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毛泽东在通道芙蓉木林庵坚决阻止中央红军去湘西钻口袋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2565068
  • 工分:602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毛泽东在通道芙蓉木林庵坚决阻止中央红军去湘西钻口袋

大家基本大部看到红色影片<<通道转兵>>电影,这部影片的转兵会议会址背景不是真实的会址地。真正的转兵会址是在通道县菁芜洲镇芙蓉村那里,该村西南方半山腰上有座独立的庙宇,叫"木林庵",当年中央军委领导人就在庙中召开的紧急会议。根据<<长征日记>>可以准确找到1934年12月12日 "野战司令部(军委一纵)和军委二纵到达芙蓉" 或 "在芙蓉宿营" 的记录,由此可证明转兵会址是芙蓉,不是电影中的县溪恭城书院。

事实是这样的: 中央红军不能打破敌人的第五次“围剿”,为了保存力量,建立新的根据地,以开创发展的新局面,被迫于1934年10月实行战略转移。但是,由于敌人重兵的“追剿”,他们不能在南方落脚,不得已过长江折转北上。这样,原计划的短程战略转移便发展为长征。作为红军在南方战略格局主要支柱的中央红军不能尽快恢复稳定,引起了整个战局的不稳定。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即红2、红6军团)等部,也相继实行战略转移,进行长征。

红军长征从1934年10月10开始。在此之前,1934年7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命令红军第6军团西征,拉开了长征的序幕。

当时,由于“左”倾领导的错误指挥,中央苏区和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已处于严重不利境地。为牵制敌军,7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命令汀赣苏区红6军团突围,转移到湖南中部创造新的苏区,并与红3军取得联络;由任弼时、萧克、王震组成军团军政委员会,任弼时为主席。以后,又成立了军团正式领导机关,萧克任军团长,王震任政治委员。

8月7日晚,红6军团主力9700余人,从江西永新地区突围西征。连闯敌人数道封锁线,进抵湘江。国民党军急调重兵实行追堵,企图围歼红军于湘南。红6军团以打圈子的战术与敌人周旋,并在广西界首地区顺利渡过湘江。以后,又突破敌军20多个团的重围,于10月下旬在黔东北印江县木黄,与活动在川湘黔边的红3军胜利会师。红6军团西征,为中央红军向西突围,实行战略转移,起到了探路的作用。

红6军团和红3军会师后,红3军即恢复了红2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红2军团首长统一指挥红2、红6两军团行动。为策应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并创建新苏区,10月下旬,红2、红6军团发动了湘西攻势。3个月中,两军团在湘西地区共歼灭国民党军4个旅,初步建成了湘鄂川黔苏区,红军发展到1万余人,成为红军三大主力之一。

在中央苏区,1934年10月上旬,国民党“围剿”军已迫近苏区中心地区。在未经中央政治局讨论,未做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博古等人仓促决定放弃中央苏区。10月10日晚,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主力第1、第3、第5、第8、第9军团以及中央党政军机关人员、直属部队组成的第1、第2野战纵队共8.6万人,由江西瑞金等地突围,开始战略转移。在此之前,留下红24师及地方红军共1.6万人在苏区坚持斗争;成立了由项英任书记和司令员的中央分局、中央军区和陈毅任主任的中央政府办事处,继续领导中央苏区和邻近地区的斗争。“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统治,使中央苏区这块由无数红军战士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战略基地终于丧失。

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的最初目标,是到湘西与红2、6军团会合,创建新苏区。这时,“左”倾领导者,又由防御中的保守主义,转为退却中的逃跑主义。他们把红军的战略转移当成大规模搬家式的行动。出发前未做充分的准备工作,也未在部队中进行适当的政治动员。出发后,不是积极争取有利时机,主动灵活地歼灭敌军,而是消极避战,以红军主力掩护庞大的后方机关,边打边走。其行军部署为:红1、红9军团在左,红3、红8军团在右,军委第1、第2野战纵队居中,红5军团殿后,形成甬道式阵势。行军队伍还携带了大批行李辎重,以至到崎岖的山路间,每天仅能前进十余公里,有时甚至几公里。这样,红军主力成了掩护队,在国民党军重兵“追剿”下,陷于极被动的地位。

中央红军战略转移后,先后闯过敌人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此时,毛泽东建议,乘敌“追剿”军正在调动尚未靠拢之际,集中兵力,求歼一路或一部敌军,以摆脱被动。但是,“左”倾领导者不敢与敌再战,致使红军失去歼敌之机。

11月下旬,蒋介石凭借湘江天险设置了第四道封锁线。国民党军20余万人,日夜兼程赶往湘江两岸围追堵截红军。是否能迅速过江,成为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27日,红军先头部队一部首先渡过湘江,控制了渡河点,并架设了浮桥。此时,军委纵队离湘江渡河点仅80余公里,但由于辎重过多,行进缓慢。敌“追剿”军陆续赶到,向红军发起攻击。红军在湘江两岸与优势之敌血战数日,终于掩护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机关于12月1日渡过湘江。担任后卫的红5军团和红3军团各一部,被敌人阻于湘江以东,激战至弹尽粮绝后,大部壮烈牺牲。湘江之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打得最艰苦,最激烈的一仗。红军与优势敌军顽强战斗,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两岸的企图。但是,自身也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这是“左”倾错误路线自长征以来实行消极避战、逃跑主义的严重恶果。

12月10日,中央红军到达广西通道县境。此时,国民党军已判明中央红军北上与红2、红6军团会师的意图,在前方张网以待。红军如果继续北出湘西,势必与敌20万重兵展开决战,这对疲惫已极、减员严重的红军是十分危险的。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形势下,12月12日,军委两个纵队到达芙蓉侗寨会合后,并且在这里宿营。傍晚,军委领导负责人博古、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以及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在芙蓉村木林庵紧急召开会议。会间毛泽东提出放弃北上湘西计划,全军西进敌人力量弱的贵州。博古和李德虽然坚持北上湘西,但政治局的许多同志赞同毛泽东的建议,中革军委决定西进贵州。19时半,一个特别注有“万万火急”字样的电令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从木林庵向中央红军各部紧急发出,命令全军12月13日西进并攻占贵州黎平。后来刘伯承回忆说:“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所剩三万多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中央红军于17日进占黎平。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会上毛泽东根据敌情,力主放弃同红2、红6军团会合的计划,提出继续西进,到川黔边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建议。经激烈争论,毛泽东的建议被通过。红军虽然避免了覆灭的危险,但改变博古和李德的错误领导,从根本上纠正党的错误军事战略,已成为刻不容缓的问题。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5/16 15:29: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毛泽东在通道芙蓉木林庵坚决阻止中央红军去湘西钻口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