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共 16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将
  • 军号:1547870
  • 头衔:叶腋
  • 工分:11474893 / 排名: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西方国家“对台军售”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事关一个中国原则,踩到这条红线的国家,将会严重损害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其付出的代价要远远高于军售所得到的利益。

疫情期间,法国却试图把脚踩向这个“雷区”,4月7日,台湾当局“海军”部门称,当年向法国采购的拉法叶级军舰干扰弹发射系统已超过25年,决定仍然向法国方面采购并办理系统延寿案,以满足作战需求。

合同总金额为2500万欧元,由一家法国企业签署,中方在4月份就向法方表达了不满。

5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坚决反对外国向台湾地区出售武器或同台湾开展军事安全交流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已向法方表达严重关切。

赵立坚说,我们再次敦促法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撤销对台军售计划,避免给中法关系造成损害。

中国公开而明确地警告法国:不要做错误的事情,否则会有对法国有伤害。

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同一天表示:“面对新冠危机,我们所有的注意力和所有努力必须集中在与病毒的斗争上。”他同时强调,在1994年《法中联合公报》框架内,法国践行一个中国原则,继续呼吁海峡两岸进行对话。但法国也遵循当年承诺,“不参与武装台湾”(他不认为干扰弹发射系统更新是武装)

台湾媒体对这件事则安静如鸡,照它们以往的德行,早就激动地大吹特吹“台法关系”提升了。显然是台当局对它们下了封口令,因为目前法国对台军售还只是一根细细的线,一张薄薄的网,稍有动静就会线断网破,所以最好保持安静。

早在1994年1月12日,中法《联合公报》发表后,法国“对台军售”就画上了句号,尽管法国一些利益集团还想突破禁令,但都被法国政府否决,给欧洲做了个示范。

“对台军售”问题曾经导致中法关系陷入最低谷,军售后遗症(腐败案)也引发了法国政坛一次“地震”。法国这次试探性“军售”,可以用当年的镜子来照一照法国政坛。

共和国娼妇

1988年,台湾当局通过中间人秘密联系到法国军工企业,开出了采购清单,包括军舰、战机、导弹等,而法国企业当时由于两伊战争结束,军工股暴跌,急于寻找新买家,两方一拍即合,汤姆逊公司(现为泰雷兹公司)很想与台湾达成6艘“拉法叶”级护卫舰的交易。

但军售是特殊商业行为,如果没有法国政府出口许可证,一切无从谈起。

汤姆逊公司将报告交给法国内阁后,各部门态度不一,外贸部和造船局支持交易,国防部表示不反对,外交部则持反对态度,理由是中法关系如果因此受到损害,交易得不偿失,法国总理罗卡尔于是压下了这份报告。

第二年,汤姆逊公司继续游说,他们找到了密特朗总统直接主持的“战争物资出口委员会”,并得到了同意。

中国外交部得知后,立刻召见法国驻华大使马乐,要求法方说明此事。马乐飞回巴黎,力劝法国外交部阻止此事,随后法国宣布取消军售案。

1990年1月6日。迪马外长致函总统和国防部再次反对此事,法国政府再次重申不会对台出售军舰。

但汤姆逊公司舍不得台湾这头猪,市场价50亿法郎的6艘护卫舰,台湾愿意出160亿法郎,汤姆逊公司打算将50亿法郎用在游说(行贿)上,说好听点叫佣金。

接这个活的人,是法国当时最大石油企业埃尔夫公司(2000年与道达尔石油合并)的经理西尔文。西尔文参加过朝鲜战争,还在东京参与过抢劫银行,回巴黎后就读法律专业,毕业后,就职于埃尔夫公司。

西尔文告诉汤姆逊公司老板,他可以搞定迪马外长,而密特朗总统只相信外长的判断,西尔文要求得到总额1%佣金。汤姆逊公司先给了他400万法郎辛苦费,然后两人通过瑞士一家信用银行签定佣金合同,这样,西尔文就接手了“对台军售”计划。

西尔文手里有三张牌,一个是香港商人关某,一个是法国商人(情报人员)密亚拉,但最重要的是一个女人,也就是迪马外长的情妇--荣古尔夫人(也译成钟古夫人)。

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荣古尔夫人1947年出生,今年73岁,很少露面,三十年前可是巴黎上流社会交际花,情人多到数不过来。1998年她出版了自传《共和国的娼妇》,这个书名有两层意思:

一,巴黎妓女擅长的技术她都会,她没有什么男人搞不定。

二,法国政客们才是为了金钱出卖国家的娼妇。

迪马当年将近七旬,对她爱得不行,1981年迪马在她的家乡多尔多涅省竞选议员时,她母亲就是迪马的女助理,而迪马政治对手却是她的第二任老公荣古尔。

1985年左右,两人变成了情人关系,由于迪马的关系,埃尔夫石油公司总裁普里.让在80年代末聘请她为“公关经理”,不用上班,四年拿了6600万法郎的工资。

1991年,这张暗牌突然身份倍增,只有她能说服迪马改变军售案态度。迪马喜欢她并不仅是床上的事,而是当他想听普希金长诗时,荣古尔夫人会用俄文为他朗诵,毕竟上流社会需要文艺修养。

迪马到哪都带着她,给了她“新闻秘书”的职务掩人耳目,包括联合国大会、出访中国都有她的身影。

西尔文不但给她钱,还花了1700万法郎在巴黎第七区买了豪宅送给她,让她与迪马两人能有个不受干扰的两人世界。

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为了让迪马改变态度,荣古尔夫人软硬兼施,软的是温存甜蜜;硬的是带其它情人回来睡觉,刺激老头伤心。

1991年4月,迪马访问北京,中方向他表示希望他能以大局为重,力促法方取消军售计划,迪马立场当时还是正常的。

这时法国驻华大使马乐换成了马腾,马腾6月份报告巴黎说支持军售案,他认为中国会生气,但不会有实质性报复。

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

6月5日,法国新总理克勒松夫人在内阁会议上支持对台军售,而她的老公克勒松却是草台班子“法台友好协会”负责人,这个协会后来被查出拿了30亿法郎的好处费,里面的关系人,人人有份。克勒松夫人不到10个月就因为工作混乱被解除了职务。

7月8日,被情妇干扰并受到新总理态度影响的迪马,向密特朗总统报告,对台军售不会令中法关系出现危机。

10月2日,密特朗召开内阁,迪马递交了决策报告,这样,密特朗拍板决定同意对台军售案。

尽管法国不断向中国解释,但中法关系危机已无法避免。

1992年6月,又传来法国向台湾地区出售60架幻影2000-5战机消息,11月在中国强烈反对下,法国批准了这项计划。

12月中方通知法方,在一个月内关闭广州总领事馆。

中法高层互动中断,法国企业被排除了中国大型项目合同之外,法国这才意识到判断错误,不断派人来华修补关系,1993年3月,希拉克右翼势力赢得议会选举,法国政坛出现巨大变化,激烈辩论对华政策。

1994年1月《中法联合声明》发表,法国政府承诺终止对台军售,两国关系才逐步正常化。

1997年左右,腐败案爆发,起因是西尔文和汤姆逊公司内斗,汤姆逊公司拒绝付给西尔文佣金,西尔文在瑞士起诉对方,虽然胜诉,但此事也被曝光,拉法叶护卫舰30亿法郎,战机佣金25亿法郎,加上其它佣金和回扣超过了百亿法郎。

台湾省方面得到了30%左右,从海军高层到“国防部长”“参谋总长”个个涉案,证人和当事人连续死了七个,最后挖出了李登辉儿媳妇账号,然后钱又转给了李的女儿,再捐给慈善洗钱,台湾当局中止了调查。

法国方面,迪马与荣古尔夫人以及5名埃尔夫石油公司的高级职员受到司法审查。1998年4月,迪马因涉嫌犯有“同谋和窝藏滥用社会财产罪”被法官传讯 。

2001年迪马被判2年徒刑,情妇判2年半,2003年法院又给迪马平反。

西尔夫1997年跑路到菲律宾,2001年被国际刑警抓获,引渡到法国,他威胁法国官员,他手里的黑料涉及法国100多名政要,足够让法国政坛“爆炸”二十次,最终他只被判了3年。

涉案的还有当时的财政部长卡恩,就是后来的IMF总裁,被美国指挥强奸女服务员那个;女总理克勒松;内政部长帕卡;密特朗朗的小儿子;三十多名议员等等。

这次法国肯定又有人利欲熏心,想先撕个小口子试试中国反应,如果马克龙采纳出售建议的话,那么,下一步就是卖真家伙,那么,法国又将回到当年乱像,台湾又得死人。

中国态度是及时而明确的,如果法国一意孤行,肯定要付出远比当年沉重的代价,高卢鸡好自为知。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5/15 14:58:2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和平伴侣
      法国人难道是让病毒烧糊涂了吗?
      买肥鸡的中国商人也许在挂炉旁边露面了吧。

      2020/5/16 20:19:01
      左箭头-小图标

      法国人难道是让病毒烧糊涂了吗?

      2020/5/15 15:44: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后沙月光;法国又想干“对台军售”的脏活,忘了当年政坛地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