12月13日起至1950年元月底止,入境越南的人员总计是三万三千四百余人,各部都是残缺不全,而且混杂着眷属、百姓、地方警察、游杂人员等。1950年3月,法方又将他们移至富国岛和金兰湾两处。从1949年底到1953年,这些国军和追随他们的眷属、百姓、警察们,先是被关押在越北,后来又被转移到南方的富国岛、金兰湾,生活在法方的软禁监管之中。“法军常来搜抄,银元手表亦夺取。主食法方供每人每天仅米四两,水土不服多病少药,死亡不断。”《大江大海》里说,“营养不良,疾病流传,一病就死,每天抬出去十几个尸体,天气很快就开始热起来,尸体的臭味一阵一阵传来,令人晕眩。”直到三年半后,蒋介石终于乞得美法同意,派船来把他们接到台湾。一千多人死在了越南。这一经历之屈辱、痛苦、无助、悲情,数十年后台湾还有人在倾诉不已。

蒋经国和黄杰同赴金门巡视

相比之下,同为国军残部的李国辉两个团仅三千人,就能盘踞缅甸北部十多年,多次以少胜多打败缅军进攻,直到解放军入缅清剿才溃散。黄杰与李国辉水平高低,不言自明。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军舰驶入台湾海峡。在两极对峙中,法国自然归入西方阵营,同时越盟的革命活动日益炽烈,法军在越北的战事一再失利。此时,美国与法国就富国岛的国民党官兵的去留曾几度交换意见。美方建议武装一部分国民党军人,直接投入越北战事,法方以此举将提供新中国介入的理由,予以拒绝。总之,美法双方都将这批国民党兵员视为某种可资运用的活棋,在静观情势中犹豫不决。1951年底,富国岛的官兵进行了集体绝食抗议,要求尽速将他们送回台湾,引起了国际视听的注意,加上美国政府不断施压,几个月后法方终于同意放行。

1953年5月23日,第一批前来接运的三艘军舰到达越南阳东。黄杰回到台湾以后被誉为“海上苏武”,在众叛亲离的混乱岁月中,他对蒋介石的忠心不二算是通过了严峻的考验。返台两个月后,黄杰即被擢升台北卫戍司令部司令,并被授予陆军二级上将。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连续担任“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司令、“总统府参军长”,等于是蒋介石此时在台湾的第一号看门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5/24 7:04: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指挥官]黄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