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

共 43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20589 / 排名:74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

来源:观察者网

宋鲁郑,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5月9日星期六 晴转大雨

解封倒数第二天!

自封城以来今天第一次去超市。之所以敢于冒险,一是经过五十多天的封城,现在疫情在放缓。事实上目前是法国最安全的时候,反而是解封之后才会不安全。二是网络购物水平还是太低,要么没货,要么超出每天送货的次数额度。经常有额度时候没有货,有货时没有额度。

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

作者拍摄

几十天没去,超市已经有很大变化。所有的收银台都有了透明保护罩,员工也都戴着口罩,甚至会员卡都用机器扫描了。超市里东西不缺,这还是体现了法国的实力。除了水果和青菜价格上涨明显,其他还稳定。顾客多数戴着口罩,付费时排成一列,而不像过去大家随意选柜台。

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

作者拍摄

附近的华人超市由于比较小,限制人流进入。老板夫妇两人戴着口罩收款,孩子在门口控制流量,出来一个进去一个。看着一家人打拼,都很为华人感动和骄傲。华人勤奋,理性,对未来有风险意识。不仅这一次疫情的表现令人赞叹——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华人没有一个感染!2008年经济危机时也是如此:破产被扫地出门的都是本地人,华人安然无恙。中华文明的世俗性、实用理性,真的是无敌。

下午我又去了另外一个更大的超市。路上发现戴口罩的人不多,也就10%。在面包店门口排队的人也多数不带口罩。面包店非常的狭小,根本不存在安全距离。到超市以后排队进去,因为每个人进去后需要先用消毒液洗手。超市里的人戴口罩的相对多一点,但我估算也就是30%,在结账的时候我发现很难保持安全距离。

显然法国解封面临两大问题:第一大家还是不愿意戴口罩。第二保持安全距离难度还是很大,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地铁里。即使有标识,但是真正操作起来还是很难,特别是像法国这种国民性。

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

作者拍摄

好像是验证我的判断,今天媒体报道被列为“绿色地区”的多尔多涅省(Dordogne)在近日的一场葬礼活动后发现至少9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葬礼存在严重违规:现阶段葬礼人数被限制在20人以内,但有数十人参加了这场葬礼和家庭聚会,其中一些人来自葡萄牙和瑞士。这种群聚性传播是最可怕的。法国一旦解封,将会是什么景象?

法国周四的民调也显示,72%的民众认为第二波疫情将导致再度封城。好在,昨天晚上议会通过了感染者追踪系统,并将于下周二启用。下面就看应用的效果了。另外国会也通过了卫生紧急状态延长令。有意思的是,一读是举手表决通过的。

今天这两次出门,出于谨慎还是填写了电子版的出门路条。但是根本就看不到一个警察。按说警察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有特殊纪律要求的一个群体,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却是如此马马虎虎。

一直以来,都有人指责中国人粗心,做事不细致。但事实却是除了日本和德国,多数国家都比不了中国。这次疫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中国会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进行处理,而不是每一件事都是同一个标准。这才更像正常的人类。仅就疫情而言,中国国民素质之高无第二国能及。大家可能还记得英国游客大量前往重灾区西班牙去度假,也应该记得复活节,尽管边境都关了,法国游客照样跑到西班牙去度假。德国和美国的青年开自私的新冠派对。这在中国是完全都不可能发生的。美国指责中国采取措施晚了,中国游客感染了世界。美国的指责当然不符合事实,更重要的是,看看英国、法国,疫情再严重、边境都关闭,他们还不是照样到处跑吗?

不过说来好笑,法国学者自己的研究成果表明这次封城显示了法兰西民族不同寻常的成熟:55%的民众一周或一个月仅出门一次。封城后,三分之二的慢性病人没有再去医院。难怪西方这么害怕中国来制订标准。哈哈。

这次疫情,欧美虽然初期都不愿意封城、后来又都急于解封,原因各是两个极端。美国务实到极点,就是经济。所以屡屡有政治人物呼吁牺牲老年人,牺牲生命换取经济。现在很多州明明达不到联邦的解封标准,也想尽办法解封。美联社的分析报导指出,至少有17州在没有完全符合政府制定的解封条件的前提下,开始重启商业活动。

欧洲也有经济的因素,但拿出的理由更多的是价值观:自由至上,不能因为病毒牺牲了欧洲文明价值。倒是中国颇为中庸:生命第一,经济第二,价值观第三。最终结果也是一方面尽可能多的挽救了生命,另一方面经济可以全面恢复损失反而最少,再加上全球爆发疫情对医疗物资的需求,经济损失更是尽可能的减少了。同时还凸显了中国的价值观。我在此前的日记里也说过,人类发明制度或者价值观都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制度和价值观不是目的,而是用于实现人类理想的工具。现在西方确实本末倒置了。

今天意大利震撼世界两次。一是意大利多名队员自曝在去年10月举行的武汉军运会感染,再次支持了法国队员的声明,也“打脸”了法国国防部拒不承认的立场。

意大利击剑运动员、前奥运冠军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在接受意大利《晚邮报》( Corriere della Sera)采访时表示,他在武汉军运会期间以及返回意大利后出现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状。他说:“人们开始谈论这个(新冠)病毒时,我意识到:自己当时是被传染了。我的这些症状同新冠病毒感染症状是吻合的。”“到武汉之后,我们都病了",塔利亚里奥尔说, "我公寓里的6人全部病了,其他代表团的许多运动员也是" 。在回到意大利后,他的情况更严重了。"我开始发高烧,无法呼吸。吃抗生素也没有用。我病了三周,非常虚弱。那之后,我两岁的儿子Leo也病了,他也咳嗽了三周,我的伴侣也病了,不过她的症状较轻。"

第七届武汉军运会出现的感染现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外界有不少质疑美国在军运会上的表现,并怀疑美国和新冠病毒有关。美国在武汉军运会上仅获得三枚银牌,五枚铜牌,在66个参赛国中排名第35名,都落后于非洲的纳米比亚、突尼斯。当然美国除在第一届军运会上曾名列第二,其他几届表现的也并不好,近几届都只有一到两枚金牌。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美国代表团的驻地紧靠后来最先出现疫情的海鲜市场。在运动会过程中,美国有五名队员因疟疾住院治疗----这也是比较奇怪的,中美两国都不是疟疾高风险区,美军防护水平也是世界一流,就是去高风险区也会采取预防措施,对于挑选出来进行国际比赛的队员更是受到良好保护,怎么会得疟疾呢?而且还是五个人!

不过,疟疾和新冠的症状确实也相差很大,这也是为何虽然许多人议论纷纷,但并没有什么“实锤”。只是在诡谲的国际形势下,缺乏互信的国际关系下,各种猜测和质疑是难以避免。不仅仅中国猜测,就是美国的盟国日本也有和疫情相关的其他方面的猜测:日本朝日电视台2月21日就发表了一个惊人的猜想,即“美国1.4万名去年因流感致死的患者中部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现在既然有这么多国家的队员认为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美国应该主动采取措施,寻找答案,坦然接受外界的质疑。这不仅仅是为了美国自己,也是为了全人类的健康。现在各国都在探寻病毒发源问题,美国也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目前来看,我们只能说中国是第一个检测出新冠病毒的,这个病毒什么时候在人类社会出现的,在哪一个国家第一个出现的,谁都不清楚。法国单单凭肺部CT,判断11月16日就有了新冠患者,美国一位市长自称自己在去年11月份以为得了流感(流感检测是阴性),但这次查抗体发现了新冠肺炎的抗体。作为市长他每年有一次检查的机会,他主动要求做抗体检测才发现的。这些时间都早于武汉12月8日发现的第一例。

意大利另一件震撼世界的事是经济重镇区米兰,自4日开始逐步解封后随即出现民众无视传染风险恣意聚集的情况,当中许多人没戴口罩或未保持社交距离。米兰是意大利北部伦巴底大区(Lombardy)的首府,而伦巴底大区是意大利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占全国总确诊数近4成,累计死亡病例更占全国半数。米兰知名沙柯医院 感染科主任贾利(Massimo Galli)指出封城措施放宽后,当地“有非常多的感染者又到处走动”。传染病学家警告,米兰犹如不定时炸弹,恐再度爆发疫情。

意大利就是目前整个西方的缩影。中国说好了伤疤忘了痛,这西方伤都还没结疤呢,就已经忘了。难道西方抗疫就指望夏季或者疫苗了?

今天继续和大家分享我对法国政治的研究心得。昨天谈的是法国前总统任内如何处理自己和家人的私事,今天则聚焦他如何行使公权力。

2014年7月1日,萨科齐被国家司法警察总部反腐败办公室拘留并接受讯问。这是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宣告成立以来,第一次有前总统因涉嫌违法遭到警方拘留。7月2日,萨科齐因为涉嫌探听司法机密和腐败,正式开始接受司法调查。

萨科奇所受的指控都和竞选时的政治献金有关。一是收取来自法国女首富、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莉莉亚娜·贝当古非法政治献金。二是据法国军火商塔基耶廷(Ziad Takieddine)指称,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于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间,曾向萨科齐提供了4000万英镑现金用于2007年大选,这笔巨额献金通过巴拿马和瑞士帐户洗白。

他的另外一个罪名则是干预司法。负责萨科齐2007竞选资金来源案的两名法官进行的电话监听显示,在国家的警察和司法机构中,存在一个为萨科齐献身服务的线人网络;它还显示了,萨科齐及其亲信为了获得那些可能威胁到他的案子的信息,所使用的“打入内部”的做法。所以萨科奇对案件的审理过程非常了解。法国司法部门还发现,萨科齐曾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派他的律师约见一名法官,涉嫌防碍司法公正。为此,他的律师以及最高法院的两位高级法官,在涉嫌防碍司法公正的司法调查中也被起诉。

萨科奇的这个案子有几个看点:第一,严重侵犯了体制。对于西方这种选举民主,不得违法收受政治献金是游戏规则。假如人人都违犯,民主制度也就不存在了。就如同当年的水门事件之所以严重是同样的道理。一个总统违反体制,究竟是说总统胆大包天,蔑视规则,还是这个制度本身就有问题?

需要说的是,这绝非萨科奇个案。法国前总理巴拉迪尔也由于竞选经费问题被调查。只不过他被怀疑是联手当时的国防部长莱奥塔,把对外销售军火的回扣以及非法挪用总理府秘密办公经费用于总统选举。由于军火回扣,还导致2002年巴基斯坦卡拉奇发生袭击事件,造成11名法国人死亡。法官认为,这一事件可能是围绕军火交易幕后回扣而发生的报复性措施。这一事件被怀疑揭开了法国国内政治黑幕。

第二,就是干预司法。西方民主自认最核心的基础之一是司法独立。然而,身为捍卫共和价值的总统,却公然干着收买法官、干预司法的行径。总统可以干预,推而演之,省长也可以,市长也可以,议长也可以。任何有权有势的人都可以。那么,法国又何以可以自我标榜司法独立呢?

第三,这个事件发生的时间点非常耐人寻味,很易令人产生联想。2013年下半年以来,萨科奇高调现身,为自己再度出场造势。恰在此时,萨科奇被刑拘,其被警察带走的画面震惊了法国社会。毫无疑问,不管他是否最后被定罪,他的政治形象严重受损,其政治生涯即使不宣告终结,也已经障碍重重。

和残酷政治斗争相对应的,就是下级对上级肉麻的效忠和吹捧。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现为欧洲央行行长的拉加德是萨科齐提名推荐的。结果她任部长时写给萨科奇的效忠信意外曝光,从而给了世人了解民主制度下政治内幕中的黑幕。这里不妨全文引用一下:

“亲爱的尼古拉,我简短、恭敬地向你陈述几点:一、我会在你身边效劳并服务于法国。二、我尽心尽力。当我周期性地失败的时候请你原谅我。三、我个人没有政治野心,最近一些你身边向你表衷心的人是不持久的,而我没有成为这种奴性野心家女性的意愿。四、你可以在适合你的时刻、适合你的行动、适合我抛头露面的时候启用我。五、如果你启用我,我会把你当成导师或支持者。没有向导我会无效地工作;没有支持我有可能失去可信度。无限敬佩你的克里斯蒂娜?L(拉加德姓氏的第一个大写字母)”。

信件披露之后,法国社会大哗,不少网民叹道:“此前听说过政界的腐败,但如此低水平的腐败是我难以想象的”。

看到法国政治,往往使人想到现代民主制度发源地英国的一句名言:“政治除了把一只公鸡变成母鸡之外,什么都是可能的”。真是民主政治的真实写照啊。

最后需要说的是,法国虽然日趋没落,但毕竟还是世界大国。一个大国的前总统被刑拘,也算的是惊天动地之事,而且还有卡扎菲这样狗血的“花絮”。谁料,仅仅一天之后,它就在西方媒体销声匿迹。

在西方待久了,就发现它们在宣传自己和攻击认为有威胁的第三国或者意识形态时,有一套成熟的做法。比如,它们抓住对方出现的某一个问题一而再的宣传和拔高。由于苏联和中国历史上都曾发生过大饥荒,西方就声称在民主国家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大概它们已经忘记英国主导下的爱尔兰大饥荒)。可是它们绝不会宣传说,民主国家从来不会搞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民主国家从来不会搞对外殖民,民主国家从来不会为了输出鸦片而发动战争,民主国家从来不会无视联合国的反对而对一个主权国家动武,民主国家从来不会推翻一个民选政府而支持一个军事独裁,西方从来不会支持一个法西斯国家而且还给予它马歇尔援助还让它加入北约。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个涉及欧洲三个国家的“花絮”:20万织物口罩在从葡萄牙运往巴黎的路上,在西班牙被盗,当然是监守自盗:运输司机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做案。以前运输都是警察和宪兵押运,这一次详情尚不得而知。这次疫情,欧美各国政府竞相扣押口罩,社会上则发生多起民众偷盗口罩事件,法国好几家医院被偷盗一空。疫情让我们更多的了解了今日西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https://www.guancha.cn/SongLuZheng/2020_05_10_549851_s.s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0/5/10 20:23:39

      本版热门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既然西方人不喜欢甚至是讨厌戴口罩,那他们为什么还哄抢、私自扣押甚至是盗窃口罩呢?

      2020/5/12 15:18:2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6282
      • 工分:2489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中日绝不友好
      (我在此前的日记里也说过,人类发明制度或者价值观都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制度和价值观不是目的,而是用于实现人类理想的工具。现在西方确实本末倒置了。)我以前也说过的 民主是手段 不是目的 国家发展才是目的 用民主手段 达国家发展之目的 许多所谓民主国家 却把民主当目的 本末倒置了
      现在漫天的摘录转发稿件,有楼主自己什么观点吗?

      没有,那还唠唠叨叨干啥呀!

      2020/5/12 11:45:07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此前的日记里也说过,人类发明制度或者价值观都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制度和价值观不是目的,而是用于实现人类理想的工具。现在西方确实本末倒置了。)我以前也说过的 民主是手段 不是目的 国家发展才是目的 用民主手段 达国家发展之目的 许多所谓民主国家 却把民主当目的 本末倒置了

      2020/5/11 13:01: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巴黎日记:封城以来头一回去超市,看见法国的实力与问题回复