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剿匪 纪实:一个尘封了六十年的故事

共 25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196748
  • 工分: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剿匪 纪实:一个尘封了六十年的故事

〔剿匪 纪实〕一个尘封了六十年的故事

1960年7月28日。在平叛战斗中,我的老乡、战友----龚新民同志,用年轻的生命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和领土的完整,用年轻生命维护的是祖国的权益。

他牺牲时年仅20岁,尸骨埋在雪域高原。

1960年,61师181团奉命赴青藏高原剿匪。

3月,1营3连进驻囊谦县大苏莽,11月从唐古拉山撤回,进驻囊谦县娘拉乡的多伦多。

经过两年的军事打击,西藏主要地区和交通要道沿线的武装土匪基本剿灭,但在边远高寒山区、特别是青藏结合部及唐古拉山山脉,剩余的土匪依然猖獗。凭借地域辽阔、地形复杂、回旋余地大的优势、和长期的武装斗争经验,迅速改变战术,由集中化分散、由大股化小股、转区域据守为到处流窜,化整为零、小股行动,继续顽抗。

5—6月,一营南下,进入青海与西藏结合部的江达、昌都、类乌齐、丁青一线清剿。

这时的土匪极其顽固狡猾,凭借地理环境熟悉为优势,又有马匹快骑,设埋伏、打伏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能打就打、打不赢就跑,神出鬼没,山南坡北的和我们兜圈子。

181团是步兵团。战士身上背上40多斤的武器弹药干粮,加之高原反映症,两腿发软,呼吸困难,要凭两条腿追上四条腿的马,实实是不容易。十天八天人不解衣,马不下鞍,夜以继日地奔袭追击,受的那个艰苦、疲劳、冷冻、饥饿,真是生不如死。

兰州军区东坝会议后,上级命令剿匪部队:把先期的“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变为“发动群众为主、辅以政治瓦解和军事打击。”控制主要通道、切断叛匪逃路,分区划片、包干负责、挖匪根、除匪患,扎点、布网、多路围捕,进行拉网式清剿,把流窜在青藏结合部的叛匪彻底消灭。

8月14日,9班由3连指导员带队,组成昌都柴维武工队,定点进驻昌都柴维的都兰多。“发动群众、政治瓦解、军事打击”肃清昌都地区最后的叛匪。

连里给9班战士每人装备了一匹战马,当时9班是3连唯一的一个骑兵班。

8月27日早,接到敌情报告:在扎曲河南岸80多里处的面东玛山区,有一股叛匪在活动。

武工队及时与昌都柴维乡武警联系。经协商,武警抽出10名战士,一挺轻机枪,配合9班行动,与3连9班的11人,组成一个21人的战斗小分队,由3连指导员任队长。

指导员作战前动员:

有一股40多人的敌人在扎曲河以南的面东玛山西侧俄切弄地区活动,距都兰多80多里。上级命令柴维武工队:立即出击,务必全歼。

9班全员出击;准备5天的干粮,轻装上阵;下午8点出发,趁着夜色,隐蔽行动;带着马匹,武装泅渡扎曲河,夜行军;佛晓到达俄切弄,控制无名高地,达成合围。

9班加上指导员共11人,分了3个战斗小组:

第一组:

北京下放干部中尉任组长,配54式手枪。〔剿匪中各连队都有下连锻炼的北京军区干部〕;

炊事班长,配54式自动抢。〔58年兵,四川三台人。剿匪中连队无炊事班,炊事员分配临时下班排,以班为单位起火,自做自吃。〕;

龚新民,商洛丹凤人,配53式步枪。

第二组:

班长刘月义任组长,57年江苏入伍;

李胜信,陕西商南清油河人,配54式自动抢;

于家升,商洛商山人,配53式步枪,59年入伍。

第三组:

其余人员分归三组,指导员为组长。配轻机枪一挺,副班长金宝山为射击手。金宝山58年入伍,河南人。

会后,指导员带着中尉、刘月义,三人到扎曲河边实际勘查,把渡河地点定在了察达村河段。那里河面开阔,水流平稳,河岸易下易上。

扎曲是澜沧江的上游,发源于唐古拉山北麓查加日玛的西侧。下游叫湄公河,由云南出境,从越南流入南海。

副班长金宝山、炊事班长、于家升,三人负责烙饼,准备干粮。

作战空隙,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各班排都要自己动手用面粉加工炒面和烤饼。炒面吃带方便,行军打仗,紧要关头,不用架锅生火,省事省时。一把炒面一把雪就能过活。

烙饼也简单,冷水和面,不用酵面----战斗中没那个条件,也没酵面和发酵粉那个东西。三块石头支个锅,皮风袋一踩,牛粪、柴火只要点着,扯开袋子呼啦呼啦就是风。〔藏式羊皮做的皮风口袋〕

炊事班长和面代擀,金宝山、于家升两人各架起一口锅烙饼。死面饼子,身量重,干了硬得很,咬都咬不动,战士们戏称为“打狗饼”。不过,那时战士年轻、有劲,牙口好,肚子饿了,“吃嘛嘛香”。

战士们在作战前准备:检查武器弹药、擦拭武器,换鞋、装干粮及马料,把急救包缝到棉衣前面开口的左内侧,负伤时自己包扎顺手方便。有的战士在缝补衣服。三江源海拔高,气候寒冷,一年四季都穿棉衣。战士们身上穿的棉衣还是头年十月在兰州穿的,每人就是一套,已经不下身地穿了十个月了。爬山过河穿密林,棉衣早就破烂不堪,一坨一坨的棉絮露了出来,难以抵御风寒。烂了补,补了穿,补丁摞补丁,黑的,蓝的,捡到什么布,就用什么布补。早已失去原有的颜色,五颜六色,面目全非。

李胜信在擦冲锋枪时,通条上拴的布条有点多,一不小心塞到半截,通不能进,拔不能出,通条卡到枪膛中间,急的满头大汗,喊来老乡龚新民帮忙。龚新民把枪拿到门口一块大石头旁,枪口朝下,通条对准石头,悠悠的使劲猛地磕了下去,通条和布条被顶到了枪膛底部,轻松的被取了出来…

8点整,夜幕降临,小分队趁着夜色,人马全副武装由北向南,泅渡到察达村。

渡过扎曲河后,部队骑马向西走了十多里开阔地带,摸黑沿着一条河谷慢上行进。这里没有原始森林,土壤贫瘠,是以两三米高的柏树为主的杂木林和灌木丛。

农历月初,天空没有月亮,林木越来越密,夜空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拽着前头的马尾巴,摸着步行。时而过河,时而爬山,时而钻树林。跌跌撞撞,一不小心就跟丢了。后半夜越来越冷,越饥饿,腰部以下,几乎全被河水湿透了,棉裤显得格外沉重。

金宝山扛着轻机枪,步子迈不开,抬脚困难,腿干子也僵硬了,慢慢跟不上队伍。李胜信农村长大的,别看个子不大,确能吃苦。他接过金宝山肩上的机枪,扛到自己肩上。

3点多翻过大山,顺着河谷转向西北。两山之间比较开阔,部队又骑马行进。走了10多里前面遇到沼泽地,一不小心,马失前蹄,困乏迷迷糊糊的李胜信从马上摔了下来,一头插进沼泽地里,满头满脸糊满了泥巴。那匹马很听话,失蹄后一直跪在沼泽地里,一动不动,直到李胜信爬出沼泽地,马才收回前蹄,站立起来。

5点多钟到了山口,部队停下来休息,边吃饼子,边爬到河沟里喝水,马篼子也添上饲料蚕豆大麦,挂到马头的耳根后面。

向导说,部队已到达目的地,敌人就在左侧山梁下面。

分队把马匹拴到河谷一密林深处,战士们爬上左侧山梁的顶部,山梁不大,有200米高。这时,东方天空微微发白。指导员爬到山顶,俯下身子,从树缝里仔细观察。此山梁左侧连着大山,是主山脉一条小支脉,由高到低再向右延伸200米也就到头了。

山的南侧,坡度不大,山顶树木稀稀拉拉,越向山底,树木越高越稠密。山的底部,左右凸出,中间凹,成了一个慢弯。山底向前延伸有50多米的平缓地带,长满了树木,再向前有一条河流,河水从西向东流去。河的南岸,是沙石滩,无隐蔽物,火力易控制。

指导员命令:

柴维乡武警分两个战斗小组。轻机枪架到半山腰的一块平台处,控制制高点,居高临下,封锁住河岸和西山口,防止敌人过河或向西逃串。武警另一小组从山梁向西100米顺沟下山,从山底部,由西向东,迂回包围

9班第二战斗组:从山梁向东100米处,利用地形地物,快速下到东山弯底部,堵截敌人沿河向东逃串。

9班第一组和三组作为主攻,间距50米,从正面下山。

两侧战斗小组先行动半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后,注意隐蔽,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开第一枪。

主攻小组速度要快,距敌要近,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

最后,指导员宣布:

出击!

中尉在前,炊事班长和龚新民跟随两边,3人散开间距10米左右。他们侧着身子,猫着腰,利用地形地物,时而抱树,时而拽住树枝,时而借助惯力弓腰顺坡滑溜,顾不得树枝勾挂划破手脸的痛疼,快速地向山下冲去。刚到山下,没等看清地形地物,只见一个土匪从一棵大树后面蹿出,哇哇大叫,枪口朝中尉开了一枪,中尉一个趔趄,血从右腹部喷出,他抱住一棵大树,跪在地上,手枪连续射击……子弹打完后,被围上来的敌人用大刀活活砍死……又有几个土匪,挥着大刀,哇哇地围了上来,炊事班长端起冲锋枪,一个点射,土匪全被打倒在地……龚新民端起步枪,向冲在前面的敌人开了一枪,土匪应声倒地。几个匪徒又哇哇地包围了上来,企图活捉龚新民。敌人近在咫尺,几乎要拼刺刀、肉搏战了。子弹如雨,啾啾呼啸,树枝横飞,马嘶人叫,林子里弥漫着血腥和硝烟的味道。肉体在燃烧,热血在沸腾。在他第二次推弹上膛时,子弹屁股扣住了屁股,上面的子弹无发上膛。敌人已经冲了上来,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端起步枪,用刺刀狠狠地向眼前的敌人心窝刺去……在他拔刺刀的瞬间,4名匪徒一拥而上,用大刀从后背及两肋刺向了龚新民……一股热血从口中吐出,龚新民倒在了被他刺死敌人的身上。血,从口里流出,喷到匪徒的脸上。他的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匪徒……

战斗来得快,也结束的快。从第一声枪响到战斗结束,前后20多分钟,中尉、龚新民两个鲜活的生命便成了烈士。

他们没喊出豪言壮语,他们没留下只字片言。战斗时间不长,场面不大,但是,战斗相当惨烈,悲壮,催人泪下。

这股顽匪长期流窜在青海西藏结合部,从江达,丁青,杂多,到唐古拉山,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已与我军周旋两年之久,是条极其狡猾凶残的漏网之鱼。匪徒7月26日晚才逃亡到此,没想到一天的功夫就被解放军追上了。

狡兔三窟,敌人分作两摊宿营,年轻力壮有战斗力的15人驻扎在弯部中心靠山根的密林里,其余匪徒住在东弯的石洞里。石洞向南有一山口,地形复杂,便于逃跑。

正面出击的第一战斗小组3人,下山后正巧碰上了15名亡命之徒,敌多我少,匪徒一拥而上,寡不敌众,才遭此毒手。

一小组战斗的很顽强,中尉、新民牺牲的惨烈、悲壮。

他们三人击毙敌人7名,击伤5名。关键时期三组赶来增援,炊事班长的冲锋枪发挥了威力,几个点射,打的匪徒鬼哭狼嚎,爬到了地下。剩余3名匪徒向东逃窜。

枪响后东部石洞的敌人,如惊弓之鸟,一窝蜂的沿着河边向东逃窜,撞到第二战斗组的枪口上,被击毙2人,击伤1人,其余全被俘虏。这次战斗击毙敌人9名,击伤6名,活捉23名。

战斗结束后,抓获的敌人交由昌都柴维乡武警处理,龚新民,中尉两位烈士的遗体用黄军毯裹卷后,搭在马背上,由9班护送驮回青海囊谦县。为了把烈士平安顺利送达目的地,9班请了一名熟悉路线的向导,当时正值天热,遗体没有条件防腐处理,路途遥远,7月28日中午9班就匆匆上路。他们尽量避开河流和大山密林,沿着扎曲河西岸,从俄切弄到嘎玛,经约巴到叶巴,早出晚归。海拔高米饭蒸不熟,早晚只啃些干饼子,中午吃上一顿稀饭。

中午和晚上把烈士遗体从马上抬下来,两人一班轮流值班守夜,马匹暂短休息。

9班一路沿着扎曲河向西北行进,经过4天的 长途跋涉,在8月1日凌晨1点到达玉树的囊谦县。

从昌都柴维起程时,分队19人一起朝天空鸣枪,送烈士上路。向囊谦县民政局移交时,9班排成一行,人人泪流满面,失声痛哭,挥泪向烈士遗体三鞠躬告别……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0/5/16 10:57:2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毛头兵
      子弹屁股扣住了屁股,上面的子弹无发上膛。什么情况?
      应该推上膛的那颗子弹,弹壳底部勾住了下面一颗子弹的弹壳底部,这种故障栓动步枪比较易发生,弹仓老化变形或者装弹不整齐。。用过栓动步枪就知道啦。。

      2020/5/17 10:20:43
      左箭头-小图标

      向英雄们致敬!!

      2020/5/17 10:13:40
      左箭头-小图标

      子弹屁股扣住了屁股,上面的子弹无发上膛。什么情况?

      2020/5/16 20:41: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剿匪 纪实:一个尘封了六十年的故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