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长城抗战]漫谈长城抗战(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7545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漫谈长城抗战(2)

[长城抗战]漫谈长城抗战(2)

日军进攻罗文峪

日军在喜峰口受挫后,急调第八师步兵第四旅和骑兵第三旅各一部,在部分伪军协同下向罗文峪发动进攻,企图威胁第二十九军喜峰口阵地的左后方。防守该处的是第二十九军暂编第二师。3月17日,日军在飞机和炮兵支援下,大举进攻罗文峪、山渣峪和沙宝峪。守军诱敌迫近,肉搏冲锋,战斗竟日,日军不支,向鹰手营子退去。18日晨,日军再次猛攻上述阵地。守军依托城墙、碉堡,顽强抵抗。日军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反复向守军冲击,第二十九军战士们待日军接近时,抽出大刀,跃出阵地与敌人肉搏,战至傍晚,将其击退。是夜,守军一个团由沙宝峪绕攻日军侧背;另一个团由左翼绕攻其后,正面守军也全线出击。战至天明,日军败退至梅花峪、古山子一带。至此,罗文峪北5公里内,已无敌踪。

喜峰口、罗文峪战斗,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大刀队的威名几乎把现代化的精良火器都掩盖了”。其中喜峰口之战,第二十九军官兵以报国雪耻的满腔热血,以伤亡5000余人的代价,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战绩,使狂傲骄妄的日军受到极大打击。日本报纸曾发出如下哀叹:“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60年来未有之侮辱,日支、日露、日独(日支即日中、日露即日俄、日独即日德—引者)历次战役,战胜攻取之声威,均为宋哲元剥削净尽。”a喜峰口抗战的胜利,振奋了全国民心,正如天津《益世报》所指出:“在此以前,许多领袖们,文的领袖们,武装的领袖们,都要我们相信,中国目前要想反攻日本,收复失地,是件绝对不可能的事。喜峰口一般英雄,又证明这个不可能实为可能。”

古北口是由承德到北平最近的关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为华北之门户。3月4日,日军占领承德后,即以第八师团主力向古北口方向追击。东北军王以哲部第一〇七师,在古北口外的老虎山和黄土梁一带,与追击日军激战两昼夜后于9日撤至关内,王以哲急调第一一二师沿长城以北布防,并准备与中央军第十七军共同防御古北口。此时尾追第一〇七师的日军已进抵长城附近。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于10日4时抵达古北口,刚部署完毕,日军第八师一部即在炮火的掩护下,作试探性进攻,数小时后退回原线。11日拂晓,日军第八师主力在炮火掩护下,开始向守军发起进攻。防守古北口正面的第一一二师未尽力抵抗即放弃了阵地,日军迅速占领古北关口,并乘胜向守军第二十五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包围攻击。日军占领古北口后,未再进行追击。

3月27日,日本关东军发布命令,决定越过长城线,向滦东地区进攻。31日晨4时,日军在伪靖安军的配合下,由九门口、义院口向石门寨进犯。4月1日占领石门,守军退守海阳、秦皇岛。4月6日,何应钦调第六十七军王以哲部由平北东进,支援滦东作战。9日,日军第六师主力在混成第十四、第三十三旅各一部配合下,连续猛攻冷口。至11日,防线被突破,全军退至滦河右岸,日军占领建昌营和迁安。由于冷口失陷,冷口两侧的中国守军腹背受到威胁,被迫后撤。4月11日—14日,在日军分路猛攻下,驻守界岭口、喜峰口的中国守军均先后奉命向滦西撤退。日军跟踪追击,至17日全部占领了滦东地区。

日军越过长城,占领滦东,威胁开滦煤矿,英国曾向日本提出警告。日本天皇唯恐越过长城线引起国际纠纷,于4月19日责成参谋副总长真崎甚三郎令关东军撤出滦东。20日,关东军密令第六师于21日前逐次从滦东撤回长城线,但仍要保持威胁华北的态势。日军入侵滦东的目的除了迂回中国守军侧背,突破长城线外,就是策应华北的“谋略”工作。早在关东军开始进攻热河时,沈阳特务机关长坂垣征四郎即奉东京参谋部密令,担任华北策动国民政府内变的工作。可是时过半月,坂垣的计划都落空。东京参谋部和关东军看到坂垣策反无望,决定再次扩大战事。

5月2日,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在东京与参谋部、陆军省制定了沿长城作战,“以迫和为主,内变策动为从”的关内作战方案,经天皇批准后带回长春。据此,关东军司令官于5月3日下达入侵关内的作战命令,决定给中国守军以所谓“致命打击,挫折其挑战意志”。

根据关东军司令官的命令,日军第六师、第八师于5月上旬再次越过长城,从东、西两线向关内冀东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5月7日,东线日军第六师所属各部,分别从山海关、石门寨、抬头营、建昌营等地出发,在飞机、坦克、火炮掩护下,分数路向4月下旬日军撤出滦东后返回该地区的中国守军发动进攻。中国守军面对日军的总攻,缺乏充分准备和有力措施。5月9日,日军凭借优势火力,占领了抚宁、迁安、卢龙等地,然后集结于建昌营、吴庄附近地区,准备渡过滦河西进。中国守军西撤,滦东再次失陷。12日,日军第六师及混成第十四旅分别渡过滦河后,即分别向丰润、遵化等地追击。由于中国守军节节撤退,日军如入无人之地。至5月22日,日军相继占领滦县、遵化、玉田、蓟县、三河等县城,推进到蓟运河一线。

当日军第六师在滦东、滦西对中国守军发动进攻的同时,西线日军第八师主力亦于5月10日向新开岭地区的中国军队第十七军发动进攻。该军第八十三师和第二师轮番与日军激战。至13日,第十七军奉命经密云向怀柔和顺义以西一线撤退。日军尾追其后,于19日占领密云城。正当日军向怀柔、顺义追击的时候,中国守军第五十九军,由昌平侧击怀柔、顺义两地区的日军未果,乃退守该两县以北地区。

日军为了以更苛刻的条件逼迫北平当局与之缔结城下之盟,于5月20日决定加紧追击中国守军。22日,中国守军奉命退至平津城组织防御。23日、24日,日军第六、第八师各一部突破三河、宁河防线,陷香河、怀柔、宁河后,进逼通县、顺义,对北平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

5月3日,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设立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以黄郛为委员长。黄是亲日派分子的头子,被任命后并未即时就职,而是在上海和北平与日本人秘密接洽。当日军攻陷南天门中国守军阵地时,国民政府便以陈仪向上海日本驻华武官根本博中佐透露了停战意思。此后,何应钦也通过对日本驻北平武官永津中佐进行了各种活动。

5月15日,黄郛由南京北上。他路经天津答记者问时说:“一面抵抗,一面交涉,本人此来,处处秉承中央意旨办理。”22日,日军参谋本部认为关内作战已近尾声,谈判的时机已经成熟,就指示永津中佐向关东军司令官请示停战谈判有关事项。关东军司令官指示永津可以开始秘密谈判。何应钦、黄郛等人决定答应日军的要求,派军使到密云关东军第八师司令部与西羲师团长商谈停战办法。

25日上午,北平军分会作战处长徐祖诒作为北平方面的代表,同北平日本大使馆武官一同抵日军第八师司令部商谈停战办法。当天12时,徐返北平,带回了日军提出的停战条件。下午,黄绍竑离平到江西庐山向蒋介石汇报。30日下午4时,中日双方代表在塘沽日本陆军运输部塘沽出张所内举行会晤。31日上午9时,双方委员在原地开正式会议。

谈判开始后,中国方面全权代表、北平军分会参议熊斌首先提出恢复战区(撤兵地区)原状、维持治安等意见书,关东军方面全权代表、关东军参谋副长陆军少将冈村宁次傲慢地表示:“鉴于此次停战协定的性质,只需质问中国方面是否同意关东军所提示的协定案,故中国方面的提案,没有回答的必要”。这样,中国代表在日本方面提出的原案不允许修改一字的情况下签了字,并立即生效。

停战协定的主要内容如下:

(一)中国军一律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之地区。尔后,不越过该线,又不作一切挑战扰乱之行为。

(二)日本军为证实第一项的实行情况,随时用飞机及其他方法进行监察。中国方面对此应加保护,并给予各种便利。

(三)日本军如证实中国军业已遵守第一项所示规定时,不再越过上述中国军的撤退线继续进行追击,并且自动回到大致长城一线。

(四)长城线以南,及第一项所示之线以北、以东区域内的治安维持,由中国方面警察机关担任之。上述警察机关不可用刺激日本军感情的武力团体。

(五)本协定盖印后,即发生效力。

《塘沽协定》的签订,把热河在内的整个东北四省出卖给了日本帝国主义,而且把冀东、平北地区划为所谓缓冲区,主权已经丧失了一大半。

《塘沽协定》签字后,中国军队于6月上旬完全撤出协定第一项所列地区。日本关东军司令官于6月5日下达撤退命令。到6月19日,第六师、第八师撤退完毕,但将骑兵集团留置于玉田附近,铃木旅团留于密云一带。继续监视中国军队的行动,为尔后对中国提出进一步的侵略要求,保持军事压力。

《塘沽协定》的签订,结束了日军进攻热河及长城各口、冀东、平北的军事行动,中国军队英勇的长城抗战也以失败而告结束。

(三)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抗战

在《塘沽协定》签字前夕,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时刻,以冯玉祥为首的一批爱国将领,和中国共产党合作,在张家口组织了抗日同盟军。义旗初举,四方响应,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迅速发展到近10万人。这是九一八事变以来,中日民族矛盾逐渐上升,国内阶级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反映。

九一八事变以后,冯玉祥积极主张抗战,并不断抨击不抵抗政策。1932年10月9日,他由泰山到达张家口,开始了抗战的准备活动。他拒绝了蒋介石多次电请,坚定地在张家口组织抗日武装。

5月27日,张家口市召开民众大会,有3000多人参加。宣布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御侮救亡大会”,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当天,冯玉祥下达3项革新政治的通令:(一)免除苛捐杂税;(二)释放政治犯;(三)停止党费由公帑支付。此外,他还颁布了严惩贪污令,释放了在押的4名爱国青年,撤销了多种名目的税卡,创办了《抗日前线》、《民众日报》、《国民日报》、《老百姓报》等报纸。中国共产党特从平津地区选派优秀干部,到察哈尔从事工农兵参加抗日爱国斗争。中共张家口特委成立了前敌委员会,领导群众斗争。一场生机勃勃的抗日救国斗争,在察哈尔省广泛地开展了起来。

冯玉祥举起抗日旗帜,引起了国内外的重视,很多人民团体、社会名流以及一些高级将领纷纷致电拥护,表示支持,却遭到蒋介石集团的攻击与破坏。这时,热河伪满司令官张海鹏所部计划分两路进攻,一路由多伦西犯宝昌、康保,而后进攻张北;一路由沽源南侵独石口、赤城,威胁张家口侧背。6月1日,敌飞机轰炸独石口。4日,伪军进陷宝昌,8日陷康保。张北告急,张垣震动。冯玉祥立即派部队前往张北布防,并派部队前往独石口抵御敌人的进攻。何应钦闻讯,数度派人劝冯取消抗日同盟军的名义,停止抗日的军事行动。冯给予严厉驳斥。

6月15日,冯玉祥在张家口召开同盟军第一次军民代表大会。大会

决定组织抗日同盟军军事委员会,作为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的最高领导机关,负责处理同盟军的军事、政治、财政、外交等重大事务。会议选举军事委员35人,候补军事委员29人。尔后,由军事委员会互推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宣侠父等11人组成常务委员会,徐惟烈任秘书长,冯玉祥为常务委员会主席兼总司令。

同盟军军事委员会成立后,组织了收复察东的战役。为打好这一仗,

冯玉祥调集方振武的救国军、吉鸿昌的第二军、邓文的第五军、张凌云的第六军、李忠义的第十六军等部组成北路军,以方振武为前敌总司令,吉鸿昌为前敌总指挥,统一指挥作战。北路军分成左右两路,分别由吉鸿昌和方振武兼任总指挥,于6月21日开赴张北附近待命。共产党员掌握的第二师、第五师均为这次北征的主力。原在张北的察哈尔自卫军张砺生部及其他地方武装亦配合行动。

6月22日,张砺生部首战康保,经3小时战斗,收复康保。23日,同盟军兵分两路:左路军吉鸿昌、邓文、张凌云、张砺生部进击宝昌;右路军李忠义部直趋沽源。沽源伪军刘桂棠部于26日通电反正,使伪军张海鹏之一部陷于孤立,同盟军击退该部,收复沽源。7月1日,左路军在宝昌外围痛击伪军张海鹏、崔兴武等部。伪军遭打击后东逃多伦,宝昌又告收复。同盟军完全收复察东三县后,又乘胜发起多伦战斗。

多伦为察东重镇。既是冀、热、察、蒙之间的交通枢纽,又是塞外商业中心和军事要地,由日军骑兵第四旅和伪军一部固守。4日,吉鸿昌在大榆树沟主持军事会议,决定集中4个师,采取先发制人的方针,一举攻克多伦。7月23日,同盟军分路向多伦发动进攻。日伪军凭借工事与火力,拼命抵抗,攻城部队奋勇冲击。12日晨1时,吉鸿昌利用夜色再次组织猛攻。当攻城部队接近城垣时,潜入城内的部队立即鸣枪响应。同盟军乘势从北、西、南三门攻入城内。经3小时巷战,日伪军残部从东门逃窜。至此,失守72天的多伦遂告收复,察东四县全归同盟军之手,成为“九一八”以来中国军队首次从日伪军手中收复失地之举。在察东战役中同盟军歼灭日伪军1000余名,自己伤亡1600余人。

南京政府闻同盟军收复多伦,决定一方面派部队进入察省,一方面对同盟军分化瓦解。从7月9日起,庞炳勋、冯钦哉等部进驻沙城、怀来,王以哲、徐廷瑶等部进驻平绥路沿线,傅作义所部由绥远沿平绥铁路向察省逼进。冯玉祥被迫采取一面抵抗日伪军,一面阻止中央军入察的对策,调吉鸿昌、方振武等部回驻张北、宣化,由刘桂棠部防守多伦到独石口之线,孙良城部进驻宣化辛庄子,与中央军形成对峙局面。

这时,日本驻北平使馆武官柴山,为同盟军收复多伦走访何应钦,提出此事违反塘沽停战协定。同时,日伪军两万余人向察哈尔省推进,企图重新占领多伦、沽源等地。日军限令冯玉祥3日内让出多伦,否则将采取军事行动。冯玉祥下令,对敌人的进攻企图要严加戒备。这时,何应钦又派人赴张家口劝冯。7月28日,蒋介石、汪精卫从庐山电冯,提出勿擅立各种军政名义;勿妨害中央边防计划;勿滥收散军土匪;勿引用“共匪头目,煽动赤祸”。冯得电后,极为气愤,乃于30日发出通电说:“吾人抗日,诚为有罪,而克服多伦,则尤罪在不赦,……祥屡次宣言,一则抗日到底,一则枪口决不对内,如‘中央军’严禁抗日,抗日即无异于反抗日政府,则不但军事可以收束,即科我以应得之罪,亦所甘心。”

当蒋、汪发电威逼冯玉祥时,蒋、汪政府已完成了进攻张家口的部署,对冯进行军事压迫。于是,同盟军内部出现动摇分化。7月30日,邓文被人暗杀,李忠义、冯占海部“自谋出路”,孙良诚称病休养。冯玉祥在日军和国民党军包围进逼下,在内部动摇和财政困难情况下,不得不表示,如宋哲元回察,他即交出政权,离察他去。8月6日,宋哲元动身回察,12日到张家口。14日,冯玉祥离张家口返山东泰山。

冯玉祥走后,同盟军大部被宋哲元收编。唯有吉鸿昌、方振武坚决抗日,并将所部改称“抗日讨贼军”,转战于丰宁、独石口、怀柔、密云等地。后在小汤山地区被商震、关麟征、庞炳勋等部,在日军的配合夹击下消灭。吉、方两人脱险逃出。吉鸿昌潜入北平,转回天津。方振武辗转到达香港。至此,名震一时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完全瓦解。

11月9日,吉鸿昌在天津被捕,由法租界工部局引渡到天津市公安局,又转解到第五十一军拘留所。在法官审讯时,吉大义凛然,慷慨陈词。当法官要他交出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名单,否则就要刑讯时,他瞪大眼睛,盯住法官,冷笑一声说:“我抗日是打日本鬼子救中国,做地下工作,是为中国人民求解放,我随时准备被捕,随时准备坐监,随时准备杀头,生死早置之度外,你用一句刑讯的话,想吓唬住我,那是想错了,我岁一岁长大的,又不是吓唬大的!”法官张口结舌,面面相觑!11月24日,吉鸿昌就义于北平陆军监狱。他就义时留下悲壮诗句:“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崛起,是冯玉祥等爱国官兵响应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号召,举起武装抗日旗帜,进行联合抗日的一次伟大尝试,得到了全国主张抗日的各派政治势力及广大民众的支持和称赞。它将近半年的英勇奋战,打击了日军的侵略气焰,鼓舞了全国民众的爱国热忱,推动了北方各省以至全国的抗日斗争。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5/19 7:09: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长城抗战]漫谈长城抗战(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